看av网站

      岮 石光珠的到来这一下就打破了原有的格局,使得局势即将变动起来。

      知院拔秃阿喟然道:“周狗这回速度竟不慢ҏ,看来得早做打算了。”

      少师溪吉赤玛解释道:“禀知院大人,据内应的信报说,这支援军乃是平安镇的主力,离得近,也就来得快。”

      拔秃阿点头道:“果然这样,传令下去,准备收拾东西。”

      ......

      周军⚿中军大营,对于石光珠的到来,程钦清举行了欢迎宴。

      为了表示重视,焦泰朗拿出了据他说是自己亲手酿制的美酒,搞得石光珠喝之前还犹豫了良久。

      ⋖ ᴥ 酒好不好喝就不管了,反正是捏着鼻子咽下去了。接下来就开始有事说事,没事找事了。

      程钦清一抹嘴角的酒渍,问道:“石兄自神京赶来,想必圣上和朝中阁老有所叮咛吧?”

      石光珠立刻抛下酒杯,答道:“圣上有话嘱咐大军诸将帅。”

      闻言,在座的将领们驰立刻朝东跪好,石光珠也是东向拱手道:“圣上说了:‘左军丧师覆灭,仇正宏昏迷不醒,为御极以来,所未ﰄ有之辱也,朕殊为震怒!此乃尔等军将领兵治战不力之过也,本欲斥责惩罪,然念及鞑虏未除,边塞琵未靖,故且令尔等戴罪立侪功。以后望必同心协力,共驱虏患!钦此!”

      “谢圣上隆恩!”

      一通谢恩之后,程钦清等大军将帅这才起쬴身。

      “多谢石大人传旨啊,这点辛苦的意思......”

      石光珠忙推줯辞道:“嗨,都是混军伍这碗饭的,谁跟谁啊,几辈子的老亲了,传个口谕程兄就这样,我可不高兴了。”

      “好好好,得石兄如此됍,程某大幸也!”把钱收回,话风一转,輪程钦清又问道:“石兄,左军失利,京中朝中如何反应?”

      石光珠叹道:“唉,程兄、驸马爷、各位大人,你们可算捅了大篓子了。八百里加急一到,神京内外,一片哗然;朝野上下,群情激奋!说ⴞ什么的都有,有说该和鞑子议和的,还有说该严惩你们的。”

      “啊!那......”焦泰朗一听就急了,他第一次出征不想落个罪名╢。

      石光珠伸手示意他淡定些,又道:“放心,圣上和阁老们还是顶住了内外的压力,让你们安心杀敌,类还让我来率领强军增援。不过ၫ若是下一战还是不能取胜⳥,那就算圣上也无能为力了,山东那边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呢。”

      程钦清眼含热泪,望天感慨道:“皇恩浩荡,我如何能不㍃竭尽全力?”

      发完了感慨,他又转头对石光珠道:“本想石兄你一路奔波,怎么也该췢缓上一缓뒞,只是......” 

      “哎,大战当头,国事为重!我自小也是随父征战,习惯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该干嘛就干嘛!”

      巉 “好好!不愧是国朝♦名将,好一番如此风范!军情如火,事不宜迟。这样,贾琏,你快去请武军的将领过来,䕞商量商量军略。”

      ....볌..

      武军这边,接到了周军的邀请,这种事情,当然是由善平伯张见卿出马了。쩎

      按寺前布的计划,寺潭叶正在跟着妥思他哈学习布置大军的侦查前锋。

      奄 “殿下,我军的前锋游骑以伍为编制,每一伍为五人。这五名游骑在侦查时要注意彼此相望,不能脱离各自视线헛。每人都装备信号、鸣镝等,以便遭遇突发事件时给其他人报信。”

      寺潭叶问道:“我知道,探马ퟋ的作用书上都是这么说的。但是我鸫想知道鉍的是派多少?怎么派游骑?”

      妥思他哈笑道:“殿下,这就需要看地形等情况了。比如平原地带,不但前方和两翼都要布置探马,连后方也要放出칭游骑探消马防止偷袭。”

      接着,妥思他哈又讲了其他地形该如何布放探马。“殿下,这是末将的习惯,但是有一些地形末将并未经历过,所以不敢纸上谈兵。”

      “你讲得很好,无愧于名将之名。”譻寺潭叶夸赞道。

      妥思他哈得了夸奖,学着汉人连连谦虚,然后又继续道:“每个方向通常二十个伍的骑兵,草原上是三十侮个。这些游骑每人之间相距一里或半里,侦查的范围一般为二十余里。”

      迆 寺潭叶问道:“才二十多里?就不能远些了?”

      妥思他哈答道:“自然可以。在草原上就不止百里,不过䰃在现在这种情况,这三十里范围内是必须侦查个底掉的,就是为了防止突袭有个反应时间。远了的就是特别派出的了,比如侦查某地。”

      寺潭叶正待问其他的,尹寄仁就过来了。“见过殿下。妥将领早啊。”

      “你挺悠闲的啊,忙完了?”寺潭叶看尹寄仁一脸轻흧松,遂问道。

      尹寄仁笑道:“忙完了。中军哪里有什么东西,各部都有自己的主将负责。您看,妥将军比我还快,这就聊上了。”

      咺妥思他哈马上摆手否认道:“那倒不是,卡萨尔去做的,我送走张公ᙔ就过来殿下这里了。”

      寺潭叶问道:“张公是去谈两军协同作战的部署?” 歨

      尹寄仁点头道:뉓“是啊,就他合䙼适,地位合适,又擅长此道。”

      说着,就看见一队骑兵从周军大营那边奔入武军⸎的营门。正是张见卿!

      利索地下了马,张见卿一边走一边招呼寺潭叶等人道:“殿下,两位将军,快回帅帐,有쿳事来了。”ڣ

      看他腿脚生风的,寺潭叶对二将说道:“哈哈!走,跟上。”

      帅帐内,릡张见卿说了,两军的部署和计划。

      “目前鞑子在西,而联军三部在东方呈南北分布。所以计划将由程钦清的大军作为中路,进逼鞑子。而我军和石光珠部分别在南北两侧推进。待王子腾和山西军䒤两万人在西方东进,相机包围鞑子。”

      听了张见卿的说明,寺前布道:“就这样了?”

      张见卿点头道:“暂定如此。”

      寺潭皿叶皱眉道:“鞑子也不傻,他有数万骑兵,选一个薄弱的方向,比如王子腾部,全力突围,如何拦得住졗?”

      寺前布笑道:“叶哥儿果然长进了,能想돆到这一点很好。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所以我们要在变化中寻找有利的战机。”

      张见卿也说道:“殿下想得不错,但是忽略了一点。”

      寺潭叶忙请教道:“孤思虑不周,还熈请张公指教。”

      张见卿摆手笑道:“盫指教不敢。只是殿下忽略了,鞑子派精锐南下,为的就是削弱周军,哪里会轻易放过机쎢会。”

      “还真是,是我想差了。那我军又当如何?”

      寺前布ჵ道:“孤准备相机行事,让周军和鞑子双方相互消耗,我们再收拾了鞑子,这样才符合朝廷的意图。”

      张见卿附议道:“理当如此。”

      其他人自然不会有意见,寺前布道:“尽快做好行军准备,妥思他哈率五千骑在红딛云卫前十里,卡萨尔率另外五千骑在中军南三里,注意提防鞑子突击。”

      ......

      而周军这边,次日也是即刻拔营,但是六万人,又是各种杂事,所以快不得ﶚ。

      好在程钦清也是领兵多年了,当即令中军三万人分为三部分,各一万人,呈南北方向分布,㶈齐头并进,进逼瓦剌人。

      췸 콹而后军冯唐部一万人ͼ就负责带着民夫收拾了,自己尽快跟上吧,要是慢了皡可就要军法从事!

      这样周军就能按计划如期出냚兵了,而石光珠部因为刚刚行军结束,所以等午后才出发,反正也没有耽误。

      按寺潭叶的想法,五十里路走了两天,主将得上军法司的刑庭!

      张见卿笑道:“殿下,那倒不至于。周军得准备辎重半日,还要等主将石光珠从神京城赶来,所以实际也就走了一天而已。晚上又没有营垒,多半矇天休息也算是符合周军的条例。”

      寺潭叶撇撇嘴,还是不满意。

      瓦剌人可不会等周军和武军三路合围,除了两千人殿后,其余两万ƈ骑兵鱼贯而出营,奔西方而去。

      殿后的瓦剌军一把火烧了才住了几天的营寨,戒备着跟着主力西退。

      寺潭叶骑在马上,看着远处烈火熊熊,浓烟滚滚说道:“鞑子真是干脆,一把火烧了走得一干二净。”

      ệ “殿下,他不烧了还能怎样?那些战俘和物资前两天就被带去了渡口堡那燢边了。”尹寄仁一脸不高兴道。

      “哈哈!尹参军,你也别心急,不是说了么,迟早有你一份。”寺潭叶看他满脸的幽怨笑道。

      “不吃到嘴里不安心啊这!”

      寺潭叶瞥了他一眼,道:“俗话说,到嘴的鸭子都能飞了,怎么不说吃到肚子里更好呢?”

      尹寄仁没想那么多,听了寺潭叶的新说法,喜道:“还真是!那以后还得改一膘下新说法了。”

      寺潭叶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继续策马前行。

      不远处的张见卿却看见쬒了二人聊天的前前后后,微叹尹寄仁还是太年轻,却在又思索,要不要提点下这个小子...

      更远处的萨满却把三人的言行细节都看清楚了,既高兴寺潭叶又长心思了,也记下๼了这两个人的秉性心⿧思。

      瓦剌人撤退得不算太快,其速度取决于程钦清追击的速度。程钦清作战追求稳妥⿇为上,尤其是左军覆灭之后他就更加不敢冒险了。

      而石光珠的兵力不多,才15000人马,和武军相当。虽说战力是周军之中䟫最强的,但是和鞑子一比起来还是不够看。

      不然鞑子哪里能隔三差五突入长城?这样石光珠又如何敢远离程钦清的大军?他俩都不愿意激进些,ᮞ武军也就不会把自己过于突出来。

      大概正是看出了三路人马各怀鬼胎,拔秃阿领军走得颇为悠哉。

      次日,瓦剌人抵达了柴沟廬堡附近。柴沟堡守军早就被瓦剌人打ᓸ过了,残部ꬳ龟缩在堡内打死不出去。

      弨程钦清下令该堡的参将派人袭䰆扰鞑子,但是被打怕了的柴沟堡参将哪里敢啊,只能装作没看见。 㯕

      第二天,瓦剌人又继续西退。程钦清的六万人众跟在鞑子后콠面吃灰,而寺潭叶和石光珠在两边看程钦清吃灰。 ᝪ

      可能是吃灰吃多了心里也窝火,程钦清路过柴沟堡的时候,以违抗军令为由,派了平安镇副节度周不范前去把这个参将逮了出来。

      这个参将当然不想死,一个劲地说程钦清无权杀他。程钦清当然没有,但是看不起武夫的庞克赢和谁也看不起的太监晵周富贵可不管他的叫唤,锁拿入狱,分别写了参折上报。一个参将就这样基本判了死刑。

      翌日,这样奇怪的追击还在继续。程钦清、石光珠等人在给麻历照和脷朝廷的军报中,都是说在奋力追击,即将把鞑子赶进包围圈了。

      但是这天,也魁许是接上大批俘虏和物资的缘故,瓦剌人的行军速度稍微有些慢于昨日了。

      所以晚上宿营的时候䙴,程钦清的大军就在新平䡗堡旁边扎营,瓦剌人已经南下天成卫了。

      夕阳是这般的灿烂,斜着照射在新平堡残破옉的废墟上,显得如此壮烈。整个城堡,只剩下一道乌七八黑的城墙还伫立在哪里,诉说着曾经的苦难。

      远处,被游骑驱赶走的野狼在不时嚎叫。北国的春天到了,废墟甚至开始长出了野草的芽儿。힠这是生命的生生不息,让人看了觉蒷得仿佛就是希望在勃发。

      程钦清、石光珠、毕宇童等周军将领特别组织了祭拜仪式。望着凄凉的废墟,巨大的千人冢,周军众将士泣不成声。

      出于华夏同胞之谊和两国两军的情义,武军这边派出了行军司马申廉作为特别代表出席了祭拜仪式,并代表寺前布和寺潭叶致悼词슮。

      而第二天,王子腾的榆林镇一万兵马已经到了天成卫以西十里处。山西镇节度副使黄树的一万山西镇兵也到了天成卫以南的十里育处。

      也就是参战各部基本已经到达了预定位괦置,瓦剌人已经被包围起来了。

      但是拔秃阿并不是太担心,在他看来,别说是两国联军,就算是只有周军自己,先把这四支军队指挥利索了,再谈如何打仗也不迟。

      对于瓦剌人都了解的弱点,联军没有理由视而不见。所以程钦清作为协调人,来协调各部之间的行动。

      澷 但是还是没有偂解决问题。王子腾官位最高⨾,而程钦清是皇帝任命的出征大军最高统帅。

      最后,暂时定下来,程钦清指挥北线的两部周军,既程钦清的大军四万兵⺱力뒧,加上石光珠的一万五千边军。

      王子腾则指挥南线的两部周军悸,也就是榆林、山西䏳两支边军,共两万人。同时,两人都加急上报给皇帝,让麻历照来指定最高指挥官。

      寺潭叶闻之,大笑道,此战周军必定再次大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