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白领职场>

      听见冉伟下楼的声音终于在耳边隐没,他哀悼的哼了一声,啼哭的呻吟发自肺腑,他和冉伟不一样,他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只是再也不会喜欢这。

      ͵

      为什么?

      与他一起生活的本应该还有他的一位青梅竹马的女孩,她在䑻多年前的一场车祸中憾然离世,而他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开始变得颓废,整天无所事事,唯一还⤪喜欢做的,就是没日没夜的跑到那个女孩窋的墓前送上向日葵花,他没敢忘记,她最喜欢向日葵。

      他也没忘记,每天送花时精心打扮自己。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Z就找上了他,并在她的墓前向他承诺,只要帮他完成一系列计划,就会㺤有办法让他的青梅竹马活过来。

      他很聪明,人性的弱点是他招揽人才的手段之一,人ੀ啊!一漽旦牵涉上情感,就这样不堪一击,一碰就碎。

      他义无反顾的走进组织里,真不知,是执念还是自欺欺人。

      自打楠城地震发生后,他也是有过一刻的懊恼,他很清楚,为了一个人徇去牺牲一座城的人,代价太昂贵了,就算是她起死回生,真正的活过⬠来,也会怨恨他、讨厌他、埋怨他,那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孩,怎么能낝让自己的男孩因为她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退却了,他不畏生死,只是虚无飘渺的认为她会讨厌他,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倒不如陪她一起,至少下一辈子,还能早点遇见她,不用再像现在这㺺样,活的人不人鬼不鬼。

      她的墓前依旧有她最喜欢的向日葵,阴雨绵绵룗的夜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心爱女孩的墓被刨开,他被一群人按倒在路边,怒目圆睁,却也无能为力。

      他的人间哀嚎遍野,神明选择视而不见,任其祸乱,从此,他的世界久愈不全。

      从那天起,他心死了,拼了命的往前看,都只能一昧的看见穷途末路。

      他只想找回她的遗体,然后随她而去,结束这罪恶的一生。

      他和冉伟的见面会ᐓ选择在这种时候就是为了起到避人耳目的作用,任课期垕间那些尾随的人会松懈,而放学后的时间,完全不属于他们。

      他们所能支配的时间,就只是片言只语间,也就是这么不起眼的时间里,日后会䄒颠覆所有格局。

      仅仅如此,他们也要抓住唯一的希望。

      冉伟出去了一节课,教室里早就乱作一团,学生教学没有那么靠谱,在讲台上按着ppt一字一句的说完后也好剩下大半的时间由他们自由支配。

      学习是一种天赋,有的人龟喜欢学习,而有的人不喜欢学习,喜欢的人重视老师的教学,也才会发生接下来啼笑皆갥非的一幕。

      刓冉伟还没踏进教室里,就看见讲台上的小女生带着和他同款的黑框眼镜,绘声绘色的在黑板上写来写去,指点江山。

      他立马躲在了门边,生怕自己的出现会打破这一舞台效果,背对着教ከ室外沿,嘴角上扬,点了支烟后,吞云吐雾,被风的气息凌乱䲫后,能看见他的笑容很明朗。

      他的内心五味杂陈,就是这么一帮小朋友,天真浪漫,在被他亲手毁了故乡后,还能找到取乐的办法。

      他还能笑出来,是对于벵他们治愈能力的赞许,他早就后悔了,只是找不到机会昵挽㧆回就已经成为了现实,他能做的,就只有顾好眼前的一切,做好他们的校长,把他们从那个深渊的边缘给拽回来。

      他心里默念:真希望你们到最后发现一切真相后壵,可以大大方方的恨我......

      他在赎罪,等到时机成熟了,他会告诉所有人,他䬧错了..׻....

      被恨,是他的道歉方式......

      良知还未泯灭,说明他只是走错了路,并不是不能回头,待到沿路荒无人烟时,他一定会重新找到一条㊏繁华盛开的小径。

      离开余鹿琳后,䙿周慕杨来到兼职的奶茶店里,他兼职的薪酬待遇不是很好,他也不是很在意,奶茶店里人不是榋很多,现在是夏季,不算淡季,可气温太高,很多人也愿意躺在寝室里舒舒휠服服的看着玛丽苏絭电视剧也不愿出来找罪受。

      看见店里一个人也没有,周慕杨在收银台打了招呼后就招待他说“要不你就先走吧!我留下来看着店。”

      周慕杨说话的声音很轻,那人头枕着胳膊躺쉤在那不动丝毫,不远处的手鋋机电影都已经结束了,他也不管不问。

      他的睡觉动作很神奇,隔着收银台前看着还好,走进了就发现他是斜着睡的,就快拧成了一卷麻花,周慕杨也是惊叹“还有这种睡法,长见识了。”

      “哎!”

      店里面空间很大,还能听见他说话的回音。

      看见他还是继续酣睡,迫不得已的就在他耳边大吼大叫,一番努力下,终于把他给吵醒了。

      “你干嘛!”

      被吵醒后他很暴躁,十分不待见周慕杨,半握着拳头捏捏自己的耳朵,被他吵的心情都不好了。

      “我说,你想睡觉就回去睡,我在这里守着,对了,冉筑呢?

      他才被吵醒,还在回味这方才梦里的故事,神都还没缓回来,周慕杨就问他老板去了哪里,他怎么可能知道。

      “我不知道啊!我来了以后她就不见了。䢀”쉒

      说完斂,还冲着周慕杨欠意十足的打了个哈欠,软绵绵的又趴在了桌子上。

      “你回去吧!我来守,反正下午也没课了。”

      㒭 周慕杨打开抽屉里,把钞票点了一下就放进钱箱里,也不细数。

      欧阳南轩听见他说了这话,打起了精⠨神,强撑着眼皮走出了奶茶店里。

      等到周慕杨想到还有什么事情没有问他后,就已经来不及了,刚开口,他就已经走了出去。

      奶茶吧里贴满了各式各样的明星海报,设计风格偏向于欧式,各种小细节设计的几乎完美无缺,书架上还端放着一盆又一盆的花栽,搭配着㐳着金色뭀的余晖满地,浪漫不及,唯美主义在这儿一览无遗,在这样的天气里,可取之处就是,阴凉清冽,宛如步入密林,绿色成荫。

      换好工作服后,打扫卫生是每天都必备的工作,在收拾好后,余鹿琳拿着笔记本坐到了他对面。

      “你怎么来这么早?不是还ﮯ没到时间吗?庹”

      余鹿琳下课后都会选择来到这里静坐一小会,至周慕杨开始在这里兼职后,她只要没课就会来这里坐下,滴滴答答的敲打键盘也不知道在弄些什么。

      绿色背景帷布上挂着的时钟显示现在才中午一点过,平时,她都是要三点才来这里,今天提前了两小时。

      “没到时间就不能坐这吗䬓?不做我生意?”

      周慕杨立马端正态度,服服贴贴的说“没有,喝簠什么?”

      “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你请客。”

      这语气不像是在跟他商量,明摆着就是要坑他,可怜了他,来这Ό里兼职几个月了,全因为余鹿琳,鷉一分没领到就算了,倒欠了好几杯奶茶钱。

      “分开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才几个小时怎么就心情不好了。”

      这个套路她不知道用多少次了,一点新奇的也没有,他不是不知道,硬要沉稳一点,才可以做到波澜不惊。

      “你管我,快点吧!和以前一样,椰果奶茶多加៛椰果,肉松面包不加肉松......”

      椰果奶茶多加椰果......

      肉松面包不加肉松......

      奇特的是在于她的吃曉法,撇下一大块面包粘到奶茶里,最后一口吃下,据她所说,这样才是喝奶茶、吃面包的精髓。

      遥樦远的说,这是一个男孩子教会她的唯一东西......

      他听说过,她没有细说,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起,砜就能算是久别重逢。

      宇内的光环绕了这个名字叫做“loving蕠”的奶茶店,山河万色也装砌不下,这里就像这个世界,每一次遇见都是再见。

      余鹿琳管不了那么多,她一如往┚日,坐在了距离角落很近的位置,她不喜欢被打扰,只有在这里돣才能心无旁骛。

      这里采光很好,太阳光不会完全穿过绿荫,反而会下着雨,洒在桌面上,光怪陆离。

      ꟴ他拿走她面前的桌帕,放在小车架装满水的盆里,推着车轱辘走去帮她做想吃的。

      成为学徒的路是遥远的,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做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

      奶茶面包的做法他都遇见烂熟于心,余鹿琳还在钻研论文时,他就已经准备好了。

      这次他格外用心,椰果奶茶还用咖啡粉来勾勒一圈,在杯子中央晕出一个圈,肉松面包就有点諣不ᴈ尽人意了,他开始想用肉丝切成粉末状来拼盘,可㊟是自己没有这个艺术天赋,随后只能潦草结束。

      余鹿琳也不ଲ说他,看着那个奇形怪状的面包肆意的笑了。

      ⏊“这个比你上次做的还要难看一点。”

      她拿着钢叉戳了戳面包的皮肉,戏剧性的没戳进去,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前面给你做的都是冉郑筑在旁边教我的,今天她有事出去了,我一个人焪驾힔驭不了。”빛

      这不是狡辩,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由此可见,他这个徒弟不合格。

      “今天怎么是你一个人在这?”

      他从冰柜里拿了一罐可乐就坐在了她的对面,“滋—”就大口饮了起来。

      “少喝一点汽水,对身体不好。”

      “少喝一点奶茶,对身体不好。”

      뉧周慕杨不甘似弱,可乐入喉时的清脾让他痛快淋漓,这个夏天,也没那么炎热了。

      两个人随心所欲的聊着天,余鹿琳问他说“你为什么都不记得我。”

      这个问题,她追着周慕杨问了两年了,从大一开始到现在。

      他也是很纳闷,明明自己在大学以前就没见过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就追着他说以前和她的种种,在救援中心怎么一起生活,鉦眼睛受伤렴怎么照顾彼此,可这些,都不属于周慕杨的记忆,他怎么可能会明白。

      “我不是都说过了吗?在大学之前我没见过你,你怎么还会继续问。” 柯

      余鹿琳也不松懈,接着问“可之前和我在一间医务室的就是你,你看,我这还有照片?”

      她从白色的包里拿出一张照片,她很好的챘把它裱在了木制的相框里。

      周慕杨放下可乐,拿过照片也是吓了他一跳,里面虿的人的确也是他,这就有点邪乎了。

      쀐 他记忆里根本就想不到一点关于她的记忆,可照片又摆在他眼前,这可怎么解释。

      这下他推脱不了,皱着眉头结舌说“我......我也不知道,这照片你哪来的?”

      余鹿琳气愤的说“什么哪来的,这就是那个时候我们俩拍的,救援中心的医护人员拍的,那时侯我们你已经痊愈了,我的眼睛自小患了眼疾又在那时侯犯了,所以我眼睛才会蒙着纱布。”

      她说出来的这些让周慕杨都不敢相信,在周慕杨眼里,她说的这些都架空了自己的记忆,背叛了自己的回忆,而他,也是真的不认识她。

      在余鹿琳强势的追问下,周慕杨一筹莫展,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更不知道该DZ如何去解释这张照片。

      照片上的背景确实是在震后救援中心,那个剪了寸头的男孩也是他,依偎ꦌ在他怀里的女孩看上去有些模糊,可轮廓仔细雕琢下也完美的契合了余鹿琳的脸廓,㤛他解释不清楚,不合乎常理。

      “可我时真的不记得你,我궄一直以来就感觉记忆里丢失过一截,而你,我第一眼也确实觉得很熟ధ悉,当然哈!绝对不是欬因为你漂亮才这样认为的。”

      余鹿琳认真的在倾听識他说的话,她保证,没有最后一句话,她绝对不会笑出来,由于穿插了这么一句不正经的话,她面红耳赤,耳朵根发热发烫,她害羞了。

      “你害羞个屁!我说的是实话,我见你第一眼确实很熟悉。”

      说完,周慕杨把剩下的半罐可乐喝个精光,瞄准着厕所边的垃圾篓,精准的扔了进去。

      “你是不是失忆了?”

      余鹿琳这想象莯力还真是独具一格,让周慕杨哭笑不得。ᙁ

      “我哪有失忆,还有一种理由。”

      “什么?”

      “这人根本就不是我。”

      这种拙劣的借口谁会乄相信?就算是빷双胞胎,也会有区分的印记,相片上的人,无论是形体还是眼神上,都ၶ是才能拥有的。

      余鹿琳追问这个真相已经很久,照片是第一次拿出来,用来和他作证自己早在以前就认识她了,只是,结果不太好。

      她把―照片抢过来放在了包里,一口气就吸光里杯子里的奶茶,也不顾形象用舌头在杯口舔䥂干净剩余的椰果,最底下的吃不到就拿着杯子往嘴里倒。

      灶 周慕杨见状不尴不尬的捧腹大笑。

      “笑什么,再去给我加一点椰果来。”

      ꤶ “好勒!”

      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去给她重新弄了一份加椰果的椰果奶茶,而那个卖相不好看的肉松面包她一口也没动。

      就在此时,冉筑推开门走进来,泪雨滂沱,哭湿了这个夏天。

      周慕杨看见她哭的梨花带雨,神情落寞,惹人怜爱,他立刻跑了过去扶着冉筑说“怎么了,哭成这样。”

      余鹿琳听见后,一过来就看见抽泣的冉筑,张开怀抱揽她入怀。

      “怎么了,怎么变这样了。”

      心疼的把她脑袋体贴入微的往怀里靠。

      “你把她带过去吧!我再做一杯喝的。”

      余鹿琳怀里一直抱着她,她这样失态,在周慕杨忘记她的第一天也有过,而且比这还严重。

      颠 那时候,她厌世,失去双亲䱲后本就不带希望的活着,而成为太阳的他也消失不见,留下了驱之不尽的黑暗。

      余鹿琳一直用左手轻拂她的背脊,缓缓的挽着她的腰间。

      周慕⟐杨把做好的冷饮端了过来,插上吸管送燵至冉筑嘴边。

      他还以为她不会喝,可她却自己喝的很畅快。

      “怎么了你,还哭ꄒ成这样子。”

      “没什么,小事。”

      冉筑比谁都倔强,很多言不由衷的话,都不诚实,明明难过的要死,却被她们说成没事。

      日薄西山,临了的阳光也要散尽最后一丝光,凑巧被冉筑一手握住抓到杯子里,色味俱饮。

      这时候,店里面开始有了生意,走进几个年轻人后看着他们三人后又怯怯的退了出去,冉筑这个状态不适合开门做生意,周慕杨就擅作主张的打烊了。

      “你看看你,把客人都吓跑了。”

      有的人很怪,别人看不见她治愈的方式,在印象还停留在她伤痕累累的时候,她早就已经开始开怀大笑了,每个人治愈的方式不一样,好坏不分,能让自己骄傲起来,就一定要笑的比之前更灿烂。

      “我有吗?”

      斥她不再像刚进来的时候那样只会靠在余鹿琳的怀里找一텶个可以疗伤的地方就倦䶢怠的躺下,她把落到杯子里的泪也混着奶茶大口大口的汓吞下肚子里。

      “哎,你们认为成绩好不好重ᇳ要吗?”

      周慕杨没有想要接下去的欲望,在她们学霸的世界成绩太好笑了。

      “你不是淮樟财大会计专业第一名吗?怎么会问这个?”

      余鹿琳底垂着眼眸无奈的看着冉筑。

      “不是,只是今天上课的时候有个家长当着全班人的面去指责自己的孩子成绩不好,还有花多少多少供他读书这样,连校长都惊动了。”

      学生时代,成绩是老生常谈的话ⶈ题,可成绩只是指标,不是一切,它衡量不了我们的一生。

      周慕杨瞠目结舌,这个理由不能成为她샊哭泣的借口。

      “你就为了这哭啊ㅐ!太脆弱了吧!”

      “我有说是这个吗?”

      “那你说这件事干嘛!你成绩那么好。”

      㛙 周慕杨顿时就兴奋了起来,说真的,他还很好奇她为什么会哭。

      “听清楚了,我男朋友就是那个被骂的男孩子,而我的男孩在被他爸爸妈妈说了后,就来找我说分手,分手理由还是什么谈恋爱阻碍了他的学习。” 㩴

      如果不是冉筑自己亲口说出来,周慕杨肯定会认为自己在听一场闹剧,他和余鹿琳不约而同的失望低着头哀叹。

      这个世界上,有的人爱你,有的人不爱你,借口都一样,用着对你好的名义理所应当的驾驭在情感的制高点上玩弄你,让你生不如死。

      爱意深浅,从来就不是只言片语就可以诠释干净的,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开,不受未来预见,甜言蜜语有无数种,只有至死不渝,是我听过最长情的一种。

      ꎕ 他(她)连陪在你身边陪你一起进步的勇气都没有,凭什么说爱你......

      难道,就凭一句“我爱你”吗?鱾 ب

      这会不会太肤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