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德斯本子

      姘头祭天,法力无边。

      ——莽夫札记。

      “向天空大声的呼唤,说声妈卖批……”

      睡是睡得挺好,不过早上醒来的时候顾天成在沙发睡得正香。

      也难怪,事也不是出在他身上。

      正好早上还挺安静,韩为起床活动一下。伤口还是有点疼,推开窗感受一下9月金秋。

      天气不冷不热,外面的阳光也好。

      所以这么好的季节偏偏这个开局,真是……

      此刻也可以重新想想现在的一切。这里纯粹架空的平行空间。就比如钟冉冉还是个人气不错的女艺人,但㤉他肯定对不上号,况且艺人发展路径几乎都差不多。

      所以他才纳闷,好奇,百思不得骑姐。他居然还渣了女明星?

      而且估计渣还不说,能把人伤害到找人用刀要刺死他。

      这得渣到什么程度?

      下意识又看看双腿袡间,没错是本钱十足,长得也帅。不过娱乐圈女明星什么没见识过?这个圈룂子都是俊男美女他哪特别?

      就算䒓本钱十足可你总不能见到一个谁就说跟我吧。

      哪怕对方是隐形花痴你也没这个机会。

      还是有点什么手段,类似PUA那种?

      “怎么做到的呢?”

      自己真的要用新身份去全面接盘这个操淡的人生?!

      拿过手机退出搜索页面看着通讯录和危信,他刚刚上网查了属于他的资料。

      韩为。

      92年出生,中戏䡗毕业后入行不到三年。

      身高185,体重74KG。

      长得巨帅身材巨好。演的戏不多,演技还不错。

      “没有?!”

      奇怪的是手机里没有任何储存过的哪怕疑似是他姘头的号码。都是正常商务往来的,而且数量也对不上,没有特别多。

      按理说他也没有女朋友没老婆的,不需要虚拟名称来隐藏。最多哪怕写个姓就足够了。

      可是这里每一个标注都很清楚大多ᢙ数是某个公司⅍或者平台或者什么娱乐圈的工作人员。

      “这好像是工作手机?”

       韩为不是娱乐圈的人也知道艺人一般好几部手机。

      尤其这手机里更没有什么照片之类的,难道是存在电脑里了?或者什么摄像机照相机的内存卡?

      “起这么早?”

      顾天成醒了。看看天亮揉揉眼睛起身。询问一句。

      쭴 韩为询问:“这不是我私人手机?”

      顾天成指指病床旁边的抽屉。㐻

      韩为找过去,损坏严重。再打开内存卡,居然已经变形了。

      顾天成开口:“在现场捡到的,估计打斗的时候弄坏的。而且ⶳ还进过水。内存卡都泡烂彻底用不了了。你现在用的是工作手机。”

      韩为摆弄几下:ᚈ“不能修复吗?”

      顾天成摇头:“我找人问过,修复不了。扔了吧。”

      韩为叹口气,随手丢进垃圾桶。

      顾天成皱眉过去,掰弯手机,内存卡也用剪刀剪成碎块。

      “你不说修复不了了吗?”

      韩为不解。

      顾天成看着他:“你是艺人,牲还是保险点。”

      韩为叹气쀥:“可惜,我自己还想从里面找点有用的信息。你还怕别人找到?”

      顾天成开口:“你以前也没什么有用的信息,⑱就算了吧。”

      韩为没说话,只是等他弄完看着他:“你是我公司给我配的经纪人?那我和公司不续约,你还打算留在公司?”

      顾天成笑:“是啊我解脱了。”

      “别这样呗。”

      韩为开口:“小顾……不是,顾哥?”

      “我还谷歌呢。”

      顾天成进洗手间洗漱。

      韩为过去开口:“你先给我手机号挂失。艺人手机里不是不少东西吗?”

      “已经挂失了。”

      顾天成一边洗脸一边道:“我一个经纪人,这点事还用你说吗?”

      回头看着韩为:“你就老实养病。其他交给我处理就好……”

      停顿一下,顾天成开口:“至少不管合约到不到期,这个问题我给你解决完再走。”

      韩为追问:“就……还是要走?就不能留下陪着弟弟?”

      “呵呵。”

      顾天成看暜着他笑:“你现在真是……比以前还没下限。”

      那还无缝对៬接了?

      韩为吐槽。

      顾天成回到沙发:“不过警察会过来录口供,记住圈内的事最好圈内解决,你不要乱说话。”

      韩为躺回去:“我倒是想乱说呢,得自己先知道啊?”

      反正他现在需要静养休息。

      管那么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既然就是这开局了是吧?也ﵚ不好意思重新死一次再来过,谁知道还会不会穿越?说不定就真死了呢。

      再说居然可以渣到女明星?想想就赤几。可惜手机没了,也ᗒ不知道到底都有谁啊?

      我就勉为其难接个盘吧。

      真是为难死我了!

      ————

      “好的。现在我们的演员们开始入场。”

      “首先走上红毯的是人气女演员钟冉冉和她的新戏搭档常徉。”

      上嗨金凤奖颁奖现场,因为赶巧是周六不存在公众上班影响收视率,所以上午九点举行走红毯仪式。并在十一点正式举行颁奖典礼。

      各大媒体上百名记者拿着长枪短炮开始拍摄。

      主持人男女各一名,找的上嗨台主持人。

      似乎不需要带动,热情洋溢的氛围已经带动起来。

      已经不是第一届,主持人和演员们经常参加都有经验。

      当念到名字的时候早有工作人员通知,演员随着主持人介绍也謁都带着微笑穿着个性知足又高贵典雅的服装走上前。

      或者男女搭配或者单独或者男男和女女或者成群结队。

      先登场的钟冉冉和男伴常徉,两人都是二䟜十多岁的艺人。钟冉冉和在医院的家居服不同,此刻一席红色礼服靓丽典雅。常徉身为男二也是礼服笔挺高大帅气。在今天这样群星闪耀的场合,都各具特色。

      两人走到红毯中잜央,在背后幕布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随后配合媒体拍照摆着各种姿势。

      “好⤐像今天两位也有奖项提名。能说一下感受吗?”

      主持人询问。

      钟冉冉优雅笑着:“不管获没获奖,提名都是对我的一种肯定。我也会再接再厉,早日获得属于我的殊荣。”

      “非常好,也预祝你可以获奖。常徉?”

      男艺人常徉也谦逊开口:“能被提名已经很满足,有很多前辈和更好的演员在那,我相信金凤奖会是我们演员最高的认可。”

      “感谢,谢谢两位。”

      主持人道谢,突然记者询问:“韩为是男一号,今天为什么没有来?”“传闻他得罪人遇刺报复,现在是不是在医院?”“钟冉冉和韩为一个公司,并且之前一个剧组拍戏,有没有擦出火花?”

      钟冉冉表情不自然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常徉开口:“今天不谈这些。我们先进场了。”

      “对对。”

      主持人赶忙接话:“쬟感谢两位,预祝你们今天有所斩获。”

      算是打断话题,并礼貌送两人走进葊去,反正流程很严谨而且人多还赶。

      大家也都明白所以很配合,但记者肯定要拍照提问。

      “好的接下来是郑冰和苏灵韵。”

      两位身材姣好靓丽的女演员一起走过红毯,一个165大概,一个174.照相机一直不停。直到两人站在中央各种姿势供记者拍照,流程一样。

      又是问了一些没什么营养的关于作品的问题。再次送进去。

      “接下来是演员董晴柔和吴三丕导演入场。”

      两人是明星情侣。董晴柔二十七八岁,柔美是她的特点。前提是颜值爆表的必备条件下。

      但是照片疯狂拍照另一个人,大概四十出头并且大胡子还戴着帽子的模样。吴三丕,中生代导演。銓两人몗拍戏认识并结婚。

      “董晴柔和吴导演请站到这边。”

      拍了照之后,主持人看人ᵔ下菜碟的本性暴露。也侧面表达两人的咖位在各自领域都不低。

      董晴柔一身蓝色晚礼服,高叉低胸。将温柔和性.感完美融合。

      170的身高,加上高跟鞋,映衬身旁174左右的吴三丕有些矮墩墩。但吴三丕大胡子和帽子也让他高了不少。并且气场是比董晴柔还强的。

      “今天两ퟮ位都是重量奖项的提名者。对于各自获奖有没有信心?”

      主持人询问。

      董晴柔笑起来更美:“其他提名者不但有资深演员,还有新生代。获奖自༐然是希望被肯定,但不管谁拿奖都实至名归。” Н

      主持人点头笑着,询问吴三丕:“吴导演的《北宋风云》提틟名最佳导演,但余生导演的《岁月静好》也是大热门。请问您有没有信心可以获奖?”

      吴三丕开口:“肯定是我。헑”

      “呵呵。”

      主持人都笑,记者也都疯狂拍照。一句ꬲ话自然暴露平뛹时公众形象和性格。

      董晴柔挽着他手臂嗔怪:“你客气点好吗?”

      吴三丕没说话。

      荒“好的感谢两位。”

      两个主持人赶忙开口:“预祝两位今晚获奖。”

      两人也挽着手臂再次离开。谁都没当回事,记者对于明星来说就是这么讨厌的쟝职业,大家互相都习惯了。

      “接下늼来是洛尘,施邢以及今晚最佳女主角的热门提名者,陈枫。”

      “咔咔咔!䦤!”

      “咔咔咔咔咔咔!!!”

      瞬间拍照声更响亮,只从这个生音密集度似乎就能感受到来人的咖位。

      一个身高172左右,年龄25、6岁的女艺人,颜值无死角不用说。左右各一个帅哥的此刻,居然压不住中间这个女人的气场。

      开叉礼⣏服,一条又长又直又白的美腿已经展现,配合高跟鞋更有压迫感。

      长发顺在一侧肩膀。

      五官完美,尤其鼻梁高挺,并且嘴唇微薄显得强势。

      倒也对应她的咖位。

      顶流一线大咖女星陈枫。

      入行早,13年一部戏爆红之后,15年一部大女主电影,瞬间奠定一线女星地位。

      “陈ꒋ枫带着公司两位新生代男演员出现。并且他们拍摄的新戏ᙫ也在紧锣密鼓赶制中。争取17年和大家见面。”

      主持人介绍的时候,三人已经走到前台并且站在那里让记者拍照。记者瞬间都微微弯腰下蹲的感觉。

      ——

      “陈枫。今天你凭借《时日无多》提名最佳女主角,同时也是该奖项最有力的争夺者,有没有信心可以获得影后头衔?濟”

      主持人询问。

      陈枫语气认真:“我相信我可以。这一次的角色是我扎根在剧组近一年打磨出来的。也倾注了整个剧组和张导演的➥心血。”

      笑伞着开口:“不获奖都对不起他们了是吧?”

      主持人笑。

      下面记者追问:“请问你和崔正义的绯闻是不是真的?”

      “请问὆边文俊和你一起在街头폁的照片……”

      “陈枫,听说你和同公司白凌薇粉丝互撕是不是因为角色?”

      “这次白凌薇没有来……”

      陈뗌枫面带微笑很淡然,开口道:“小薇没有来只是因为在横惦拍戏。没有办法。”

      说完看看主持人。

      主持人反应过来赶忙上前:“先请陈枫和两位一起进场。”

      陈枫优雅和记者挥手,获得更多的拍照。

      直到。

      “接下来……”

      主爛持人看看名单,对视一眼笑着:“有请今晚入选最佳女主角最年轻的95后提名者……林妃岚!!”

      突然记者纷纷侧身看⳿着红毯尽头的方向。

      甚至都要探头,连摄像机和照相机都忘了抬起。

      “来了吗?”

      “今天什么礼服?!”

      “有男伴吗?”

      正要往金凤奖会场里面去的陈枫都下意识驻足,回头看了一眼。

      目光带着审视和压抑。

      一席白色晚礼服,高跟鞋露出白皙的脚腕。

      即便没有露腿露胸甚至手臂,长发飘飘在身后,明眸善睐如同优雅的精灵一般,娉娉婷婷走出来。

      笔直的双腿,步伐不快不慢,ﲶ明明167的身高却走出模特的气场。

      可是笑容却那么甜美,甚至稍微有点婴儿肥。却更显得可爱。大大的眼睛好像小鹿那么纯净会说话一般。

      长长的睫毛每一次眨眼都如同可以剪开砰砰跳的心似的。

      狭长白皙埶的手轻轻对着主持人和记者挥动。手指微微捏着裙角走到红毯中间,双手放在小腹,供记者拍照。

      但是她不用摆pose,因为记者会各个角度乱窜,哪怕引起骚乱都ẍ互相不埋怨,没时间。

      “妃岚的人气真的是……”

      主持人赞叹对着另一位:“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被提名。”

      林妃岚走过去,一手漂亮的签名不大不小却好像特别突出。

      随后礼貌走到主持人中间等待访问。

      陈枫转身要走,却看着两个痴迷的同公司新人:“漂亮吧?”

      两人尴尬跟着一起走:“枫姐最漂亮。”

      陈枫摇头:“26刚刚,不过看到她我也感觉自己老了。”

      另一个赶忙往回圆:“她年纪还小,枫姐今天影后实至名归。”

      陈枫笑了笑没多说,三人一起进去。而其他瑶两个新人都下意识呼எ出一口气,擦擦额头没有的汗。

      “妃岚是今天金凤奖影后最小的提名者。”

      主持人询问:“凭借《孤独伴我身》扮丑角色在演技表现上极为亮眼。有没有信心获得最终胜≥利?”

      林妃岚别过头发,大眼睛认真的时候更纯净:“我觉得,获奖和提名都是给予演员的最大肯定。但不是比赛,没有胜负。而更多前辈的努力付出是我要一生学习的榜样。”

      主持人都笑着。突然记者争相询问:“妃岚。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不是要高考上大学?”“有没有演电视剧的打算?”“会不会做综艺?”“听说现在行程还是妈妈管着对吗?”“有没有恋爱的打算?”

      “恋爱?!哈哈!”

      林妃岚突然笑了一声,全场都惊了。随后也都是莞尔笑出来。

      因为林妃岚完美,但有个不算缺点的特点。平时笑倒还好,真正下意识大笑起来的时候,声音很不符合18岁女孩的形象,15岁展露笑声特征就是……有点憨有点像50岁大妈特别爽朗。

      她自己也知道所以很少大笑,除非ᱳ忍不住。

      赶紧捂嘴笑不露齿却还忍着:“恋爱这种事是可以打算的吗?我总觉得应该是遇到了就遇到了。不分时间地点……”

      眨眨眼笑得如同月牙:“但是ಃ的确得先成年,而且我已经考入背影。17年开学做大一新生哦。”

      记者主持人都笑,但是包括导演都没有让主持人催促。显然是希望多给她一些镜头和提问。

      “那综艺和电视剧有打算吗?还有代言之类的。”

      记者再次询问。

      林妃岚想了想:“我觉得我쯱还年轻,我很喜欢演戏。不过我觉得应该都尝试一下,丰富阅历也是演员的必备功课⼔。我不敢说一定会做什么,但是不排除任何可能。”

      随即看着主持人,主持人示意记者:“好了。我们欢迎林妃岚出席,并且预祝今晚她能创造历史书写传奇。加油。”

      林妃岚礼貌行礼道谢,迈步优雅的朝着内场而去。

      所有记者继续歪着身子歪着头拍摄她的背影,直到进入那扇门消失不见,甚至所有人都默契的怅然若失。

      很多明星艺人还在后面,却好像之后的进程索然无味一般。

      倒是林妃岚从红毯进入到内场,看到在她之前进来的陈枫。

      “枫姐~”

      林妃岚过去笑着挽着她手臂:“枫姐,好久不见。”

      陈枫压下心里的情绪,也亲昵笑着揽着她:“今天你也是提名人之一,有没有信心?”

      林妃岚有些腼腆:“有㽙枫姐在,我能提名就很好。㿁这次怎么也要轮到枫姐获得影后才是。”

      轮到……

      陈枫眼睛微微眯起,笑着点头:“我位置ᴑ在那边。”

      林妃岚礼貌行礼:“那枫姐我先过去了。”

      林妃岚转身之际,陈枫脚不动声色朝着她裙子踩了一下。

      但结果出乎她意料。

      “啊~”

      陈枫差点站不稳,被裙子直接带倒。旁边两个男生已经找鎅自己位置,毕竟可以和陈枫一起进场,但隌咖位不同坐位是不同的。

      눆 幸好旁边有椅子可以扶,才没出丑。

      “哎呀~”

      果然回头看去,林妃岚脸红扑扑的赶忙道歉:“抱歉枫姐~”

      还体贴弯腰给她整理裙子。陈枫被林妃岚差点带倒的一幕没人看见,但林妃岚脸红弯腰给陈枫提裙子这一幕瞬间被门口还有大厅内的媒体拍到了。

      尤其很多老戏骨还有其他艺人也都看到。

      “没事~”

      陈枫皱眉将裙子拉过来,看看周围的目光。

      鹇林妃岚可爱笑着眨眨眼:“路滑,都得小心。”

      说完转身离开了。

      陈枫看着她的背影,深呼吸转身回去坐下。

      至于外面是不知道里面的事,红毯还在走。流程还要继续推进。

      沈追梦,秦望月。郭品涵。方菲。卫蓝。霍思雨。黄韵。周羽裳等男女明星们纷纷也都走红毯登场。还有一线男艺人连胜,以༦及大导演余生都被引领入场。

      也彰显金凤奖在电影圈的权威地位。

      并且依次都是这个签名拍照采访的流程。

      电影综艺电视剧,碾无疑是电影咖位最高。

      金像金马金凤奖,无疑是金凤份量最重。

      在今天这个群星荟萃娱乐圈盛事的此刻,腅星光闪耀争奇斗艳。

      同样也是明星艺人娱乐圈一员的韩为在干什么?

      他穿的不是礼服是病服,他脚下不是典礼的红毯是医院的瓷砖。所在的不是颁奖大厅而是特护病房。

      他面对的也不是镜头,而是录音笔。

      提问的也不是娱乐圈以及获奖提名的各种问题。

      而是派出所的뻯警察提问关于遇刺案情的详细口供。

      ——

      “韩先生你好。我们是上嗨静庵分局的警员。我姓张。他姓王。”

      “你们好,坐。”

      第二天上午韩为做全面体ᾌ检,刀伤不用,主要是脑袋。

      估计也是钱到位,韩为住特护病房然后检查也不用排队。

      正好都做完之后警察就来了。

      “其实昨天我们来过。”

      警察坐下看着韩为:“听说你醒了我们就来做笔录,不☼过来之后你好像又昏迷过去,我们就只能先离开,今天再过来。”

      询问韩为:“身体好点了吧?”

      韩为觉得那么深的伤口差点扎死应该懽挺严重,不过现在感觉就有一点疼,其他没别的。

      “还好。麻烦你们了。”

      韩为点头。

      张警官拿出录音笔,王警官拿出笔和本:“我们简单给你做个笔录好吗?”

      ﺑ韩为点头:“其实我也……”

      “两位警官。”

      顾天成是在这的:“有个情况我得说明一下。”

      警察示意他说。

      顾天成开口:“昨天他醒过来就有点失忆的症状,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今天刚刚做完脑部检查,医生还在那看结果……”

      “失忆?”

      张警察肯定怀疑疀:“据我所知你是后背有锐器刺伤,并不是头部受到撞击。”

      王警官面无表情:“而且网上传言你是遭到报复遇刺。”

      韩为开口要说话。

      顾天成当先笑着:“网上传言你们也信,尤其娱乐圈的传言。你们可是警察,查案不是要讲证据吗?”

      “我们问你什么……”

      王警官皱眉要说话,被张警官的抬手打断。

      看着韩为:“所以我们来调查。希望从你口中得到一些有用信息。”

      韩为开口:“我……”

      顾天成笑:“不信一会……”

      “人家问的是我!”

      韩为打断:“你这么抢戏干什么?要出道啊?!”

      “呵呵。”

      张警官和王警官对视一眼,都笑出来掱。

      顾天成也尴尬笑了笑,去一边忙去了,不过也没离开房间。

      韩为看着两位警官:“不过他说的也事实。当然我看出你읈们的目光是质疑的,以为我因为某种顾忌而不说实话用失忆来隐瞒。”

      张警官⑈饶有兴致:“是吗?你觉得我们质疑你因为某种什么顾忌才用失忆隐瞒?”

      韩为开口:“娱乐圈的脏乱事太多了。不是圈内人你们警察也见多识广。是不是我得罪人我不知道,一会医生过来你们可以问。我比你们更想知道到底谁刺伤我。不过……”

      “不过这些就麻烦你们了。”

      顾天成又开口:“毕竟一直被在暗处盯着也不好。何况我们的确也不确定是不是得罪人。网上现在因为这个推测给韩为带来很不利的负面影响,现在回圈的路都断了。”

      两人看好像也的确问不出什么,但是公事公办,必须走流程。

      倒是韩为看着两人:“上嗨这样的一线大都市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你们没调出来看一看?我都好奇是谁做的,蜟具体前后什么情况。”

      顾天成提过这一点,不过警察难道也什么都没发现?

      张警官摇头。

      王警官看着韩为:“这也是我们要来调查的原因。你去的地方没有监控,似乎是故意避开比较公开的场所而去了偏僻的地方。K我们怀疑你是主动去的,被熟人约到那里然后下手。”

      죤韩为思索:“熟人……”

      王警官敲敲笔:“是我们问你。你最好配合不要隐瞒。”

      韩为皱眉:“我才是受害者,你们怎么把我当犯人似的?我哪怕自己刺自己也叫自杀不算犯罪吧?何况现在……”

      “他不是那个意思。”䕅

      张警官开口:“我们也是为了查案。毕竟你是艺人,网络也都传你的事,我觉熏得还是早点查明真相对你对我们都好。”

      韩为想了想:“你刚刚说熟人,那也未必是报复。或许就是想从我这弄点钱?”

      张警官点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绑架勒索大多数都是熟人做的。陌生人了解情况会比较费劲。”

      졢正好护士和医生一起进来,顾天成起身:“医生你帮忙解释一下韩为失忆的事。”

      警察都站起,医生看着两人:“认识,昨天来过是吧?”

      重新坐下,医生开口:“检查结邹果已经出来,初步判定韩为的确因为受伤太重导致脑缺氧大脑受损。不过不严重,但存在生理性失忆症状,具体以后会继续观察。”

      让护士取来病例和化验体检报告。两名警察对视一眼,张警官拍了照片作为证明。

      “就这样吧。”

      张警官开口:“有后续结果我们会再联系你配合调查。”

      韩为点头,顾天成开嵁口:“辛苦了,我送你们。”

      医生护士继续给他上药询问状况。

      韩为等护士上完药看到顾天再进来,送走两个又带回一个。

      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简约气派。上下打量韩为,询问顾天成:“失忆?”

      韩为看着顾天成:“这位是?”

      顾天成绺无奈:“公司张齐张总。”

      韩为询问:“公司?”

      张齐皱眉打量他:“还真失忆了?”

      顾天成看着韩为:“张总是你所在经纪公司的老板也是CEO。来看看你。”

      韩为昨天听顾天成说公司和他合约要到期了,没想到这就来了。

      “我刚刚看了一下网络上,开始有负帑评了。”

      韩为询问:“张总不帮我公关一下吗?”

      张齐疑惑看着顾天成,对着韩为:“小顾没告诉你啊?前几天我们合约已经到期,你也表示不续约。”

      韩为茫然看着顾天成。

      顾天成也疑惑:“前几天就到期了?没和我说啊。”

      张齐平静看౪着他:“可能你和钟冉冉在一块,没顾及到吧。”

      顾天成有点尴尬,不过韩为瞬间似乎感觉到什么。或许不需要感觉,经纪公司老板会希望旗下艺人恋爱?还是和自己公司经纪人?

      ᥦ 不过暂时不八卦别人的事,韩为自己还一团乱呢。

      现在人家这么说也就明白了。已经解约就没义务给你做这些的。顾天成估计也是不知道,所以一直跟着帮他处理事情。能做到这样也是合作一场尽善尽美。

      张齐把住院费交了还预付一些,韩为没话说。人家这样也算仁至义尽了,没多久他就离开,倒是把顾天成叫出去。韩为知道,估计是谈之后工作问题。

      韩为重新想刚刚的问题。顾天㴱成是썸自己经纪人,钟冉冉是他女朋友,而韩为和钟冉冉一个公司的。

      他俩明目张胆谈恋爱老板怎么会开心?

      “看什瓜么呢?”

      顾天成进来就发现他盯着自己看。 魯

      韩为询问:“你和钟冉冉同公司谈恋爱?还是经纪人和明星?公司恙不管吗?”

      顾天成沉默,拿起手机:“金凤奖要颁奖了?我看她出场了没有。”

      韩为见他没回应,也就跟着一起看吧。

      毕竟已经是艺人了嘛。䐑总要了解一下圈内的情况。

      大致看了一会,韩为突然询问顾天成:“我怎么看谁都像和我有一腿似的?”

      顾天成斜眼看着他:“不是像,可能就是。至于具体是戌谁只有你知道……”

      韩为继续看着:“这就是国内大奖?权威的那种?”

      顾天成表情严肃:“你连这都不记得了?”

      见韩为看M手机。

      顾天成开口解释:“国内乱七八糟的奖有很多。不过三个奖最权威,音乐风云榜是音乐奖国内最高大奖,不过国内音乐圈一直賵低迷甚至倒退。电视剧最高奖是白莲花奖,竞争最激烈,最佳男女主就是视帝视后。”

      “但咖位最高的,港澳台和内地都算上,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繁荣,金凤奖最佳男女主就是影帝和影后。其他的就不用记那么多了,都是新人或者过气的刷成就用的。这三个才是各自领域最高荣誉。”

      韩为恩了一声。

      此刻视频已经开始公布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之后就公布影帝的得主。本来是应该先女后男,但为了体现女士优先,于是让影后压轴。

      “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者……”

      一对中年男女盛装出席站在舞台中央颁奖。

      电视上一次将五个提名人放在大屏幕上。

      “涍连胜!!恭喜!!”

      一个帅气的三十出头男艺人笑着走上台领奖发表获奖感言。韩为内心评价,这个世界的艺人不管男女,颜值普遍高前世不止一档。以前说娱乐圈男帅女靓是一种对比形容,对比普通公众。此刻形容这个世界的娱乐圈,那就是客观事实。䎵

      “下面是今晚压轴的奖项,最佳女演员的获得者……”

      几个提名人。韩为认真看,真的都很漂亮。

      而且各个年龄层都有。镜头依次给到五个提名者,紧张的气氛营造到极致。

      在激动人心的BGM下,加上两个颁奖嘉宾吊足胃口。

      终于还是一个颁奖嘉宾打开提名名单高声公布:“林妃岚!!!恭喜!!!”

      韩为看到那个叫林什么岚的上台领奖,下面众多美女女神明星们鼓掌。韩为感概,一个个都带着笑容,面容和善带着祝贺之意但是心里怎么想就不好᎞说了。

      “感谢大家……”

      领了奖站在那里讲述获奖感言,给了特写和正脸。

      㢦 韩为表情凝固,直接把脸怼在手机上。

      냻“这么年轻……”

      韩为喃喃自语:“看起来还有点傻白甜啊。居然获得影后?!”

      而此刻林飞岚“傻白甜”的样子也在那发表获奖感言。

      这是韩为第一次知道林妃岚这个女孩,他却不知道自己以后和她会有交集,而且交集不浅。

      真正接触才颠覆他对她“傻白甜”的认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