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软件可以撩妹子不收费的

      赵舞天刚准备问你们有没有敬畏,话没说出来,就闭上嘴。

      他们根本不知道墓穴是什么?何来敬畏?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赵舞天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了,他一句空穴来风的话,怎么可能阻止这些考古者的执意?

      就算徐江山不去,其他两名教授也会带着学生去。

      “陈先生、肖先生,古墓探查出后,有没有发现异常?”

      徐江山向文物局的两名巡视员问道。

      “墓中有条小河,我们研究好久,却不知从哪儿来,流向哪去。进入古墓后,是一个巨大的墓室,墓室内只有许多看不懂的古文字,和一个个石碑。还有两个山洞,不知道哪一个是通往主墓室。我们没有发现过类似的古墓,事关重大,秦川省能力有限,所以才劳烦各位教授远道而来,一解究竟。”

      肖建峰去过古墓,由他向众人解释道。

      “两个山洞,是否一个通向主墓室,一个机关重重。”

      徐江山觉得赵舞天所言一半生一半死是这个意思。

      “古墓机关,只是雕虫小技。一个山洞必死无疑,另一个通向主墓室,却也困难重重。”

      赵舞天思考这两个山洞,给了徐江山答案。

      “徐教授,这个人看电影看多了,犯了妄想症。古墓内的机关,无非落石、弓弩、沙掩、毒气等,太白山古墓最少超过千年,千年时间,再精密的机关也会失灵。”

      崔乐凯向徐江山说道,言语中却是在讽刺赵舞天。

      他的话令张志良、沈志明点头。

      影视剧中关于盗墓的情节,一向夸大其词,而吸引观众。

      历经几千年,这些机关能剩下一点渣都不错了,怎么可能存在?

      比如弓弩,弓弩与地板相连,但是过千百年,弓弩的灵敏度早就消失,而且弓弩也会因时间的侵蚀,生锈腐烂。

      再比如落石,墓室顶部放置巨大的石头,用棍子或竹竿等支撑,但是这种支撑巨石的竹竿和棍子,非常容易断裂,小小的受力点,怎么可能经历千年?

      “难道赵舞天认为,古墓里有鬼吗?”

      吴雨苍也紧接着调侃赵舞天一声。也令在场的人都哄堂大笑。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种事情最好不要乱谈。”

      徐江山直接呵斥一声,让现场的笑声戛然而止。

      圣人都不去讨论鬼神。特别是他们考古学者,一定要心持正道,对鬼神敬而远之。

      徐江山能有今日的成就,离不开他的阅历。一边研究古历史,一边研究古历史考古。奇怪的事情他没少见。

      印象最深的是二十年前的那一次考古,也是古墓,八人去,只有三人回来。他就是那三名幸存者的一员。至今他都不想再去回忆那件事情。

      “身为团长,我有义务对诸位学生的安全负责。我决定取消这次考古行动。我会拟订文件,建议上面暂时把这个古墓封起来。”

      最终,徐江山决定取消这次行动。

      他的决定,让考古团的人脸色一变。

      连肖建峰和陈述超的面色也不好看,上面还有人等着解开这个古墓,传播影响力。连古墓都没到,说取消就取消了,这也太儿戏了吧。

      徐江山是华夏鼎鼎有名的大学者,别说是他们,哪怕是秦川文物局的局长过来,也无法强要求徐江山。

      “这种古墓,前所未有。对我们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能弄清楚墓主人的身份,对考古和历史,都将是一次大的突破。我不同意徐教授的决定,因为徐教授的决定,并没有让我们信服的理由。张教授,你什么意见?”

      沈志明声色并茂地对学生们说道,然后又对张志良问道。

      他的意见就是继续前往古墓。

      “我也觉得老徐这次太武断了。”

      张志良沉默一下,开口说道。

      二人都是此行的副团长。如果徐江山没有让人信服的理由,他们二人可以否决徐江山,自己带队前往。

      而且学生都是向着他们。

      “就这样!徐教授,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可以回去向上面解释。我们也会向上面汇报。”

      沈志明对徐江山说道。

      “正好,他们不听教授的命令,全死在里面,跟教授也没关系。”

      赵舞天已经劝过他们,他们不听。赵舞天知道浪费口舌也没有用。

      如果他们活着,说明他们运气好。如果死了,这就是他们的命。

      徐江山是他的朋友,徐江山没事就行。

      “赵舞天,你小子处处诅咒我们,你安的什么心?”

      听到赵舞天的话,张志良和沈志明忍了。

      学生们就忍不了了,崔乐凯就要冲上来打赵舞天一顿。

      “嘭!”

      赵舞天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面前的桌子四分五裂,碗筷掉了一地。

      崔乐凯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定在原地。

      “你的头比这块桌子还硬吗?”

      赵舞天目光冰冷,向崔乐凯问道。然后又自答一声:“我的头可没这么硬,我有自知之明!”

      在场之人,无不震惊,这是练过铁砂掌吗?

      这要是拍在人头上,会不会像西瓜一样被拍碎?

      没想到赵舞天看着瘦弱,还带着功夫在身。

      “诸位,看诸位都是体面人,吃饭归吃饭,砸我的桌子是什么意思?”

      老板听到声音,从后厨走出来,一看桌子粉碎,非常狂躁。

      “抱歉,不小心砸坏了。我赔偿!”

      赵舞天道歉后,拿出一千多块,递给老板。

      收下这一千多块,老板火气瞬消。这一千多块,足矣买三张新的桌子。

      可惜,赵舞天的行为和言外之意并没能阻止张志良和沈志明带领六名学生继续前进。

      出了面馆后,两行人就要分道扬镳的时候,徐江山对赵舞天说道:“我想到墓室的两个洞口外看一下,如果有可能,我阻止他们入墓。”

      张志良和沈志明已是铁了心,就算校长兰云林出面,也无法喝令他们回头。

      “嗯!”

      赵舞天点了点头。这是一次机遇,他必要进入古墓之中一探究竟。

      只要徐江山不进去,赵舞天就放心了。

      一行人虽然还是同行,但已经产生隔阂,中间虽有交流,但实际上貌合神离。

      太白山机场,只是进入太白山旅游区。太白山是秦岭最高峰,方圆百里。

      古墓在太白山的另一面,在郿县比较荒僻的一带,除了零星的几个村庄,人迹罕至。所以众人要乘车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