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恩怨情仇>

      €龙芷羽肯定下车后再也不理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了。

      却转身把小姑娘们严加管束。

      从下车伊始就要求每人킇拿着球杆,按照军事化的动作规ʦ范每个细节。

      “我始终信泙奉一点,只有你表现出足够的专业䘔素养,才能击退那些只关注你脸蛋的人,现在多流汗,未来才有更多尊重的目光。”

      禄那就是细致到交握身前的手指要怎么摆,半跪捡球或者背包的动作都要纠正。

      迸 看得出来她回头自己是认真备课揣摩了的。

      但是讨厌的就在于,赵德柱也跟쏣着做。

      玛德,批评他吧,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站在队伍旁边学习呢。

      녧不批评吧,小姑娘们扡严肃不起来,只要⾮看他随便做点啥动作,畗都能笑场。

      赵德柱还真不是娘娘腔的装模作样,认真着呢。

      可龙芷羽设计动作ﶀ的时候,肯定只针对女生。

      他做出来有矇点不伦不类。

      龙芷羽只好哀求开口:㽞“你……还是跟着陈教练쑨去球场上吧,人家都等䊑你这么久了。”

      哼哼,不是一直麗摆出不理人的样子吗?

      赵德柱傲娇获胜:“一起呗,大家还没看过高尔夫全程是怎么打球的,一起走走,早上空气最好,这细节动作在学院那边也能教ፊ吧。”

      龙芷羽其实也不倔强,说得有道理就让开了。

      只锆要求女生们别叽叽喳喳追星似誂的,保嬨持专业态蘋度。

      还从俱乐玪部借来二十一个球包,学着赵濊德柱那样ꌭ背了走。

      她自㷄己也一样。

      赵德柱看眼她的腰,班主任倔强的背好,他就不说了。

      从标准的发球位开始႙给女生们做演示,打开㌕球包,取出最长的发球木,指着前方的ꍌ果岭示意。

      “왺一码比一米小一点点,差不多三百米吧,这是个最基本的三杆洞,有能力呢,尽量一杆打到果岭附近,第二杆就尽量靠近洞口,第三杆推进,但实际上爱好者和业余选手都很难做到,先看看洞口插着的旗,能表明现在的风向和大小,这样你开球的时候就ླྀ要做出点调整。”

      陈金龙把他自己的球包贡献出来,赵德柱拿在手里也只能说勉强能用。

      所以摆足了姿态,也只打出两百多码的稳妥距离。

      这很正常,随手打得远真不是难度,而是到了真正的球场上,这几百米距离间,有低洼、沙坑、草丛、水池等各种设计地形,如何绕开这些复杂地形,让白球稳稳的到那块蛍最精美草坪上,这是要讲战术的。

      每个高尔夫球场,每块场瘝地,每个洞都有自己的特点,保守、冒险ꋯ、迂回、强攻,不同的心态需要接受不同的挑战。

      蝿必须在文质彬彬的高雅之间,用力量和技巧,外加运气来配合判断,做出选择和实施。 켏

      高尔夫球实际上是一种综合要求非常高的运动。

      赵德柱明显感觉到,这跟自己上擾一世打球,多遰了些球技之外的领会。

      那时纯属时髦装逼,感觉有钱能打高尔夫,很有逼格。

      但被酒色掏空的身体,成天心不在焉的声色犬马忙活,从来没法静下心打球。

      Ȿ 矎 䯃 现在却有种焕然一新的味道。

      背着球包一言不发的赵德柱,走得很稳,昨天的失败㎶仿佛已经被洗ᦝ掉,他没有考虑怎么处理掉手里这些酒,而是想的重新再来。

      妺手里十几万现金,买小院花了六万,转了七万六给整个负责联络酒业的发小。

      再来的资金肯定还是鐋只有卖Ố车,可具体要做什么呢?

      高尔夫就是这样,一杆到一杆之间,一洞到一洞之间,走在心旷神怡的草坪上,可以跟商业伙滂伴뵋探讨谈判,也能这样静下心来思考问题。

      这是个强行让自己专注和思考的环境方式。

      怪不得那么多大老板都喜欢打高尔夫谈生意⋕呢。

      于是走在高尔夫球场上的赵德柱,少了几分平时的嬉笑,多了些沉稳,老陈看他认真思考的样子,还以为在琢磨打球,就不开口打扰,只并肩走。

      女生们也认真的跟在后面,单肩背着很有些份量的包前进。

      只是龙芷羽走在最后,还是有点忍不住捂腰。

      找؂到自己打过来的白球,赵德柱放下球包,选了第二根䛅球杆,这就是他比较熟悉的球道木,示意已经能清晰看见的球洞旗帜方向。

      䀇 稍微衡量下,就把球送上了果岭,老陈眼睛⽈都笑眯了。

      三췅杆洞其实算比较简单的,还有更复杂的四杆洞,五杆洞,江州这唯一一家高尔夫球场不敢难度太大,十四个三杆洞,三个四杆洞,一个ᱺ五杆洞。

       三杆集打进,叫做标准杆。

      碎 鉽一般爱好者能打标准杆就很不错了,但如果每个洞都能打标准杆就达到了职业水平。

      职业嵱其实要求的就是䜼稳定。

      赵德柱现在呈现出来,就是有非常稳定的趋势。

      很沉稳。 㒖

      和他年龄不相符的沉稳。

      用眼角余光就注意到了龙芷羽的小动作。

      咳一声:“接着今天在车上䐁的教学,㜣大㚀家背着包陪着客户打到这里来,老板可能会问,哟,你们这样背着包晒着太阳累不累啊。”

      小姑娘们连忙站好倾听,龙芷羽充满警惕。

      赵德柱没嬉皮笑脸핿:“潜台词就是我养你呀,你得回答,挺好,工资满意쁨就不累。”

      大家噗嗤,但看了班主驤任表情,没有七倒八歪,老䖘陈也笑。ׇ

      ⱑ赵德柱摊手:“这是个套儿,让他感觉你用钱就能谈,肯定马上问你工资多少钱。”

      说完޾他就摆了龙芷羽教那个手指交握身前,充满塑料礼节微笑的模样:“百八十万吧。”

      老陈第一个笑出声来。

      女生们更忍不住了,又笑成一团。

      龙芷羽撇撇嘴,马辘上恢复,因为赵德柱朝蠁她走过来了,警报都拉响那种绷紧。

      结果赵德柱只是轻描淡写的把ꢄ球包背起:“这时候你们再淡淡的把老板球흩包背起,基本就能消除尴尬,他也不敢再往下打听了。”

      简直就是不着痕迹的回去再背上自己的包,继续朝果岭前进。

      抺女生们赶紧跟上,뵤龙芷羽还愣了下,摸摸后腰,心里没点感觉是不可能的。

      ఄ 萒 果岭的草坪是最精心修剪,走在上面跟地毯差不多。

      赵德柱这个第二杆是上了果岭,却有点勉强,距离球洞很远。

      他没有选择最后的推杆,倒数几号的短铁中间挑了下,沈佳凝没忍住打岔貮:“要是真有人说给百八十万的工资呢?”

      赵㎼德柱一脸正经的选了支10号杆:“那我还是劝你考虑下,这么瞎眼的人你能骗了他所有财产致富。”

      女麶生们还想了下,哄的笑了差点滚草坪上,让赵德柱脑海里面难免闪过要是大家都穿着JK校裙这样滚,该多好看頓啊。

      但脸上稳得住,和老陈交底:“其实在絢攻果岭和推杆上,芴我没有下过太٧多功夫,以后还请多指教了。”

      说完拿起十号⟓杆,试试,切出一个迫ꡮ击炮一样쐲的离地弧线球来。

      这种被称为劈起杆的短杆,就有倒旋刹停的能力,而红马五星杆里是精益求精的做到了长距离杆上,贵也쟆是有道理的。

      这枚小白球,就飞跃过草坪,尽可能靠近球洞的蹦跳两下,停住了。

      实际上这已经是第三杆。

      老귣陈却满脸更加开心:“很多球手,在这个时候,总想碰ﶰ碰运气,试试能不族能炟推进去,最后得不偿失,你能没有幻想的这么实际,很好很好,细节可以打磨练习,有些心态是很难转变的,㡻这个时候选择切击球比推杆更踏实!”

      赵德柱已经下定了决心,下一次努力,要吃一堑长一智的做足功课。

      Ῥ踏踏实实的不再充满幻想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