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sg99xyz下载

      阿道发现姚顺要女装的事情后,看姚顺的眼神越发不对劲邉。

      歠 姚顺无奈的摇摇头,▀坐到阿道旁边。

      “二十多年了ȗ,真没想到,能让我有情绪波动的瞬间,大都和你有澸关,我还以为会是在洞房花烛夜呢?”

      ﶡ 阿道叼着鸡腿,歪了歪头。

      “顺哥,你这是在夸我吗?”

      “算是吧,我今晚早些睡,明天还有事。”

      阿道将手中的鸡腿狼吞虎咽下去,指着烧鸡说:“不吃一些再睡吗?”

      “给你买的,你吃吧。”

      姚顺悠悠回到屋中,躺在那张睡了二十年的简易木床上。

      ‘本以为这张床会睡一辈子,或者结婚时再将你换掉,没想到啊,䤥世事无䰕常,就算我准ᐸ备了二十年,还是被一次意外打乱了计划,安稳就这么难吗?’

      ‘还是㳃说我把安稳的意义理解错了?’

      现在小镇上的情况不用看也能想象的到。

      糊 自ﱑ己恶霸的名声已经坐实了,不仅杀人,还强뻇抢民女。 蹁

      还要再去解释吗?

      解释了会有人听吗?

      횀姚顺心中出现一个念头。

      这个号练废了,恐怕要重开了。

      履 重开䒢的意思当然不是死了再来,而是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 可不知道换个地方再来,类似的事情会不会再次发生。

      샷这一夜쒀,思绪很乱。

      很疲惫却一夜未睡,思考着今后的路。

      有些羡慕阿道,名字叫做道,要走的道路很明确,不用去思考,努力前行就好了。

      哎!年轻真好!

      ······

       睁开莻眼睛,躺在床上望了望窗外,看太阳的位置,⌮现在应该是九十点钟了。

      昨夜不知几时入睡,想了很多事情,也决定了一些事。

      茊 姚顺的心早已波澜不惊,就算遇到如此大的变故,也훦没໿有慌张,也许有短暂的迷茫。

      起床,洗漱。

      来到院子里伸了个懒腰,看到桌子上的早餐还加了个鸡腿,微微一笑。

      “这二十多年也援不是一无所获吗。”

      刚刚坐下,阿道回来了。

      “去哪了?去镇上了?”

      “恩!”

      阿道憋着笑恩了一声鄛。

      姚顺喝了一口粥,说:“你都知道了?”

      阿道哥脸憋的通红,姚顺这一开口,终于憋不住了。

      “哈哈哈,顺哥,没想你昨天竟然去提亲了,拿着烧鸡去提亲?哈哈哈哈!”

      姚顺还是面无表情,쮨知道就知道了,没什么。

      阿道凑近姚顺,表情哪叫一个欠打。

      “顺哥,你也太心急了,我知道你这个年龄有需求,可也不能去抢啊?你这么色急吗?”

      챺姚顺打了阿道脑袋一下,阿道哎呦一声。

      “难道我还要和你解释吗?”

      阿道一脸委屈的看着姚顺칪,‘不就是知道你的糗事吗?干什么打人啊?’

      被教训了,阿道也没敢再说话,静静地等待姚顺吃饭完,收拾桌子。

      姚顺整理了一下衣衫,走到门口篡对阿道说:“收拾一下行李,等我回来我们出发。”

      阿ው道正在大力的刷着碗,把刚才受的气都撒在碗上。

      “啊?去哪?”

      “去哪都行,不留在小镇。”

      阿道愣住了,曾经多次提出要出镇的想䣍法,都被拒绝了,顺哥一副要呆在小镇一生不痎出去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

      受打击了?

      对王娆姐姐用情过深厜?

      还是······

      “明白了,我听说大ﰟ城市有中地方叫做青楼,到时候一定要让顺哥你爽一下。”

      姚顺一脸黑线,阿道这家伙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錬 “哎!”

      憡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姚顺再次出门。

      别说。

      经过昨天的事情,小镇上居民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有了变化。

      只不过不是向好的方向变化,而是恶化了。

      以前和蔼可亲的乡亲们,现在一个个用厌恶的眼神看着맊自己。領

      ጹ而自己和他们对视时,对方的目光却躲开了。

      姚顺微微一笑,这샗种事算什么?反正都打算离开了,不管了。

      ʒ 此行的目的地是医馆。

      在全民厌恶姚顺的大环境下,可能唯一一个能够跟自己正常交流的就是付有明了。

      一是道别,二是问清楚那天的事情,付有明承诺自己,如果想要出镇,就会告知。

      “咚咚咚。”

      这次䍄再敲响医馆的门,没有当时的感觉了。 㞔

      这次没有带伤员阿道,这次是白天。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医馆是开着门的。

      一个人从房ŕ间内走出来。

      “谁啊?不是开着门吗?开药问医直接进来就好。”

      这人是付有明的弟子之一,姚ꏝ顺认识,当初就是他给自己看的病。

      看到来人是姚顺时,显得有些惊慌,显㌞然也听说了昨日的事情。

      “姚顺,᯿你来这里做什脇么?这里㟉可是小镇的命脉。”

      퇕 姚顺站在门口,没有ǎ前进一步。

      “我是来找付先生的,没有恶意,劳烦通报!”

      这人惊慌的跑进屋内,姚顺就这样等在门外。

      十多ꁥ分钟后,这人再次出来。

      “姚顺,老师让你进来。”

      饹姚顺点了点头,走进屋内。

      付有明正站在大厅等候。

      “姚先生,你来了。”

      姚顺拱了拱手说:“付先生,您好。”

      “跟我来吧!”

      姚顺跟在身后。됿

      通过大堂来到后院,在一个房间前停留下来。

      “进来吧ﯛ,这꤭是我的书房。”

      付有明坐在主位,姚顺坐在对面的愺客位。

      刚一坐下,姚顺便开门见山的说:“付先生应该知道我的来意。”

      付鸣有明为姚顺倒上茶。

      尵“你要离开了吧?”

      “是!”

      “不再考蓑虑考虑了吗?”

      胡 “考虑的够久了,离开是最好的方式。”

      “㤛也是,现在的情况不太乐观。”

      姚顺端起茶杯,吹了吹并不热的茶水,没有喝放下了。

      “我并无恶意,世人却视我为猛⹣虎。”

      “能说出这삻样的话,说明姚先生已经把我当朋友了,其实他们也没有错,只不过是在这种小地方呆久了,胆子越来越小,不求上进罢了。”

      姚顺再次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明白,我本就打算做这样的人,所以不怪他们。”

      付有明点点头,“好,寒暄௮到此为止吧,此行目的你我都清楚,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辽感激不尽!”

      “你对修炼有所研究,那可知修行本质是釜什么?”

      这一点姚顺当然知道,张口就来。

      “感受情绪,修炼情绪,控姕制情绪!”

      付有明认同的点着头。

      “没错,重点是最后的控制情绪,但你可知这只是一种修行方式,还有第二种。”

      “并不知晓。”

      付有明解释道:“我不是想卖弄什么,也不是认为你对修行䮘的理解不到位,你在ꂃ小镇中接触的ହ还是太少了。

      再加上另外一种修行方式只有一派在使用,并被其他势力所排斥,在各类书籍中禁止提及,所以你不知道。”

      “洗耳恭听!”

      椫 “这种修炼是感受情绪,修炼情绪,放纵情绪,最后一步不一样了,从控制变成了放纵。”

      姚顺心头一震,为什么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修行方ᔴ式,只有两字之差,却千差万别。

      一个是控制情绪,人主导情绪。

      另一个是放纵情绪,让情绪主导人。

      前者保守稳定,没有什么弊端,修炼起来艰难。

      而后者就不一样赚了,将一切交给情绪,情绪说不定攜会出现什么变化,激进且弊端明显,容易失去控制。

      付有明接着说:“看你的表情应该明白了其中道理,修䥯炼情绪是件艰难的事情,抾但如果用第二种方法,可能一念入魔,后果不敢想象。

      以这种修炼方式为主的势力自称圣域,但外界人称之为魔域,魔域中人是公䤁敌,人人喊打。”

      姚顺终于明白付有明当时박为什么劝自己不要离开了,自己一旦在外界使用情绪能力,很有可能会被当作魔域中人,到时候可ꝧ能连保命都难。

      ᥂姚顺问道:“付先生,也就是说,我误争打误撞的一念入魔了?”

      “不能这么说,如果你已经入魔,还是以愤怒入魔,䔭我会杀你!”

      说到此处,付有明眼中真的有杀意闪过。

      姚顺本能的坐直身体,做出防备动作。

      “放心,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入魔之人无法控制情绪而且力量一直都在,可你不同,只是在释放鲖愤怒的时候无法控制,那日你和道的对话我偷听了。

      抱歉!

      你愤怒时没有杀死阿䶠道,说明在一定程度上是可控的,加上你的为人,我觉得你有机会回到正轨上来,我喜爱的是万物生命,所囔以め没有杀你。”

      听完付有明的话,姚顺觉得自己背后发凉。

      原本以为那日两人聊的愉快,殊不知差点就死在这里。

       蓏是阿道的诉说救了自己一命。

      这老头,表面上看着挺和蔼,实际上坏的很。

      姚顺知道是自己考捰虑的不周全了,今后绝不能将此事再说出去。

      迅速恢复平静,찰姚顺又和付有明寒暄了几句,这几句寒暄显得底气不足,就差直接说谢大哥不杀之恩了。

      临走时,付有明拿出一个包裹递给姚顺。

      接䪧过来的时候由于太重,叿差点没拿稳,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쑴然都是金币。

      “付先生,这······”

      “拿着吧,此行不一定会遇到什么,身上要有些盘缠。”

      “我不能收,这······”

      付有明直接打断,“收着吧,今日送你金币,说不定明日你就能救我和医馆。”

      姚顺没有再推脱,背起金币,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