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影院

      ꌼ日过晌午,肖彤等人已经来到了这玉龙啹山脚,远远的便望见了寨门,这寨门却是让肖彤᤟吃了一惊,建筑风格确实和他们肖家筑寨方式颇为类似,特点就是高,这寨门足有四五丈高,周围是三丈多高的高墙,皆是用青砖筑起,颇有气势,而且是┇异常坚固。

      ⲑ肖彤不敢小瞧这寨子,他似乎明白了这郡府府兵为何是久攻不下这玉龙山的原因了,瞧着寨门,围墙就厴知道,这寨子的主人以前应该是军蠟队里的人,而且这官职应是不小,想来是个军官,肖彤琢磨了一下,命令手下兵勇ﲆ,据这寨ꄤ子䵍东边十里处扎营,待我晚上去摸清楚情况,我们再ꗖ来筹划怎么拿勇下这伙恶匪。兵勇们听到命令,纷纷忙乎了起来,不一会这营地便겄驻好了,这肖彤还安排了明聀哨暗哨,两个哨岗贒是互相呼应,以免被敌人抄了老Ⅴ窝,此劮时天已经抹黑了,因为是初一,᪶月亮也是非常小,可以说是莲伸手不见五指,肖彤篳带着十三名,轻功还可以的士兵悄悄的潜入了这玉龙繈山寨,上了高墙,让肖彤更是震惊,他发现这寨子里不但有按时换岗了巡ۆ寨兵,而且居然也设置了明暗䗷哨,要不是肖彤也是身经百战,有经뀎验,可能煡早就被发圇现了,几人观察了一阵,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肖彤知道自己碰见这个对手可是很难缠啊ꯑ,实在不行只能硬碰硬了ᘢ,寄希望自己的士兵能战胜这些歹人。几人顺着这城墙转了一圈,大概弄清楚了这寨子的布局,也了解了这ざ寨主住所的方位,肖彤决定擒贼先擒王,还是不能硬碰硬,肖彤打算宜早不⇒宜迟,今晚就矟行动,人在凌晨的时候是最乏的,他命令这十尹三个士兵,先睡觉,等凌晨时分,行动直逼这஌山寨主떚营,务必生擒寨主,逼他就范。

      丑꒽时按时到来,这肖彤率领这十三人,悄悄的下了城墙,快步向鈀主寨走去,此时他一刻也不想耽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直逼主寨生擒寨主쁛,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这玉龙山寨,因为在北驼城的叔父还在等着自㐧己的粮둫草,这ૅ事是一刻也不能耽误的大事。到了门口,肖彤没犹豫直接就要推门,没想到还用力门就开了,肖彤心里泛起一丝不安,两名士兵率先冲了进去,掀开被子,没人便马上退了出来,说道:“禀报将军,房子里没人。”肖彤眼珠一转,大叫“不好,快撤,”说时㋿迟ࡳ那时快,寨门已经被㫚人关上了,肖彤顿感不妙,心中暗道:“中计ჷ了,这下쭯可遭了,自己被擒被杀事小,耽误北驼城守城事大,这个罪可不是自己沨能担ϲ得起的。”

      就在此时,忽而䤔从山门两侧冲出百骑,把肖彤等人团团围住,众人纷纷抽刀相对,此时就连身经百战的肖彤心里也是慌乱不已,汗水壡早已沁湿了整个后背,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身为主将,펧他必须要时刻镇定,正在这肖彤一筹莫展的时候,从山门外走出一单骑,此人长须断眉ꓺ,一ݎ双眼睛散发着一股子英气。

      肖彤细眼Ᾱ观瞧此人,好像是在哪见过一ཱུ样,不觉此人已经快到了ᖶ肖彤的面前,这人也是一惊,说道:“你是肖方玉的ꑸ儿子?”肖彤不敢ᰙ怠慢,施一礼回道:“在下不是,我是ᒍ肖将军的侄子,”“䦰我说怎么很是相幊像。”此人道。这人一挥手,众人纷纷收刀。并且让出了一条路来,此人又驱马走了近些,“哎呀쉇呀䏵,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ﴙ,你们快退下”这人喝退众人,下ૹ马走向肖彤,说道:“我认出你来了,你是老五的儿子,是吧,真的是和你爹长得ѫ一模一样,哈뢖哈哈”凐肖彤还是没想起眼前这位老者是谁?便问道:“不知老人家是何人,恕小可眼꾶拙”老者笑着说道:“也不能怪你认不出,我是你敬德伯伯啊早在你六岁的时쯤候,我便离开了将军府,那是因为,㪬唉不说力了。”老者没有再说下去。肖㻐彤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敬德伯伯啊,那您怎么到这里落草为寇了呢?”老者李敬德捋了捋长须说道:“这就说来话ヨ长了,以后我会和你慢慢说,不过你怎么领兵来攻打我的山⹳寨来了。”“唉,叔父一个月前接任了北驼城守城将军一职,但是三天前接到线报,北方的靖国聚集了三十万人马要进攻北驼城,当晚叔父把我叫到将军府令늜我出城筹粮,ꣾ来到这北陵郡,不想这北陵郡太守,答应了我,但是却让我攻打伯伯的玉龙山쓽寨,驮才肯开仓放粮。”说到这,肖彤不酞禁叹了一口뺗气。李敬德嗯了一声接着说道:“这也难免,你叔父年轻的时候就把那太守的亲妹妹带去了凌安城,似븤的这对兄妹分开了二十年,这事发生在谁身上都会~”“是啊㒿!叔父提到这段往事,也是深感歉意。也是登门数次,但是都被拒之门外,之后也就没去了,叔父说等到望弟和叔母来这相以后,再登门,有望弟和叔䲉母在想那林太守ౚ怎么也都会一见的。”肖彤说道。“没错,望儿来了,他做舅舅的怎么都会一见的,对了,望儿算起来也得有十八岁了吧。”李敬德问道。“没ꧠ错,望弟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想这明年开春他便同叔戠母一起来到这北驼城和叔父团聚。侖”肖彤接着说道:“唉,这太守是实ᅤ在难缠,不行的话,我只能去其他郡县再想办法了。”李敬德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侄儿莫慌,一个小小的玉龙山寨而已,送你解了这燃眉之急又如何。楳况且这也关乎到南朝的安危,我是义不容辞啊!”肖憿彤愣了一下,问道:“伯父,您献出山寨您和您的部下可在哪里容身,侄儿ᒸ万不可夺伯父您的寨子。绝对不行,这要让叔父知道了,必捭不能轻饶ꛑ我。”李敬德有又哈哈大笑起来,“我的侄儿,䍠你以为你伯父就这一个容身之所在吗?听说过狡兔三窟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