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上女下式看120秒

      陈银雪与林策扶起躺在床上的陈风华,并且给他双脚盘膝,双手放在膝盖上,摆出掌心朝天的姿势。道术虽有九大系列,各不相同,但修炼打坐姿势却也大相径庭。

      幻术修行法门不过几百上千字,陈风华经过三天的填鸭式灌输,早已牢记心头。这三个月来看了不少各种修行法门,如何感应天地灵气,如何引气,也有一番自身的体会。剩下的,就是看这幻术之道能否打通十绝咒的束缚了。

      他闭上眼睛,细细感悟周身气息变化,经过这几个月的感悟,他知道天地灵气并不是无形无色,像火系是橘黄色,水系是乳白色,木系是墨绿色等等,对于他现在的初学者来说,能感应到飘散在天地之间的每一种天地灵气比之针眼还要细小很多。而能够感应到天气灵气之后,剩下的事情就是将这些天地灵气收拢到丹田里。如果他修行的是火系功法,就可以将橘黄色的灵气挑选出来,并吸收进丹田,而丹田便是储存灵气的气海,也可以算作是存水的水库。

      按照幻术功法上所述,幻术的灵气与其他九系道法绝不相通,呈现雾状之态。这几个月他从见过雾状的天地灵气,或许是他还没有修习幻术的缘故。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

      此时,陈风华早已满头大汗,只是修行阶段需要精心打坐,心中无一丝杂念,十绝咒时不时抽筋,令他忍的极为辛苦。

      终于,一丝烟雾状的灵气不紧不慢的来到陈风华的“眼前”,随后,他用意念勾引着这一丝灵气小心翼翼的穿过十绝咒的无形阻隔,滋溜一下,便钻进陈风华的丹田。一刹那,他能清晰的感应到身体里的那一丝变化,这是成了?

      这一瞬间,陈风华泪流满面。

      “刘彻,谢谢你!”陈风华喃喃自语念叨着创作功法的大能名字,随后,他感觉到头皮有点发麻,连续三个时辰的修炼,着实把他累坏了。

      陈海长呼了口气,使劲拍了拍陈风华的肩膀,心中一块大石落了下来。随后,他摇头叹气道:“按照这功法上所说,幻术只是小道,作为主修功法,力量太过孱弱,只能修至‘出尘境’,便会后继不足,无法打通下一个境界。”

      陈风华淡淡一笑,对于他来说,不能修行,像他这样没有希望的躺在床上半死不活,也许不用多久就会心智全失,到那个时候只剩下发疯这一条途径了。

      对于他来说,能活下去才是最要紧的。

      其实说不郁闷也不确切,据这位创造功法的大能刘彻所说,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这九系功法各自对应天地万象,天地之力深不可测,修习九系功法按部就班修行下去,每感悟一个境界,自然而然便能进入下一层次。而幻术,和剑道刀道类似,但威力又远比不上后者,就算将幻术一道完全掌握,也会因为力量不够而无法冲破下一桎梏。也是这位刘彻也是突发奇想,硬生生的创造出这第十系出来。可惜这位大能,本身并没有修习过幻术,所以也无法创造出下一层次的后继功法。

      也是通过这部功法,陈风华才知道,道也有大小之分。书中所讲,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九系道法隶属天道,天道之下又各自有九大分支,称之为九条大道,每一条大道之下又细分为九条小道。

      属于天道范畴的小道,只要掌握一条,就能破开诸身窍穴,踏入下一个层次,这一层次称之为地仙。而不属于天道范畴的幻术,就算完全掌握,也就到出尘境,便会因为道的层次所限,后继无力。

      有了希望就有了修行的动力。

      接下来,陈风华每天就是没日没夜的修炼。应该是幻术的灵气比起其他系来说要少很多,一天一夜下来,也不过储存了十几道而已。

      “嘭”!仿佛身体被捅了一刀,可陈风华却闭上眼睛,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这是修行的五天后。这五天来他捕捉灵气的速度渐渐纯熟,感觉到打通第一个穴道的灵气已经足够,便尝试突破。果然成功了。第一个穴道打通之后,他隐约感应到身体里的一丝变化,虽然不大,却是修行之路的第一步。

      幻术与其他修行法门大不相同,其他的修行法门先通四肢,后奇经八脉,最后是头顶百汇。而幻术却是先百汇,中奇经八脉,最后才是四肢。这也是招式的应用之故。

      幻术之法应用在双眼之上,只要与心智道行低于自己的人对视,就能在一瞬间令其迷失心智,不知不觉已经着了道,从而任其摆布。

      九个月后。

      陈风华猛然睁开双开,他瞪着红彤彤的眼珠,嘴角噙出一丝笑意,轻声道“超凡第一层。”

      现在的他,能够清晰的感觉道方圆五十米之内的风吹草动,墙角的蚂蚁正辛勤的搬运着食物,若是刻意为之,甚至能听到蚂蚁赶路时的沙沙声。

      这就是修行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变化。

      幻术的超凡第一境界,丹田一路往上,神庭天柱四白百会等穴道已经一一打通,现在的他已经能自行睁眼闭眼,开口说话吃饭。

      虽然四肢还是无法动弹,比起以前已经好上无数倍。

      床沿下,坐在蒲团上打坐的陈银雪也感应到此刻师弟的变化,她嘴里也是笑吟吟的,白嫩的手指朝上一竖,中指位置,一条银光闪闪的细小水流突兀出现,一会功夫,水流就长到了三尺来长,她小手上下虚抓,水流犹如活灵活现的小蛇,朝着陈风华钻了过来。

      陈风华眼睁睁的看着小蛇离自己身体一寸的地方一瞬间定了下来,然后往边上一拐。

      “唰唰唰”,小蛇朝着自己快速转起了圈圈,陈风华冷汗直冒,他可是亲眼见过这小蛇的威力,这房中的顶梁中间的那个小洞,就是陈银雪初次掌握水流术时无意间射穿的。

      他清晰的感觉到这水流堪堪离自己身体一寸左右,不多也不少,感觉她对术法的掌控,不由的轻咦道:“师姐,你将水流术练至融会贯通的境界啦?”

      陈银雪单手一招,小蛇如离弦之箭,朝着地上激射而去,离得地面三寸之时,猛的爆裂开来,化作一滩水渍。

      陈风华“啧啧啧”赞叹道:“师姐,咱们年轻一辈里你实力稳居第一了吧。”

      陈银雪原本有些得意的俏脸上神色一僵,她撇撇嘴道:“林师兄三个月前就已经出尘境了。”

      陈风华摇头一笑,那位大师兄修行的刻苦程度比起他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算算日子,不知不觉,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一年了呀。想想这一年来,没日没夜的修炼,还不知道现在这具身体长什么样子呢。

      当下,他朝着陈银雪笑道:“师姐,拿面镜子过来。”

      陈银雪取笑道:“怎么,是不是看看自己长大了没?”

      一面铜镜摆在面前,随后,陈风华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由于皮肤长年不见阳光,显得有些病态的白,年纪虽小,但还是能看出清秀的脸庞,长大后应该比前世帅气。陈风华暗自嘲笑了自己一句。

      随后,他看向镜子里自己的眼睛!

      轰!

      不知是一瞬间还是过了多久,他置身一烟雾环绕之地。

      下一秒,头痛欲裂,他想双手使劲揉一揉,随后,眼睛一花,已经来到现实之中。

      这么一会功夫,体内的灵气空空如也,他甚至还是感觉到身体透支后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那是什么地方?

      虽然最多一眨眼的功夫,快的来不及反应。陈风华还是想努力回想刚刚的变化。

      似乎迷雾中间有个木头搭建的笼子?是关着什么了不得的猛兽吗?

      这是将来要做驯兽师?

      还是仅仅是幻术或者做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