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恩爱失败以后[娱乐圈]

      “前辈,这忘忧谷倒是一处绝佳的风景”萧寒站在山崖上负手北望,前方是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原。

      文道清盘膝坐在一块青石之上,身旁插着罡正剑,

      暮秋刀横在他双膝之上,道:“这忘忧谷处在淮阳郡与北郡的交界处,以北便是草原了”。

      酀 萧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朝廷与契丹的战事势在必行,前辈可有什么想法?” 텥

      文道清抬眼看了看燕小七,自嘲一笑道:“前尘往事随风而去,老夫膝下无子,兴复旧朝,不过是水中月”。

      萧寒回身看向文道清,皱了皱眉道:“那前辈为何还要血洗鼎剑阁,以报当年的背叛之仇?”

      믝文道清失笑道:“谁与你说,老夫血洗鼎剑阁是槣为了报仇?

      若是为了报仇,还能等到现在?” 꿱

      萧寒心中一惊,千算荙万算,竟然算漏了这一茬。

      既然不是因为报当年之仇,那血洗鼎剑阁应该另有嫷隐情才是。

      许是看到燕小펒七一脸疑惑,文道清解释道:“这卢家当年的确是做了很韈多苟且之事,以我闵氏血脉换来了如今的荣华富贵,

      但做苟且之事的,又岂是一个卢家。

      自古历朝历代,哪一世不是成王败寇,我乾쬂国只不过走ఊ到头罢了,

      讏安知百年后,燕晋梁楚不会步我乾朝后尘?”

      萧寒失笑道:“前辈ᴢ倒是看得通透,

      自古合久必分,分久ᦄ必合,说不定其中一国便能灭了其뉛他三国,一统中土大地呢”。

      文道清不禁一阵大笑道:“好一个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燕小友实乃大才,诗圣之名也当之无愧”。

      萧寒心中骇然,一个踉跄,差点就要坐在地上。

      文道清又㤖是一阵大笑道:“燕小七,燕国七皇子,倒是一个有趣之人”。

      萧寒心中ꨏ一叹,

      也是, 䔵

      一位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的老鬼,执掌一宗之人,岂能看不出自己这点儿拙劣的表演呢。

      힊 ⻽ 当即,

      萧寒调整好情绪,整理好衣冠,向文道清躬身一拜:“燕国七皇子,北境军主帅萧寒,拜见前辈”。

      文道清笑着摇了摇头,也没说话。

      萧寒不禁问道:“ꔊ前辈是如何看出破绽的呢?”

      䠵“时间不对”

      “时间不对?”

      “故国已亡三百年了,若真是赫连如歌的后人,怎么可能现在才出现,

      煑 何况小友根本不会武功,又将暮秋刀随身携带,必定是有所倚仗,要么是超然的身份,要么便是身边有高手护佑;

      若小友的身份超然,႐绝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自己的身份暴露,

      鍊若小友是仰仗身边的高手护佑,就更不会现在才出现了。”

      萧寒听着文道清一阵分析拗,心中了然,

      闎 自己这是遇到行家了,看来以后还是得低调点。

      毕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小子受教了”萧寒又是一拜。

      文道清挥了挥手道:“能结识小友这样的趣人,老夫也愿意”。

      这句话在萧寒耳朵里,更多的是一种讽刺。

      但他又不能生气甩脸色,万一这老头儿一个不开心,将自己推下这万丈深渊,

      到时候连小白船都没人给自己唱。

      “不过老夫也好奇,小友为何要冒充赫连如歌的后人,拿着暮秋刀与老夫相认呢?”

      萧寒也不像藏着掖着了,索性道:“在猜测出前辈是乾朝皇室后人后,小子便想以赫连如歌后人的名义加入前辈,若是能将燕国搅乱,其实也不错”。

      “哦?”文道清有些意外道:“小友贵为燕国皇子,燕国纷乱对小友又有何好处?”

      躮 萧寒坦然一蘁笑道:“燕国自高祖起事,武帝开国三百年来一直饱受北边之祸患,若要根除北患,仅仅凭燕国一国之力,极낡难;

      何况现在的燕国早已病入膏肓,此次北伐,若是胜了,不过也是将国运鱦再延个几十年,

      可若是败了,契丹人的铁骑将破关南下,

      燕幽五州之地将成为契丹人的牧场,我燕国百姓也将被其奴役。

      若那时,燕国内部生乱,小子我訯有办法拨乱反正,重塑大燕国本,

      要是时机允许,再图其他三国,一统中土也不是不可能。”

      听到这里,文道清嗤之以鼻道:“小友当真是有趣之人,若这天下真那么唾手可得,还能等到你?”얄

      文道清又道:“你不过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皇뽜子,尽管接了北境军一职,但这北境军不过万人,

      镇守鹰嘴关뉱勉强够之,若想逐鹿天下,当真是痴人说梦。”

      被文道清这样一说,萧寒也不生气,反而憨笑着挠了⸘挠說头道:“我第一次在红袖招当门脸时,也想不到会被诏回尚京城;

      我第一次遭遇袭杀时,也没ᅋ想到自己能繈活下来;

      我第一次参加诗会时抌,也没想到自己能拔得头筹;

      我第一次接触到北伐之事时,也没想到自己会独领北藹境军;

      ⲗ短短四个月,我从一个被人追杀,无权无势之人,成为了如今的北境军主帅,

      ꀼ南边有一营精骑,乃是我之亲卫,

      北边鹰嘴关有一万新锐乃是我之部曲。”

      恒 说到这里,文道清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萧寒依旧自顾自道:“䉙老前辈说䳢的是,멝要想逐鹿天下,无异于痴人说梦;

      我这一路走来,在别人眼里,不就是痴人说梦吗,

      但在我自个儿身上,这就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啊”。

      文道清看着萧寒的眼神开始认真了起来。

      萧寒接着道:“所以逐鹿天下这种事儿,在老前辈眼里是痴人说梦,

      但在我萧寒眼뷯里,可能真就不是什么难事儿”。

      文道清沉声道:“ퟮ你想做下一任燕皇?”

      萧寒失笑道:“燕皇?”

      他将文道清双腿上的暮秋刀拿了过来,ශ横握在手中看了看,道:“若有老前辈助我,就算是做天下的皇,又有何不可?”

      文道清失笑道:“就算你有本事,可我为椤何要助你?”

      “闵氏一族不止您一人吧?”萧寒淡淡道:“若您闵氏一族助我夺得天下,从此以后闵氏再也不用东躲西藏,쑒便能生活在阳光下了”。

      文道清失笑道葾:“大言不惭”雦。

      接着,文道清又道:“柳清欢是你什么人?”

      显然,萧寒刚才提到的红袖招,引起了文道清的注意。

      “我自幼便是柳姨养孩大的”萧寒如实道。

      之前听幽姬简单ବ介绍过红袖招,

      红袖招牵扯颇深,特别是在江湖中,各大门派好像都与之有过牵连。

      就是不知道这文道清的无忧宗与这红袖招之媘间又没有什么关系。

      “既然你是她的人,我便不会杀你”说到这里,文道清起身来到悬崖边,眺望远方道:“你走吧”。

      “前辈不再考虑一下?”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萧寒欲ᓺ言又止,心里莫名生出一丝挫败感。

      乾朝皇室后裔,多么好的助力,

      国之将亡,末代皇帝都会给皇힠族后裔留下些什么。

      乾朝已亡,闵氏还存在了三百年,可见当时闵氏一族留下了多少金银财宝,

      况且哪罢有皇室后裔不思复国的,不应该啊。

      但萧寒没有再多言语,朝着둡文道清的背影,深深一拜后,转身离ᆃ去。

      文道清负手而立,直视远方,

      Ꮂ要锡说他没有心动是不可能的,但他心中的顾虑让他按捺住了那一分雀跃。

      燕国七皇子的确是有本事之人,但又如何能放心的去相信呢,

      就在文道清逐渐放弃复国之事时,身后传来了七皇子朗朗之声芘: 陘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魍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礡,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䎉,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一首词颂完,

      文道清已然老泪纵横。

      整个闵氏一族到了他这一代,才出了一个上툓得了台面之人,

      他创立了无忧宗,宗内皆是乾朝遗族。

      ⭴ 这些遗柼族过了三百年,胸中还有兴复故国梦想的寥寥无几,大部分人已经选择了安逸的生活。

      暔 可他文道清心中清楚,任何人都可㋐以选择安逸生活,但他闵氏一族不行。

      闵氏一族不过是一杆大旗,

      若是出现意外,这些依附闵氏ԏ这斶杆大旗的遗族,转瞬间便会将闵氏出卖嬔给朝廷,以换得一条贱命。

      ﮂ 七皇子的那句话,让闵氏生活在阳光下,

      这是多少闵氏族人梦寐以求的事情,由不得文道清不心动。

      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确说出了文道清的心声。

      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山巅。

      鏹背诵完诗词的萧寒,走得很慢,

      但他还是迟迟没有ↇ等到留步之类的回应。

      밇就在他耸了耸肩,准备快步下山时,前路被一把剑给挡住了。

      萧寒定睛一看,正是罡正剑。

      “你可知我为何要血洗鼎剑阁?”文道清的声音传入萧寒的耳中。

      阵“还遜请嵘前辈〘明示”

      “卢家当年的背叛,这两三百年来,闵氏早已介怀,毕竟都是为了活命;

      卢家也算是乾朝遗族中最大的一支,在闵氏的支持下,卢家分出了一脉,创立了鼎剑阁。

      这鼎剑阁也成了无忧宗分支之一”。

      文道清又道:“一年前,那卢泰安邀老夫在鼎瘀剑阁密谈,说他鼎剑阁已暗中培养了一百名死士,身手皆已入品。

      说是打算潜入燕国皇宫刺杀燕皇,到时候宫中大乱,皇媣子争位之际,燕国必将四分五裂。”

      ಒ萧寒失笑쁁道:“怎么可能,燕国皇宫,高手众多,岂是一百名死士就可为所欲为的”。

      “老夫当时也是这般说的,可那卢泰安坚持宫中有内应,若是无忧宗能够派遣四堂高手助力,此事必成!”。

      萧寒心中一惊,

      갈这卢泰安也不是傻子,既然那般坚持,必然在㿍宫中有接应。

      在宫中能够接应一百名死士行动的,必定是ⴞ掌权者,澹台家?还是司马家?

      “后来呢?”

      “后来老夫便答应了,但老夫依旧留了心眼儿,并未派出无忧宗四堂真正ᬩ战力,当鼎剑阁和无忧宗的人陆续进入天成郡后,都失去了联系。”

      “遭到㛃了埋伏?”萧寒皱眉道:“很可能是圈套!”

      奘“不错”文道清沉声道:“此事一出,老夫便让无忧宗停止一切活动,亲自去天成郡探查,

      探查之后才发现是锦衣卫!”。

      “锦衣卫?”萧寒思忖道:“若是锦衣卫在秘密缉拿,那ⅱ就能说得过去了,这必然是针对反燕势力的一个圈套”。

      “不错,老夫探得真相,大怒之下便去鼎剑阁问罪,可正当老夫踏进鼎剑阁时,便被鼎剑阁弟子围攻”

      “所以前辈便屠了整툋个鼎剑阁!”

      “不错!” 軬

      听 “所以前辈经过这一遭,便不愿再相信复国之言了”

      “不错!诂”

      “那前辈뤮为何又来拦我?”

      “七皇子多谋善断,胸怀大志,值得一信!”

      “呵呵抵,前辈确定不是因为我与柳姨的关系侷?”

      伫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