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u

      抬头看向天空,光线已经有些昏暗。

      叶弦划出菜单栏,点击【自宅】。

      一座180平的房子由白色光点凝聚在眼前,它外部装饰很朴素,真的就只是平房而已。

      劳累了一天,回家的时刻是最幸福的时候。

      推开门,一道小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弦,你回来了。”

      总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了,虽然寻说的这句话是废话。

      “嗯。”叶弦点了点头,“什么时候醒的?身体有没有好些?”

      “醒了有一会儿了,不用担心我,明天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去。今天只是想表现一下实力,以后我会注意的。”寻的语速很快。

      一次说这么多话,脑袋负担的过来吗?

      叶弦在心里笑了笑。

      “好,记得以后不要轻易使用全部异能量,听我指挥。”

      ……

      把凝水机调制好,闲聊几句之后,叶弦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这个房子在收回状态和展开状态之间,内部空间有什么不同?

      想了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不然寻没办法在这里睡觉,凝水机也无法使用。

      “肚子饿了吗?”走到简易灶台旁边,叶弦准备把刚获得的红色爬虫异形肉块和血液解决掉,顺便再弄点三青看看味道怎么样。

      “嘿,饿了。”听见吃的话题,寻立刻露出憨憨般的笑脸。

      “马上就好。”

      叶弦把七只爬虫异形的肉块放在碗里,先把它解决掉。

      “这是……红色爬虫异形的肉?”寻凑了过来,如同饥饿的人看见面包,小手努力地够向石碗。

      “嗯,确实是。不过这是谁告诉你的?”

      很奇怪,常识东西不知道,不常见的却很了解。

      “不清楚,这些没人告诉我。”

      这就有点意思了。

      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现在寻的情况很奇特,举个例子的话,把正常成长的人抽掉一些基本认知,塞进一些脱离阶级的记忆,再把三观修改一下,就是这样了。

      如果还要精简一下,就是一个婴儿魂穿了马云。

      “卧……啊!寻你在干什么!”

      差点儿就说出卧槽了,思考之际,叶弦看见寻一把抓着镰刀异形的肉块,用之前教给她吃东西的方法一口一口地咬着。

      现在她的样子,如同一只打猎成功的猛兽,正享受着猎物。

      “弦,我……我在吃东西,偷吃了对不起。”看见叶弦好像很生气,寻立刻把肉块放回去,低头不安地搓着手,还不时偷瞄。

      “不是你偷吃的问题,这是生的!作为人,你应该煮熟了再吃!”叶弦有些搞不明白这孩子的小脑瓜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居然生吃肉块。

      不过想起寻最初的自我介绍。

      【在荒野里生活了很久。】

      难道她觉得自己是野兽?

      很难理解。

      作为一个现代人,叶弦很难理解生吃肉块这种行为。就算不得不喝血来提升实力,也要煮沸才喝。

      “知道了,弦。”

      以前碰见异形就是这么吃的,再改一下就行。叶弦说的话寻很快就接受了。

      “……”

      反倒是说教者说不出话来。

      这孩子浑身上下都是谜团,居然能这么轻易改变原本的生活习惯?

      反正叶弦觉得他是改不了。

      “嗯,知道就行。以后不要吃生东西,对身体不好。”

      话说她知道什么是“生东西”吗?

      被说教者很快接受了说教者的观点,说教者也就只好快速终结这个话题。

      把速切刃调出,洗一洗当做切肉的菜刀。

      咵嚓几下把【红色爬虫异形的肉块】切成小块。

      这肉块如同它的名字,是红色的,不过叶弦不仅没感到害怕,反倒想尝尝它是什么味道。

      寻这次很乖巧,什么都没干,在一旁看着。

      让寻知道熟肉的味道,她应该就不会再想吃生肉了吧。

      叶弦是这样想的。

      切好肉之后,放在石碗里,开始倒油。

      稍微等一会儿,油上冒出几缕白烟,这个时候就该把肉倒进去了。

      “噗滋——!”

      肉块与油充分接触,香味很快就弥漫了灶台。

      “这也是……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闻到香味的寻立刻双眼冒光,不过她还是站在原地,没有疯狂到扑过来。

      “是熟肉,这可比生肉好多了。”

      确实如此,一想到没有汉化的生肉资源,叶弦就很头疼。

      “哦~好吃!”

      这家伙,不管吃什么都是好吃。

      叶弦已经不知道从她嘴里听见多少次“好吃”了。

      “还吃生肉吗?”

      “不吃了!”

      “你知道什么是生肉吗?”

      “不是这种样子的肉就是生肉。”

      嗯,看来她确实没有“生肉”这种概念。

      ……

      吃完肉后。

      不知道她对于这种爬虫异形的血液是怎么看的。

      叶弦想试验一下。

      他把所有的红色爬虫异形血液都放在碗里。

      “你觉得直接喝下去怎么样?”

      “……”

      此刻,寻的大脑正飞速旋转。

      这些血没有倒在那个锅里。

      我以前是直接喝下去。

      弦问的是,“直接喝下去。”

      于是寻得出结论,这是“生的”,既然是“生的”,就必须要让它“熟”。

      “我觉得需要把它放在那个锅里,然后再喝。”

      如果单纯按照标准答案来评价,这是一种很取巧的回答。

      “嗯,回答的很不错。”

      看来她的的确确没有这种概念,叶弦在心里叹了口气,以后抽个时间教她吧。

      喝血也不是普通社会人能做出来的事,为什么寻能如此坦然地接受呢?

      将红色爬虫异形的血液煮沸,两人分而喝之。

      ……

      不知道她见没见过米饭,叶弦想继续试验。

      现在肚子还没饱,少年准备做第三道菜。

      仓库里还有一堆三青,叶弦想尝尝味道,看看“吃多了会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继续把速切刃当做菜刀,将三青切成一片一片,很快一盘三青就做好了。

      “原来三青也可以变成这样吗?”寻已经几次看见了超乎认知的东西。

      哦不,这孩子之前到底受了什么苦,居然连一道熟食都没有吃过。回想起寻一口吃掉生三青叶的样子,叶弦就觉得心里很难受,如同看见女儿受苦的老父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