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破解版

      “师尊。”叶不凡回过神来,恭敬道。

      “嗯,你现在是不是在心里怀疑本座为什么会找上这么个平平无奇的你,并且给你承诺三年之后让你成为当今世界第一天骄这话是假的?”那道慵懒女声问道。

      叶不凡闻言沉默了。

      因为他的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毕竟这个便宜师尊自从出现到现在,除了问自己要酒喝以外,并没有给过自己什么实质性的帮助,甚至自己拜师的时候,都是被这女人忽悠的稀里糊涂的。

      “不说话?看来你心里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但我告诉你,本座之前说的话确实是真的,但从我见到这个叫做赵长生的人开始。

      本座的这些话,就不确定了,我也没想到到如今这个世界还有如此之辈,若是不夭折,说不准又能出现一位真仙。”慵懒的女声有些感慨。

      “但你也不需要自暴自弃,虽然你资质在这世界并不咋地,但谁让本座这戒指认你为主,这就说明你有成为强者的潜质,给为师一壶酒,为师传你无敌功法嘿嘿嘿。”慵懒女声笑得有些无耻。

      原本听的升起一丝希望的叶不凡,瞬间被打回了现实。

      感情您老人家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酒呗?

      就在这时,孟含香走到了叶不凡的身边,叹了口气道:“不凡,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也是一起进入太昊圣地修行,我知道你也不是这么傻的人啊,赵长生可是腾龙榜第一的天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即便是已经筑基圆满的楚飞扬师兄都败给了他,三年之后你能达到金丹境吗?你觉得赵长生可能一直原地踏步吗?

      不说这些,赵长生他是圣子之尊,他的父亲更是咱们圣地的圣主,就是用资源砸也不该就是筑基境界了。

      不说这些,也就是赵长生心胸宽广,不然他要是真的答应你了,三年之后他就是把你打死,谁又能替你说些什么,而且你觉得以赵长生的身份,会在意你吗?你想的那些被针对,都不过是你的臆想……”

      听着孟含香的话,叶不凡又一次自闭,毕竟她说的好有道理哦,难道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吗,赵长生他根本就没把自己当作竞争对手。

      而那些刁难,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都是赵长生在派人针对自己,毕竟赵长生确实没有亲自正面针对自己。

      些家伙找自己麻烦也都没说是赵长生指使的,而且赵长生就算是要收拾自己,也大可暗中派个高手让自己悄无声息的消失……

      但身为当局者的气运之子哪里知道,完全是赵长生前身看不起他,才不派高手收拾他,好让他刷经验的呢?

      话说回来,此时若是赵长生在这里,必然要给这位叫孟含香的小师妹点个赞。

      【天运之子陷入自闭中,气运-1、-1……,宿主气运+1、+1……】

      而此时因为不认识路,而瞎走到一口湖面冒着飘飘白雾的湖边坐下,看着自己又突然增加的气运的赵长生,此时有点摸不着头。

      难不成,这个叶不凡就因为自己随口学来的一句骚话,而陷入了间接性的自闭当中么?

      与此同时。

      赵长生视线不小心瞄到了湖面,突然愣住。

      湖面倒影的人有着一对英气剑眉,配上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散发着淡淡的威严,和前世的自己竟然有七分相似,只不过比前世本来就是校草的自己还要帅,更多了一股子尊华的气质。

      不过这也太巧了吧,不仅名字一样,甚至就连相貌都差不多。

      陡然间,如镜面的湖面,荡漾起了一片波纹。

      一只浑身漆黑,头上隆起两个小包,有着一双大眼睛,麋身,鹿蹄,蠢萌蠢萌的灵兽从湖面钻了出来,站在湖面上,一脸好奇的看着赵长生。

      赵长生就这么和这个突然就出现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玩意,大眼瞪小眼。

      “你瞅啥?”赵长生问道。

      “瞅你咋地!”那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玩意,发出稚嫩的声音不满道。

      就在这时,赵长生的脑子里的玉石突然出现这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玩意的信息。

      瑞兽水族麒麟。

      幼体,筑基后期实力。

      【太昊圣地守山麒麟水神尊后代,天运之子叶不凡未来伙伴,建议宿主与其签订契约,将掠夺气运之子叶不凡大部分气运。】

      这玩意就是成年后叱咤风云的麒麟?

      可怎么越看反而越像一头蠢得发慌的小二哈呢?

      不过赵长生却注意到一个重点,这玉石似乎有预知未来的功能,牛逼牛逼啊卧槽!

      就在这时,玉石突然又凝结出一篇文字。

      【因预测未来走势消耗过大,将陷入待机状态,无法查询目标信息,只有气运增减提示,与宿主自身信息,请宿主尽快收集‘稳住别浪玉石系统’玉精。注:宿主每增加气运,将获得同等玉精,气运不会损失。】

      “啊,这……”

      赵长生愣住,刚觉得自己可以靠着这石头走上人生巅峰的巅峰,结果就来了当头一棒,原来这系统查询还是要收费的啊……

      不过赵长生也知道了这系统的名字,倒也真是够奇葩的……

      随即,赵长生眼中露出炙热的眼光,一张帅的令人发慌的俊脸上,竟露出了痴汉般的眼神。

      一大坨气运它不就在眼前么。

      小麒麟被赵长生这眼神看的浑身变扭,不由开口,稚嫩声音有些恼怒问道:“你愁啥?”

      “你可以瞅我,就不能让我瞅你了啊?”赵长生嘿嘿怪笑,“小东西长得可真随机,真像我以前养的那条狗。”

      小麒麟:……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长生,我可不记得你养过狗啊。”就在这时,一道语气不善,如闷雷一般的中年男人声音从湖中传出。

      紧接着一个集狮头、鹿角、虎眼为一体,仿佛如小山一般大的脑袋破开水面,溅起浪花,两只铜铃大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赵长生。

      巨大阴影笼罩下的赵长生,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这就是系统所说的守山神兽,那只成年麒麟水神尊了吧……

      “对不起,打扰了。”

      赵长生鞠躬道歉,然后转身开溜。

      很明显,这位守山神兽是认得自己这个太昊圣地圣子的,要是待下去发现自己不是原来的赵长生咋办?

      毕竟这个世界貌似就是修仙世界,能不能发现自己还真不好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