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经济适用男吻戏

      西因士决定检讨就写1500字,少了没诚意多了为难自己。

      在登记罚款的时候,西因士目光粘在保安厅的楼面的消防通道布局图上。

      他在想,如果有能力者会场的布局图就更完美了。

      他签完字,一个电话把保安留在了办公室。

      西因士慢悠悠往外走把能看进去的信息都扫进眼里。

      好巧,妲斯琪和他在这方面不谋而合,她双手交叉安静的看着走廊另一头。

      西因士顺着她的目光往外看,发现走廊尽头有一扇铁门,铁门的瞭望小窗外有人晃动的影子。

      不会这么巧,是自然人会场吧?

      妲斯琪站起来,对着那边努努嘴。

      有情况。

      西因士往后看了看那个拿着听筒的保安,他左右望了眼开始往走廊另一头走。

      *“你来看。”

      妲斯琪矮,那个小窗对她来说不友好,她望风的时候西因士就在小窗看。

      “是后厨,应该可以连通自然人会场。”

      妲斯琪让他借过,西因士转过身,看见监控摄像头盯着他看。

      西因士若有所思的对着监控挥挥手。

      看得见吗,监视他们的朋友。

      随着一声门开声,妲斯琪把门打开了。

      西因士感慨那个保安的电话打太久而走廊又太空

      按理说听到警报所有的保安应该高速聚集去疏散人群才对。

      至于他为什么会被恰好逮住,这个保安还是保安厅唯一一个闲人。

      西因士伸起手,手指开始转圈。

      不妙啊,他竟然也开始疑神疑鬼,西因士看了眼隔壁的妲斯琪。

      *“那里有点怪,香水喷泉区一直在呼叫却没人应。”

      妲斯琪和西因士在服务生忙碌的后厨钻出来。

      从传菜的模样来看,自然人会场已经安检入场。

      妲斯琪跟着服务生快步走出后厨来到自然人会场的一角。

      “遇见这种情况你一般会怎么做。”

      西因士渐渐开始进入一种看明白却不透彻得状态。

      妲斯琪明知保安登记那边诡异却偏偏走向那个更诡异的出口。

      妲斯琪进入自然人会场开始寻找布防在会场里的能力者守卫。

      *“将计就计,见机突围。”

      西因士跟着妲斯琪快速来到了人群最为密集的香槟塔处。

      香槟塔四周有两个穿着燕尾服的招待,西因士扫到了他们胸襟处的微笑标识——白芝公馆的能力者。

      妲斯琪在他们眼前晃悠了一会儿开始挪步。

      她好像专门挑有布防的位置晃悠,可能她是想将守卫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

      不对,西因士继续走招待的眼神开始跟着他移动,想被守卫注意到只需要发动能力就行了。

      西因士把“女神之眼”关上,妲斯琪不是想在招待面前混眼熟。

      她到底在想什么呢?

      西因士抬起头看着会场上奢美的水晶灯。

      隐隐约约的他听见了一把怪声音,这把声音他在电梯听过,那是任何男人发出都显得特别突兀的声音。

      娃娃音。

      对了,那个潘先生还有娃娃脸也是在负五层下电梯,妲斯琪不会是专门在他们眼前晃悠吧?

      “真是大胆...”

      西因士细细扫描四周,他要找到那把声音的来源。

      那个叫阿歪的娃娃脸就在这附近。

      西因士的目光扫到盛装打扮的人群。

      当他遥遥的的看见被一圈贵妇围着的阿歪时,阿歪在玩最老土的魔术戏法。

      事实证明,即便是声音不尽人意的阿歪还是很有市场。

      凭借着可爱的娃娃脸他在体态丰腴的女人之间左右逢源,看着他左一个耳坠右一个手镯逗得女人欢喜的笑。

      西因士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越看越仔细。

      随着他眼睛跟上阿歪手部转瞬而逝的小动作,阿歪手中突然洒出红粉的粉末,粉红彩烟骤然升起。

      西因士脑子一空,在一阵脑子发麻的感觉褪去后。

      西因士睁眼就被粉红的火烈鸟羽毛抚了一脸。

      他闻到火烈鸟羽毛夹带的香粉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在大脑短暂的酥麻回复正常后,西因士被眼前的光景惊到了。

      拍打他的脸,不是真的火烈鸟翅膀,那是站在会场花车上表演摩登恰恰舞女的羽毛扇。

      西因士用力眨眨眼睛,舞女身上关键部位被亮片羽毛的舞服挡住。

      她们抖动肩膀伸腿高踢面部表情夸张。

      西因士猛然左右看,不得远处娃娃脸也在看突然出现香车美人,不可思议。

      舞女用沾着香粉的羽毛扇扫过观看人群的人脸以此与观众互动。

      刚才莫名被扇子扫到的西因士就是被互动的观众之一。

      她们化着浓妆,眼角描着夸张的猫眼眼线,白齿烈焰红唇还在眼角特意点一颗妩媚的美人痣。

      西因士还以为摩登时代的夜场秀复活了。

      他本以为这种场景只能在怀旧的录像带里看到,没想到他竟在如此奇怪的情境下看着古典复苏。

      恰恰舞女的羽毛扇聚拢在一人身前。

      她们抖动身上的羽毛,胸前的粉红火烈鸟羽毛震颤。

      她们扇子一收,原来被羽毛遮挡的的位置跳出一个穿着大鞋子的小丑。

      小丑本来就是丑角,他走得一摇一摆滑稽如企鹅。

      看着他笨拙的表演,西因士周围的人群发出一阵哄笑。

      小丑走到花车正对自己的地方,西因士看着小丑向观众献宝。

      他从裤袋子里抽出一张巨大的红色桌布。

      西因士不想看这个把戏但是他移不开目光。

      西因士的“女神之眼”再次睁开,小丑是寻常自然人,事情越来越诡异了。

      西因士看着小丑拉过一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恰恰舞女,小丑展开红色桌布在观众面前扬了扬。

      靠,他不想看美女消失戏码,这台表演有鬼。

      西因士感觉自己处境就像梦里黏住的嘴巴一样,他现在视线被黏住了。

      小丑把桌布往舞女身上一甩,伸手捏了三下桌布。

      就像寻常卖关子环节般,小丑偷偷看了看桌布里面,接着把脸转向观众摆出大惊失色的表情。

      “开!”

      观众起哄,他们似乎乐于看小丑窘迫的样子,他们双手笼在嘴边大喊。

      舞女站的位置有一个暗格,训练有素的舞女会在小丑揭开桌布时猛然掉入暗格。

      西因士的思维在脑海里左冲右撞,他就是跳不出这个突然降临的坏境。

      小丑在观众哗然声中猛然揭开桌布,舞女还是站在那里向大家挥手,人群一片不可置信的咒骂声。

      小丑那种慌张无地自容的感情被他的小丑妆容表现得活灵活现。

      西因士觉得自己一定出问题了,他只能控制自己的思维却控制不了手脚。

      靠,让他移开视线啊!他不想继续看!

      小丑拿起红桌布一跳,人群爆发出一片惊呼声,原来小丑一跳进桌布里。

      霎时间漫天的红粉瞬间从桌布里涌出,红色桌布落下小丑不知踪影。

      妲斯琪在人流聚集的地方游走,她看见了阿歪但是却不见潘先生。

      走着走着妲斯琪觉得哪里怪怪的,她一回头发现西因士不见了。

      她找到西因士的时候西因士状态奇怪,他像是魔怔了般,她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见鬼了,西因士被阿歪耍了。

      她试着拍打他的脸,金发青年毫无反应,周围经过的人甚至好奇的看他们一眼。

      就在妲斯琪脑子飞速运转的时候,白芝公馆的能力者接到指令。

      阿歪表演魔术的香粉引起了机械城的警觉。

      妲斯琪拽着西因士往人少的角落走,燕尾服招待开始离开香槟塔往阿歪这边走去。

      阿歪手里的香粉飞扬。

      机械城,再下一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