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虚十连表情包二维码可以扫的

      看到苏辰写的这个字后,曹为民半信半疑问道:“这样真的能行吗?”ﯺ

      “ಟ万一能成呢떒?”苏辰道。

      曹为民认真想了想:“我现在倒是比较清晰了些函,今天能遇到你,真߾的是太好了,咱叔侄俩找个地方吃饭吧。”

      渄 “不了,我还要去找薛老师。䤈”苏辰急忙摇头:“有机会咱们再吃饭。”

      这会﹯儿薛瑜还在等着,要是和曹为民去吃饭,那就太没脑子了。

      “我刚忘你还﹮和老师一起出来,要是贸然和我一起吃饭,也不太好,毕竟我们都不熟。”

      曹为民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来长约十公分,䡺大概两公分厚的铁盒子,递给苏辰:舲“这东西你收下。”

      “这不是手表吧?”苏辰问道。

      曹为民笑着道:“难道你叔我除了手表就没别的东西送你?里面有几百块钱,今天幸好遇到你,要不然我可能঻还要和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ꎉ“你赚钱也不容易。”苏辰没有接过铁盒子,방虽堐然他很缺钱,但他还是想听听曹为民怎么说,他看了曹为民一眼:“所以,这是?”

      曹为民道:“我没读过几年书,所以,往后荾我肯定还会有要问你的地方,我以前就是吃了读书少的亏,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能让我和一孳个读书多的人凑到一块儿,ꃥ虽然你是我侄子,但达者为师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行,那谢谢叔。”苏辰收得心安理得,开什么玩笑,唏这可是咨询费。

      而且不是什么人都能来和自己咨询的。

      曹为民笑着道:“那我先走了,抓紧先把这边的路子趟顺。”

      “好,叔你慢走。”

      看着曹为噯民背着包离开,苏辰也没有再逗留,将铁盒塞进口袋里,过去信托商店那边寻找薛瑜。

      曹为民这人还挺有意思的。吵

      也不知道挑他给了多少钱,就算他给了千儿八百的,苏辰现在也不碳会去买信托商店里那些古董。

      这可是自己的原賌始基金,要是花光了,那就没有了。

      等他ꈑ找到薛瑜时,薛瑜正在纓信托商店门口看퇿一对玉镯子。

      这对镯子看上去种质细腻通透,没有绺裂,倒像是真的,也没有从土里出来的迹象,反倒像是有人经常ᒧ呵护。

      对于玉石这种东西,苏辰也不是很了解。

      但能放在信托商店出售,都是来路清楚的东西。

      此外,收来的货物信托商店也不会直接出售,还要经过消毒和维护。

      同时,收进来的东西,还要经过收购员풖的把关,以假当真、鱼目混珠的现象也很难发生。

       如果是仿品,都会标明是仿品,不会隐瞒信息。

      所以,这玩意肯定是真的!

      一般把东西放到信影托商ⲹ店来卖的缘由都五花八门:

      有手头紧的,想换俩现钱花花;有结婚的,想卖掉旧家具换套新的뙐;也有搬家픺了,老物件没法处理的……

      所以这位肯定是手头紧,才拿出来卖的。

      窀 眼睛瞄了一眼旁边立着的틲牌子:玉镯子一对,五块钱,单个不售。

      “薛老师,要买这镯子?”苏辰问道。

      뺰 薛瑜द笑了笑:“挺好看的,不过不实用,还是买点实用的吧。”

      说着,툆便迈步欲쁧走,但话虽然是这么说,目光还是有点恋恋不舍。

      苏辰心里瞬间有数。

      自打自己来学校,薛瑜就一直忙前忙后的帮衬自己,虽然是罗老师让她㳖帮忙照顾自己,但这一码归一码。

      “同志,这镯子我要了。”苏辰直接招呼售✒货员。

      鏗 玉镯送给任何人͞都是礼品,本身就没什⓳么特别的意思,至于有人说椲的送玉镯代表什么意思,只有送的鯙人才知道,比谁都清楚。

      薛瑜眼睛瞬间瞪大:“你疯了?买这镯子干什么?珳又不能吃,快别发昏。” 慵

      “캎我刚好有点小钱。”苏辰直接付了钱,又让人送一个小盒子。

      但薛瑜还是感觉他有些不可理喻:ำ“你这人怎么不听劝的,买这种不实用的ꚼ东西……”

      说着,她已经有点生气,虽然也不知道气从何来。唪

      反正就是很气。

      转身离去。

      苏辰拿好这对玉镯子,紧追上去。

      三两步跟在薛瑜身边,笑着问道:“薛老师,你怎珷么气鼓鼓的呀?”

      “我气一个傻小子总是买些不实用的东西!”薛瑜哼了一声:“这对镯子已经是一个月的生活费,你接下来혫要怎么办?”

      േ 苏辰无视后半句,他提起小盒子:“这怎么能是不实用的东西呢?”

      “我就说疔它不实用!”薛瑜很气。

      苏辰干脆停下脚步￟来:“我买来送㐞你的,你前前后后帮了我那么多忙,所以送쫮你一对镯子表示感谢……”

      他的话还没说完,薛瑜就一怔:“真的送我的?”

      苏辰点头。

      “你花五块钱送我这么贵的东西干什么?你真要有心,请我在食堂里吃个饭,我心里开心都比这强。”薛瑜更气。

      说着,她一把拉着苏辰的手:“走,咱去把鄧它退了。”

      鍂 ᄚ “你觉得能退得回吗?”苏辰将装筻有镯子的小盒子递给她:“你就收下吧。”

      薛瑜摇头,极力将盒子塞回他手里:“你真是要气死我,要是这镯子戴在我咣手上,却让你饿着肚子,那我耸成什么人?”

      “哎哟我的薛老师,你就别担心了。”苏辰认真说道:“我真的不会饿着肚子的,要是你不收,那才是让我伤心呢,第一次岱送人东西,就被拒绝。”

      “那是你活该。”薛瑜也不知ᙋ道要说什么好,她深꾼吸口气:“你这镯子是非送我不可?”

      誘苏辰理直气壮:“当然!”

      巰 “行,那我收下。”薛瑜有些恨铁不ḧ成钢:“你这乱花钱的匄性子真得改一改。”

      “改,我一定改。”苏辰认真说☸道。

      薛瑜只得把镯子收下,因为她感觉梑自己要是不收的话,这人肯定会随便丢了。

      暂且先收下,要是他没钱吃饭,自己再걣拿钱给他,就当是买了这镯子。

      “你好像还没买东西。”薛瑜又开始气了:“你该不会把Δ要买东西的钱全买这镯子吧?我这里还有点钱,你要买什么?”

      苏辰急縏忙摇头댋:“没了,팯本来今天出来就是想买件东西送你,正好看到你喜欢这㔬对镯子。”

      “什么蕮叫我喜欢?我只是多看两眼,要是我多看两眼自⋜行车,你是不是也要买下来送我?”薛瑜超级的气:“你这糯人,真的是太大手大脚。”

      “我一定会认真改的,Ḵ我⤕保证。”苏辰举起手来,一副要发誓的㷲样。 ꃣ

      䌠 ৤ 薛瑜无ⲛ奈:“行,但你要记得你刚才说的话,走歱,我们先回去吃饭吧。”

      这次苏辰没敢说请她在外面吃饭,这种事情适可而止就行。

      一路上,薛瑜都小心翼翼护着那个小盒子,生怕磕着碰着。

      就连回到学校,也先把这东西放到寝室里藏好。 鑁

      媙苏辰摸进厕所里的单间,Ĥ关上门ᖔ,从口袋里拿出曹为民送的那个铁盒子,将其打开后,里面是㽉折起来的大团结,一大叠。

      拿出来数了数。

      嚯,好家伙!

      五十张!

      曹为民居然给잙自己五百块! 

      这人就因ꖺ为自己的一番话,给自己五百块?

      帆什么主角光ꗮ环,霸王之气那都是狗ꉖ屁,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曹为民这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