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包厢完整版在线观看

      老爷握住这不安分的小嫩手轻叱着,“别闹,老爷我在看会儿!”

      ឪ ꇧ 流云直接坐他腿上,玉臂挂住他脖子把书럆挡个严严实实,还算水灵的眼睛丝毫不怕主人的斥责,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

      “你ǃ的偏房离这又不远,总这么猴儿急펹做什么。臚”老爷也不恼她的放肆,意味深长的看着小通房。멭

      峌 屋内的气氛好似变了,有些热,有些燥杻···

      丛“做什么?您说呢?᠟”流云嗔笑,脑釒袋抵上他的额头,老爷脑袋往后退鱔,流身推着他,一步步的直到把他推到榻上。

      苏离桓早已习惯,乖乖躺下一됇动不动的只睁眼看她。

      流云扭着大屁股端来ᾬ两盏烛台放在塌边的小几上,走一步就往下拉一截墨绿的纱裙,回到老爷跟前儿的时候浑身就剩一件小肚兜。

      那小肚兜比方氏和刘䑺氏她们穿的都要小,小了一半还多。

      趒 可是在他看来还是小的碍眼···

      ⍨烛光욏错影下,老爷的眼睛好鐰似被那墨绿的纱뤱裙染了颜色,绿的晶亮榒··

      只见她玉臂一抬,利落地拔了发簪随意扔在背后,❲一声脆响过后丝绸般的发悠然披在白豆腐似的身上···

      老爷脑袋懵懵的,只觉得从天而降的햳一大朵白云压的他热的要命,他本能的想抬起手来혠摸一㾐下,却发现根本没劲儿。

      耳边好像有个声音,跟他说:“嘘··您且等着··便是···”

      嗯,当老爷确实劝舒坦···

      午⬧后,老夫人歪着身뮦子在榻上喝凉茶。

      突然她身子一怔Ι,腾地坐起来了,把张妈妈吓一跳。

      秦⏌氏阴冷的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儿?”

      任是张妈妈伺候她几十年了也被那股子阴冷劲儿吓得哆嗦,老夫人刚过⧤十来年的安生日子,脾气倒是越发狠厉了。

      Ɬ 当下她只得硬着头皮把原委又讲了一遍。

      “쬽这个孽謷障!一个死丫头ス片子真当自己能翻天不成!”

      秦氏一听完就死皱着眉头,怒火从两肋一下子窜起来,罗汉塌上的小几被她砸的‘噼里啪啦’响!

      殮 直恨不得把世上最恶毒的话都骂一遍,她嘴唇上的白沫子溅了张妈妈一脸,张妈妈也不谔敢躲只佝偻着身子等主子骂完。

      张妈妈其פ实也是个命苦的,七八岁就开噁始伺候秦氏,却直到三十岁ܥ才准她뉾嫁人。

      薍秦氏娘家原是乡绅,都还过得去,婆家却差着,苏家看起来是个书香门第,其实内里穷的叮当响,张妈妈一路追随她,也就这几年刚过上好日子。

      三十岁,人쑗家有的都做祖⤈母了,憑她还没嫁人,自然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便只凭着相貌嫁了冋那比她小五岁的李胜,当时她还暗自窃喜。

      谁知他非但挣不哸了银子,还一天到晚在外面充大뱏爷,把自己捯饬的鴽人模狗样的,成日的眠花宿柳。

      ཱ 她拼了老命才生下的儿子也不管不问,爷儿俩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回,回家一次准是要银子,不给就拳打脚踢。

      好吃懒做的ꆕ公婆揣着明白装糊涂,只管他们的孙子㗁,家里没嚼用了就带着孩子来找她,她为了儿子除了忍气吞声也没别的法子。

      最近这几年她慢慢덊能捞些油水儿了,日子才好过些,那李胜也不敢打她了,偶尔૖还在榻上伺候伺䊌候她,如今二人也算一团和气。

      儿子李成林也錌十五岁叝到该讨媳妇的年纪了㶚,一大家子都指着她的银子养活,渐渐的张妈妈也看开了,一门心女思捞银子。

      秦氏交代的事有油水的,她就叫李胜去张罗,체夫妻俩倒是越过越红火ԭ。

      足足两盏茶的时间,秦ꢮ氏的咒骂才停下来,她深紫的嘴唇微抖着,可见켦气的不轻。

      ㈘ 本想劝一劝的张妈妈ᑁ嗫嚅着嘴···哎,算了。

      ằ 见主肮子看过来,她忙道,“那汤?”

      “照旧备上,此事我只当不知,你让人随便拿个簪子再支十两银子给那祈雨送去。”

      “依奴婢看,那祈雨被如此羞辱,早晚得投了梁子。”她的声音里满是鄙霢夷。

      秦氏摩挲着青瓷茶朒盏上的纹路,不知在想银什么。

      良久她≗才放下茶盏,意味深长的说,“你亲自去趟伴月斋探探我﫿那好孙女儿跟祈雨,回来的时候把那流云叫来。”

      “是。”张妈妈了然的点点头,躬身去了。

      主仆多年自然默契。

      伴月斋

      洒扫的小丫⯊头看张᫞妈妈来퀀忙去通报。

      苏溶月闻言̺,放下绣绷子眯起眼睛。

      朱妈妈不动声色的使了个眼色。

      张妈妈进屋先뎒给大小姐行了礼,才微笑着说:“老夫人让奴婢来给大小姐请安。”

      苏溶月淡淡ธ的说:“劳烦张妈妈,这大热天的还劳您亲自走一趟。”

      张妈妈暗里嗤笑,这大小姐还是太嫩啊。

      她面上丝毫不漏,小心翼翼的说:“不知,祈雨姑娘那里··奴婢能否去问个好儿?”

      接着就自顾自道,“老太太这几日总睡不踏实,她这是不放心这丫头啊!这可怜见儿的,年纪轻轻就遭了这祸事,以后可怎么见人去!”

      “还怎么说婆家啊,大小姐,老奴੊这心里疼的紧呐,ꛢ真真儿是造孽呀,人家好端端的姑娘家就这么生生的被毁了一辈子啊···”说着说着还抹起眼角哭了起ͽ来。

      苏溶月听得泪珠在眼里打转,嫩白的小手死检死攥着发ඈ抖,是她让祈雨去的,这是她永远的愧疚!

      朱妈妈越听眉头蹙得뺘越紧,祈雨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家被扒了裤子打个半死,旁边还有那么多婆子、⥙丫鬟、小厮眼睁睁看着,里面难免就有那些个心眼子腌臜的····듥

      现在能稳定下来情绪就已经很不易了,픨这辈子璪想嫁个好人家是不可能了,自家小主子心里早就内疚的要死,今天才堪堪缓过来一点儿,张妈妈来了又一直提个没完是什么意思?

      岂不知话是拦퍾路虎,衣是瘆人毛的道理?

      ꠷ 雊她上前亲切的握住张妈妈的手,对着她深深地叹䙡口气堵住她接下来的话鼑,“哎!老姐儿,不瞒舡您说,祈雨的事大小姐比谁都难过,听您这么一说啊我也想跟着掉泪儿,但是再难过,日子总还得继续不是?”

      퉬 拍拍张妈妈的手,㎗她继续温声道,“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您刚才这番话呀,知道的自然明白咱们是打心眼儿里疼祈雨那丫头,那뻔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府里头没规矩,由着咱们做下人的在主子跟前儿胡言乱语,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