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瓜TⅤ

      白素景进了酒楼,店家一看见她瀬,便指了指二楼北边的包房。

      “看样子,白素景经常光顾这家店,和店家很熟。”

      晴儿躲在暗处,见此情形,不由得咧࢙嘴冷笑了一声。ዡ她很快就注意到混在人群中的闵兴,面无表情地跟踪鲄白素景进了酒楼。

      白素景进了北边的包间,闵兴便开了隔壁的包房,和晴儿、闵俊一起在屋子侩里集合,三人贴着墙面偷听隔壁的对话。

      不久,隔壁传来女人ꢳ放荡的大笑,接着,便是一阵沉默。闵兴有些疑惑地将耳朵贴得更紧一些,墙壁外传来了女人忽高忽低,时强时弱的呻吟声以及男人粗重㱋的喘息声。

      闵兴明白过来,向闵縑俊使了个眼色。闵俊瞅了一眼晴儿,晴儿的脸红了,难以掩饰眼中的鄙夷之色。

      鞚隔壁包间乌烟瘴气,弥漫的烟雾中,白素景眼神迷离,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动物般的喘息。

      ᬀ与此同时,地板一阵抖动,就连闵兴三人脚下也开始吱嘎吱嘎作响。

      晴儿咬㾾着嘴唇低下头,尴尬地走敿开了。闵兴和闵俊互相对视一眼,也不想再偷听。

      三人百无聊赖地在屋子里踱步,直㦚到渐渐恢复平静。闵兴听到男人的一声长叹,便再次附耳贴到了墙壁边。

      与闵兴一墙之隔的房间内,男人痛快地抬起头,长长地㚄舒了一口气,紧绷䪮的肌肉舒展开来。

      䗁 白素景轻笑一声,修长的玉腿交叉着站了起来,随手从背后披上了一件薄薄的纱衣。

      “我们得手了埆。”泜男人欣赏地玩弄着他的手臂,懒밖懒地开口道。

      “若不是为了他的钱,何必费这么大的凮周折。安全起见,咱们过几天就离开这里。”白素景的声音听上去有鰒几分警觉。

      “为什么要走?”

      “有个叫闵兴的小子盯上了我,一直不依不饶的,现在不走,我担心会出事。”

      폅“那不行,我不能平白无故离开家族。”男人极不情愿地提高了音量,赌气地甩开白素景的胳膊。

      白素景冷哼了一声,不以为然地看着他说:“康瑞,你自己清楚,这些年你到底挥霍了多少钱。你䝰的家族长老们知道了,能饶得过你?你要是够聪明,就跟我走,白ࢂ风临留下的钱羫足够咱们过好下半辈子。留下来,日后不会有好果子吃。再者说,这件事情是咱们一起策划的,我一个人走了,哪天查到了你的头上,可别怪我当初没有提醒过你。”

      康瑞公子䤶闻言,秄立马识趣地堆起笑脸,讨好地求道:“姑奶奶쭊,你再多给我几天时间,让我准备准备么。”

      “你可真够墨迹搠的搀!”白素景翻了个白眼,一脸嫌弃地说道。

      二人一来一去,所有的对话都清清楚➽楚地落Ⲙ入了隔㍉壁闵兴三人的耳中。䳾

      “白素景竟然谋财杀夫,和这个叫康瑞的男人联手害死了胖老板壁。”

      晴儿瞠目结舌地咽下一口唾沫,룩看着闵兴和闵俊感慨道。

      㩋“没错,她是为了得瀞到胖老板的财产才下的毒手。뷹她和康瑞已经将自己的财产戡挥霍一空,要补上亏空,只能设计夺取胖老板的钱。贸然离开胖老板,她一定什么也得不到。”

      闵俊点了点㣂头,若有所思地分析道。他还想说什么,忽然感到身边暴戾之气骤起,凝神一看,不由得惊⍶呼一声:“不好!”

      “轰!”

      闵兴和白素景包间之间的墙壁炸裂开来,碎石颗粒向四面八方飞溅。眨眼之间,一只愤怒的火拳头直接从乱石中轰向了白素景檩。

      流光锤般的恼拳穿透墙壁直奔白素景而去,可怜紂白素景还不知怎么回事就被击中,一口鲜血暴喷出口,身体沿着出拳方向,被砸到了对面的墙壁上,坚固的白墙直接被砸出了一个凹形。

      受此重击,娇滴滴的白素둏景哪里还有命活浙,脸色蜡黄满嘴喼鲜血,身体架在墙上只抽搐了几下便停止了挣扎,咽下了㡮最后一口气芓。

      康瑞惊慌失措,干瞪眼注视着墙上的白素景。眨眼之间,戾气从他的背后波涛汹涌袭来,康瑞本能地快速反应,飞也似的跳起来蹬在凳子上,一只脚跨上了窗槛。

      下面是人来人往的街道,楼层看起来很高。康瑞犹豫着不敢跳,耳后便传来狂怒的发泄声。闵兴将屋里的碟子碗筷一股脑踢飞,紧接着,恐怖的脚步声向窗槛靠近。

      ➚ 不敢向后看一眼,康瑞眼一闭,一发狠就要往下跳。一只大手陡然出现,拖住了㐤他的一只脚,随即一抬手往房间里扔了回去。 ▂

      康瑞重重地摔在地板上,生死攸关,他顾不得疼痛,咬牙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一ᆂ扭头,看见身边零碎的碟碗,便直接一个接一个甩向闵兴。

      闕 趁着闵兴躲闪的瞬间,康瑞竟如同困兽一般地朝他扑⯥过去,左手出拳虚晃一下,右脚暴起,照着闵兴的뙐肩膀踢来。

      康瑞孤注一掷欲扑倒闵兴,只为空出一条路,好让他跳楼逃窜。他早已摎本能地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闵兴的对手,只捠希望搏出一线生机。

      闵兴身形虚幻,速度快到晃晕了康瑞。他闪到康䈞瑞右侧,顺势伸出一只手揪住他的头发。轻轻一提,闵兴提着康瑞冲出房门,一脚将他踹下了楼梯。

      “啊!”

      尠 붮 康瑞的惨叫声,在楼梯剧烈地颠簸下,变得断断縝续续。

      暴怒的闵兴正欲下楼结果了他的性命,突然间,一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푎“闵兴,咱생们不是说好了交给重耳叔叔吗?”闵俊如同一堵墙堵在楼梯口,不让闵兴过去。

      慞 “让开,我管不了那么多了。”闵兴愤怒地咆哮道。

      晴儿闪ඳ出来,拉住闵兴的胳膊,苦苦곁哀求道:“闵兴,这么多人뜗看着呢,你不能这样。这种废物,哪里值⌥得你动手,算了吧。”

      楼下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半张着啄嘴注视着暴怒的闵兴。店家颤巍巍地靠맵近康瑞公子,发现他已然跌了个半死,ᕦ直挺挺地䘆躺옚在地上,身体动弹不得,只有眼珠还能动一动。

      店家一抬头,闵兴已经挣开了闵俊和晴儿,杀气腾腾地站在了他的面前。店家吓得后退一大步,躲在人群里不敢出头。

      闵兴按住康瑞,狠狠地“呸”了一声。迟疑了片刻,闵兴咬牙鐧切齿地扔下他,转身踏出了酒楼。

      闵俊和晴儿冲下楼,连连打招呼赔不是。驱散人群后,他们又把店家叫到一边,说明了情况,赔了些银两。

      店家虽觉不可思议,但却不敢多说什么。他心里清楚,这几个少年不一般,不是他能动的佛。

      解释之后,闵俊便背着奄奄一息的康瑞公子和晴儿两人直奔城楼,去找硻重耳将军。

       闵兴一个人面无表情地走在街上,胸中余怒未消。街坊们议论纷纷,从酒楼出来后,便开始有人对着他指手画脚。

      刚刚那一舾幕,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不明真相的人们说什么的都有。

      不过,闵兴并不在乎这些。此时的他,仍然沉浸在愤怒与悲伤中,深恨自己ᅙ没能阻止这样一场阴谋。

      就这样,闵兴回到了胖老板生前的家中。

      小伙计开门之后,闵兴⪥沉默地走进了灵堂。他捧起胖老板的灵牌,直接将其捏了අ个粉碎。

      “亡夫白风临之位,白素景不配立这块牌位。”闵兴咒骂道。

      做完之后,闵兴雷厉风行地转过身,小伙计呆呆地立在他身后,满脸震叭惊地注视着他。

      毝 “白老板被葬在哪里?”闵兴黑着脸问道。

      小伙计回过神来,迅速拉着闵兴说:“少侠,跟我走,我带你去。”

      临行之前,氐小伙计回头望了一眼白老板⭏的家,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上一刻满넒眼的猩红。乌云沉沉的,仿佛即将坠落룅,空气压抑到让人感到蔋窒息。冷风凌厉地穿梭着,将人们的惊呼声抛在闵兴的脑后。

      天色昏暗,黑压压的,闵兴和小伙计一路疾行,远方传来震耳欲聋的雷声,给人一种恐怖压抑的感觉。

      녔 夏末时节,最擅长变脸,几道闪电划空而过,接着就嗒嗒的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细雨远看朦朦胧胧,树木、房子一时间被青烟笼罩着,雨点打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溅起了一朵朵水花。

      不一会儿,细雨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小䫽雨Ⲯ转成了瓢泼大雨,仿佛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地从空中倾泻下鯓来。

      人群一哄而散,除了三三两两的小商贩忙着收摊,街道上只剩下两个孤独的身影。二人并肩旁若无人地走着,全然不受大雨的侵扰。

      小伙计抹了抹脸,看了看身旁的闵兴,同时伸出手臂给他指明了方向。楠不多时གྷ,两个落寞的身影便消失在大街上,走入了一条偏僻的小巷。

      磅礴大雨中,一道苗条的身影轻盈地飘过。她撑着油纸伞,뜻恬静的身姿站在街道的尽头,沉默地注视絞着巷子里两道缓缓行进的背影。 䅫 ↊ 倩影低头惆怅了片刻,彷徨着跟在那两人踏进了雨巷。风吹打着雨巷两边灰暗的墙壁,雨水乒乒乓乓飞溅,油纸伞随风袅袅而动。

      前方쟊带路的二人,却没有注意到这位恬静的追随滺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