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冈里枝子义理息示播放

      阁楼之中。

      “灵宝师叔。”孟秋恭敬的道。

      如果没有灵宝真人的提点,他或许还要在升玄大圆满困上几年,无法领悟更深层次的道,他的修为便无法深进。

      “嗯。”灵宝真人微微点头。

      时隔三年再看孟秋,后者的心境,已经不再像以往那般浮躁不定,而是静茹止水,俊逸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沉稳。

      那虚无缥缈的命数之中,似有一层朦胧雾气笼罩,即便以他的境界都无法看透。

      每逢三界大乱,世间便会出现一些背负着天命的人,而这些天命之人的命运,无论是谁也无法看透。

      如今恰逢三界大乱,灵宝真人觉得孟秋就是天命之人,只是缺少一个引路人,带他走上正确的道路。

      “世间妖魔动荡,隐世宗派纷纷出山,不如你也下山历练一番如何。”灵宝真人忽然道:“也可趁此机会,磨砺道心。”

      闻言,孟秋微微一怔,旋即点头道:“弟子遵命。”

      不过这样一来,他就无法做任务获得道玉了。

      玉虚山顶。

      孟秋的怔怔的站在山崖旁边,耳边不断传来瀑布冲击巨石的震耳欲聋之声,看着那消失而去的仙门,一时间有些茫然。

      这是…被放养了?

      本来一切都计划好了,要在丙字阁好好努力一番,这一个任务还没接呢,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

      何去何从,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北庭神州有神都,隶属大周皇室。

      皇室关乎着整个神州的龙脉气运,一旦皇室衰败,那么龙脉便无法护佑百姓,神州之中将会生灵涂炭。

      自古以来,历代神朝都有护国仙师的存在,神都之内更是鱼龙混杂,有着各大宗教的身影,而皇室的背后,还有西方佛陀护持,可谓深不可测。

      大周天子周乾,修人道,尊人皇,受亿万生灵膜拜,传闻也是活的最久的一位皇帝。

      人道主杀伐,修练速度快,招式狠辣,堪称同境无敌,虽无法长生,但也可延年益寿,是一种比较奇特的修练方式。

      对于神都的风采,孟秋早已向往多时,如今正好去见识一番。

      “就去神都吧。”

      孟秋长出一口气,决定了目的地,心思又是活络起来。

      他准备走走停停,看一看如今的人间,一路降妖除魔,反正也就几万里的路程,以他如今的脚力,慢则一年,快则数月便能到达神州。

      一日走出二百里。

      夜深人静,银月当头。

      孟秋走在山野小道之上,远远望去,不远处的山头上,出现一座废弃的庙宇。

      庙宇有些破烂,阴风嗖嗖吹过,好似鬼哭狼嚎,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其中有枯黄灯火闪烁。

      一路走来,渺无人烟。

      此处庙宇不应该有人才才对。

      孟秋心头一动,面色波澜不惊,缓步向庙宇又去。

      庙门上方,斜挂着一块枯烂的黑木匾,字迹已是模糊不清,只看的见上清二字。

      不知道是哪位神仙的庙堂。

      吱!

      推开庙门,几道神佛雕像立于庙堂正中。

      地上还有一个火堆,一旁的草木堆上,躺着一名身影佝偻的中年男子。

      男子衣衫破烂,满面苍夷,眉心之处还有一条漆黑如墨的黑线,肉眼难以看见。

      正直寒冬,阴风透过庙门,吹在男子单薄的身躯之上,顿时将他冻醒。

      感觉到身后有人,中年男子先是一惊,急忙转头看去,在看到孟秋那温和的脸庞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气。

      “小道长是来此借宿的吧。”中年男子问道。

      “嗯。”孟秋微微点头,问道:“此处就你一个人吗?”

      “你看这荒山野岭的,若不是无家可归,谁愿意在此留宿呢。”中年男子叹了口气,又道:“山间寒冷,道长若是不嫌弃,我给你拿些草木暖暖身子。”

      “区区寒气,入不得我身。”孟秋笑道。

      男子闻言,仔细的看了看孟秋,只见得在其身体周遭,似有一股无形气流,将那四面八方涌来的寒气彻底隔绝,不入丝毫。

      他明白,孟秋应该是传说中的得道高人,旋即不再多言,沉沉睡去。

      孟秋原地就坐,眼眸微阖。

      太微宝录无时无刻不在运转,吸收着日月精华,使他的肉体宛如刚出生的婴儿般细腻光滑,宝光熠熠。

      夜至三更。

      忽然一道阴风吹进庙堂,落在地面的材火堆上,使得火焰歪歪扭扭的摇晃起来,而后“噗”的一声熄灭了。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煞气,自庙堂之外呼啸而来,令人毛骨悚然。

      伸手不见五指的庙宇之中,孟秋冷笑一声,隐眼眸之中浮现一抹金芒。

      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这装神弄鬼。

      法眼凝聚,庙宇内外顿时变得通透起来,孟秋定睛一看。

      庙门之外站着一个眼神空洞,神色漠然的男子,一身服饰看不出哪个年代,手中提着一根锁链,似乎已经徘徊许久。

      “魂来~魂来~”

      男子空洞的眼睛,透过庙堂,直视中年男子,口中念念有词,不断的呼唤着什么。

      “哼!”

      就在中年男子的魂魄即将被唤出之时,一道冷哼响彻,似九天而来,将男子震的浑身一颤,口中咒语不自觉的打断。

      “区区灵妖,胆敢假扮阴差拘禁凡人魂魄,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孟秋身影一晃,已是来到庙门之外。

      浩瀚道法滚滚而动,血气宛若惊雷轰鸣,道道宝光自体内四溢而出,似仙神下凡一般,吓得男子面色大变。

      “仙爷爷饶命!”男子摇身一变,化为一头黄鼠狼,跪在地上不停的瑟瑟发抖。

      踏入步虚,孟秋的法眼多多少少已经能够看出妖魔的罪业。

      眼前这只黄鼠狼,罪业并不深,境界也不过刚刚达到化为人形的地步,相当于升玄初期,按理说并没有拘魂的本事。

      “你罪业缠身,死于你手的凡人,恐有一手之数,还敢求饶?”

      孟秋一掌按下,浩瀚法力滚滚而动,顿时化为一只百丈大小的法力大手,将黄鼠狼拍成肉泥。

      印记没入孟秋的脑海。

      记忆画卷拂过。

      孟秋顿时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离这数千里外,有一座洛兰山,山中有一千年蛇妖,不知从何处弄来一本妖魔经书,上面写着吃凡人魂魄达到万年妖力,可羽化成龙。

      而这黄鼠狼便是蛇妖麾下的拘魂小妖,平日里为其拘禁凡人魂魄,那拘魂咒便是妖魔经书上所记载的一种咒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