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恩怨情仇>

      又一次进入游戏世界,不同的是,这次有泽셒鲁斯一同助阵鉯。

      泽鲁斯虽然只变成了一个二星的“慈祥的外婆”,但在这个不断经历伿着相遇和离别的世界里,有一个能够放心托付后背的伙伴,就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的事情了。

      郑活睁开眼,自己依然是一只穿着金甲的白狼,身上缠绕着沉重的锁链,背后背侳着大蜘蛛一般的㟈枷锁。“崎岖外衣”,这件能够扭曲神智,带来折磨的衣服,依然如同梦魇一般缠绕在郑活身上。

      郑活只是出现在棋盘战场之上,就感到沉重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世界变得压抑而失彩,眼前的1事物变得扭曲。 㺛

      那些随从们还是如同先前般躲在离他最远的地方。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他。只是看着他们,不知为何,綛浓厚的戾气就从心中狂涌而出,让他无比想要宣泄,想要去摧毁。

      “崎岖外衣”的㙪力量,又开始影响他了。

      他不知不觉向那些随从跨出一步,口中不꽬自觉地发出低沉的咆哮,野兽般的姿态,再度苏醒쉇。

      那些随从们吓得浑身一颤,却用更加厌恶和仇恨的目光瞪着郑活。暴力和恐惧,永远都无法取得人心,肃只会将人们越推越远。

      郑活却越发的愤怒,踏向那些随从们的脚步也越发的沉重⏾。“正义保护者”小姐姐挡在随从们最前面瑂,怒视着他,那眼神,让他想要发狂。

      “为什么……为什么……”

      郑活无意识地念着,身后的黑暗力量又一次侵染了他身上织缠的光明,黑色的锁链如同恶魔的触须在身体四周摆动。金色的神圣巨狼,再넷次被黑暗所同化,向着地狱的深渊不断堕落。

      郑活任凭着黑暗的驱使,向随从能再次霟迈出脚步,黑暗的力量在身体里涌动,他举起狼爪㌺,想要发泄心中的怒火。

      事态,眼看就要无法挽回。

      突然——

      “啊呀呀~~我家外甥看来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呢~~”

      一个油滑又做作的声音突然从郑活身后响起。

      郑活愕然回头望去,却见一个胖嘟嘟的大灰狼,擦着浓妆脂粉,嘴唇涂得发亮,打扮成老太婆的模样,围着一个粉色的兜帽,拿着一个缠绕着蕾丝的拐杖,摇摇晃晃走了过来。

      郑活虽然心里满是Ꭶ戾气,却也被这独特的造型惊呆了,呆呆看着这狼外婆,说不出话。쓻 쑇

      狼外婆却走到郑活身边,랟毫不客气地用拐杖ﳬ一抽郑活脑袋,喊道:“还愣着干嘛,还不给炍这些可爱的小┑宝贝们道歉?都说矎了你长这么丑就不要出来吓人了,你看,这不就吓着他们了吗?”

      她却又对着前方随从们笑道:“我家外甥其实人不错,就是丑了点,脾气也暴躁了点,脑瓜子也不太灵活,大家多礥多包涵他,不要㘡跟这傻子一裢般见识!耴”襃

      郑活在后面彻底震惊了摼。泽᤬鲁斯这货,不但装成狼外婆的样子⤮占他便宜,还要当뢻面diss他,这真的不是趁机来报复的㏟吗?

      那边正义小姐姐却疑惑地站出来,向狼外婆问道:“你是……这只大白狼的能外婆吗?”

      ䷅ 狼外婆笑了起来,过去牵起正义小姐姐的手,亲切地道:“好漂亮的小姑娘ᢰ啊~~没错,我貼就是ᶎ这头大笨狼的外婆,你也叫我外婆就好了……你今年多大了啊,长这么漂亮,有没有对象啊?”

      “诶?我漂亮吗?对……对象?我一直在战斗,没有对象……”正义小姐姐ᜏ被狼外婆Ꮃ拉着手,局促不安地回答着。

      那副模样,像极了过年回家被长辈抓住不궷放的现代年轻人。“ሴ有没有对象”、“什么时候带回来见见”、“什么时候结婚”,是最令现代年굑轻人恐惧的长辈三连ᄴ。

      当然,一般还是要长得好看的人的会比较多遇到这种情况,郑活就深腬有体会。

      郑活此时看着泽鲁斯扮成的狼外婆已经和正义小姐姐拉起了家常,只感到一阵꣦无语。

      两个女人却还凑成一团,不时向ತ郑活这边很有深意地瞅瞅䐓,还传来零碎的议论声:“뷛他啊……是这样的……他总是……对吧对吧……是啊是啊……”

      弌场面一度变得璻十分诡异,明明是很宏伟壮观的棋盘战场,却仿佛变成了过年时候的茶话会。

      郑活一脸黑线惥地蹲在旁边,却不知为何黣,雖只觉得心中的戾气慢慢减少了。

      那边狼外婆又从兜里掏出一鐎大把糖果,分发给所有随从:“小宝贝们,来吃糖果啊~~好吃又美味的糖果,只有最听话的小宝贝才吃得到~~”

      郑活看到那些随从们还真从狼外婆手里接过糖果,心里忍不住窕吐槽:“不要吃啊!她是狼外婆啊!她的兜帽下面是个狼头你们看不到吗?现在吃了她的頤糖果,待会就要被她吃掉了啊!”

      正义小姐姐却突然走过来,递过一颗糖果,小心翼翼道挰:“吃吗……?”

      “不吃!滚开!”郑活不假思索道,他对这狼外❻婆掏出来的奇怪糖果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他心中的戾气还畎没完全消失,不想任何人搭理自己。

      正义小姐姐被他说得一阵委屈,露出失落的表情。

      狼外婆㕝却在这时走过来,一记拐杖敲在郑活脑袋上,呵斥道:“怎么竬跟女孩子说话的呢?女孩子给你东西,你心怀感갻激地收下就好了!竟然还敢叫人滚开,我白养你这么大了!”

      郑活猛地쉏站起豦来,怒视着狼外婆道:“我也是……女孩子!”

      是的,这边再提醒大家一下,郑活变身成的“光牙执行者”是一头母䮿狼。

      狼外婆反手又是一拐杖抽来:쯕“你这么五大三粗躊的,算什么女孩子?你看看人家正义小姑娘这么细皮嫩肉的,才是女孩子,你好好跟矻人家䆈学学!”

      她又拉着正义小姐姐道:“我就和你说了吧,我家孩子性格别扭,很难接受陌生人的好意,所以常常被人误解。我一뫒直希望能够把他变得温柔一点,容易和人亲近一点,就像你一样,可是却怎么都做不到,都要为宺他头疼死了!”

      正义小姐姐露出坚毅的眼神道:“我明뾧白了,外婆,我会帮你的ꄋ!他只是不擅长和人相处,我㿳会尽我所能地多陪陪他的!”

      她走过来,又鼓起勇气对郑活伸出手,道:“我们……成为朋友吧ﵑ!”

      눳郑活无语地看着这个正义感过剩的小姐姐。这傻姑娘,ㅀ还真就被狼外婆忽悠瘸了。

      狼外婆又敲了郑活一拐杖,骂道:“⮰笨蛋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握住鼣人家的手?你还要别人女孩子一直等着你吗?”

      “我也是女孩稢子!”郑活不服地顶撞了一句,却看到正义小姐姐还是锲而缟不舍地对他伸出手,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財伸出狼爪,握住了正义小姐姐的手뗯。

      “太好了,这下我们就是朋友了!”正义小姐姐笑了起来,笑容格外耀眼。

      狼外婆在旁假惺惺地抹着眼睛:“됰我家不争气的小狼……终于交到朋友了……我真是太感动了……555……”

      郑活没好气地瞪着狼外婆。你这货,戏再多点!

      正义小姐姐又对着后面的随从们招手:“大家看啊,我已经ᬉ和这只大白狼成为朋友了!他虽然看起来很可怕,但其实䈎本性不坏,我们没必要怕他!”

      随从们吃着狼外婆给他们的糖果,慢慢围了上来。他们迟疑地打量着郑活,然后发现郑活只是一脸冷硬地站在那里,却在狼外婆和正义小姐姐的看顾下做不出什么吓人举动,鶤终于放松了警惕,在郑活身边放松闲聊起来。 諾

      몌有狼外婆在中间活跃气氛䍛,敋大家只是随便说说话,就能开心无比。这战场上的氛围,突然变ԕ得如同家庭聚会般融洽无比。

      郑活还冷着张脸,无ǽ法马上融入༫其中,但他却还坚持錅待在旁边,只是看着↍这群人在说笑,就感觉心里的寒冰,似乎柣融化了不少。

      正义小姐姐在旁握着他的手,也笑眯眯地看着大家道:“这样大伙儿在一起开开心心的,真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