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oaishipin

      似此良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送走潇湘雨后,张小凡重新来到床边,当然,他不是来做某些坏事的,他就这么站在那里,安静地欣赏着眼前的绝美少女。昏迷中的碧瑶显得异常的安静恬美,漂亮的鹅蛋脸上,是娇媚而又完美的五官,细细的柳眉,长长的睫毛,琼鼻挺翘白嫩,没有一丝瑕疵,粉粉嫩嫩的薄唇,外形如玫瑰花瓣一般性感而又迷人,肌肤雪白如玉,好像在散发着淡淡萤光一般。幽幽的清香从她的身上传来,让张小凡微微有些沉醉。

      他觉得,这么美若天仙,这么善良单纯,又这么痴情忠贞的女孩儿,不该有那样的结局的,他,一定不会让她那样的,一定!

      不知不觉夜已深沉,张小凡叹了口气,找了个蒲团放在地上,然后盘腿打坐起来。经历了最近的这些事,他感觉到自己有了突破的迹象。

      风露澹清晨,帘间独起人。莺花啼又笑,毕竟是谁春。

      翌日,清晨。

      “咚咚咚。”

      “谁?”

      “张师兄,是我。”

      “请进。”

      缓缓睁开眼,看着推门而入的潇湘雨,张小凡伸了个懒腰,嘴角不自觉的扬了扬,方才从蒲团上站起,经过一夜的修炼,此时的他已经成功突破至太极玄清道第五层,

      潇湘雨端着厨房弟子准备好的早餐进入后,先是偷偷瞄了眼伸懒腰的张小凡,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把食物放到桌子上。

      张小凡缓缓来到桌前,看着颇为丰盛的早饭笑道:“多谢潇师姐。”

      潇湘雨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淡淡道:“张师兄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学琴。”

      张小凡微微沉吟,想到如今碧瑶中了迷魂散,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看来只能先等她醒来以后再说了,便道:“我这两天有些事要处理,不如过两天再开始怎么样?”

      潇湘雨眼眸低垂,“哦”了一声,清雅的俏脸上,红润小嘴轻轻咬着下唇,低声道:“以后张师兄叫我雨儿就好,师父就是一直这么叫我的。”说完复又抬起眼帘,秋水美眸紧紧地盯着张小凡。

      后者闻言轻笑一声,回道:“好啊,雨儿,还劳烦你亲自把早饭送了过来,不如坐下一起吃吧。”

      潇湘雨没想到他改口改的这么快,白皙清雅的小脸上氤氲起一抹绯红,“我,我已经吃过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不待张小凡说话,快速的转身跑了出去,临走还不忘回身轻轻关上了门。张小凡好笑的摇了摇头,不再理她,吃完早饭后,他起身拿起帕子擦了擦嘴,然后转身来到床边,却见碧瑶不知何时已经滚到了床的最里面,此时正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怀里还抱着昨晚给她盖好的被子。

      呵呵,原来小仙女睡觉的姿势,也可以是这个样子的。张小凡如是想到。

      迷魂散是一种专门针对修真人士的迷药,修真者中了后会立刻昏睡过去,不省人事,不过却并没有什么危害,张小凡算了算时间,觉得经过一夜的昏睡,碧瑶应该快醒了,所以就干脆在床榻边上坐下,决定一边安安静静的欣赏睡美人儿的旷世美颜,一边等她醒来。

      时间如沙,悄悄在指间流过,张小凡从早上等到下午,也没见她醒转过来,心中不禁越来越担忧。心想炼血堂的那群蠢猪,不会下个药都下错了吧?不然昏睡了这么长时间,早该醒过来才是。

      “嘤,嗯.....”

      正胡思乱想间,突然一声呓语打断了他的思绪,张小凡心中大喜,连忙伸过头瞧去,结果眼前的一切又让他看呆了眼,他觉得,她就是上天派来勾他的魂的。

      只见躺在床上的碧瑶可爱的撅了噘嘴,然后柳眉皱起,似是不愿意醒来。她小手紧握,伸出两只雪白纤细的手臂,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樱桃小嘴轻抿了下,然后再次张开。

      接着她又娇腻的“嗯”了一声,可爱至极的打了个哈欠,绿色锦裙下,不堪盈盈一握的少女腰向上弓起,初具规模的峰峦挺起一抹诱人的弧度。

      哈欠打完,她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美眸缓缓睁开一道缝隙又轻轻闭上,过了片刻,她突然猛地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的张小凡楞了一下,大大的眼睛满是惊愕之色,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然后,她突然“啊”的轻叫一声,与此同时,因为睡姿不老实,不知何时伸在床边的小脚力道全开,向着脸上刚刚露出喜色的张小凡一脚踹了过去。

      “啊,哎呦!”张小凡好不容易见她醒了,刚想陪个自以为很帅的笑脸,谁知还不待他笑出来,已经一脚被踹到了地上。

      张小凡揉了揉屁股站起来,只见刚刚还一副慵懒风情的碧瑶,“嗖”的一下坐了起来,柳眉倒竖,美眸中怒火中烧的看着他,二话不说,伤心花脱手而出,化为一道白光快如闪电般向着他袭来。

      张小凡来不及多想,双手掐诀,面前陡然凝出一道太极图,太极图青光湛湛,眨眼间便与白光碰到了一起,双方一震,伤心花倒飞而回,张小凡也连忙撤了太极图,苦笑道:“你干嘛啊?上来就动手?”

      碧瑶低首在自己身上扫过,见没什么异样,方才松了口气,盯着他怒道:“臭小子,你敢对我下药?”

      “哪有?不是我。”

      “还敢狡辩,那冰糖葫芦只有你碰到过,不是你是谁?不然我又怎么会在这里?”

      张小凡翻了翻白眼,解释道:“因为那老头和那孕妇都是炼血堂的人啊。”

      “炼血堂的人?真的?”

      “千真万确,我当时早就告诉你了啊,他们给你下了药。”张小凡说着还一副委屈的样子,叹了口气,抱怨道:“亏我还在炼血堂那么多的包围下,费尽心机拼命地把你救了出来,还费力把你带到这里照顾你。你倒好,睁开眼二话不说就是一脚。”

      碧瑶鄙夷的看着他,反问道:“谎话都不编个像样的,炼血堂虽然没落,但他们中的几人修为还是不错的,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在那么多人的包围下逃出来?还带着我。”

      “自然是用计谋逃出来了。”

      “就你?”

      “咋的?”张小凡无奈,只能把那晚她晕倒后,自己是怎么与炼血堂众人周旋,怎么智擒年老大,又怎么在曾书书和冰心玉的配合下,把她成功救了出来等等这些一一相告。说完还把噬魂棒招了过来给她看。

      碧瑶盯着那根丑陋的棒子打量了一会儿,面色终于渐渐和缓下来,算是勉强相信了他的话,却依然“哼”了一声,再次质问道:“好,就算是炼血堂的人下的药,那你我非亲非故,又从不相识,你又几次三番接近我救我做什么?”

      “老实交代,你接近我到底有何目的?”

      张小凡发现她对自己有股天生的敌意,回道:“没有目的。”

      碧瑶冷笑道:“没有目的?鬼才信你。”

      张小凡摊了摊手,好笑道:“鬼都信我,你怎么就不信呢?”

      碧瑶愣了下,气道:“你,哼,油嘴滑舌。”她赌气的把头偏向一旁,片刻又扭头过来,撅着嘴道:“你们正道的伪君子天天喊着降妖除魔,我又是魔......圣教弟子,你会好心的救我?肯定不怀好心。”

      张小凡暗叹口气,转身回到桌前坐下,道:“大小姐,我真没有。”

      碧瑶奇道:“那你为什么救我?”

      “因为......”张小凡迟迟没有说下去。

      “什么?因为想抓我立功?还是因为想从我这里打探消息?”

      张小凡不明白这丫头怎么就不依不饶呢?还问个没完了。不过还是老实回道:“不是。”

      碧瑶再次道:“那是因为什么?肯定有原因,快说。”

      张小凡对她的真的服了,心中一急,语气也多了几分凌厉,脱口而出道:“因为,因为,因为我喜欢你行了吧。”

      “你......”碧瑶愕然,旋即雪白的俏脸迅速变得绯红,十六岁的少女正是情愫懵懂的年纪,陡然听到这样大胆直白的话,让她芳心一乱,只觉心跳加速,好像小鹿乱撞一般,害羞的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空气突然安静,张小凡也感觉到氛围的尴尬,挠了挠头,刚刚情急之下,没想到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看着低头不语的紧张的碧瑶,后者正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那个,我刚刚是开玩笑的。”

      碧瑶娇躯震了震,抬眼望着他,咬了咬嘴唇,突然道:“我还是圣教弟子,你这样救我不怕他们责罚你吗?”

      张小凡呆了呆,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什么责罚的。再说了炼血堂的人阴险狡诈,欲图害人,我当然不能置之不理。”

      “我饿了。”

      “啊?哦哦。”张小凡对她说话的节奏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心里一想也是,她这昏迷都快一天一夜了,不饿才怪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