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明星篮球赛

      前段时间将作监木器行的火爆生意,长安的木匠和木器行的展柜可谓是有目共睹。而且,他们并没有隐瞒设计思路的来源。

      跟太子殿下合作的将作监已经赚的肥成猪了,他们就算地位不怎么高,贴一层膘总不过分吧!

      有了林柒的⬬带头,众掌柜都齐齐应和,迫不及待屹的想要知道合蔁作的内容。

      ᝯ㣣李承球乾伸手虚按,示意林柒坐下,等商家们都闭쵦嘴了才继续说:“关于赚钱的路子,孤手䭞里还⚖有松一些,所以把你们都叫来了。你们也知道,孤身为太子,是不能经商的,所以啊,孤只能以想法入股,实际操作的还是你们。不管你们用孤的想法赚了多少钱,孤都只要四成的利润,跟将作监那殃边一样。你们以为如何?”

      百分之四十的纯利润,这放在后世完全是抢钱的行为,但是在蕺大唐,这些商人们却没有一点意见。身份的低微造成了他们话语权的툣衰弱,在他们看来,跟太子共事只是付出四成的股份,简直不要太少。

      见没人反对,李承乾掏出名单,念道:評“赵永盛,黎达海,你们訍两个出来。”

      腿脚不便的赵永盛,和另一癵个胖胖的商人黎达海갵站了出来㦳,跩恭敬的施礼。

      从案头掏出两份图纸,让方胜递到他们手里。὘

      앍 图纸上记载的是蒸馏法提升酒的酒精浓度方法。有方胜在,李承乾了解到唐朝的酒文化居然特别的落后。就他昨夜喝的那高度啤酒一样的酒,居然是波斯进贡过来婧,号称酒中之∻王的三勒浆。而大唐쫐的普通黄醅酒,度数也不怎么高䪽。

      䊮难怪好多试人都自称千杯不醉了,就他们喝酒的那小杯子,一千杯啤酒下肚,只要多跑几趟厕所,还真的醉不了。

      近乎二十度的三勒浆已经是酒中之王,只뇛要用蒸馏法制造出高度酒,₿什么酒都得被扫进垃圾堆。

      能够被方胜看上的,都是大掌柜,识字是最起码的。赵永盛和黎达海看完后盘算一下,发现这样的方法还真的可行,难度不高不说,这样辛辣的烈酒,䬵只要뾎面世,就能瞬间火爆。且不说大唐内部贩卖,一旦开了对外的贸易,这一坛坛的酒,넋换来的将会是大笔的银子啊!

      俩人对视一眼ೊ,赵永盛躬身问道:“殿下,您的方法虽然简单,草民也觉得能够成功,可是您为何要将方子交给㋖我二人?”

      ᪗这么好的东西,自然是越少越好,赵永盛不明白,他永盛酒坊已经是䅯长安第一ᄀ,为何太子还要把黎达海也带上?虽然他们酒坊的酒熉也不错酕,可是跟永盛酒坊可是两个档次的啊!

      李承乾回答道:“交给你们两个人,自然是有原因的。赵永盛,孤知道你家的酒꼀,自隋朝棈时起就已经是老字号了。孤将配方交给你,是要你对内售卖,而;黎达海,则负责对外售卖。卖给咱们大唐人的酒,自然要精益求精,要是出了岔子,赵永盛,孤会亲自追究你的罪责!至于对外的嘛,随便对付对付就是了。黎达海,孤听闻你手下有一个走突厥的商队。有这个底子在,你发展对外的贸易要方便的多。你们两个一对内一对外,并不会产生利益的冲突。”

      귋 听完太子的话,赵永盛和黎达海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善意的笑容ᕃ。一内一힦外就好,这样猥两个酒坊ෛ不会出现利益的冲突,大家一起和气生财多好!

      㶺  ⺸把图纸小心翼翼的折叠好塞进怀里,黎达海躬身道:“痀那殿下,事不宜迟,草民这就去酒⧰坊试着造酒。”

      李承乾点点头,让侍卫送他们两ᔤ个出去。

      쐺 解决两个人后,李承乾看了쪛看名单,继续念道:“林柒,冯有才,张烈,你们盞三个出来。”誅

      终于等到自己的名字,三人兴奋的站了起来。一种能虐掉三勒浆的高度酒,其利益恐怕已经不是黄金白银能ꩪ够形容的릩了。赵永盛和黎达海带着笑容的离去,让他们对太子充满了信禄心。ힲ

      拿出一封介绍信,喤交给三人,李承乾道:“方胜짙跟孤说,你们三个都瀌是有头有脸的木料商人,想必,你们家里一定也不缺木匠了?”

      뱷林柒躬身道:“是的,殿下,草民在长安就有一个木器行的店面,而老家那边,也有三个木器行ο。”

      李承乾点了点头,说:“这封介绍ᑠ信是㛫给将作监少监阎立本的,他会派遣三个熟知轮椅늤弹簧床等木器制作的工匠,让ඩ你们家里的工匠也学会制作方法。木器不比别的货物,运输的过穅程ﰘ中,只要遇到雨水,榫口就会发胀慘开裂。邤所以,现制作现卖是最好的可选择。你们名下都不止一家店铺,能在大唐长安隞以外开多少的分店,孤不管,开得多是你们的本事。如何?”

      ˌ林柒三人立캕刻喜出望外,事实上,他们早郞就对将作监名下店铺的火爆眼馋了,如今得到太子的授权,虽然要离开长安发卖,但是可见他们能够大赚一笔。

      三人一样的施礼离开,不管是赵永盛二人还是林ᐱ柒三人,都没有立下契约。事实上,大攞唐除了房契奴契什么的以外,几乎很少立下契约。三杯吐然诺,五岳ʥ倒为轻。䨙哪怕是口头的承诺,唐人也会谨遵不虞。쟒而最重视诚信的商人,诚信是比他们身家性命짥还要珍贵的东西。

      წ送走五人后,李承乾又掏出名单:“孤来看看昂,咦?有了!付成双,你是长安最大的屠户?不过你要失望了,孤不是指点⽤你做生意的,是要跟你达成长期的合作.鍮...”

      “卖蔬菜的吴大宝?放鼲心放心,孤既䥊要跟你长ẻ期合作,也要指点你发财的慵方法。你知道温汤监不?不知道?那孤就简﷒单说了,孤要教你在冬日也能种菜的方法....”

      随着李承乾的一둻个个点名,被叫来的商人们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这次来东宫,他们最差的都得到秒了太子两千人份的长ﯤ期订单。哪怕他们都是各行业的头脸人物,也没法无视这样톈的大订单。

      等商人们都走后,花丛后李老先生推着轮椅走了出来。

      在他腿上,放着包裹好的古琴。

      让方胜把古琴交给李承乾,李纲哼了一声道ਬ:“老夫愿赌服丽输,不过说好了,等你那个什么高度酒酿出来,老夫要第一个尝尝!”

      以李纲的见识,如何不知道仅李承乾的高度酒会获利多少。他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很干脆的就认输了。

      输了古琴的老先生没有一点不愉快,反而推着轮椅靠近李꣱承乾,叮嘱道:“明日的朝会,틮你最好去一趟懶。老뚔夫给你找了一个挺厉害的老师,ࢺ在朝検会上就能见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