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美女露脸

      还有一件事,说出来非得把人给笑死不可,那也是一天晚饭后,和꽙平常一样,大家又都聚集到了龙炎秋的房间里,一开始是准备打쫮牌的,可是打了两把之后,忽然发现少了一张牌,然后大家就床底鱞下,枕头下面的,翻了半天也找到,那没有办法了,只能选择კ不打了,于是大家伙开始胡扯乱侃起来。

      洪顺宁说起了一车间的一个女孩子,说一看她那屁股就知道肯定是生过儿子了,绝赹对不是资料上写的才19ᗇ岁。王忠玉就调侃他说,呦,洪主任,你这虽然没有生过孩子,可眼光很独到啊!另外㏲一个技术部的主任也笑道,老洪啊,你专家啊,说说看,你是怎么看出来她生过孩子,还複是儿子的.......

      大家正聊쵋的起劲呢,徐文瀚光着膀子,穿着一个蓝色的小裤头,摇摇摆摆的也进来了,大뤳家给他打了招呼,接着刚刚㳄的话题追问洪顺宁,徐文瀚很有兴趣,也加入了声讨洪顺宁的大军。

      不知道龙炎秋是哪个筋搭错了还是想故意逗一下徐文瀚,像忽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笑眯眯的冲着徐文瀚问道,徐主管啊,你这个裤衩是从哪里买的?批发比零售要便宜很多吧?

      徐文瀚正愁平时没有话题诳和大家聊呢,听龙炎秋这么一说,立马用手扯了一下裤衩,然后又“啪”的一声弹在了肚皮上面,自豪的⩖说道,什么批发啊?㻗批发的那些衣服能穿吗?那质量根本不行!我这是在龙岗商场买的!

      我们几个满脸笑容,连声玧应和道,靠,商场买的,牌子货啊,高档货啊!其实一个个心里却都在说,你就吹吧,不就是想说你档次高,不买便宜货嘛,可是我们平时也没有见到你穿什么高档的ꘝ衣服啊,还不是一天到晚一身工服啊?

      这王忠玉看着憨厚老实,其实却很会见缝插针的拍马屁的,只见他笑嘻嘻的冲着徐文瀚恭维道,哎呀,徐主管,你不说,我们这些人哪里能看得出来,总是看你穿一个颜色,我们都还以为你批发了一打呢!

      徐文썅瀚吸了一下鼻子,扬起下巴说道,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就买ꝫ了㣽这一条哋,꒺你们猜猜,多氬少钱?

      龙炎秋坏笑道,10块?我可都是买3块钱一条的奥。鲰

      徐文瀚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一摇头,说,不对,接着猜。

      王忠玉歪着头思考了一下,一咬牙说道,50块!

      徐文瀚还是摇头,不对,不对,小唐,你猜猜看。

      ¢

      靠,一个裤衩多少钱,猜这个干鸟啊?可是既然䕸徐文쵭瀚让我猜了,我也不能闭口不言吧,只好说了句,100吧?

      好了,告诉你们吧,就这一条,12轢8块!

      利 我묮们瞬间石化了Ⱚ,什么?花上120多榎块钱就只买一条裤头,然后天天穿?难道说是因为太贵了,而不繆舍得换?我们可看的清清楚楚,有时候,晚上12点,凌晨1⣕点了,都还看到他穿着这个裤头在走扼廊里转来转去呢,那不用问,他没有洗啊,再说即使洗了,早뵜上也干不了啊!

      徐文瀚看到我们几个惊讶的样子,更是骄傲了,拉过龙炎秋身边的小板凳叿一풄屁股坐了上去,解释说,你撔们不懂,我这是空调内裤,可以自动调节温度,可以杀菌艜,除尘.......

      他一口气说了十几分钟,直到上班的预备铃声㌊响了,他还﯆意犹未尽。其实我们几个权当听个笑话,竵根本不信,再说了,就算他说的是真⩻的,难道一条内裤就可以连续穿上个十天半个月的不换吗?这里可是深圳啊,全年高温,每天随便动动都汗如雨下,他徐文瀚还喜欢去踢个球,这真的不可思议。我想,这纯粹就是徐文瀚在为自汯己的懒惰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管他뇼呢,冷暖自知啊!

      说着说着就扯远了,我们工厂呢᮲,有两台货车,就是那种七米半的厢式货车,耋驾驶室里有两排座苲,后面是封闭Ɔ的厢式货柜,工厂长코期包他们的车,听说每个月的租金是6000元,油费,过路费另计。

      其中一个是肖司机,未婚,黑瘦,坪西村本地人,ⴋ沉默寡言,为人也很好,很守规矩,킷每次到了办公室,都是默默的坐下来,看看报纸,喝喝茶啥的,他的车子也保养的很干净,利落,温馨,谁不喜欢干净啊,当然也更深受韩国人的青睐,平时出个쀀门啥的都是提前安훚排肖司机的车子䢦。

      另一个呢,就是李司机,这小子是河源紫金人,黑胖,肥头大耳,住在龙岗,两个儿子,一个5岁,一个2岁。他和肖司机完全是相反的,夸夸其谈,吃喝嫖赌,样样精通삂,尤其是非常好色。

      每次到了办公室,趁着仓库蘶装货的空隙,哪怕只有几分钟,他也要跑上来拉着我们几个聊聊天,聊天内容出了找小姐还是找小姐的事,男人嘛,谁不喜欢听这些故事呢!这个李司机整间公司谁都不怕,就只쉫怕一个人——权厂长,厂长不在的时候,他是眉飞色舞,一看到厂长,他立马就蔫了,真可谓是一物降一物啊。

      说起徐文瀚,李司机最有发言权了,因为徐文瀚经常坐他的车,两人很熟悉岜,而且两人有共同的爱好,所以李司机就经常和我们分享,今天他拉着칂徐文瀚去哪里找小姐了,前天一起去哪里玩㳺了,有时候在从惠州出差回来,都很晚了,两人也慼要去搞一炮䨞。

      按照他的说法,都是徐文瀚硬拉他去的,呵呵呵,其实两人是争一路货色,大家只是笑笑不语,他还透露说,徐文瀚去年曾经得了ꛂ尖锐湿疣,还是他帮忙给带到了南联的一个诊所治好的。

      哇,这个我们是相信的,因为这种事他不敢平白无故的瞎说,如果是瞎话,狶那徐文瀚岂能饶得了他?不过这可把我们几个给吓坏了,性病,首先觉得૛可怕矅,其次怕被传染,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借东西给他了,并且从心理和日常生活中开始与他保持距离了。

      雳这些呢,都属于个人生活作风问题,在✶深圳这样的一个环境,咱们是对别人无可厚非。可是徐文瀚可能以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他的这些事,仍然一贯的自我感觉良好,优越感十足。

      平时,他最喜欢在我꫏们这些男员工面前摆谱,以显示他与我膵们层次不同,这个当然我们要承认,因为一,从职位上,他是主管,我们是一般的白领,之间差了两个等컃级呢,二呢,从工资౮上来看,我们几个多的900,少的650,他月薪2000,那也差了几个等级的。

      另外,即使是姚帆,石章华他们也是主管,和徐瀚文算是同级别吧,可是他仍然觉得人家不如他,那小柯当然更不在此列了,因为䜕他只是个主任,还没有资格和徐文瀚比孾,况且小柯是从他手下提拔上来的,一日为属下,终生为属下。

      每次开会,徐文瀚的眼睛就像长到额头上去了一样,盛气凌人。按照正常的程序,大家讲完一段之后,先暂停一会儿䳔,由甄善痽美翻译一下,然后再继续。

      鲉可是徐文瀚不,他每次中间不作停顿,不给甄善美翻译的空间,一阵叽里呱啦,和韩国人讲个没完,直離接就把我们这些人都给晾在一边了,他还很得意,估计是看到这么多人一副懵逼,茫然的样子,他的心里一定很爽吧。

      既然你徐文瀚这么不把쎀大家看在眼里,同样的,大家也不会把你看在眼里啊,所以早早的我就看出来了,徐猋文瀚在成贤厂是뺓没有뎝几个朋友的。

      首先,他觉着他在韩国人眼里要比我们高上那么一等,但是实际上,韩国人一定是看숆不上他的,虽然是同一个民族,但是毕竟不是一个国家的人,从㡛生活习惯,到日常思维,已经大不同了。再说,人家来大陆是来赚钱的,现在看重你也只是你有点用而已,其实只要是中国人,在韩国人的眼中都是一样的,区别只是你可以用鲜语和他们沟㈱通而已,想臚和人家称兄道弟,成为朋友,我看,难!

      其次,徐文瀚骄傲的很,到底为什么骄傲呢?慊论学胜历,你也不过是个高中生,论能力,当然,我们也承认,你确뻧实很有能力,不过相当一部分是在于你的天生的母语能力,好不好?但是你这样的把自己和同事们分成分成两个阵营,真的好吗?那我们谁又会上杆子去和这样的一个绍人真诚来往呢?

      很多次,周末的时候,不是看到他醉醺醺的一个人从龙岗摇摇᫧晃晃的庉回来,然后烂醉如泥的在宿舍睡上一天,就是看到他一个人在工厂里瞎逛,形单只影。

      有一次,大概顂快12点了,龙炎ᮝ秋非要拉我出去吃夜宵,回来的路上,刚到厂门口,离着好远,就看到有一个人趴在厂门口旁边的墙角处,“哇哇”㿠的吐着,还伴随着阿里郎的歌声。⡷

      还没等我问呢,龙炎秋就悄悄的说道,肯定是老徐啊。

      ↼我说,徐主管啊?他怎么会一个人喝了这么多啊?

      龙炎秋见怪不怪的笑了笑,说,呵呵呵,以䄨后你就会知道了,这是老ꝸ徐每个周末的固定节目。

      啥?每周都这样啊?

      是啊,你没注意吗?一到周末下了班,他都打扮的像个新郎似的出去了,然后12点左墨右准时在这里边吐边唱,什么时候吐完䚢了,也唱完了,就回去睡觉了,呵呵呵。

      靠,这뼝样啊,我刚刚还准备过去扶웯一下他呢。

      别,你可千万别,别找不自在。

      明白,我听ࣦ你老龙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