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另类av泥鳅

      㑞 “公司这两天也没闲着,调查了一下。那个天生爆炁的六子倒是紷有线索,医院有个被男友烧伤的女人,这个男友륯就是他,出现的莫名其妙的。

      而萧霄有段时间突然消失,中间经历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而来领柴言柴尸体的是뀃如那虎,一言不发,没有给咱啥好脸色看。这帮人都这样……”徐三给几人说明了一下现在查到的消息。

       徐四接着说道:“后来赵董打算找吕家人帮忙,从尸体上提取残魂。起先如炦那虎是不同意的,但为了找到凶手,也就答应了。但吕家那边拒绝쒝了!”

      “吕家这么豪横的吗?”뙩

      ▐ “吕家一般不会这么驳赵董面子,휩最近吕家把在外异人全部ꐉ召回,只能说明一件事,吕家在对付一个难处理的对手。”徐四解释道。

      “说起来明魂术真的还能从这两个家伙的尸㷍体上提取到什么吗?他们不就是被老林打得魂飞颗魄散的。”张楚岚想到这点,觉得有吕家帮忙也不靠谱。

      “说的有道理!”徐四细想,确实如此。

      “你俩说说情况呗!你们看,我爷爷,我的情况你们都清楚,合作嘛!交换一下情报,说说你太爷爷当ꣻ年的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张楚岚将目标放在陆瑾身上,对陆玲珑和陆琳询问道。

      䞔“你想知道太爷什么?”陆琳问道。

      张楚岚道:“我就是想知道你们一直说要帮助陆老爷子解决心病,所以要追查无根生的下落……我也早就听说过陆老爷子跟全性掌门无根生是死仇,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㾔?” 㴺

      陆琳没有说话,陆玲珑说道檽:“好像是我太爷师傅的死和三一门的消失都跟无根生有关,我太爷时常做梦都喊着要杀了他ⱳ。具体情况太爷삭也没跟我说,我哥知道,但他不告诉我!”轞

      “我也是在太爷一次喝醉了槃才知道的。我从没有见过太᥿爷蟂那副模样,这些一直是ࠅ太爷藏在﮹心底的病,他不愿意提起。而我也没有立场告诉你们,要끤想知道,只能去问他本人……”

      陆涜琳最后也没告诉张楚岚他们什么,加完微信之后就结束这次聚餐。

      事后张楚岚也是给陆瑾打电话看看能不能询问到什么,显而易见,什么都没有。回忆起陆琳的话,张楚岚想通了关键,陆瑾这边不可能告诉他,但跟陆瑾无关甚至对立的全性那边有戏啊!

      “啥?要知道陆瑾前辈的㥍消息得先去一橦趟唐门!?哪个唐门?”张楚岚打电话给梅金凤那톍,却被对方告知得去唐门走一趟。

      全輾性那边出这个主䵱意的是陶菀,他们几人都在一个废弃仓库里,全性异人就是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地方。

      “说起张楚岚怪想他⢌的……”쩦说话这人正是从吕家斚逃出来的吕良。

      作为和张楚岚打交道最多的吕良可是知道你要讆真当张楚岚就是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傻样,那你就뢛真的被他骗过去了。真正了解注意过张楚岚的人从不会把他看轻。

      “说起来你小菱子怪能耐的,回家一趟把半死不活㭣的小涂给整回活蹦乱跳了!”陶菀看了一眼一旁的三尸涂君房,对吕良的絭手段也是惊奇。

      他可是深刻记得涂君房从西安逃出来的那副残样,何止是半死不活,一双手臂就像被熊活活扯下来一样,腿还断了一条,能逃出来也是个奇迹。

      “家里人疼爱毼我,传了我压箱底的手段!但橬涂哥你那伤……”吕良说到涂君房的伤势,꣘自己就算会双全手,也废了老大的功夫才救回来。

      “……我这伤还算可以了,那些怪物都没怎么出手。我能活着回来,已ᄃ经是他们手᪦下留情了。”涂君房提到自己的伤,就想到在西安遇到的那些怪物,就是他这样的变态疯子也升不起报复的念头。

      因为真的太无力了,就像겙是一只被捏在人手鉰里的蚂蚁一样,怎么反抗也挣脱〩不出来。要是能咬痛那人还可以让他松手,不过䇏涂君房钨并没有咬痛对方的自信,就算有,换来的不过是改成用脚踩死吧!

      “我想知道龚唈掌门啾还活着吗?”陶菀询问道。

      “我不太清楚,好像他囮和四张狂被制服时他们没下杀手。”涂君房明白他们进攻西安的异人能有一半残活出来,是那些家伙放出来的。

      “看小涂这样估嵐计也是不会说了!我还真是好奇让西安化为异人禁区襼的那些都是什么怪物!”陶菀笑道。

      “陶老好奇的话,可以去西安看看!”涂君房说道。

      “……”陶菀感觉自己一把老骨头还是콤不要去找死的好,虽然西安那边是个下葬的好地方,龙气实足,但他还没活够呢!要死也要比陆瑾晚死!

      “有新消息,有人看到了夏禾的身影。”

      “哦……”

      ꔄ“别想了!夏禾刚从华北离开,全性就有人找过去。夏禾没死膛也就意味着龚庆也是,这次碊让全性的死伤惨重,不知多少全性异人要报复龚庆。

      还想威逼夏禾说出龚庆的下落,被人一句话就吓走了!”吕良缓缓说着自己得到的情报。

      涂君房粷接话道:“不用说我也知道夏禾说了什么。他们能活着,还能自由ᑊ活动,除了在帮西安那位做事,没有其他了!”

      其实诸葛亮在对四张狂对人情绪操控的能力研究了一下后,他们也就没什么价值了。要不是林景的出现,是让他们自生自灭,还是直接弄死都不一定᠖。

      至ꁉ于研究他们这个异ᕅ能有什么쿰用,林景回到长安之后知道了。쨈

      “回来了!”

      “嗯,先生有什么事吗?”林景被诸葛亮叫来。

      “没什么事就不能跟弘灵你聊聊?”诸葛亮笑道。

      林景笑了笑:“这会忙着安排太虚幻境的事,如果没事哪有空꠾叫我过了聊天。”

      “哈哈哈,还是魏延比较可䋗爱!这拿着!”诸葛亮扔给林景一枚枚玉石,虽然是透明的无色玉石,但与其他无色玉石钨不同,其中仿佛有几种颜色的气体盘旋。

      “这枚玉石是特制的,我往其中加入了可以影响情绪的蠊力量,就是你那几个手下的能⬿力。踅必要时候动用这个玉石让孙策出马。”诸葛亮简单说明了一下这个玉石的作詐用。

      林景拿到玉石的第一反应是能不能换成积分,没办法,他现在是真的穷。还۹是等孙策出马后再说吧!

      “诶,小哥,你好眼熟攜啊!你不是那天那个道士吗?”结束了今天的特训,颜雨轻松就找到自己的属性,而自己憋了半天就嘣出来一个屁,吴昊天郁闷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便㬣看到一个帅气的年轻道士坐在那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客户一般。

      “哦……是你啊!”林景冷淡的瞥了一眼吴昊天。

       “居然真被你算中了,真的找䚱上门来!”吴昊天想到林景之前跟他们说过的,发现居然是准的。 储

      “贫道铁齿铜牙,算尽天机,这不是有手就行!”林景淡定从容춧的说道。

      “要不再给我算一卦吧!就算一下我……”

      晊“不算!”

      “啊?为什憂么?”吴昊天还想尝试一下똢让林景给自己寻找属性来点提示。虽然他不信,不过就是找点安慰罢了。没想到被一口回绝了。

      “我们无缘!”

      “放屁!时隔这么久,我们还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䦟这不是缘是什뺰么!”吴昊天暴躁说챛到。

      “实话跟你说了吧,因为看着就像屌丝,那天我是冲这你们三人另外两个的。一个亭亭玉立,一个风度翩翩,一烒看就是大户人家,有钱可赚啊!再看看你,穿着个裤衩,矄一点都不注意形象,活脱脱一个屌丝,我赚啥!ṟ”林景嘴下不留橏情地说道鬠。

      “我……你……我今天就代嵤替广大群众收拾你这个死骗子!”吴昊天刚举拳头,林景麻溜地就跑开。

      “我特么哪里ᩨ像屌ꨌ丝了!”吴昊天怀疑的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嘶!回头请教一下冷漠怎么穿搭。

      “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林景在䤩另一条路上,抛起手中的特殊玉石,刚才他就借说话的功夫将玉石的力量作用于吴昊天身上。

      व “说吧,什么事?”

      “我让你们分别去盯着长安集团还有市长那边的动静……情况怎么样了?”林景给龚庆他们打了个电춠话询问一下。

      “长安集团开始疯狂吞并一下小企业,至于暗中下的杀手,你从新闻上也能看到。夏氏集团和市长那边似乎准备举行一个大型聚会……”龚庆给的消息和林景记忆中差不多。

      “你궹们想办法去把域画毒找来,伪装一下,混进瀂去。”林景教他们怎么轻松的混入聚会。

      这是关东武将集团的内部聚会,除了自己人之外外人自然难以加入。这个集团也不全是转世武将,뤕不少是专注经营敛财的家族人员,他们只要伪装成这部分Ꜹ人就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