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d6app短视频在线

      뙃讲故事?她哪擅长这个?要不随便找个漫画,把剧情给他讲一遍好了,这点还是很容易做悞到的。

      “可不要用漫画故事来敷衍農我,怎么说我也算漫画家,不要小瞧本子画家。”

      皰 似缞乎是一眼看穿她的想法,九风川马上补充了一句。

      “……好吧。”除了“好吧”,她还能怎么回答呢。

      “在讲믻故事前ﵢ,我想起还有个笑话要讲给你听。” 

      西野不明白他到ⵦ底要搞什么幺蛾子,只好顺着话头问:

      “什么笑话。”

      “你知道精神病院如何判断一个人有没有精神问题吗?”

      “不知道,我又不是精神病。”

      “三种,第一种,根据把你送入精神病院的人所䈨做的描述,加上几个简单的问题,直接㓪在䎉诊断你就是神经病。

      第二种,会问你一些很傻吊的、类似于脑筋急转弯的问题,比如说,告诉你浴缸里满是水,然后给你一个勺子和一㭀个盆,选一个把浴缸水舀干净,嗯……这个问题姑쭑且问你,你怎么选ꨦ?”

      西野还真没听过这个,只是稍微想一下就知道勺子和盆哪个大。

      “选盆。” ᩑ

      ᓾ“哈哈哈哈哈!错!”九风川放声大笑,“医生会告诉你,正常人哪个都不选,他们会拔ℐ掉浴缸塞。” ꠇ

      “……这真的不是什么脑筋急转弯比赛吗?”西野默默吐槽一句,“第三种呢?”샅

      췐“第ꚸ三种,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信,你的一切表现都被视为是某种发病前兆。

      当你试图用第二种医生测试病人的方式来自我证明,告诉他你会拔掉浴缸塞的时候,他们会一脸诧异的看着你,然后告诉你,正常人不需要证明自己是正常人,会试图用这种问䎅题证明自己正常的,都是精神病……⯞”

      说完,九风川幽幽的叹了口气。 泝

      反应几秒,西野被这个讽刺式的笑话逗笑了,接着意识到,能如此精辟将这灦三种总结出来,估计九风川这家伙的经历一言难尽⠊啊。

      “好啦,关于我是怎么进这个精神疗养院的,相信在听完刚刚那个笑话之后,你已经有所了解,那接下来,就是我要讲的故事了,是从欧洲那边的故事改的,姑且还叫《蓝胡子》。

      话说从前有一个城堡,城堡里住着两个人,一个是男主人蓝胡子,一个是管家就叫他大胡子好了。

      有一天,蓝胡子说自己要알去外面的小镇,把城堡里的钥匙都交给管家保管,但是嘱咐他说,其他地方都可以去,地下室那个房间千万不能进,千万。

      ꖵ大胡子管家答应了蓝胡子的要求,表示一个房间而已,不进去就不进去呗。

      但当主人走后,大胡子立马找到了那个房间,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皮 门开之后,迎面一股发臭的血腥气,煤油灯下的木板上,整齐的摆着八颗整齐的人头,每一个人头都面目惊恐,脖颈处切口整齐,竟然还在流着血。

      大胡子惊呆了,因为眼前每一个人头㘦,都和自己的主人蓝胡子长得一模一样。

      这时候,蓝胡子出现在他的身后,手上提着斧子,说我就知道你会来开门。

      结局很简单,房间里的㔾蓝胡子头颅变成了九颗。

      九个不自量力的小傻瓜,哈哈哈哈哈……”

      九风川讲完故事,又笑起来,声音得意。

      可西野完全没听懂他在讲什么,她뇆其实听桥本给她,不,应该是给好奇心旺盛的成员们讲过《蓝胡子》的故事。

      原版的故事里,打开那个特殊房间的不是管家,而是蓝胡子的第七个还䆾是第八个妻子,而那个房间里都是蓝胡子前妻的头,她们都因为好奇心旺盛死在蓝胡子手下……

      框架还是那个框架,只是故事的内核变化了,甚至逻辑上也有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只是她没听出变化在哪里。

      “轮到你讲了,西野,姐姐。”九风川仰头靠在墙角。

      有ſ句话他没说:其实你随便讲什么,我都会配合你完成任务的。

      “故事吗……”

      西野也仰着头,刚刚光听九风川讲了,还没想好自己讲什么。

      駣 讲豆一样桑吗?不太行,虽然给豆一样桑做了很多设定,但并没有一个能讲出来的故事。

      㷾那么,就讲那个摓吧。

      “从前,有一个㹱关西女孩……”

      “她叫西野七濑驴?”九风川忽然打断道。 阚

      西野㷴忽然觉得这个九风川的语气有点耳熟,还有种熟悉的箅讨厌感。

      “她叫……뭃东野九濑。”

      “……没事了,继续吧。”

      西野松了口气,抱着无奈븞的语气,开始翻找久远的回忆。

      “东野九濑从小学开始就内向,在社团里也被排挤,父母把她看的很死,特别是母亲,对她的控制欲异常强烈。

      直到高中,才有了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会一起约去神逨社什么的。

      后缘来,她偶齼然通过了某个女子偶像团体的最终甄选,成为了一名idol。

      职业ꃢ培训很累,平时都不怎么运动的她,每天光是应付唱歌跳舞,就要花光所有力气,回家之后更是连游戏都没力气玩儿。

      ๒后来……后来就和不少漫画中的蛍女主角퀧一样,虽然她自己觉得自己不鴈配,但就是被推到了团体中心位。

      不过后来她回顾一路走来的轨迹,确实挺像女主角才能有的经历。

      第三次当center的时숭候,压力一如既往的大,不,应该说,比之前还要大。

      她很担心自己搞砸了,她自认为不是能带领其他成员、激发出其他成员魅力与潜力的人,所以那段时间她很累,非常累。厹

      背歌词、学舞蹈、练舞蹈、录歌、录节目、拍杂志照、外景祈欷愿、拍MV、出各种节目为即将发售的十一单宣传、握手会、发博客稳固粉丝……

      每一个说出来,都是个简犆简单单的词汇,可真去做的时候,每一个都耗费心力,还要用恰到好处的淡妆掩盖黑眼圈和眼袋。

      直到意外发生,她在某个本该七点就集合的早上,迟到了二十分钟。 궳

      那二ᆶ十分钟,对她来说,是两天的光怪陆离,和那两天的经历比起来,工作压力真的算不了什么。

      她和另外五个人被困在一辆闹鬼的公交上,任务达成条件却杺是뗠找出并消灭鬼魂,她和另外几个人,根本就是普通人。

      公交车上的每一个人都很可疑,大晚上戴墨镜的、涂着白粉穿着白无垢的、盲人老太太、裸着삏上身纹了夜叉깣的黑믊道人士,除了她们六个,珅唯一一个看起来正常点的,是个炒股的年轻人,在屏幕的绿光中,十分冷静。”

      九风川嘴角抽了抽,心说这家伙才是最不正常的,绿成这样了还那么冷静,不是一时没缓过来,就是马上要大开杀戒宣泄压力了。

      西野不知道他怎么想,只是继续说后面的事情:

      綜“她们燕六个都觉得看起来最正常的,往往띌就是有问题的那个,但她们猜错了。

      东野九濑还算幸运,她一个眨眼的功夫,搒她右边座位上那个女生就消失不见了,旁边椅子上渗出大量献血,沾了她一脚……

      她第一次觉得,原本的生活是那么好,虽然很累,但至Ꞡ少没有生命危险,不用在这大半䴸夜的,和其他鏊几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挤在一辆闹鬼的公交上。

      那也是她第一宥次离死亡那么近,只要那只鬼稍微歪一点,死的就是她了,而且๜会死的不明不白。

      搞怪节目上,被糊一脸蛋糕也只是譎小事一桩,总比鞋跟里都是黏糊糊的人血㻏强。

      队伍里不断有人死掉,车厢里的血液都快没过脚踝了,只剩她和另一个短发女貎生。

      车里䦡的乘客她们都检查过了,依然没找到谁是鬼。

      那个女生站到她旁边,告诉她等下她会引出鬼,但鬼也会解除一次只能杀一个,还要隔一段时间的限制,除鬼的方法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一定在驾驶位附近。

      跟她说完,那女生귒就冲到车尾,大喊着叫司机停䊵车,东野九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司机已经变成了恶鬼,从驾驶位直扑车尾的☜那个女生。

      她记得好清楚,那一瞬,那个女生的脸,很柔和,也很帅气,她按女生说的퉏,冲到驾废驶位,果然在驾驶位下面找到一个符咒。

      不过还是晚了一点⊵,那个女生死前,应该是想告诉她自己的名字,但只说出来个姓氏,就被恶鬼拧断了脖子。

      恶鬼没有瞳孔,眼睛是白色的,脸上爬满蛆虫,嘴巴张⁗开,牙上都是血丝,它一口咬掉了那个女生的脑袋。

      血柱喷到车顶,喷泉一样,不美丽,很吓ꏊ人,直到那个恶鬼对东野咧嘴尖笑,她才及时触发了符咒,消灭了恶鬼。

      五个人,只有她侥幸活了下来,还是靠着另一个女生。

      实际上,以她的心机水平,那个女生完虉全可以骗她去车尾,趁她被恶鬼掐住的时候自己去拿符咒,这样活的就是那个女唸生。

      那个姓源的女生把活下去的机会让给了她,没说任何理由…Ꝣ…

      ⣎ 心里阴影肯定会有的,三个人不明不白的死在鐣身边,自己又搭上一辆深夜闹鬼公交,另一个人把ຳ生存机会给了她被恶鬼咬掉脑皥袋招。

      每一口呼吸进去的空气都是冷的,眼前看⠄到的쵙东西都是血红色,还有那张恶心吓人的鬼脸……

      呼……她第一次因为活着而哭泣……”

      “呼噜……呼…븚…呼噜……”

      打呼噜声从角落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九风川已经睡着了。

      龭还是听着毫无叙述技巧,伪第三人称的自述恐怖故事睡着的。

      西野愣了一下,还没完全从回忆和뫜后怕的劲儿缓过来,没想明白自己讲的催眠效果咋就那么好。

      不过任务完成了,好事。

      【⑃组队任务已完成,两秒后传送回准备空间】

      …………

      㲅 现实中᪲,꽗九风川睁开眼,舒了一口气,心想原来西野第一个任务也是个恐怖任务,虽说她⤽故事讲的乱七八糟,但也算对她有了侧面了解。

      顺便挫败了“敏智”那个企图把他都算进去的家伙。

      时钟跳到十二点既,九风川躺在床上,刚做准备下床去做个午饭,没想到……

      “彭!”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硬是从一米高的地方砸他身上,砸的他生疼。

      再仔细一看,好家伙,这不是西野七濑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