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十大禁用app软件芒果

      “大姐锁的,干嘛让我打开?”方圆摇湾了摇头。

      他这是故意逗三姐的,果然,听到方圆这么说,三姐急了,说෮道:“就两把钥匙,大姐上班了,不找你找谁䃖?”

      “噢!릙”方圆点了点头,忽然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我好像还没有洗脸。”

      䄮 “我给你打洗脸水。”三姐说完立马跑了出去。

      “我롏还ꥷ没有刷咻牙呢!”方圆又来了一句。

      “我去给你挤牙膏。紋”这次是二姐。

      就这样,方圆大大咧咧的坐下来,等着两位姐姐给他服务。

      ⽌很快二퀃姐先把挤好牙膏的牙刷送了过来,不땶但如此,还放下一个痰盂。

      方圆接过牙刷把牙刷了,刚漱完口,三姐也端着脸盆过来냉了,说道:“小弟,你试试水温怎么样?不췭行我再弄。”畦

      方圆把手伸进水里,比较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水温还可以,就这样吧。”

      方圆把脸洗了,而쌁这个时候瓼二姐又递棖过来一条毛巾。

      这二姐和三٫姐,为了吃还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在方圆擦手擦脸的时候,二姐和三姐也把痰盂和脸盆给端出去了,然쐝后跑回来看着方圆。

      方圆把毛巾递给二姐,然后手一伸,一把钥匙出现在手里。

      “啊!小弟,你把钥匙藏什么地方了?”

      刚才在方圆睡觉的时候,她们两个濨可是把方圆的衣服给翻ꈂ了一个遍,根本就没有找到钥匙。

      可是现在方圆跟变戏法似的把钥匙拿了出来,这怎么不让两位姐姐惊讶。

      “嘿嘿嘿,我放的钥匙,怎么可能让你们找到。”

      听到㣟方圆这么说,两位姐姐一点嶥脾气都没有,ਯ也是,钥匙就那么大一点,随便找㖃个地方藏起来也不好找啊!

      “快点快点。”三姐开始催促起来。

      方圆摇了摇头,过去把储藏柜打开,然后把东西从里面拿出来。

      每当方虷圆拿出来一样东西,二姐和三姐眼睛닩就是一亮,这可都是好东西啊!

      瀸 当然,方圆拿荢出来的并不多,一样就拿了一㍱点,可搁不住数量多啊!虽然一样只有一点,但总量也有㫛一堆。

      ᩪ “小弟,还是你最好了。” 隢

      三姐终于说了一句实话。

      “行了,今天就这些,吃完就没了。”方圆说完拿起一块桃酥吃起来。

      “嗯嗯!”

      两个姐姐虽然都爱吃,但并不是贪心的人,再说了,都已经吃过饭,现在只是当零食吃뾏,并不需要太多。

      “还有饭吗?”方圆问。

      “有,我给你拿。”二姐连忙过去把锅盖打开,从里面端出两个盘子。

      一个盘子里放的是馒头,另外一个盘子里放的是菜,而뾓且还是两种菜,一种占了一半盘子。

      方圆对吃的不是很讲究,只要能吃饱就行,三口两口把手里的桃酥吃完,抓起馒头就咬了一口。

      这馒头并不是纯白面,而是掺了一点高籈粱面,看上去像是杂粮,其实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白面。

      这也是老妈要求大姐这么做的,当然是为了不寃引人耳目,而且吃起来也和白面馒头差不多。

      没办法啊!这个年代,谁家天天吃白面馒头,也不正常啊!

      不要说方圆家一个普通职工家庭,就算是毛纺֮厂厂长家떼也吃不上。

      ☩ 掺上一ᛍ点点高粱面就不一样了,因为高粱面颜色比较重,稍微有一点瓚,馒头看上去就红红的。

      而且吃的时候根本就感觉不出来鎴有杂面,跟吃纯白面馒头没有什么区媥别。

      吃完饭以后,方圆把筷子一放,抹了一把嘴就ꫪ准备往外走。

      “小弟,你干嘛去?”二姐这时候问道。

      “我ꞝ出去溜达溜达。”

      “妈让你拿粮本把粮本上的粮食给买回来。”三姐这时候说了一句。

      뗠 ᵁ “啊!干嘛让我买啊!大姐不就在供销社,让大姐下班的时候带回来不⭦就行了。”

      “反正妈是这么说的,买不买你自己看着办。”二姐又来了一句。

      쭳 홥 “行,我知道漣了,等我回来再去。”方圆摇了摇头,出了家门。

      因为他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来到家属院外面,方圆就往毛纺厂走,当然,他只是往这里走,并没有进去。

      ↵因为在进去之前譸他要小小的准备一下。

      从毛纺厂大门口往北走了一段距离,方圆停了下来,家属院的小孩都在南边广场那边,不会来这里。

       方圆左右看了翶看,没有人,手一翻,一盒茶叶出现在手里。

      把茶叶往衣服里面一塞,方圆调头就往毛纺厂里面走。

      因为他是毛纺厂职工家的孩子,所以保卫人家也没有拦着,这主要是方圆走过的次数太多。

      也就刚开始走的时候,人家拦着他问问,而且方圆大部分都只是路过。

      혛其实不光是方圆,家属院的人去清河街上的时候都从毛纺厂里面走䝠,所以时间长了,也懒得问了。

      对于毛纺厂,方圆还是有点熟悉的,就읽算是之前没有去过的地方,也听人说过。

      毛纺厂的中间,也就是这条通往清河街上的路中间,有一栋五层的大楼,那里就是厂领导办公的地方。

      而方圆今天就是来这里,当然,柈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试了或许有机会,不试就一点点机会都没有。

      再说了,成与不成,各百分之五十。

      当然,这个各百分之五十是方圆安慰自己用的,如騳果只是说成与不成,确实是百分之五十。

      但是不要忘了,这只是成与不成,夵并不是这熰件事的本身,这件事的本身几率就低了,很可能一点点都没有。

      “您好叔叔,厂长办公室怎么走?”方圆拦着一名中年男子问。

      “最里面一间办公室。”

      这名中年人可能有点忙,给方圆指了一下直接离뒢开了。

      “谢谢!”就㴖算是这样,方圆也对着他背影꘠道了一句谢。

      来到最里面一间办公室门口,方圆抬头看了一眼,上面有块牌子,写着厂长办公室。

      偞方圆从怀里把那盒茶叶拿了出来,拉了一下衣服,然后上去敲了敲门。

      “줘进来。”

      听到有人答应,方圆连류忙推开门进去,一名中年人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文件,头也没抬的问道:“什么事?”

      不用说,他估计是把方圆当成下面的人了,也是,脠作为一名ↆ厂长,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事情让他处理。

      下面来找他的人当然也多,如果来一个人他停一下,那么他这一天也别做쏼什么别的了。

      “厂长您好!”

      方圆侫虽然是毛纺厂的职工家属,但他今天是第一次见厂长。

      听到方圆的声音,⃶这名厂长皱了皱眉头,然后抬起头看着方圆问道:“你是谁家孩子,怎么跑到这来了?”

      “厂长您好!我来找您有点事。”方圆说完,把手里的茶叶放到⶟了厂长办公桌上。ꕐ

      看到方圆这送礼都送的轻车熟路的样子,厂长惊讶⹨了一下,说道:“你找我有事?ﺂ” 쮛

      “嗯!”方圆点了点头。

      可能是感觉到方圆这小孩挺有意思吧,厂长往后靠了一下,看着方圆说趢道:“行,说퍢吧,找我有什么事?”

      聇 “我想和您谈一笔生意。”

      “噗!”厂长一口茶刚喝进嘴里,一下子全部喷了出来。

      “咳咳!”两声问道:“你……你找我谈生意?”

      现在方⺄圆在他眼里,已经不但是有意思了,也让他很惊讶,别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这个时候还有人说生意这个词吗?

      “对!”方圆再次点了点头。

      皱 “你是谁家的小孩?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圆,是厂里职工家属。”

      “方圆。”厂长皱了皱眉头,忽然抬ۂ头看着方圆说道:“你就是那个用烤兔肉换饭票的方圆?”

      “呃!”这下轮到方圆惊讶了,他没想到,厂长竟然知道他,这是什么情况。

      “厂长,您知道我?”

      “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三天的饭票都被你给弄走了。”

      “啊!”穂

      说实话,这个方圆还真不知道,他更不知道的是,那些和他换烤串的小孩,其中竟然有厂长家孩子。

      不过这也很正常,因为厂长家也住在毛纺厂家属院,只不过住的是厂领导家属院。

      ׬ 再说了,厂领导那么多,谁知道谁是他家孩子啊!캝

      “那个厂长,我不知道谁是您家孩子。”方圆傻傻的挠了挠头说。

      “这么说你知道了就不换了?”厂长看着方圆问。

      “怎么可能,欅当然要换,而且还要让他拿更多的饭票过来跟我换。”瑭

      听到方圆这么说,厂长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开玩笑的说道:“我说你小子挺狠啊!你是想饿死我啊!”

      “嘿嘿嘿!那能呢!您一大厂长,还在乎那点饭票。”方圆笑了笑说。

      “我在乎,我特别在乎,你벰是不是以为我是厂长,吃饭就圮不用花钱?”

      “呃!”方圆愣⦸了一下,不确定的问道:“您需要花钱吗?”

      说实话,这个方圆还真不싙知道,他还以为厂长在工厂吃饭不需要花钱,而且还想吃什么吃什么。

      这也不能怪方圆,因为他给弄岔劈了,前世看电视的时候쾚,特别是看这个年代的电视,里面那些厂领斵导基本上是想吃什么吃什么,而且从来不需要票。

      。。。。。。

      PS:求打赏,求推荐票,谢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