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直播

      婊帝是平凡的极致,而非极致的平凡。他可以将生活琐事通过自己的魅力修饰,从而达到一个空前绝后的艺术呈现。

      쭆此刻灰霞感动靟万分,双唇颤抖着张开,细细的品䡪尝这刻幸福的滋味,津津有味的吃下了整整一盘皇帝炒饭,竟被自己给震惊了!

      不禁心道,在没有他的日子里,我茶不ৌ思饭ព不貊想,为何一见到他,鬊我䇝就什么都好了呢!是他做的饭太好吃了吗?还是加了情感佐料?皇帝炒饭,这个皇帝头衔,早已与皇后龙凤呈祥。

      我放下空盘子,端起另一份皇帝炒饭。稒

      苏梦早已迫不及待,探身张瓒嘴迎接,却惹的一张大红脸。

      她同样难掩激动,热泪滚滚,见我苍白虚弱的模样,伸手轻抚我憔悴的面容,伤心欲绝。

      “你~你~你怎瘦了这么㭏多啊?你这些日子也是寝食难安吧?赶紧也吃点吧!”

      我其实都快饿疯了,但我却苦笑着摇摇头。

      “没事!我不饿涍,你们好ᝩ好的就行!”

      此言一出,我又赚了一大波眼泪。

      䞰“别这样!都不许再哭了!” ᜦ

      我厉声安慰,起身为她们拿水,却顿觉天旋地转,歪歪扭扭的走了两步,突然一头栽倒在地。

      “天一~!!!”

      “先生~!!!”

      二人同时惊呼出声,赶紧起身将我迁扶到床上,忙前忙后的照顾着。

      我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饿晕了过去,几顿饭就能补回来。

      糖发完了,又到了我安排一波三折的时刻了。

      在我这个法师施展的魔光普照之下,二人伤痕累累的身心迅速满血复活。

      我要对她们进行更深层次的改造,直到彻底掌控她们的灵魂。

      我现在其实无需做什么,只要存在于她们的⃅身边,她们自然而然的就会好起来。我的这种精神,是〻所有人都无法取代的。因为她们中了我的毒,而我则是她们唯一的解药。

      接下来的几天,我表现的冷若冰霜,不像热恋中的男顊友,໺更像是一个例行公事的医生。

      这让二人有些不安,怀疑我之前所有的真情流露依旧是在治疗的范畴之内。

      䂿 她们绞尽脑汁也无法想通我的心思,渐渐觉得自己病夷了,真的病了!却只能卑微的默默地接受我给予她们的一切。

      毒经过上次宛如生离ᢥ死别的事件之后,她们已不敢再抗逆我。

      我之前已经教会了灰霞基本的生活技能,如今到了检验时刻。菸我像个少爷一般菤享受,她则像是女仆,为我洗衣做饭,斟茶递水,而且毫无怨言。

      我不急着突破灰霞身体上的防线,我要瓜熟蒂落,我⋜要让她心甘情愿的ﯘ主动要我。只有这样,我才能掌控大局。

      我对苏岏梦也是不冷不热,只有在对待她的᝞身体时,让她欲仙欲死,这便足以。

      这日中午,灰霞摆上她自己做的饭菜,温柔ʶ唤我。

      “先生!吃饭啦!”

      灰霞话里裹着甜甜的抱怨,这确实有些讽刺,以自己金枝玉叶的身份,锦衣玉食的生活,何苦为了一个男人甘愿为奴놵为仆?更讽刺的是,自己还引以为荣。

      唉~!我现在越来越像个쉦贤惠的小䉗女人了,生活中的样样事物我都做的有模有样。其实过得简单䩦充实也不错,生活也就如此吧?真是奇了怪了,他这还算是在为我看病吗?这明明是请个老爷回来了呀!他这是什么魔力?若搁一般人,我早就赶走了,可他就是不一样!只要每天能看见他,我就会觉得好幸қ福。唉~!我想我的病好了,也病了!

      灰霞在心中这样的梳理着,麻利的接下围裙饪。

      我来到客暾厅,刚一坐下,灰ᄏ霞就为我拿来了碗筷。

      我夹了一块豆腐,吃的津津有味。

      “嗯~不错!以后你老퍠公有口福了。”

      ಟ我有意捡些敏感的词语来刺激灰霞,让她明确立场,್思庭考未来層。

      苏梦尴尬的埋头吃饭,紧张的眼神习惯性的游来游去,并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想将此事遮过去。

      “嗯嗯~쩵确实不错!都快赶上我的水平了呢!嘻嘻~”

      灰霞却不受干扰,陷入沉思,想着自己一直不敢面对的现实问题。

      难道自己真的要与苏梦一起二女共侍一夫?太荒谬!太尴尬!太悲催!就算自己愿意,父亲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

      思来想去,更加苦恼。

      “先生最近怎么了?突然冷若冰霜,判若两人,还真让我好不适薶应呢!”

      灰霞终于说出了心中由来已久的疑问。

      “我只毂是一个医生而已,应该尽责尽职,且不能附带其他。之前不收费,这次我要收费了。㨞”

      我郑重其事斺的说明自己的立场。

      灰霞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身体猛然像㸀个坏死的机器,筷子不禁从手中滑落。

      “你~你为何要用钱来衡量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为何要用这貌种方式来惩罚我?你那么神쿐圣,绝不会沾染铜臭味的对不对?况且我~我还是你ឰ什么人啊!我知道之前都是我不好,你不接受我的道歉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开心,你可以打我!可以骂Ⴇ我!窰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㥗!请你不要再用这种方式来摧残我了好不好?”

      我无动于衷,反问道ㄓ:

      䩫“你是我什么人啊?我有什么责任与义务免费的为你看病?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呢?之前我不收费,你怀疑我另有所图。这次我收费,你又说我在摧残你䙉,你不觉得你自己充满矛盾吗?”

      我说的道理斐然,难以辩驳。

      苏梦思来想去,只觉此情此景关心则乱,所以欲言又止。

      灰霞哑口无言,扪心自问,怎么办?怎么会这样?

      气氛졨悄然硝烟四起,灰霞生怕我一气之下再次甩手离去,人海难寻,牵心引命。

      我不要!찟不要再体会䑐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都是我的错!我不能再失去他,我要留住他。

      这样的声音在灰霞内心深处呐喊,想到这,她终于臣服,终于肯为自己而努力一次了,便喃喃低语。

      뭥“都是我不好,经常쉨惹你生气。我想问问你,你~你~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我内心狂喜,表面却依旧平静。我欣赏着灰霞芿的面红耳赤娇艳欲滴,隐晦的回道ㄨ:

      “我欣赏过你,差一步喜欢。在你曲解我之后,我便只是个纯粹的医生了。而我这个医生称呼还是你们公认的,我从未如此自居过。”

      “哦~”

      灰霞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终ꅌ于明白了我的心思,觉得泼一切还有可能,接着竟开始了自我检讨。

      “我~我娇生惯养,有些弩陋习存在于骨子里,一时譕无法改变。是你让我有了全新的认嶎知,我以后一定会朝着你越来越欣赏的方向去改正,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我除了骄傲就是自豪。能让这样的女子如此低三下四,这种魅力,舍我其谁!

      我看着灰霞满怀希冀的眼神,故作犹豫拨乱她的心弦。拖得时宦间越久,幸福酝酿的越丰厚。

      “嗯~其实之前我也有不对的地蠎方,瑆了解我的原则就好。你能有这个觉悟与表现,让我重拾了对你的欣赏。看你表Ӏ现吧!你不觉得委屈就好。”

      灰霞一听有门,赶紧抢着回答。

      “不委屈!不委屈!我一定会챈好好表现的!”

      “好耶!恭喜姐姐!你终于化险为夷了,并突破了自己。武你知道吗,刚才我连大힏气都햭不敢喘!姐姐!我的亲姐姐!咯咯咯~”

      苏梦激动的欢呼雀跃,并没有一丝醋意。

      她们定是曾在背地里就此å谈论过许多次,最后得出结论,想要留住我,往幸福发展的唯一方向,就是顺服于我。

      前提是我必须拥有能让她们为我这样付出的魅力与价值,这是相辅相成的。

      灰霞激动的站了起来,闪电般的亲了我一口,然后匆匆离去。

      她这清纯初恋䌶小女孩般的羞怯,让我有些于心不忍,因为她彻底的蜕变了,像刚刚破茧而出的彩蝶。我不是那张笼罩癗在她头顶的蜘蛛网,我不是!

      自此以后,我热룊情了一些,意在鼓励灰霞。可是物极必反,世间一切美好都是少吃多有味。我十分看重这一点,所以我必须要严格控制灰霞在情感各方面的摄入量。

      亲吻是感情突破的表现,也能洋气的模棱两可,老外见面就亲嘴,沦为家常,故也能借此开脱。

      不过自那䠁以后,灰霞确实放开了许多,亲吻也变得越来越顺理成章。她还是不习惯我暗中试探的抚摸,顶多背着苏梦,然后就迅速逃出我的魔掌。

      人一旦忙碌起来,空虚就靠边站了。关键在于,忙碌是否有意义。

      灰霞就是如此,只有我能让她觉得忙碌与付出都充满意义。

      庄园生活重回正轨,而我却在跑偏镘。我不可能一直窝在这里,我要跔自由,这也正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与顺天侯博弈的原因。 鮋

      我赢了,便能在工作之余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输了,ꚑ一定会如坐牢一般,没有自由与尊严可言。

      闲来无事,ሻ我浏览地图,通过层层筛选,最后看中了故乡附近一块地皮,决定前去参观,着手落实我的梦想。

      我好歹向二人提了一下,她们不敢反对,但都希望与我同去。

      我看着她们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一软,最终同意,就当是一次旅行。ᄉ

      于是次日清晨,我们带上一切应ۼ用之物,准备出发。

      二人都换了行头,打扮的花枝招展,争奇斗艳。

      我开着自己的车,ﻛ驶出了庄园。

      “你驾照拿到手啦?”

      苏梦好似个话痨,一上车就惊讶不已。

      “花钱买的!”

      我随口敷衍一句,用语气让苏梦理解的不再对此深入下去。

      这是彼此久而久之相处磨合的默契。

      “那你哪儿来这么多钱买这么贵的车啊?”

      苏梦当即领会,却将惊讶转移到了駠车子上。

      “老丈人给的!这叫什么縄车来着?”

      我罕见的开了句玩笑,只能如实相告,因为就꾼此事而言,我骗不了灰霞。

      婊帝的魅짎力无处不在,而且随时随地都可以临场发挥。

      灰霞坐在后排,闻言兴奋的笑了起来,深情的注视着车内后视镜中的我,眉目传情。

      苏梦可爱的撇撇嘴,白了我一眼。

      “真是服你了!连迈巴赫都不认识!这车至少也值个七八百万吧!你老丈人真阔气!”

      我受教般的点点头。

      “嗯!那你知道我们的原子弹是哪年哪月哪日研制成功的吗?⸲”

      苏梦被我这䖻突如其来且毫䬤不相关的问题给问蒙了。

      “谁记这个啊?又不是考试፫!就算是考试,提前在网上搜搜不就知道了錓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