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9热app

      布迪艾西狄想好了,她要好好盘问一下阿乐芙到底回答了康斯贝尔什么问题。

      通过阿乐芙的回答,具体问题酌情给分,布迪艾西狄本人可以更好的根据对方的表现来决定对自家神侍的最终去留。

      “阿乐芙哟,我知道你是因为危在旦夕才在康斯贝尔公的胁迫下进行定向问答的。”

      布迪艾西狄一抹刚才她陷入被动的又急又气,生气是没有用的,幸好她心机深在阿乐芙身上还埋了个隐雷。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阿乐芙这个隐雷现在用正合适。

      布迪艾西狄对着失去人形的阿乐芙体贴的说到,其实这句话她是对康斯贝尔说的。

      “康斯贝尔公,您的问题全部都问完了吧?”

      康斯贝尔争分夺秒的抢滩行动已经结束了,看着这个小老头的眼珠不怀好意的乱转着,布迪艾西狄接着开口。

      “也不知道性命不再堪忧的阿乐芙,教廷的前神侍会不会出尔反尔。”

      布迪艾西狄头顶的邪嘴张大,邪嘴的舌头伸长,邪嘴舌头蛇信子般的视觉效果令看见它的人心中恶心中又暗中警惕。

      “阿乐芙我把你的生命交给你自己把握,我倒想看看凭借着你自己你能从我手中抢回多少属于你的生命。”

      布迪艾西狄想到了一个很仁慈同时绝情的方法来对付阿乐芙。

      如果阿乐芙没有卖主求荣只是在陈述当天的真实的事实,她完全可以大发慈悲网开一面。

      但是如果阿乐芙吃里扒外,那么布迪艾西狄完全可以用很漂亮的方法杀死她——毕竟不是她杀了阿乐芙,是阿乐芙自己害死了自己。

      世界可以职责教廷专制强权,但是他们不能指责因果定律守恒这个自然规律。

      邪嘴伸出了蛇信子般的舌头,在阿乐芙还没有点头同意的期间,布迪艾西狄已经率先开始对阿乐芙评分。

      “那我就把两极誓约的消极转为正极,只要你刚才回答的答案合乎我的心意你的生命就会有比例的回流,回答片面或者错误则原地踏步。”

      “恰啦啦啦啦,变负为正!变负为正!”

      邪嘴奸笑到,它不断用它怪异的舌头舔动嘴唇像是很期待阿乐芙的表现般。

      “第一个问题是……”

      布迪艾西狄对着摄像师那边摊出手,南部教廷所属的媒体自然会和她一唱一合。

      “我听见了,你的死是教廷的指使还是意外?”

      布迪艾西狄把手拢到耳边,听着教廷统区的媒体的提示,她问阿乐芙。

      布迪艾西狄的“积极誓约”最恐怖的地方在于受制约者只能求自己行为尽可能合乎要是能力者的心意。

      即便阿乐芙回答出现纰漏,她自己发觉想要改正也好收回前言也罢。

      开弓没有回头箭,拉弓的手卯足了多少力射出去的箭就有多大威力。

      “你的回答是教廷里面的暗算……不是教廷指使而是教廷内部的暗算,错开主要矛盾,这里必须得分!”

      阿乐芙第一个定向回答表现不俗,既让康斯贝尔觉得教廷有黑料可挖,也让布迪艾西狄知道她在尽可能的避重就轻。

      “生命回流28%,虽然心术不正但是懂得什么话不能说!”

      布迪艾西狄称赞完后,邪嘴就开始点评阿乐芙这句话可以为她换回多少生命。

      第一个问题就能扳回接近三成的生命,可想而知在面对问题的大矛盾时阿乐芙很清楚自己什么原则可以降,什么底线不能丢。

      阿乐芙就在问及第一个问题后,随着布迪艾西狄的邪嘴宣布她28%的生命回流的那一瞬间,阿乐芙感觉自己的内脏器官突然被注入了生命,她用力的呼出了一口气,生命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

      康斯贝尔看着布迪艾西狄和阿乐芙,在他的眼中阿乐芙的生命枷锁松开了,一大截阿乐芙的生命被送了出来,随着邪嘴评分完成生命枷锁再次收紧。

      布迪艾西狄这样做虽然无法组织康斯贝尔对着媒体信口雌黄,但是她却有机会手刃自己的亲信。

      在布迪艾西狄的认知中,阿乐芙说话合乎她的“积极誓约”那么这就意味着她并没有出卖教廷太多的颜面,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如果阿乐芙自己回答得问题不合乎“积极誓约”,那么那就是阿乐芙自己的话害死了自己,她大慈大悲给别人拿回自己性命的布迪艾西狄有什么错?

      “第二个问题,你死后教廷怎么处置你?”

      布迪艾西狄开始问下一个问题,你以为自己的生命这么容易争取回来的吗,布迪艾西狄看见这个回答刻薄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富含深意的笑容。

      “你的回答是你不知道?为什么会不知道呢,你难道不记得教廷的旧典了?扣分。”

      阿乐芙死后怎么会知道教廷怎么处置她自己,她在地下室醒来的时候人是懵傻的,随着布迪艾西狄荒谬的说“扣分”后,阿乐芙得知自己错失了一个让生命回流的机会。

      她用自己蜡黄布满血丝的双眼狠狠的盯着地面,此刻她憎恨布迪艾西狄这个女人,竟然会用这么假惺惺的方法来昭告世人——她布迪艾西狄是天底下最有同情心的执政者。

      看啊,我都把生命交给她自己把控的,她自己的回答害的她机会流失,这还能怪我吗。

      “生命回流0%,虽然不涉及核心利益但是没有按照教廷的规矩来怎么都是错的。”

      听着布迪艾西狄的邪嘴尖笑着宣布阿乐芙第一次栽跟头,阿乐芙正是因为自己的回答她的生命开始消失。

      康斯贝尔看着布迪艾西狄这个做派,他笑着回去自己的坐席上坐好。

      阿乐芙本来就不是他的人,她就像一颗棋子,好用的时候就用着不好用的时候随时都能抛弃。

      随着布迪艾西狄对阿乐芙的提问持续进行,她额间的邪嘴不断的发出它对阿乐芙的中肯评价。

      “生命回流7%,大体令人满意。”

      “生命回流0%,不识好歹连教廷对你的恩惠都忘记了!”

      “生命回流13%,对象选择正确,解释理由合情合理,难得的回答!”

      ......

      “生命回流2%,看在你最后给教廷美言的份上可怜可怜你。”

      最后在布迪艾西狄“积极誓约”下,阿乐芙成功的拿回60%的生命,阿乐芙险象迭生的结局让开庭现场的大部分知情人士暗中佩服她的勇气与胆量。

      看着这个今天突然宣告复活的神侍再度容光焕发的出现在大街小巷的新闻直播频道里,迎接四方管公会法庭的将是一个看似解开却根本解不开的结。

      死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