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ios无限次播放

      萧寒不禁有些哑然,自己显然被蓝冰璃给摆了一道,

      但这也是萧寒乐于见到的融洽氛围,

      如果一个宅子内,大家都勾心斗角,互相猜忌,那大家就都别做事儿了。

      萧寒初到京城,大家围绕着萧寒,

      就像一个初创团队,若一个初创团队内部还有间隙,那整个团队是走不远的。

      蓝冰璃出身沧溟国的密察司,对密察司内部必然是了解的,

      沧溟国是东海一个小国,但已存在了数百年。

      早在乾国之前,沧溟国便在中土大地的东边拥有自己的政权,当时的国土面积比现在的晋国只大不小,

      后来被乾国给吞并,沧溟国皇室只得流落到东海上的一处岛郡之上,延续自己的政权。

      但数百年来,沧溟国皇室没有一日不想再度回到中原,重现当年的辉煌,

      奈何大势已去,

      就算乾国末年,四大诸侯瓜分乾国,中土大地战乱四起时,

      沧溟国也未能击败晋候的水师,更无法踏入先人居住的故土。

      但这并不代表沧溟国放弃了入主中土大地的梦想,

      密察司便是沧溟国最后的坚持,

      中土四国的情报机构,要说历史的久远,还真没有人家密察司久,

      密察司存在于中土大地已经数百年了,在各国收集的情报都以特殊的方式传回沧溟国,

      人家一直在坚持,一直在时刻准备着。

      可能这些密察司的人,将自己的身份传给了子女,子女也传给了下一代,

      正可谓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哪怕这些人从出生到死都未去过沧溟国,但不重要,

      只要他们做事,沧溟国便会有银子给到他们,

      有的密察司分舵自己还会做些生意,倒卖情报,再赚一笔。

      四大国的情报机构不是不知道密察司的存在,而是选择了默许,只要不是太过分,

      四大国也愿意照顾你的生意,

      因为有些情报找你买,很划算。

      譬如我燕国想知道楚国一个郡的郡丞的履历,锦衣卫为了获得这份情报,可能会动用一些人力物力,很可能还会有一些风险,所花费的银子可能得数百两银子,

      可你去找密察司,可能也就二十两银子,

      谁让人家路子宽呢,数百年的蛰伏与发展,你跟本不知道你隔壁王二蛋的父亲是否就是密察司外围的线人,人家花一两银子请个县衙捕快喝顿酒,不止那县丞的履历给你了解得明明白白,

      就连县丞有几房妾室,哪个小妾跟谁有一腿等,都能给你说得清清楚楚,

      这就是人家密察司存在了数百年的底蕴,你不得不服。

      当萧寒从蓝冰璃那里了解到密察司如今的状况时,他便萌发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借鸡下蛋,

      哪怕是消化密察司在尚京城的一个分舵,其实并不难,

      就算密察司分舵的负责人跟总舵汇报一下,用咱一个分舵换取一个处于夺嫡期的皇子,人家也是愿意的呀。

      都是开门做生意,跟谁做不是做呢。

      现在是创业阶段,用毛爷爷的话来说,那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幽姬进来之后没多久,汪司礼也进来了,四人分着烤好的兔子。

      “叫大家过来,是想着跟大家开个小会”萧寒看着面前席地而坐的三人喃喃道“就这次的刺杀事件,你们怎么看?”。

      每次遇到比较重要的事情时,萧寒都会让相关的人过来开小会,

      大家也都习惯了自家主子的做事方式,

      用主子的话来说,这叫仪式感。

      “这次的袭击经过,奴家听汪公公说了”蓝冰璃用手帕擦了擦嘴正色道“六皇子的嫌疑最大”,

      “冰离姑娘说的是,但六皇子似乎没有要将殿下杀死的打算”汪司礼颔首道。

      萧寒点了点头“一个道袍男,一个控火男,这俩都是江湖术士,极大可能是六皇子麾下的,只不过我不明白,为何六皇子会对我下手”。

      蓝冰璃和汪司礼都皱眉不语,显然也是没有想明白。

      而幽姬依旧冷冰冰的抱着茶杯,边吹边抿,

      萧寒将目光放在老干部幽姬身上“幽姬,你怎么看?”

      “这兔子味道有点咸,下次可以少放点盐”

      “额……”

      汪司礼和蓝冰璃不约而同的看向中间的幽姬,

      许是觉得刚才开了小差,有些不合适,幽姬抬眼看向萧寒道“曾经在江湖上听过一种人,自带一种体质,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要杀他……”

      “行了,你继续喝茶吧”萧寒汗颜。

      汪司礼思忖道“如若不是真的要杀殿下,那就是要让殿下受伤,让殿下无暇去做接下来的事情,或者说接下来的什么事情会让六皇子认为殿下对其有威胁?”

      “马保国一案?”蓝冰璃疑惑道,

      萧寒摇了摇头“应该不会,马保国背后是司马家,就算要动手那也是司马家和四皇子的人;关他六皇子什么事”

      “早前有消息说,四皇子和六皇子有联手之意”蓝冰璃接着道。

      “这种暂时性联手,六皇子还不至于为此得罪殿下的”汪司礼沉吟道。

      “难不成是诗会么?”蓝冰璃有些疑惑“难道六皇子嫉妒我们殿下的诗才?”

      萧寒撇了撇嘴“先不说我参不参加,就算我参加诗会又拔得头筹,关他六皇子屁事啊,难道六皇子还打算在诗会上拔得头彩?”

      “好像未曾听说六皇子在诗词上有什么造诣”汪司礼摇了摇头。

      “这就有点琢磨不透了”萧寒叹了口气,将茶水给三人续上,接着道“既然六哥哥这么不愿意让我去参加诗会,那我却偏偏不如他意”。

      “殿下确定不是因为那赫连紫嫣而去的么?”蓝冰璃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萧寒,

      “说到赫连紫嫣,这个契丹汗王之女,大雪山圣女在这个时候来尚京城参加诗会,其目的恐怕不仅仅是因为诗会那么简单的吧”萧寒思忖道。

      “之前听殿下说,在鹰隼关时,这赫连紫嫣和大雪山的灵觉上师是为了赤龙鼎而来,还和鹰隼关的游总兵发生了些许不愉快,

      此次来尚京城,难道还是因为赤龙鼎?”蓝冰璃沉吟道。

      “恐怕未必”汪司礼摇了摇头“如今陛下将对草原用兵,这事儿也就朝堂上知晓,却并未公之于民,这大雪山的人莫不是察觉了陛下的意图,

      明面上参加诗会,私底下暗中打探虚实?”

      萧寒点了点头“不是没有可能,如若那灵觉秃驴和赫连紫嫣真的察觉出了端倪,那定然不能放他二人离开的”

      “咳咳……”幽姬轻咳两声道“你们在这里一顿分析,还不如殿下过两天在诗会上一探究竟呢”

      “幽姬姑娘说的在理”汪司礼颔首道。

      “还有个事情,大家帮我把把脉”萧寒活动了一下脖子,身子后仰,双手撑着地,缓缓道“我已经拜托母妃和穆家小姐帮我争取鹰嘴关总兵的职位”。

      这件事情,汪司礼是知情的,只有蓝冰璃和幽姬不知道,

      幽姬放下茶杯抬眼看向萧寒“殿下想去战场?”

      “好男儿自当为国戎边,保家卫国,马革裹尸……”

      “好好说话”幽姬眼睛微眯的看向萧寒。

      “要夺嫡,得有兵权在手”萧寒正色道,

      “可大燕皇室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统兵的皇子,绝不能参与夺嫡,否则会被视为乱臣贼子”幽姬沉声道,

      汪司礼也点了点头。

      “汪司礼,你这个时候点头什么意思,当初你不跟我讲!”萧寒斜眼看向汪司礼,

      “殿下恕罪”汪司礼立刻改坐为跪“老奴以为殿下知晓……”

      “我知晓个大头鬼啊,我才来尚京城多久,之前在鹰隼关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红袖招!”萧寒温怒道。

      “殿下可别赖人家汪公公,这些事儿,殿下是知道的对么?”幽姬深深的看着萧寒。

      萧寒偏过头,眼睛看向了别处,叹了口气“那你们可知道燕国皇室为何一直被门阀世家所掣肘么?”

      说着,萧寒看向面前的三人淡淡道“外人都知道,我大燕门阀世家,都以澹台、司马、穆家为尊,其实呢,还有一个孟家,

      除了这四大家族以外,大燕有五个州,数十个郡,大大小小又有多少个门阀世家?

      为什么这些门阀世家可以与皇室掰手腕?

      因为他们有兵、有钱、有粮!

      一个穆家,光是坤字商号的护商护卫,加起来没有万人也有数千,

      就坤字商号的总号,还在尚京城中,

      里面的护商护卫尽皆训练有素,刀盾齐全,通晓战阵,

      我燕国又有多少像这样的家族?

      反观我皇室,除了尚京城中的五万禁军外,就是那十万的皇属军,还有其他的么?恐怕那九镇边军,又有多少是听命于父皇的?”

      三人沉默不语,殿下所说的正是大燕如今做面临的困境,他们又如何不知晓呢。

      萧寒摇了摇头接着道“夺嫡,皇位?有何用?要是没有门阀世家的支持,如今这皇命恐怕还出不了天成郡!要想真正的掌握皇权”

      说到这里,萧寒看了看自己半握状的双手,淡淡道“兵权在手,才有实力让门阀世家们听话,

      当我大燕的军队只听命于皇室之时,这另一只手,才能掌握皇权”。

      萧寒缓缓起身,看着窗外零星的飘雪缓缓道“这些门阀世家将我萧氏皇族当做提线木偶一般,让萧氏子弟手足相残,争的确是他们门阀世家的利益”

      说到这里,萧寒不禁冷笑两声: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大燕皇室,连狗都不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