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2019年一二三四五六 文学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䳙,从日上三竿到日过中天,对面明军的土垒后面喧嚣不已,时鯣不时❭有士兵把脑袋从土垒后露出来,也不知他们在土垒后搞什么小动作。

      但是明㊞军始终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中午时分阳光强烈,在远处观战的多尔衮和鳌拜身着重䌠甲头戴铁盔,被太苷阳晒着,脸上的汗水一阵阵的往下流淌。

      ᷺“我说鳌拜,这些明狗是不是故弄玄虚啊,”多尔衮这些年虽然过得很不错,但是也能经常打熬身体,可不能被些许炎热击垮。

      “贝勒爷,也可能是他们在等我们动手,您看他们在土垒后骚动不已,不知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鳌拜可就糟了罪了,胖大的身体再捂得严严实实,气喘吁吁的说话都费劲᫯了。

      “明狗这쑯个布置真让人恶心,用炮打距离太短吊不到,用箭射又够不着,派勇士冲过去➦又要防着城头的红夷大炮,实在是讨厌。”多尔衮说道。 샵

      “没事,贝勒爷,我们比他们炮多,”鳌拜艰难的露出笑容,用手指着第二层炮兵阵쇤地说道。

      “哎呀,差点忘了后面ቋ的大炮슜阵地☎了,好啊,让刘兴延开炮轰他们一家伙。”多尔衮兴奋的说道,然后又关心的问鳌拜,“这大中午ꋩ的,你又太胖,气喘吁吁的赶紧回大帐休息一下,我在这里看着就行了。” 㭻

      鳌拜一听,如释重负的连声称谢,赶紧躲回后方大帐去乘凉了。

      这一次后金出击一共带过来十苠三吏门火炮,在前沿阵地布置了七门,在斜后方的位置还布置了一个炮兵阵地,把剩下的六门火炮布置在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掩护前方的炮兵阵地簵。

      ꉷ现在后方的后金炮兵阵地离明军的皥前沿炮垒正好在五百米的位置,对目前的火炮来说这是最佳的射击距㬘离。

      긿 多尔衮的命令很快就传到后⧢阵炮兵那边,炮手们顿时紧张的忙碌起来,不一会儿,仿造炮群发射了第一发试射弹。

      “嗵”的⓲一声,一枚普通铁弹划出低矮的弹道,击中了明军炮垒前面的空地,在干硬的地面蹭了一下后䋧,复又弹起ꍭ,ވ越过明军的土垒,落在土垒后的某处,引起一片惊呼^声。

      突兀响起的炮声让蹲守在城头的卢象升心里一悬,敌人终于有动作了。

      看到敌军发射的炮弹击中土垒后部,卢象升赶紧让参军前去了解损失情况,不过接下来建奴的后阵炮队展开了大걼规模炮击,沉闷的炮声此起彼伏,其阵地上方一片烟雾弥漫。

      几乎每一门火炮都打了五轮,几十枚炮弹的落点都在炮垒前后,有的落在炮垒前的空地,都形成了跳弹,但落点在炮垒后面的炮弹都没跳起来,因为在炮垒后部壕沟纵横,炮弹弹缦不起来。

      这一次的炮击没有给明⡽军造成伤亡,敌Ⅲ军炮击开始后,所有的炮手都藏在粵壕沟或炮垒后面的藏兵洞里,任凭炮弹如雨点般的击打着壕沟㧒区域。

      后金炮队的五轮急速射击虻后,其子铳也打完了,而且炮身也需要冷却,炮声停了下샺来,多尔衮则紧张的看着明军前沿的反应。

      明军并没有气急败紘坏的做出报复行动,其前沿阵地仍然没有任何动作,这让多尔衮迷惑不좺解,这一次的炮靕击看着气势磅礴,而且炮击的精准度也非常不错,所有的炮弹都在对方土垒前后落下,也不知道给明军造成了多大的陰损失。

      等了半晌,多尔衮等的都有点不耐烦了吒,他也不管明军接下来ԃ怎么办,直接命令前沿炮队继续对城内进行烧夷弹打击,后方炮队装好子铳,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对敌军土垒再一次打击。

      后金的前沿部队忙碌起来,炮手们把㻀火炮从土垒괁后推到射口位置,ﭜ准备对城内࢈发射烧夷弹,却不料这一切被城头的一个观察哨看见,立刻小旗子挥了几下。 鏥

      看见小旗子挥疗舞的天雄炮队멐指挥官连忙下命令,炮手们动作起来,只见两个臎土垒射口前的草帘子往下一落,两个黑洞洞的炮口便伸了出来。

      “嗵、嗵”两声,两枚大员造木托开花弹划出低矮的弧线,ぅ从射口奔涌而出,正正的击中建奴土垒的斜面处౿,然后被土垒斜面弹起,蹭起大篷尘土,落到土垒后方去了。

      “唉,”城头观战的卢象升一拍大腿,“打偏了,这么近也打不进建奴的炮垒射口,这可如何是好。”⢶

      话声未落,却从敌人炮垒后面的某处传来了两声爆炸瘟声,显然,这是开花弹的引信引爆了炮弹,接着隐约的听到了几声惨呼声和喧哗的声音,看来是爆炸的弹片给建奴䚏造앨成了伤亡。

      炮兵都是高技术兵种,真要打死打伤一两个炮手,那么这么冒险炮击还是值得的。

      而打完炮的两个天雄炮队炮组立刻把炮拖回去了,同时射口的草帘子又升起来,炮手们也都躲৉进藏兵洞里,因为敌军后方炮队的报复性打击肯定会开始。 啬

      果不其然,明军这边一有动作,后金的后方쌋炮队立刻按照以前调整好的参数发炮,又是䴰一次三轮炮击,一大批炮弹落在土垒죰前后آ,激起大篷大篷的챤尘土,声势非常骇人。

      明军躲在藏兵洞里瑟瑟发抖,生怕炮弹ᢺ击打中地面溅起的石头或木멦屑솻打中自己,不过还好,仅仅是被掀起的尘土弄得灰头土脸。

      而后金的前沿炮兵阵地却遭受了一定的损失,那两枚炮弹懐没打准,击中土垒后弹起,然后掉落在炮垒后,掉在地上仍然汩汩的往外冒烟,显然引信还在燃烧。

      炮手们见多识广,知道危险性,都争先恐后的往旁边跑,但是运气不太好,有一枚炮弹的旁边就是一个给烧夷弹加热的煤炉子,此时正呼呼的冒着烟呢。

      貆“嘣啦”,开花弹给的引信有点长,终于爆炸,爆炸掀起的气浪把煤炉子掀离地面,一炉子的烧红煤炭把正要躲避的炮手浇了满身。

      这一下子得有三四个炮茄手被烫伤,有的人身上还窜起了火苗,同伴们赶紧把他们按倒在地,用扫芼帚等物给他灭火,而他自己则配合꼔着在地上滚动,让火苗熄灭。볅

      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基本上让这一个炮组废了,而其他的炮组也不约而同的停봠了下来,因为他们暂时没搞清状况,只看见被击中的炮组一片惨状,都乱成一团的躲了起来。

      太可怕了,明军的火炮这么精准乍,竟然可以打到炮垒后躲着的火炮,如果不물把쾢对方的大炮干掉,这烧夷弹是没法打了。所有的炮手都在心里暗暗嘀咕。

      前沿炮垒被击中的消息马上就传到多尔衮那里,多尔衮也有点发懵,明军的炮手也不能厉害到这种程度吧,轰两连炮就把自己냥的一个炮组废䄀了,要这样,这个仗就没法打了。 筌 嵻

      于是,刚响了一阵的烧夷弹射击又平息下来了,战场陷入了诡异的对峙状态ⱳ,双方都在等着对方的后手,以便发起相对应的打击。

      这个对峙状态对明军是有利的,后金的军队跨越几千里而来,后勤供应非常ꆀ艰难,有利于速战但쉅不利于持久,在卢象升的心갹里,这种对峙战永远持续下去才好。 崬

      “看来允行的计策有效啊,”蹲守城头的卢象升高兴的对着身边的卢象욻坤说道,“刚才这两炮把建奴给打ኒ懵了,你看,他们的大炮都哑火了,哈哈哈。”

      “督师,这说明您深谋远虑,能达到这个目的,跟您平䉯时的练兵方略大大᭽相关,天雄炮队这么犀利,才使得宋参军的计策能出现这个成果,如果我大明的军队都能达到这个水平,那踏平辽东岂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卢象坤小小的拍了其长兄一伌个马屁。

      不过卢象升却有点神色忧郁,伻“我大明现在内忧外患,已不复当初的盛世,国库日渐艰难,民生凋敝,军队的战斗力也令人忧愁,好在当朝圣上忧心国事,而我等人臣只能尽力报国了。”

      “大哥不必担忧,我朝虽然不如以前,但好歹是泱泱大国,建奴㗈跳梁之辈,终究是兔子尾巴长不了的。”卢象坤很自然的说道。

      “我担心뗳的不是建奴跳梁之辈,而是在大员的团社,九弟,我们和建奴可都是拿着大员造姊的武器在互相对轰啊,这团社的实力,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我辈如何能知?”卢象升接话说道。

      “可是这个团社对我Ჽ朝并无敌意啊?”껵卢象坤说道,“其处处维护我ᬠ华夏正统,而且疏散饥民,等于是帮禰了我朝一个大忙?”

      “你腵有所不知,萇正因为这团社所为才应该引起警惕,他们这是和我朝在争夺鵧民心,万一其存在入主中原之心,那就是水到渠成之事呃。”卢象升一脸忧郁的说道,眼㝍望着东南方向,那里是大明朝的京ꏫ师所在。

      “大哥岂不必忧虑,团社绝对志不在中原,听人说起,其外部有广袤䁱国土,比我们大明朝还大的国土,移民出去以后吃饱穿暖,过着幸福美满的田园生活,谁能驱动他们再来万里之外的中原打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