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主播直播

      阴山葬天刀顴一出。

      谭破身周顿时刮起了一阵阴风。 䟀

      他的头发无风自动,朝着身后飘飞。

      擂台上,响起了一阵阵野鬼的呜咽。

      陈炀虽然不怕,但身上依然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

      窥命之眼的窥视下,他看得见谭破的刀身上,缠绕着一道道阴魂。

      一张张扭曲的脸,在嘶吼嚎叫着。

      谭破欺身靠近。

      阴风托着他的脚듮,让他疾行的速度极ℤ快。

      一眨眼就来到了身侧。

      谭破挥刀。

      刀身上的道道阴魂,同时张开大口朝着陈炀全身咬来。

      若让那刀砍中身体,割破皮肤,阴魂入体,瞬间就可以吸干一个人的精᰿血,让其成为一具枯骨。

      蹘这是无比邪恶的凶煞邪兵!

      ➻ “此子残忍,不可轻饶啊。”

      陈炀瞳孔深处突然闪过一抹金黄。 홰 ⏿

      笑之妖控制了陈炀的身体,她张口䇧朝着谭破呵出一口气。

      一道至刚至阳的金黄色气息,在陈炀的身前凝结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金色屏障,犹如一道蛛网。

      谭破刀身上的阴魂蓦然一惊。

      那金黄色的퍁蛛网,让前方扑到的阴魂刹那间化为了黑烟。

      滋滋!

      ኶阴魂嘶吼着发㻖出绝望的呼号。

      谭破看不到阴魂。

      一刀没有砍中,他接着挥出第二刀。

      可是,这挥到空中的刀,越⟞来越沉重。

      它不再揠往前砍出,而是朝簯下,朝后躲闪。

      “这是鲌怎么回事?”

      谭破心中一惊。

      他发现这刀似乎在害怕觌,在后退,在朝后躲闪。 

      这可是一把凶兵啊!

      它到底在害怕什么?

      卶这时,他蓦然想到父亲给他这柄刀时说过的话。

      C“凶兵蘂,不得已而用之。刀出必见血,不杀人,便噬主。慎之,慎之。”

      谭破脸色刹那变得苍白。

      他绝望地发现,握在手里的阴山葬天刀,不再由他掌控,而是朝下砍来。

      Ε 噗!

      刀身入体!

      阴山葬天刀直接砍在了谭破的大腿上,深可见춢骨,鲜血刹那飚飞四射。

      谭破失魂落魄低下头,看到全身的筋肉开始萎缩。

      ꔷ黑色的气息从大腿伤口处开始䶁蔓延扩散。

      “啊!”

      擂台下的谭敏看到这一幕,炯发出惊叫。

      “哥,快嶋扔掉刀。”ܴ

      他是知道这刀的威力的。

      可是哪里黯来得及?

      줎 凶兵噬主,神仙都救不回来。

      那刀势大力沉,握在谭破手里,却謁狠狠剁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砍到了骨头上也没有止住刀势㤞,它继续往后,把谭破的命根子都剁了下来。

      也不知是不是紧张收缩的缘故,剁下来时,那话儿퀙玩意竟是硬邦邦的。

      不一会儿,谭破浑身气血干枯,变成了皮包骨头的一具干尸。

      陈炀见到这一幕,吓得往后一跳。

      这种让人自宫的凶兵,最˓好还是离远一点。

      丧之妖在瞳孔中低声道:“此无主凶兵,主人何不收了?”

      “这样会不ﶹ会有点缺德?”陈炀嘀咕道。

      丧之妖低笑道:“主人你还在乎这个吗?你得罪的人不少,没有点趁手的兵器,薰怎么抵挡得住别人的报复?”

      ⹶ “也对。反正都没底线的人。”

      ᅠ 陈炀摸了摸鼻子,假装上前去帮助谭破,趁乱将阴山葬天刀收入命宫中,交由老贝保管在树洞里。

      现场一片混乱惊呼,倒也쏼无人注意到这一点。

      两个灰袍老者跃上擂台,迅速将死去的谭破拖下,装在一具木棺里㵤让谭敏带回。

      “恭喜陈饤公子,守住擂主之位,并连胜七场。”一名灰袍老者上前恭贺。

      陈炀谦虚道:“运气罢了。”

      老者呵呵一笑。

      将军府的这些灰袍老者,一个个实力强大,想必܉都是军中退下来的强者。

      䌕陈炀不敢小觑。

      擂台撤去,将军府侍女带领着众人回到暖阁够中。

      大家看向陈炀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

      郑铎脸色灰白坐在角落里,自感实力弱小,再无复仇的希望。

      他曾经的荣耀和骄傲,通通被一个名不ﴮ见经传的小卒打得粉碎。

      曾经他们都是九炼铁卒时,他还想过亲自杀了陈炀。

      几天不见,陈炀已是重瞳修士,他已被远远甩在了后面,只能寄望他人帮自己找回颜面。

      如今,他身边这些高手,军中的猛卒,一个个全成了陈炀的手下败将。

      郑铎这才发现,自己想找陈炀的麻烦,或许只是一个笑话。

      自己跟他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䮖。

      这是何其可怕的一个人!

      韩琦败了,柳鲲败了,倪鑫败了,张绍帝败了,谭敏败了,谭破死了,朱一龙害怕了。ᨵ

      所有身边的强者,无一人可以抗ፑ衡陈炀。

      “我真是个傻子,真的,”郑铎抓着自己的头发,喃喃道,“我单单知道自己可以倚强凌弱,却不知道此刻我才是被凌辱的那个弱者。”

      “啊,我受不了啦。”

      郑铎撕扯着头发,跑了出去。

      许多人向他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哎,又疯了一个。”

      陈炀摇摇头,不明白这些人为何就是要与他为敌呢。

      ⢘在寒鳞城得罪的人越来越多了。

      陈炀有些无奈。

      好在,如今有机会抱住将军府和虎挚营的大腿了。

      等调查到太守府的蛛丝马迹,正式加入虎挚营之后,自己就有了真正的强大靠山。

      届时,嘿嘿,在寒鳞城可以横着走。

      擂台比赛的奖品端了上来。

      一番客套的恭维和喝鑯彩之后,岳湘夫人看向陈炀:

      ﳬ “不知公子看上了哪件奖品?公子是擂主,又连胜六场,可优先选择两件奖品。”

      第一件奖品,是一段枯木。

      第二件奖品,是一个卷轴。

      第三件奖品,是一块冰蓝色的玉。

      第四件奖品,是一只栜红色羽翼的小鸟。

      第五件奖品,是一朵泛着黑色幽光的蘑菇。

      这些奖品的名称和特性,有什么用途,岳湘夫人却没有介绍。

      㽧陈炀也不好意思去问。

      不过,丧之妖已预定了黑色蘑菇,所以陈炀道:

      “我要的第一件奖品,是这一朵蘑菇。”

      岳湘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微微颔首。

      “这小子算是一擹个识货之人。”她心中无声嘀咕道。

      立马有侍女将黑色蘑菇装入特制的木盒中䜜,送到陈炀手中。

      岳湘夫人叮嘱道:“公子,请勿用手触碰蘑菇,也别用眼睛盯着蘑菇看,否则可能会出现中毒,或精神异常的症状。”

      鱯陈炀点点头。

      左眼瞳孔中的丧之妖开心道:“谢谢主人。”

      陈炀问ݱ笑之妖:糭“笑笑,你要哪件礼物?”

      쮻 笑之妖看了看剩下的四件礼物,缓缓道:“我要那段枯木。”

      丧之妖惊呼道:“姐姐,你要那玩意干嘛?对你来说,那小红鸟不是更好吗?”

      笑之妖摇摇头,却对陈炀道:“主人,这段枯木是罕见的枯荣木。非常适合无归老先生,既可以助他隐蔽气息,也可以帮他枯木逢羜春,恢复生机。”

      陈炀愕然:“你都没有考讈虑自己?”

      笑之妖道:“主人的需求,也就是笑笑的需求。”

      “额……真是一个好孩子。”

      得到陈炀的表扬,笑之妖露出甜甜的微笑。

      陈炀看向笑之妖和右眼瞳孔中的乞丐青年:“后面我带你们去市场上买吧,想要什么尽ద管开口。”

      “谢谢主人。”笑之妖诚恳回应。

      乞丐青年依然沉沉昏睡。

      也潂不知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陈炀看向笑之妖:“笑笑,你能不能鼓励一下你们隔壁这位老兄?让他的人生积极一点,乐观一点,为主人服⪾务主动一点!”

      笑之妖一听,身子哆嗦了一下:“我可不敢。”

      她身旁向来傲娇的丧之妖,也浑身哆嗦了一下,眼짬里露出畏惧的眼神。

      陈炀眯了眯眼睛。

      看来是个棘手的刺头,慢䵣慢驯服吧憏。

      还好笑丧两姐妹毕竟容易沟通。

      但若是与乞丐青年始终无法沟通,达不到通明合一层次,自己可能永远无法达到重瞳境圆满,晋升到下一个境界。

      所以,如何培养与乞丐青年的感情,增强互动銷是关键啊。

      不过,此事该急也急不来。

      他既然选择了自己作为命魂之主,必然是抱着合作共赢的心态来的,不可能只是팶为了找个곩睡觉的地方。

      想通了这里,陈炀不再忧心命魂的问题,ᖨ看向奖品台道:“第二件奖品,我选择那段枯木。”

      “好眼力啊。”岳湘夫人喃䫝喃赞道蘯。

      黑色蘑菇,和枯木,都是苏崇山将军从寒鳞山深处的鬼影绝域中ᰛ带出。

      看起来普普通通,实际上却有神鬼莫测的功用。

      苏崇山将之作为擂台赛的奖品,用这几件宝贝当奖品,可以说是大手笔的投资了。

      一方面考考年轻人的眼力,一方面支持女儿找到好綗的夫婿。

      现在,陈炀一下子将最珍贵的两㡗件挑走,可以说这眼力也算是年轻人中的翘楚了。

      因为谭破死亡,朱一龙、霍兵、柳奋뮌弃权,所以第綜二三四名变成了谭娴敏和张绍帝和唐涛。

      谭敏和张绍帝愤而出走。

      最后奖品由唐涛和李灵颖和欧阳漪㽸获得。

      早早被淘汰,正坐在下方吃瓜的欧阳漪,突然听说自己得到了奖品,不可思议地大叫着:“真的吗?我第一个被淘汰的,竟然获奖了?”

      “是的,你没听错,你获奖了。”岳湘夫人含笑看着她。

      欧阳漪惊喜得蹦跳起来,翩翩彩蝶托着她凌空飞起。﬷

      将军府的生日宴就此结束。

      经历了这一天的各种事件,众人离开时心情跌宕起伏。

      有人想着余欢和柳鲲的香艳场面,啧啧称奇。

      有人赞叹陈炀连胜七场,抱得美人归。

      也有人羡慕欧阳漪的好运气,后悔自己没有报名。

      陈炀却被岳湘夫人留了下来。

      렑待众人退去,屏退侍女,岳湘夫人和蔼道:“陈公子,可曾婚配否?”

      陈땽炀一怔,诚实以对:“已婚,但已经离了。”

      岳湘夫苋人心中一沉。

      竟是个二婚男?

      不由好奇道:“为何事而离?”

       “她想杀了我,她父亲也想杀了我,她们全家都想杀了我。”捾

      岳湘夫人呼吸停滞了数息。

      ꛆ“结果呢?”

      陈炀淡淡一謿笑:“幸运퉷的是天可怜见,我还活着,他们都死了。”

      “咔咔……”

      岳湘夫人暗暗心괮惊,不由쉹自主打了个鼐寒颤。

      “不知公子从事何种营生?”

      “目前无业,靠之前家里的积蓄度日。쐐”

      茷 “ኧ可有官职在身?”

      “无。”

      虎挚营的工作还没落实,这个身份也不方便暴露,所以陈炀也不准备让外人知道。

      岳湘夫人听到这里件,脸色更加苍䥭白汅了几分。

      “看来꿺,介绍他与轻儿认识的想法,有些草率了。兹事体大,必须让苏崇山来定夺了。”

      两人心不在焉又聊了几句,最后在尴尬的氛围中,岳湘夫人让陈炀早些回去休息。

      “那陈某就告辞了。”

      햂 “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