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今天晚让你桶个够动漫

      䆍让耼方铭长舒一口气的是第三本书,他终于看到了自己䒺熟悉的文章。

      第三本书表皮也是逐渐脱落碎纸化,但是就是表皮那三个残缺的大字让方铭开心不已。

      攳 믮 而为首的扉页上残缺的三个大字琍正是---杖芒决

      方铭꾡小心翼翼的翻开扉页,嵳看着上面的内容,良久长舒一口气。他㣚的词总是能让人每看一次都心㰽潮澎湃一次。

      弸 第一页: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狞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宴故作此词。

      第二页:莫听穿林打叶声,혱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퓎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笼山头斜照却쾋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是一首相当有名气的词,无论前世还是今世,都是豪放不羁的代表之㒙作,这其中流露出的那一股子于寻常处生奇景意,于困苦中旷达超脱的胸襟,都让方铭的内心翻腾不息。

      겶 能在这个世界看到自팦己熟悉的词和文化,让方铭很是开心,方铭翻开了第三왛页,却看到了一堆白话文:自此诗传世之后,众多武修之人以此诗힖为基,以杖为伴,卶踏入江湖寻求뎭超脱,故后人凡入武修之人,初始境界必称杖芒境。若有不尊,道废其身,毁其神思,永世不得入武道。这是一段话锋凌厉的序言,表明了武修体系初始境界的固定名称和原由。方铭也是自系统嘴里妖㞙修乞灵境之后再次见到了新的体系和境界,即为武修杖芒境。

      第四页:何为武修,武修修的是自身,修的是灵器,࢏修的是以武正道,修的是胸腹蕴含的一股子侠쬵气。夫胸有正气,以力犯禁ᓟ是为侠,胸怀恶念,以力乱纲是为魔。这世间万物所有生灵썈都可以修炼武修,是整个修炼体系的奠基体系。但武修者궹多如牛඗毛,登临巅峰者凤毛麟角。故有人不屑为̡之,只觉低劣,却不曾想过自身,是否有毅力,有天资,有智慧諓,有勇气。这世界所有的修炼体系都是一퉓样的,无高下之分,只᫾有个人的原因所在。

      第五页:凡人想入武修之道,需以凡人身,锻肉体,壮气血,待身有所⨿成,择一器,入江湖,戮凶妖,啖其血肉。以器贯心,以法相融,直至心器相融,舄便入武修杖芒境,自此无拘无束,以侠客意气遨游天地间⭍。然以蝼蚁之资证道天地,所经苼戮凶妖,器贯풧心之苦使得无数武修之人陨落,化为尘埃,ἰ故武修之道,难入

      탚ꄠ第六页:吾乃大ꖫ明开国之君,因感念天地不仁,生灵如蝼蚁,命国公徐达为首,引武修数十人,历三载融汇贯通,写下此书,名为杖芒决,此书目的只为开化众生,天下皆武,还人族一片郎朗晴空。此书可为武修入杖芒时所修,囊括三门学法,其ភ一修퉠身之ꦴ法,其二器修之法,其三融器之法。

      肳 쬩第七页:此书以定风波为骨,三决为血肉,只愿铸就武道长青之路,有朝一춝日尔等因此决登临巅峰者,៬莫要忘了这本法决的骨。

      第八页:修身之法...(咱实在是编不下겝去了=。=)

      第十页:器修之法...

      第十二阦页:融器之法...

      饶方铭翻到最后一页,心中涌起对白眉的愧疚感,詚这本基础法决拿到外面爬可能真的很烂大街,但是在这个丛林里,在ﲎ他手上,胜过无数珍宝,有了这本定风波,他才能快速的提升自己,才能保证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

      这本书对于方铭来说젦,修炼起来真的很简单,方铭只要愿意랠,它完全可以杀最强的猛兽,来为自己੏入杖芒提供能量,以及用灵器穿葽透心脏这漟种小事,也是轻轻松松,缺的就ဠ是贯心时候的法决,以及修炼自懀身的法决,而ᮬ这本基础总决定风波鬂给他提供了一切他需要的!

      “白眉,你真的是给了我一份大礼。”方铭心里念着,默默的把白眉㷶这份情记下了,现在他别无选择,等到他ꄲ以后有能力了,有自保的资本了,他自然会脱离这个契约,然后像他自己说的一样,给白眉这个族群一份大机缘!

      方铭把这本书很垚珍重的放进瀉了空间戒指里,然后把金瓶梅햴和道德经放到自己的낍枕头底下,这些读物,一个催眠,一个也催眠,只是方式不同而已,就不放进空间戒指了

      衠长舒了一口气的方铭拉开帘子走出门外,伸了个懒腰,看着刦已经在那把刀旁边睡着的小火猴,在看了看同样也睡䴿着的五颜六色的走路草,无奈的山笑了笑,先是轻轻拍醒了小火猴,小火猴迷迷糊糊醒来,傸发现ꔓ是方铭,吓了一跳,急忙对着方铭指퉎了指嘴炟巴,然后嗷的吐出一口嬌黑烟,方铭拍了拍小火猴脑袋给了他一个我明白的眼神,让小火猴安心下来,坐在地上㾂揉着喉咙,然后方铭走到走路草身边,轻轻抓住走路草头顶的叶子,走路草可能太累了还没醒过来,被方铭拎着,一脸迷瞪,身形拉成椭圆形,჋嘴巴还在有节奏地一张一合。

      方铭走到河边,轻轻拍打着走路 草,等到走路草醒过来,挽起一捧水帴泼在走路草满是粉尘的身上,走路草一个机灵,睁大着自몢己的眼睛看着方㈸铭,然后不好意思的用叶子挠了挠自己的后背,失态了失态了

      “你先去河里洗洗,不然一身是㔮粉的多不舒服,洗洗再回来继续睡觉吧。”方铭轻轻的念叨着走路草,走路草絤也干脆,宛⓪如一个炮弹一样猛地跃入水中,溅起一蓬水花,每一粒水珠倒映着午后天空的白云,쉀折坽射着暖融融的阳光,显得格外的晶莹。 睫

      “小㕙火猴,走吧,帮我去锻造那个武器去,这两天可能就要用到፱啦!”方铭对着小火猴喊道:윽“你去丛林里拣点柴火,等㩜会要用,要大根的啊!等ﺜ等卧槽?”

      方铭还没吩咐完,ಔ就看到走鿩路草刚跳进去的河流里,浮起了≩几只鱼,闪着颜色各异的光芒。什么黄的红的紫的灰的,这턼谁顶得住。走路草怎么能这么஼破坏环境呢!真是,这样是不对的!罢了罢了,事已至此,只能加紧补救:“小火猴,快把除了紫色ホ以外的鱼都给我弄上来!对!紫色的不要!就要其余稯的,多少天了终于可以吃水里的!”

      小火猴无语的看着方ᛚ铭,那是河!!我下去我要命的..紌.请㉏另请高明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