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免费理中乱中山美步

      抢风,迎击。

      当印有彩瞳骷髅的海盗旗在金鹿号搈的桅尖飘扬起来,懒散了十余日的德雷克旗舰在一息之间苏醒了。

      ꨬ 水手们ⴖ像猿猴一样滑荡在这诺艘残缺了前桅的巨大战船的帆索上,升起横帆、纵帆,张挂起全ꊂ部的艏帆和捕风帆,在摇뤌摇摆摆之间侧过船艏,斜切海风,缓慢加速。寮

      水手们飞奔在甲板縞上。

      㴿

      묘他们以朿八人为一组,有序而快ま速地把一架架十二磅炮和配套的弹丸、药包从艏楼推出来。

      亚夝查林在洯炮舱探出半个身子,高声叫喊:“全舰。实弹!两舷齐装!待战!”

      水手们用唐娜从未见识过的训练有素完成了装填,推讏动炮管探出船舷,飞快地钩上玔固定炮车的铁链。那些铁链软软地躺在甲板上,并不绷直。

      因为待发射之时,炮车会随着火炮的后座力倒退꟬,铁链的目的只在于防止炮车退飞出去,而不是把所有的后座力都栥交给战舰来承受。

      洛林在船艏估算着距离,纵声下令:“左满舵,转帆!”

      ᑉ海娜二话不说拨满舵轮,克伦带着操帆手们推动帆桁,在艉甲板走出一道弧线,随着船身的倾斜,让纵帆始终处在鼓满的状态。

      金鹿号由此完成了第撄一觜次折线切风。

      唐娜静静看着这一切。

      她站在洛林身边,腰上缚着辴细됑长的绳索,绳索的另一ꭲ头绑在独角鲸狰狞的弩臂上,余留的绳长仅有一米。

      这是她对洛林允许她“自缚”的回报,然而洛林是否信任她暂且不提,金鹿号的船员们肯定没有因为她的举动就放松了警惕。

      訳诺雅,那个一说话弾就脸红,走路都不敢独自超前的害羞的罗姆女孩就笶并Ꙛ腿坐在她的身边,有意无意地把玩着腰上的牌羛盒,依旧是那副眼神躲闪,柔声细语的羉样子。

      可唐娜再也不㘡会把她当成贵族少爷的贴身侍女。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这个“侍女”扬手射出几张塔罗,轻而易举扎进了坚固的橡木甲板芪,入㡼木半寸。

      要是那些塔罗扎在人身上……唐娜打躚了个寒战,突然想起来,옺自己因为好奇的缘故,在极近的距离请她做过占卜。

      坟 还有皮尔斯,那个年龄厵和模样都远远达不到成年뀤标准的小孩,在举起长枪的一瞬间,脸上稚气尽消。

      唐娜隐约看到一个小号的洛林端着枪,瞄准她,眼神里没有半点犹豫,那份高퐣傲,那种自信…壨…看得人心头发寒。 굍

      现在,他正在攀爬帆缆。鄁

      在摇摇晃晃的海船上,背着一人高的长枪,披着奇怪的用某种生物的皮做成的罩衣,这个孩子像ഢ灵猴似攀上三띿十来米高的瞭望台,丝毫不惧其中的危险。

      唐娜如何还能不知道,她之前所看到的㛽一切都是假的?

      好色多嘴的亚查林,只会做菜的王也,心好累的管家克伦,没有自我䐝,只有主人的死士海娜……

      还有那个看起来充斥着贵族情怀,把航海当成郊游깈的洛林.德ﳀ雷Ɤ克᫋……

      Ѯ唐娜鐰抬起头酩,呆呆望着飘扬在桅尖上的彩瞳海盗旗,喃喃自语。硃

      ॽ 꽝 “这是一群披着羊皮的野狼……一场有预谋的入侵。”

      洛林听到了她的话,笑着回过头:“骑士小姐,想㙾明白了?”

      “您不必觐再喊我骑士小姐갽,我背弃家族已经很久了,当不得骑士的称呼。”

      “可你并没有通报姓名,我总不能喊你……喂룬。”팭

      唐娜沉默了一会儿:“卡特琳娜.迪波,我䴨曾是駚巴塞ꗁ罗那埃斯坦巴伯爵的女儿,现在则是加勒比海的红发卡特琳娜,一个失去船的海盗船长。”

      “迪波女︥士。”洛林微微欠身行礼,“很高兴我们禋之间的ᄄ了解又近了一步,作为回报……我确实对加勒比巃的海盗有兴趣,但从未想过,您会是海盗的一员,还是如此优秀的一员。”

      扟 卡特琳娜摇着头笑了两声。

      껖“金鹿号,德雷克,如果我猜得没错,您的祖先就是加勒比海盗的先行者弗朗西斯。您知道么?酻历史上赫仰赫有名的海盗都将他视閴作榜样与追求,所以我们远比您想象得更有修养,哪怕这听来很好笑。”

      “其实并不好笑。奭”洛林耸耸肩,“欧洲的海上强国皆因海盗昌盛,贵族多与海盗渊源。你也是正统的贵族出身,应该知道我们依旧恪守걶着暴쯿徒的传统,只是做得比先祖们有技巧得多,比如说,用阶级和法律来替换弯刀和火枪。”

      “奇特的说辞。”卡特琳娜挑了挑眉,“看来您在贵族謑圈里并不受欢迎。”

      ͧ“攓没钱的时候确实是那样。”洛林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闲聊结束,我们的螬敌人来了。”

      黑曼巴的帆影出现在海平面上,缓缓上升,风驰电掣。

      金鹿号完成了第二次折线,逆着风右向满舵,朝着对手的左舷斜切。

      洛林看到了一面招展的海盗旗,黑色的旗面;上有一团硕大的,血一样的鲜红的渍斑,渍斑的正中是白色的骷髅,低下两柄弯刀交叉,一条黑曼巴盘踞在骷髅上,三角形的蛇头从左侧ሎ眼眶钻出,高昂头颅,作势欲扑。

      穻 峱洛林憋잶了瘪嘴:“前桅和主桅横帆,后桅纵帆,标准的巴格型三桅混帆船,她叫什么?”

      “毒蛇号。ゑ”卡特琳娜没有表现出半点犹豫,“长44米,宽10米,桦木材质,载员200。她原来鈇是一艘非洲航线上的走私船뮊,艾米.菲拉德俘虏她的时候被装在货舱里的黑曼巴蛇所伤,及时砍断了自己的左手,걃伤而不死,这才获得了黑曼巴的名号。”

      洛林抱着臂观察着敌船,轻声说:“我没兴趣知ṅ道黑曼巴船长的发迹史,她的火力怎么样?”

      “炮舱每舷10门十䤶二磅炮,主甲板每舷4门九磅ⅸ炮,她特意加固过船艏,配备两门十八磅中程炮,是船上最强的火力,你要小心。”

      “把重炮放在船艏?”洛林愣了一下,“삶他似乎很享受追逐猎物的快乐。”

      “不是的,他的战法有点特别,主要是……”

       “翼帆!”卡特琳娜的话没说完,瞭望台上突然传来皮尔斯稚气而惊惶的喊声,“岆一点钟方向,距离1.5公里!敌船张开潇翼帆,航速激增,相浫对速度十六节!”

      “船艏炮击!规避!”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