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直播录播视频

      见来者是田中,柳祁的心里便紧张起来,不过脸上不露声色,还是微笑着向田中打了招呼。

      毕竟目前的国际国内法律均明文禁止任何特种部队以及类似的行动,再加上国际局势严峻,任意国如果冒险触碰红线都可能会使自己成为军事打击的众矢之的,而狄蓝的秘密计划似乎除自己和行动组的战士以外并无其他人知道,田中赤月又似乎对狄蓝有若有若无的敌意,因此田中这时出现在这里绝不是巧合。

      “田中,好久不见。”狄蓝面无表情地点了一下头,“应该是刚到吧?怎么没去参加为你们召开的会议?”

      “我和柳祁一起到的,这不现在过来接他一起开会。”说完看了看柳祁。

      “没必要,这次会议就是给你们这些新来军官介绍一下基地具体情况和分配各自的任务,柳祁的任务我这边给他亲自交代了。”

      一旁的几个士兵没被他们干扰行动,田中过来时正好吃完了东西,收拾一下了场地然后打完招呼就走了。

      田中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就先过去了。”然后望了一眼士兵们的背影,又看着狄蓝说:“狄长官,柳祁是个挺好的小伙子,可得让年轻人多锻炼锻炼啊。”说罢上车扬长而去。

      “首长,田中长官刚才跟我说你们是同学?”

      “不,只是一起上过一次课,很多年前的事了。”

      “哦……我总觉得他似乎对我有意见。难道是因为我没在军官名单上,让他觉得我不够格来这里?”

      “他一开始也没在名单上,但最后他也跟着来了。”然后伸手制止了要说什么的柳祁,“别想了,还有事要跟你说。”说罢示意柳祁开车,两人便向着办公区域开去。

      前边介绍过,雪原基地的地下一层是空间巨大的演习场地,场地两侧的岩壁中有各种作战办公室,而地下二层是军营。由于地下条件限制,军官们也住在地下二层,但狄蓝却把岩壁上最高层自己办公室旁的一个小房间规整成了自己的住处,按他的话说:最高长官事情多,住在办公室最好,而且这里能清楚地看出作战情况。

      柳祁二人进了朴素的办公室,这办公室让他想起在怀旧电影里看到的20世纪机关办事处:进门是两个老旧的矮布沙发,沙发前有个小茶几上边摆着白瓷的茶壶和带把手的茶杯,靠窗有个木柜书架,上边摆满了资料和书。柳祁猜以狄蓝的性格来说上边应该还有几本文学类的书,狄蓝很喜欢在休息的时候看看小说——果然,伸手可拿的地方有几本《红楼梦》《三国演义》还有《秦腔》之类的。宽大、垫着玻璃板的写字台上摆满了文件,甚至玻璃板下面还垫着许多记着什么东西的纸。桌旁摆着两大盆绿植,一旁的墙上挂着几张伟人画像。在窗台上摆着一个小球形鱼缸,里边虽有水草乱石,却看不到鱼,显得空荡荡的。

      狄蓝自小虽姥爷长大,他那老爷就是个老干部,年轻时狄蓝十分乐于在办公室使用各种高新技术,可岁数大了,五光十色的指示灯和极简主义的操作界面总让他觉得什么都太快了,自己跟不上,于是许久之后,他的办公室终于变成了他童年时姥爷办公室的那个样子。

      柳祁对这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办公室自然见怪不怪,进去顺手为狄蓝泡了杯茶。

      “虽然你们是新来的增援军官,但其实我们自从来这里到现在一直都在进行初期的准备活动,而真正的战斗方向还处在十分雏形的阶段。对于雪原计划方针,你有什么见解?”狄蓝接过茶开门见山。

      “雪原计划的目标就是训练出能够防御改造士兵的部队,前提是我们必须清楚对方会如何进攻。考虑到基因技术的特殊性,我认为改造士兵的数量会十分有限,因此敌人应该不会有大规模专门的生化部队,更合里的考虑应该是混合改造士兵和普通士兵,主要进行类似于之前步坦协同的战术。改造士兵的行动能力和破坏力是绝不能以人类来思考,甚至可以接近于机械化部队,而用对付机械化的武器打击个人却十分困难,因此我们不能考虑现存的任何战术,而要重新思考对敌之策了。”

      “嗯。”狄蓝点了点头说道,“说的不错,战术只是一方面,那么武器呢?”

      “在来之前我大概研究了一下您给我发的资料,我同意使用生化枪械的建议。”

      柳祁说的资料是之前狄蓝他们开会之讨论后的结果,会议上大家都认为改造士兵里可能甚至说必然会有皮糙肉厚或者带有坚硬外壳的战士,因此不能继续使用传统的动能武器而要新的武器,在考虑电磁、声波、热能等方向之后最后选定用生化枪械。比如说同样的一把枪,生化枪械射出的就是类似于以前猎人用的麻醉枪,这种子弹有穿刺的特效,并且内含特殊成分,注射到受害者的身体里以达到杀伤效果。

      “生化枪械确实是最可行的武器,不过子弹里的杀伤成分如何研究?”

      “以学院项目的合作性来说,这方面的研究应该是由东西伯利亚军方负责,要不要我一会与卡列宁说一下?”

      狄蓝摇摇头,说道:“我问你,为什么现在每个国家都不敢组建自己的特种部队?”

      “当然是怕别国以此为借口向自己开战……”说到这,柳祁觉得有些不对。

      “嗯,大家怕打仗所以不敢有特种部队,可如果他们本身就想打呢?”狄蓝说着踱步到窗旁看着窗外广阔的演习场。

      “您的意思是?”

      “我们要做好反渗透破坏的工作,我们不能轻信任何人。说回子弹,要想杀灭特种战士,就得先了解他们。”说完又从口袋里拿出了刚才在机房给柳祁看的那个纸条。

      柳祁立马明白了,原来狄蓝是要让他的特种小队去打探改造人的消息,并盗取他们的弱点。于是柳祁点点头说:“明白。”

      狄蓝便掏出一个打火机,把纸条烧成灰烬扔到了花盆的泥土里,然后说道:“去吧,和卡列宁说一下,让他们军方着手研究生化子弹,但一定要在一个月内完成。等到今晚八点的时候我和战士们会在这里等你。”

      柳祁站在狄蓝身边,突然发现他身旁的玻璃鱼缸原来也不是空空荡荡,而是有几条极小的鱼苗,这些鱼苗大概只有几毫米长,小的不成样子,却生机勃勃地在玻璃球里来回游动,也许未来的某天,它们会成长成横扫四方的大鱼。

      恰如狄蓝手下的特种部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