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距离排球赛已经过去了两天,在我看来那场比赛陃输得其实真的是没有办法,但是王八老大却不这么想,说是我们是比赛放水。

      我猜其实是王八老大输了大钱。

      ꩣ我突然觉得原来的世界里,国家规定赌博违法是真的明智。

      或许是因为我提前的就跟王八老大报备了可以直接把我抓下去,他没有对我发泄太多的情绪。

      不过正一郎他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好家伙,顶着个大ꈦ太阳,气温却不是很高,加上风很大。在这样的场合下,几个杆子上,一根挂一个뤲壮汉。

      我也被挂上去了,꟨不过我清娅楚的看到,王八老大把我挂在了一个新加的木头杆子上,他还偷偷地在杆子侧面戳了几个窟窿,然后他朝我眨了眨眼。 ਲ਼

      虽然我也很感动因为我的及时站队,王八老大对我的关照吧,但쒈是如果朝疮我眨眼的不是臘王八老大,而是女兵㓈营那边的人,哪怕也是鸟州人我恐怕会激动一天,谁让咱两世为人没怎么接触过异性呢。

      也就挂了那么几分钟,我就开始在上祩面自己荡了起来,几下就把这杆子直接趀晃断了。也幸亏我是个鸟人,没有摔下去,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飘飘然落地之后,旁边马上鸞冲出来两个王八老大的贴身小弟伥,直接把我按在地上拖进了王八老大的营帐。

      一系列密切交谈过后,我开始装模作样的惨叫,꛼我觉得这是我人生的演技巅峰。

      这臖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

      皇家马戏团也好,皇家文工团也好,就是那么一个戏班子,叫什么我真的记不得了。今天他终楜于来了렜。我因为现在应该是伤痕累累的躺在王八老大的营帐内,所以没有参加鼓乐队。

      不出我所料,还是输了。

      獀 王八老大在营帐里很不高兴,正生着闷气呢,外面小弟进来了,说皇上뒧跑去偷袭敌营,然后失联了。

      㦢 这可是大事啊,皇上帻御驾亲征我们这帮当Ⰾ兵的竟然不知道,而且,还ꃕ失联在那边了。

      王八老大摆了摆手,丝毫都不在意,说鼖什么不过是再换一个皇帝,反正他都看釻着换了好几届了。

      틡 娅 对啊,这货是个王八来着,我总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为什么这个国家的国力有些贫弱的原因。

      外面小弟趴在王八老大耳朵边子上嘀咕了半天,说是来到这边失联了,对王八老大的声望不好。

      听着听着我明白了两件大事,第一件就是这个国家的首都竟然就在边境线的边上,第二件就是,Ÿ当今皇上竟然就是这个文工团的团长!

      王八老大哈哈一笑,说既然如此就把正一郎他햿们放下来,让他先上。

      这可是真正的战争。

      我骉承萉认ⶸ我现在感觉当时的紧张是有多么的愚蠢。뮜

      ᪊ 这里打仗竟然就是进入一个类似于ar的世界里,玩战争游戏。 ⾥

      ꗽ 在那个虚假的餝世界里死了,也就是很长时间内不能再次参加进去这么一点的惩罚而已。

      还给我啊!把我那点紧♯张,和对异世界的憧憬还给我ꈯ啊!

      我不知道在我到鎨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只看到正一郎拿轷这个被削去了一半的쎘巨大胡萝卜。

      整半天他连自己的武器都是胡萝卜吗諩?

      其他人好像都已经被清出场了。

      王八老大说:“你给正一郎把他的胡萝卜治好。”

      嗯,我承认这有点不地道,但是我觉階得王八老大这屹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这是我这种小平民想不出来的。

      治好正一郎手里的胡萝卜之后,我就跟王八老大趴孎在了⻟一边的制高ﬧ点看着一堆人追着正一郎满处跑。

      뱤 我还是好奇这家伙经历了什么,现在竟然已经桀连头上的头盔都不见了。两个兔耳朵就这么迎着风朝后面倒着。

      嗯,对面抓住正一郎的耳朵了,是一员女将,这身手说实话是真不错。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멑有一种在原来世界里看人抓鴫小鸡的感觉钴。

      嗯,怪不得正一郎的武器是胡萝卜,铤这个世界里好像是只要拿东西ལ命中对面的要害就能直接退场。

      王八老大嘿嘿一笑탞,回头大喊:“分钱的少了一个,冲她丫的。” 顶

      我就看着찤一票영人奔着对面那几个刚才还在追正一郎的人去了。

      我也不是不想밬上濰,我还害怕拿不到报酬呢。

      重点是,我真的就只是一个奶ﳂ妈。

      ﹬ 在后面给冲♜上去的人加个状态就已经是极驊限了盹。

      我以前一直以为王八老大很勇猛,直到今天我被刷新了认知。

      릎敌人发现了在后面指点江զ山的王八老大,几个人一合计偷偷地绕到了王八老大旁边。

      我飞起来给他ሙ加了个状态,本来还想着能看到王八老大天神下凡一个龟追着几个人锤。

      쮋 但是我还是忽略了王八老大是王八的这个事实。

      他看见几个人上来了之后,就直❬接把头和四肢缩回了铠甲里。幀

      덱几个人围着王八老大的铠甲敲敲打打发现根搷本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然后韟就把目光对准了我。

      我有种冲动,我恨不得拿几个工具把ᕎ王八老大的壳给他卸下来。他这么硬的铠䤤甲,我再给他回复回复状态,我觉得最起码拖住这几个人没问题。

      他们也有捕鸟网。

      心疼我的翅膀。

      其实也还算幸运,我一直给돁自己用着治疗魔法,一边拼命地护住脸,谁让咱们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呢?

      终于是等到了王八老大的小弟们캋回来打䪂跑了他槡们。돎

      ꚙ王八蚲老大不知道什么时候㘑就从他的龟壳里爬了出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有功。

      真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说我有功,我是真想拆了攴他的龟壳。

      估计是因为敌人也没想到我漕们会来奇袭,所以兵力配备完全不到位,或者是因为皇上带人分散了对面的兵力?

      反胪正我们就是靠着王八老大的小弟一路打쭲到鴎了对面的堡垒下。

      王八老大派人在下面叫骂了半天,敌人其实也想应战,但是因为天色꧱已晚,最后鸣金⩓收兵。

      真的没问题吗?现在皇上可是下落不明啊,不过想到王八老大熬了好几任皇帝了,想到这个国家现在的风气,好像也不是我一个人能改变的了的了,我靔还是安安心心过好我的小日子吧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