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咏琳男人装

      陈玄抬头看去,见两个人,一男一女,俱是年좲龄不大,骨神姿秀。少年还罢了,虽ꑠ然称得上清秀,可也不算太出众;倒是他身侧的少女,肌肤如雪,极为美丽,眸子幽深,神色清冷如霜,青丝垂到身前,用铜环束起,上面似有一团紫青之气围绕旋转,自上而下,垂下千百细密的华彩,美丽绝伦。

      少女下雯来后,쥓伸出纤纤玉手,摩挲着钰隼伸过来的头颅,一人一飞禽,隐隐的,莫名的气机在流黚转,静中有动,动中有静,阴阳太极,自然流转。

      只一望,就有一种和谐自然。

      䠢叮咚,

      엿 感应到陈玄打量的目光,少女眸光横过来匮,恍惚뙉间ݫ,眼前若有鹤羽,片片散开,一道又一道的清辉展开,耳边清音同时响起。

      ╾“南华派的螣法门。”

      쏂 陈玄就是一怔,然后͗背脊微张,阎꼭天殿悬于识海中,垂下丝丝缕缕的光,阴德流转,Ԡ囊括内外췀,他当日在云鲤大王所建的河伯庙中差点丧命于南华派的神秘高手手中,好憉不容易凭借一张神通符箓才逃生,对南华派꠯的神通有一种刻骨铭心的쏕洞彻。

      眼前这个乘钰隼来的少女在力量本质上比不上云鲤大王背后的人,可在南华派法门上的沉浸真的很有特色。

      这么看来,现在的陈家,㯔真不是大道争锋书中只拘于溟沧妸派的陈ꐛ家,而是势力遍布东华洲的超级修仙世家。族中“随便”出⻥现的一个少女,居然就深得䣮南华派真传,有登堂入室之姿。

      덆 “䠼你就是陈玄了?”

      这个时候,来的少年率先说话,听上去是疑问,可语气肯定。

      “不错。”

      ֬

      鳝陈黥玄收回观看站在珏隼跟前的疑似횁得南华派真传的少女的目光,直视刚刚说话的少年,道,“不知有ட何事?”

      少年被陈玄目光一ñ扫,畵居然有一种置身于烈日焰火下的灼烧,ş他身子紧了紧,压下不适,吐字飕清晰,뎴答道,“我们来给你送本开脉功法。”

      “开脉功㡘法。”

      听到这四个字,陈玄目光一亮。 Ꚛ

      修道者内脉一开,则㾓灵根自种᪮,明心见性,这才能修习上乘仙法,日后方得丹花结果,由此可见开脉的重要性。而要开得娶上䋯品仙脉,有三点必不孷可少,分别是根基、玉液华池、开脉之法。要想所弛开的脉象在꺥上品之列,开꒠脉功法绝对不能够凑合。

      在大道争锋的世界里,张衍所用的开脉之术来쿶自于《玄元内参妙录》,那是一本上古典籍,一等一的开仙脉的法门,曾经掌握在大名鼎鼎的鹤道人手中。张衍水能够所凝脉象超越上上等,有混沌之相,《玄元内参妙录》功不可没。正是这样,即使在严府之时,也能寻到开脉之法,他也没有动心思,就是要一门心思回陈家,修炼上乘的开脉法门。现在来看,正当其时。

      少年人不知陈玄堵所想,他只是手一抬,一点星芒乍现,向陈玄飞去ⵟ,道,“接着。”

      “咄。”

      陈玄轻轻一引,如雁回㦗捉月,把光芒拢入掌中,继而元真之气往里一松,褾就有玉册展开,ꀹ一页接着一页,每一页中都有银钩铁画的蚀文,排列组合。

      “这开脉之法,”

      陈玄瞥了一眼,有点奇怪。此法门虽然以蚀文所写,但驨他在原本就有蚀文天赋,自来到䋡大道争锋的世界上,不管陈家的要求也好,自己的重妸视也罢,向来认真学习,造诣很深,所以即使只是匆匆一扫,也明白⻄个七七八八。

      在大道争锋的世界里,张衍所修炼的开脉功法《㧳玄元内参妙录》,那本开﹖脉之书千机百转,将循经走뫯脉这由方面做煆到了极端,似乎恨不得要将所有的篨行气方式全部融在一处。张衍仅仅是练了괽第一篇法诀,各种经脉破损、真气逆行、反ﺶ噬腑脏的死法쳣他尝试了不下一百五鰕十次,⼁可以想见这篇法诀是如何的变态。要不是张衍能够开挂,在没有师长的护持下,别说是勇猛精进,就是入门都够呛。而陈玄现在手中的葙开脉功ꐭ法《通✘元真策》也是上乘之法,ჽ可和《玄元内参妙录》比较起来,很容易上手,修炼难度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如果说张衍修炼的菄《玄元内参妙录》千机百덾转,岔路多到不可思议的话,那么现在手上的《通元真策》就是平坦大路溤,只要⶝按照脚下的路走,就能够一直向前⍀,到达终点。

      䅵只是《通元真策》这一开脉功法上手容易是꿘容易,逕但⭬也有前提条件。其一,对修炼炝者资质要求很高。资质差的,连入门都无法入门。其二,此功法在修炼过程中Ⱝ需要许许多多的外物配合。

       “外物。”

      陈玄看着《通元真策》上Ř记录的密密ᬞ麻麻的东西,以他的见识,都得⩩倒吸一口冷气,需要的真的多,而且有几种非常罕见。这些外䬓物,凭借一个人肯定是无法凑齐的,必须得需要背后有势力支撑才行。特别是其中的三五个,甚至紧紧掌꘱握턮在陈家手里。

      “世家的手段啊。”

      看到这里,陈玄眼瞳中光芒闪耀,《通元真策》这样的开脉功▀法,即使被外人得到,可只要不⋧是陈家的嫡系,根本没法修炼,因为缺乏关键材料。如此功法额,根本不惧泄密。

      可以这样讲,张衍得到的是《玄元内参妙录》,他可以凭借残玉开挂,訝把极难修炼的《玄元内参妙录》修炼到휢炉火纯青,轻而易举地开脉成功。可张衍如果得到的是《塉通元真策》,就是张衍手中掌握着残玉这大挂,也无法把《通元真策》修炼成功。

      ᚜“我们走了。”

      少年人见陈玄在翻看《通元真策》,微微点点头,然后他招呼身边的少女一声,两个人齐齐跃上神骏的飞禽的背上,再然后,一声长啸响起,流光溢彩中,不见了踪影。턅

      挌 陈玄目送两人离开,静静想了一会,就回到精舍内,开始修炼《通元真策》。

      叮咚,

       陈䧝玄体内气机随心而动,轻轻松松,《通燞元真策》햸的入门要求深厚的根基以及超凡的资质,在这檍方面,他是绝对可以的。

      叮咚,叮咚,

      陈玄身上气机釤不断变化,来来回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