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草莓绿巨人秋葵

      沈凛投掷出一个成功的灵感。

      在他长时间凝视画作并且深思其中含义的时候, 画作里的园丁像是获得了么非凡的能力,由躬身的动作变成了站立,他直勾勾地看向沈凛他们所在的方向, 简单勾勒出来的轮廓越来越清楚, 五官也变得立体和清晰。

      那是个颇为俊俏的年轻男人。

      在沈凛看清他样子的时候, 眼前浮现出一片稀薄的雾, 他的目光穿透雾气, 看到雾气之下的画面。

      一个神『色』疲惫的短发女生坐在寻诊的椅子上, 她茫然无措地说:“老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的意识出现了问题, 我总是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看到一些奇怪的画面,它们往往是一片冰封的雪原,我演化出了锋利的爪子,它们让我能自由地在雪原上奔驰,我变得不像人类了,而像是一个怪物。”

      她的面前是一个戴着银丝边眼镜的斯文男人, 他担忧地问:“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从我那天莫名头痛开始……因为难以启齿, 我没有说出来, 我的失眠也是因为这个, 我一闭眼就看到我用獠牙撕扯开鲜血淋漓的尸体,耳边常常有人在低语, 就像现在, 在我跟说话的下,我依然能听到那个声音。”

      男人斟酌了片刻,问道:“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女生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男人劝慰道:“高考压力太大很正常, 成绩很优秀,相信自己,可以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

      “我从不怀疑点,但是……那个声音还是令我疯狂,我甚至不能理解它在说么。”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自己的幻想,需要病假吗?我可以给签个假条,让你放松半天……不,一天也可以。”

      “谢谢老师,我想我也许真的需要休息。”

      画面又突然变化。

      女孩子的神『色』更加疲惫了,她眼底挂着厚厚的淤青,嗓音颤抖地说:“老师,总在我耳边响起的声音还是没有终止,它疯狂入侵我的思维。它变得越来越清楚了,我现在只要注意力一分散,出现大脑空白的征兆,就会看到之梦里的那些画面,我害怕被那个意识彻底侵占,我是不是要疯了?我该怎么办……老师……我该怎么办……?”

      她捂住眼睛痛哭起来。

      男人想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却碍于什么没有落实,他收回手,劝慰道:“放轻松,很多压力都是自己给的,的成绩很好,要更相信自己。我给签张假条,次多休息几天吧。”

      “老师……”女孩抬头看向男人,眼眶通红,她沉默了好久,还是压抑住了几乎脱口而出的情绪,轻轻点了点头,“好。”

      画面再次变化。

      沈凛看到年轻的校医正站在保健室的窗口,看向楼下『操』场上活跃的学生们,他掏出手机,给高三一班的班主任发消息。

      【xxx的情况好点了吗?】他在输入框里输入【她最近很来医务室复诊。】片刻,男人又句话删除掉,只发送了半句。

      那边很快给了回复。

      【她家里说她精神不太稳定,暂时休学,已经办好手续,推迟一年高考。】

      男人:“……”

      男人想了想,又打字过去:【最近们班级有很多头痛、失眠的学生,是不是你们给学生的压力太大了?】

      【我们是严格按照学校的要求实行教学计划,不存在施压的情况。谢谢x老师关心,我会多注意学生的情况。】

      话说到这儿,男人怔了一下,的确已经不是他该管的事情。

      他叹了口气,手机收回来,过了片刻又拿出来,找到那女生的联系方式,他点开头像大图,那是张得非常灿烂的照片。

      女孩穿着校服,手肘抵在课桌上,撑着脸,得无忧无虑。

      在她身后,无限未来,阳光正好。

      他指尖在屏幕上点了很久,最终发了消息过去:【哪天有空,我们去植物园写生吧。】

      消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几乎立刻得到回复,他靠在墙边,盯着屏幕等了片刻,最终抬起头,看向悬挂在墙壁上最起眼的位置的那幅素描画。

      他依稀记得女生送他幅画时的样子。

      而那条消息一直没得到回应。

      石沉大海。

      阳光坠入泥潭,黑泥吞噬了所有的画面。

      眼前,灰雾散去,画面再次变化。

      沈凛看到,那个一向扮相精致的老师狼狈地闯进保健教室,他打开电脑,所有的数据导入u盘,然后用手机拍下档案上的所有记录,但没过多久,有人走进教室 ,拦下了他,夺走了他手中的u盘和手机。

      大腹便便的西装男人站在老师的面前,冰冷地说:“只是一些教学意外,x老师不用这么大动干戈,校方会用最好的资源处理好这次的问题。”

      男人:“是掩埋还是处理?”

      “掩埋也是一种处理方式。”校长冷漠地看着他,“那几个学生精神失常的情况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在高压下,有些心里脆弱的人扛不住压力很正常,校方已经全力协助家长安抚他们的情绪,不应该因为这些事情让学校引起不必要的社会关注,让其他想安心备考的学生受到影响。”

      “还有,有关你师德的一些事情,我们收到了一些举报,我也想跟谈谈。”

      ……

      他们之间谈了么,沈凛无从得知,那段稀薄而缥缈的灵『性』被掩盖在了阴影之下,画面的最后停留在男人绝望的眼神,他手里的一切资料全都交了出来,目光越过几人,落在墙壁上的那幅素描画,旁边的日历停留在4月21日。

      沈凛自己从这段画面中剥离出来,说道:“看来当初那些学生出现头痛、失眠的状况是接触到了某种不可名状的传说,从时间上推断,可能是受到召唤兰·提戈斯的影响。”

      “还有一个可能。”晏修一补充了一句,“是兰·提戈斯在纸上留给了那个人什么启示,他利用这个启示进行了某种仪式。”

      沈凛微微瞪眼,说道:“有个可能!如果是这个方向,那些学生出现精神失常的情况是受到仪式影响……等等,是仪式影响还是他们的精神力或者生命力被拿来当做了祭品?”

      “如果是祭品,一定存在一个祭坛对应着的某种仪式,”晏修一又说,“我们可以由此来找到一些进一步的蛛丝马迹。”

      “源头是高三一班,可是我们刚从那里出来,是不是意味着那个教室还有我们没查到的线索?更重要的是,我们得到了梦之女巫的启示,我们之中至少有一个兰·提戈斯的信徒,他一定会干预我们的搜查,也许线索已经被他转移走了。”

      “还有,对我们非常不利的一点是,祈祷者是高三一班的学生,而在场五个人里,只有我们两个是高三一班的学生。”

      “在他们眼里,我们是最有可能的祈祷者。”

      “信息太不对称了,我们不知道五个人里谁是隐藏身份的祈祷者,而他却知道剩下四个人的身份……不,不对,他应该也要去争取同阵营的人,对他来说,他不确定谁是摇摆位。”

      “所以我们也需要伪装,伪装成摇摆阵营的人,让那个人主动出现来拉拢我们。”

      “是一个思路,是诡诈,但是更需要的还是正面的线索,我们得想办法找找当年所做的那个献祭仪式,一哥,给个直觉线索,我们现在是回高三一班重新搜查线索,还是去别的教室。”

      “嗨,原来你们来这儿了,有查到了么线索吗?”赵小茵站在门口,她留着短发,齐刘海剪到眼睛以上,微微遮住眉『毛』,依照校训挽在耳后,『露』出一双圆润饱满的耳朵,让她看起来年轻又稚嫩。

      沈凛想到他询问的第一个问题,祈祷者的真实『性』别是男是女,所给出的答案是男女都有,在笔仙的灵感里,使用右手召唤兰·提戈斯的是个瘦弱的男学生,那么剩下那个女生指向的是赵小茵吗?

      ……会不会太草率了?

      赵小茵见他们不说话,进来溜达了一圈,问道:“们都查什么?查过了的话我就不浪费时间查一遍了。”

      沈凛问道:“不担心我们会隐藏线索?”

      赵小茵眨了眨眼:“为什么要隐藏线索?”

      沈凛:“心理学。”

      kp:“看不出她有么异样。”

      赵小茵笑着说:“总归得想办法解决世界末日的问题吧?那才是离开个房间的核心,们既然能攒齐6枚金币,来到最后的房间,肯定是有能力的。先解决核心冲突,解决部分矛盾。”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两湾月牙,看起来天真懵懂,可说出来的话却截然相反:“哪怕最后阻止末日的办法是由我们其中之一出面,献祭掉其他所有人,也得先找到献祭的流程和仪式。所以我不担心个阶段们会对我有所隐瞒。”

      沈凛和晏修一对视一眼,条理清晰地讲述了下在这个房间发现的线索。

      赵小茵张了张嘴,反问道:“所以,们的概率不是很大吗?但样也太直接了,是不是不能排除其他人提前进入这个梦境,修改了身份的可能。”

      “赞成。”沈凛点头。

      “怎么都聚集在这儿了?”外面又传来人声,几人看去,来的是胡心宇。

      胡心宇单手抄在裤子口袋,吊儿郎当地垮站着,另一只手有瘾似的摩挲着指腹:“赵小茵,怎么来这儿?刚不是跟金容一起?他人呢?”

      “没呢,”赵小茵摇了摇头,“他说要去高二二班看看,急得很,也不知道发现什么线索了,我想跟着去,他不让,让我自己去搜查。”

      “高二二班……”胡心宇“啧”了一声。

      “那是你的班级。”赵小茵提醒道。

      胡心宇闷闷地应了一声,说:“我第一个去找的就是高二二班,但没发现么东西,又回头去找了高三一班,发现了一些……”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沈凛和晏修一,意味深长地说,“意外的线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