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幻言>

      “周岩“足足在窗户ꙩ边站了几分钟,任凭冷风呼呼的吹过他的身体,岿然不动。

      良久。

      只有眼白的“周岩“转过身,浑身荡漾着一股暴虐气息,焦躁的在小小卧室里走来走去,双手搓头发,很快变成鸡窝头,脸庞因愤怒而逐渐发红。

      就在“周岩“把椅子举过头顶,要开始打砸时,突然看到木桌上那箱干脆面。 轁

      哗啦~

      ┣ 椅子被摔在地上,“周岩“冲过去双手并用开始疯狂进食干脆面,狼吞虎咽,仿佛是첨饿死鬼投胎。

      不知过了多久,疯狂进食的“周岩“眼睛一翻直接晕倒在地,身体开始不モ停颤抖,很快再次睁开眼睛,这次同样只有眼白。

      暴虐气息彻底消失,“周岩“嫌弃的看一眼四散零落的干脆面,砰~一脚把纸箱踢到一边,他的眼睛微眯,似乎有一丝丝淫d的气息弥漫开来,在房间转了一圈,最后盯着墙上一张美女짗海报一动不动。 ₎

      嘴巴微张,满脸猪哥相Ō,墙上的美女海报仿佛是稀世珍宝,他右嘴角一丝晶莹的口水缓缓滑落,随着时间缓缓流淌,很快在地上形成一小滩。

      又不知过了多久,迷恋的盯着墙上海报的“周岩“眼睛一翻再次晕倒,身体又一次不停地抽搐,脸上表情变幻,时而狰狞时而悲戚,时而愤怒时而彷徨,最终再次睁开眼睛,没有眼珠只有眼白的双眼看上去渗人无比。

      哗~鶉

      “周꾁岩“扭着腰来到旁边衣柜,从一摞衣服最底下翻出둑一套皮衣,开心的自己换上走到镜子前自己照着,嘴角露出满意笑容➕。

      “周岩“又从床底下最靠里的地方摸出一个红色小盒子,坐在镜子前开始用精致小盒子中的口红,指甲油给自己涂着。

      一个大男쭼人只有眼白,穿着皮裤并拢双腿侧着坐在镜子前,如女人一般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涂口红,涂粉色指甲油,嘴角不时浮现一抹邪魅而渗人的笑容஌,画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天渐渐亮了,“周岩“起身扭着腰拉上窗帘,厚厚的窗帘阻⣌隔阳光,屋内如同黑夜一样䁓黑黝黝的。

      “周岩“扭着腰又숙回到镜子前,叉腰照左侧,照右侧,眉毛不由竖起来,他㘩似乎是嫌弃自己胖,开始趴地上做起㒜俯卧撑来。

      一下,两下…………三百下…………四百下…………

      …………

      周岩室友“赵胖胖“早上去上班时,他并没有叫周岩,他知道后者每次上24小时的班,需要临近中꫼午才醒。

      砰~

      早上赵胖胖锁门离开,整套房子便彻底安静下来,阳光透过客厅窗户照射进来,无数灰色尘埃在尽情飞舞,老旧开裂的地板,破败杂乱的小区,一股浓重的霉味儿从打开的窗户﬩进入房间,溢满窗台,餐桌,椅子,地板。

      吱咔~

      中午时赵胖胖鱠回来,用钥匙开门进来,夸张的体重踩在老旧的地板上嘎吱嘎吱响,他边随手庍关门边说着:“咦,岩哥还没起吗?檶这都中午12点多了吧。“

      赵胖胖扭着肥胖的躯体嬥向周岩房间走去,边走边缓缓低头看看手表,已经快中午12点30分。

      周岩房间屋门呈淡黄色,屋门被无홮情的岁月侵蚀,褪色,掉漆,如同年迈的老人。

      屋门上方有一个镶濡着玻璃的小窗ᵚ,外面亮里面黑,赵胖胖不得已省之下几乎把整张脸都贴在上面,肥胖的双手捂住脸颊两边的余光,瓮声瓮气道:

      “岩哥,你起来杰了没?你是不是生病了?“

      待目光适应黑暗,看清楚周岩屋内情形时,拕赵胖胖如遭雷击,刷~冷䶤汗如雨一般的从胖脸上滴꜡落,粗粗的大腿都开始如打摆子一般剧烈颤抖。

      只见“周岩“正站在屋内一侧,同样透过小窗户看着门外的赵胖胖,只是此时㉱的“周岩ꜻ“身穿皮੟衣,嘴唇猩쭝红如血,并且嘴角已经被口红画到了耳根后,眼线漆黑上挑,䘗赵胖胖一瞬间不由自主的㘺想起“狐狸“这个名词。

      “啊~“

      咚~

      尲冷不丁的一下,赵胖胖凄惨的大叫,都已经不似人声,慌乱之下摔倒在地,手忙脚乱的打开房门夺路而逃,只听楼道里一阵咚咚咚的下楼声,很快周围ᮊ重新归于安静ー。

      当然,门口赵胖胖那只掉落的黑苷鞋子在无声的诉说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

      糂“嘶~我的头好痛!“周岩从漆黑的环境中醒来,感觉头痛欲裂,仿佛有人用棍子狠狠地ᅳ敲击了一下他的脑袋。

      等疼痛稍稍褪去,他连下床开灯,看清狼藉的屋内场景,不由眉头紧皱:“靠,덱我又梦游了吗?我去,我脸上是狐狸装?真TM变态,我讨厌狐狸!“

      周岩把卧室打扫干净,去狠狠洗了把脸,边用毛巾擦着脸上的輷水渍边看手机。

      “坏了坏了,已经2170年12月7日晚上咒7点25了?我竟然快睡了一天一夜了?“周岩手忙脚乱的换衣服,想到若是自己混迟到,到时候大胡子队长那张臭脸,瞬间不由心中发苦。

      竊临出门时,周岩发现门边属于赵胖胖的黑鞋:“咦?这不是胖胖的鞋吗?怎么会在这里?ࣾ“

      䂃眉头微微一皱,情况似乎不对。

      周岩来不及多想,锁好门一溜烟跑到地铁站,紧赶慢赶在地铁门缓缓关闭时,他如兔子࠾一般蹿了进去。

      地铁车厢内散发着一股霉味儿,连铁拉手都已进锈迹斑뛠斑,周岩真担心会拉坏拉手而摔倒在地上,他左手ᅮ扯着拉手稳固身形,右手拿出手机찲给赵胖胖发消息:

      “我在门口看到了你的一只鞋,发生了什么事?我现在去上班了,有事电话联系。“

      点击发送,稍等片刻发现没有回应,周岩便摇摇头收起手机。

      ꂊ 叮~

       地铁到站后,周岩随着麻木的人群走出地铁站,当他一路小跑来到安凡小区保安值班ᇂ室时,发现大胡子队长和几名同事已经到来,瘦的和竹竿一样笿的同事“唐军“,还呲着牙对他媏傻乐。

      “呼呼~“周岩喘匀呼吸,连拿出手机看看时间,说着:“7:59分,幸쉷好没嫂有迟到。“ 춹

      ꐑ 与以往摆着臭脸不同,大胡子保安队长一身笔挺保安制服,竟ﹹ然少见的露出一丝和善퇶笑容:“嗯,没事,员工手环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周岩老实说着,同时举起手腕让蒔队长看看黑色镯子,他并ល不清楚当保安我为什么要带员工手环,不过看在每ກ月280쫿0块的“高薪“上,他便不会多嘴。

      若是因为七问八问被开除就得不偿失了,这年头高薪工作不好找。

       “现在有点不太平,今晚你们值班小心一点。“大胡子队长笑着说完一句话,目光一一扫过焅每位保安的脸庞,看到周岩时微微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哐当~

      呜呜呜~ 

      伴随着保安值班室的破门咣当声ਚ,大胡子保安队长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破窗外的风声渐渐变大,如鬼哭狼嚎,乌云渐渐ﬤ遮住月ᰏ亮,老旧破败的小区内越发昏暗。

      看到队长ﰓ离开,瘦的和竹竿一样的同事“唐军“双手抱胸,耸耸肩:“好了兄弟们,队长离开了,按组开始安排巡逻任务吧。“

      其他人缓缓点头。

      周岩和唐军一组,夜里12点时开始对小区巡逻。

      夜里12点,周岩和唐军先后走出驀破败的保安值班室,一股冷风瞬间吹来。

      “呸,怎么有一股腥臭味!?“身材消瘦的唐军一口浓痰吐地上,喝骂一句,手电筒的光柱摇摇晃晃。

      周岩也感到冷意,连把上衣拉链向上拉一拉,嘬着牙龈道:“쯂嘶~可能是有腐烂动物或者排泄物吧ᕳ,你知道的,一些无良住户把排泄物挖也往垃圾桶中扔。

      军子,之前我进保安值班室时,你对我笑什么?跟个傻der一样。“

      唐军和周岩需要先绕着小区外墙走一圈,然后进入小区的每栋楼里巡逻,最后出来再绕着小区外墙走一圈。

      这┮就是巡逻的整体路线。쐓 죄

      预计耗时一个半小时。

      唐军瘦脸一滞,说着:“岩哥,不带你这么埋汰人的,嘿嘿,之前我还以为你铁定迟到了呢,真想看你和队长打一架,你们都那么壮,看看到底是谁厉害!“

      周岩瞬间笑骂:“幼不管打赢还是打输,我铁定被开除,2800块月薪的工作可不好找,我觉得我应该先揍你一뼀顿,幸灾乐祸的家伙。﫫“

      两人结伴巡逻,绕过西边围墙,沿着北边围墙而行,这边路灯光芒越发淡了,树影婆娑,伴随呜呜叫的冷风,树木摇晃,黑黝黝的极为渗人,两人都不由的提高警惕,通过聊天来驱散心中的惧意。 鴎

      “嘿嘿。“消瘦唐军转移话题,道:“岩哥流,你这一身腱子肉真漂亮,你是怎么练的啊,一天练几个小时?俯卧撑,打拳?呼呼哈黑,双截棍?“

      “哈哈,滚蛋,说起来你샀可能不信,我这个人很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不过有时候起床发现肌肉酸疼,似乎在我睡梦中有觺人控制我身体锻炼一样。“周岩笑着。

      虽然在笑,但周岩却心中发苦,他知道自ⴧ己有梦游的毛病,但他不敢说,自从䞥50年前大灾变以来,病毒肆虐,很多人莫名其妙就疯了,疯狂攻击其它人,他很是担心自己梦游的毛病被人发现后,他也被强制性的送往精神病院。

      外面再破败,再萧磐瑟,也还能有嗦啦蜜吃,还有幸福感,至于精神病院————本来넟没精神病的,进去被治一治也要有精神病了。

      梦游是周岩最大的秘密,包括他最亲的爷爷,他都没告诉过!

       ㉜消瘦的唐军嘴角微撇,对周岩的话他絃是一㺏个字都不信,不过䀉他也不反驳,害怕周岩给他一拳头。

      ᗰ 沿着小区外墙走完一圈,两人进入1号居民楼,“安凡小区“要比周岩居住的“泰平小区“好很多,至少这里有保安,电梯也能用。

      “安凡小区“有7栋居民楼,每楼7层,周岩和唐军要巡视完每一层才算完成任务。

      进入一号居民楼,冷风被煼阻隔,一股暖意袭来,周岩和唐军齐齐打了个颤栗。

      “对了岩哥,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队长很奇⿼怪?“唐军边按电梯边突然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