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实验室ios

      果然如中年美妇所言,这店面的地理位置极佳,而两处宅子则更合张阳心意。

      紫然打趣道:“原本以为小师弟只是在我们师兄妹中口花花的,真没想到啊!逢人就姐姐长,姐姐短的叫。不过也算是没白叫,仅花了一顿饭的价格就把一处店面和两处宅子全搞定了。这姐姐叫得值!”

      张阳随手把其中一处住宅的地契卡抛给紫然道:“紫然姐姐就别取笑我了,这巨蟾族二人其实和我还驳有渊源的。圣灵宗现在的人员少一些,就拿这一处稍小的宅子,方天学院人员稍多,就拿大的吧!不过可要给我留一间哦!”

      “去,去,去,少不了你的!”紫然用手甩动着房契卡,笑盈盈的问道:“这两处宅子的主人怎么又和你扯上关系了。”

      “哈,哈,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张阳缓了一下,接着又说道:“刚才吃饭时我不是说刚来时杀了一对巨蟾族的祖孙俩吗?据我估计,有可能就是这两个倒霉蛋!”随行四人听他这么一说,都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响,李风才终于回过神来,他轻声道:“圣主,既然店面和住宅都已搞定,那我想把体验店快快搞起来,另外通知袁长老等六人尽快把圣灵宗的各项事件的重心全部转移至这边来!”

      张阳驳感意外,不由笑道:“哦,你估计要多久?费用会是多少?”

      李风却突然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玉简道:“我仔细分析过,目前圣灵宗主要人员虽不多,但是刚收的入宗弟子人数却实在太多!如果全以传送的方式过来,以现在圣灵宗的财力,哪怕全部用于搬宗,那也是远远不够。可从我一路了解来看,危险之处也就两三处。如果我们边练兵,边向这边转移,估计十个月内可以到达这里。但我们所花费的钱财也就不到百分之一。”

      在一旁的杨老三打趣道:“我说李风啊,还真看不出来,我们四人一起出发,就你一路上神神秘秘的,原来你在搞这个事情哦!看来你这心思还蛮细腻的吗?”

      张阳拿着玉简:“嗯,不错,我看可行,这些弟子虽然刚入宗,但是总有一天会进入到这残酷的修真界的,这事还真是宜早不宜迟。就按你这方案办,所需人员由你和袁长老协调,也无需太过于赶路,只需在一年之内能过来即可。”说罢,张阳把那两处的地契交于李风,由他全权负责。

      在李风和杨志鹏走后,张阳看向余新道:“圣灵宗也只能这么办了,所幸李风等八人现已能担起责任来,这样我也肯了不少的心。可学院这边怎么办?”

      余新笑道:“学院这边相对简单一些,这么多年,老祖一直在炼化方天塔,估计不到半年就可成功,到时就可把所有弟子装入塔内,以老祖的实力,就算他不用传送阵也只需半月时间,所以七个月后,学院的全部人员就可以赶过来。可师弟为什么不把学院的方案告之李风等人,那样不光危险会降低,整个费用也会大大减少。”

      张阳摇了摇头,沉声道:“方天塔己被老祖炼化,这可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如果知道的人数太多,难免会走漏风声,这对学院不利。再则,圣灵宗弟子也不可能总闭门造车,他们迟早要感受到这残酷的世界,所以还是以李风的方案更好。”

      余新大笑道:“哈哈哈,想不到小师弟仅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把所有厉害关系全部分析出来了。不错,你这种想法是对的,雏鹰只有飞上天空才能学会飞翔,我想如果当初你一直呆在学院里,肯定不会取得如今的成就。可是现在,你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就把境界提升到分神大圆满。作为你的师兄,我实在汗颜。现在估计我们五个都早已不是你的对手了,你现在不再是躲在我们后面的雏鹰,而是一只展翅的雄鹰了。说吧!想要我们帮你做什么?”

      张阳微微一笑,自己现在足以对付普通七劫散仙,与这些师兄师姐相比,确实强大了不少,但要说自己能在这片天空中自由行动,那简直是小看天下英雄了。这片大陆水太深了,哪怕强如九劫散仙,说不定也突然出一个巫天或悬天老祖之类的变态,一下子把你打残。张阳笑道:“师兄师姐,别说,我还真有一件事情要你们去做。这件事至关重要,如果真的做好了,那就不光是对我还是对方天学院来说都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哦,说来听听!”听他这一说,余新的兴趣一下子提了起来。

      张阳轻笑道:“我就知道,只要一说有对学院有益的事情,余新师兄就会奋不顾身的加入进来。事情是这样的:悬空老神单前辈在一年后就将飞升仙界,他不光只把悬空岛留给我,同时他也有他在无尽海域中所秘密培养的势力全部交到我的手中。”

      余新嘴角浮现出一道优雅的弧线:“哦,你的意思可是要我帮你整合势力?”

      “是帮我们!你想,虽然方天学院计划十年后一起飞升仙界,可是方天学院的能拿出手的也就老祖及那三十来个散仙,如果十年后你们五个进入大乘期,那也算是高手,可就你们这四十来人却要照顾几百上千的低阶弟子。这可能吗?想要有更大的作为,那就要加入新鲜的血液。”

      余新沉思片刻后问道:“哦,这个想法不错,说吧!这势力有多大?如果能有几十位散仙的话,我们方天学院的势力将大大增加。”

      “嘿嘿,再猜,使劲猜!”张阳嘿嘿直笑,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猥琐。

      余新大惊道:“难道有五百散仙?”

      张阳摇了摇头:“还是不够大胆,光是单前辈秘密培训的天才人员就达三千左右,更不用说别的了。”

      紫然骇然道:“三千,三千散仙,我的天啊!他这是疯了吗?培训这三千散仙耗费的天才地宝可不计其数啊!他到底是要干什么?想把昆仑灭了吗?”

      余新笑道:“师姐也太小看昆仑了,三千散仙和昆仑相比还是不够看的,哪怕是东海龙宫比这股势力大太多了。不过,这单前辈的确是够疯狂的。话说这三千散仙都达到什么境界了。”

      张阳笑道:“三到五劫散仙,你还满意吧!”

      余新鄙夷的看着他:“我说师弟,你也真看得起我,要我们两个渡劫期去整合三千散仙,而且最弱的境界也比我还高!”

      张阳尴尬的笑了笑,弱弱的说道:“这不是能者多劳吗?谁叫你与师姐二人能力强呢!当然我也并不只要你们俩在做这事,还有一人!你们只需辅助他就好了。”

      余新双手一摊,笑道:“说吧!还有谁?不过实力太弱了我可带不动哦!”

      张阳肯定的说道:“这个人绝对带得动,而且他是除悬空老祖之外,最能让这三千人驯服的!他就是悬空老祖唯一的孙子单宁儿——一个六劫散仙的存在。”

      余新又说道:“哦,那倒也是,有了悬空老空的亲孙子在,我和紫然师姐的日子肯定会好过点!但还不行,万一……”

      张阳摇头沉声道:“没有万一,我会另外派三个七劫傀儡,八个六劫傀儡,一个五劫傀儡暗中保护你们,如果谁胆敢不听使唤,可以让他们当场革杀!”

      这时,原本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紫然却突然反问道:“那你呢!把我和余师弟的时间安排得紧紧的,你自己去干嘛?”

      “我?”张阳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后,轻轻一笑:“我是想游历一下整个无尽海域,难得还有快一年的时间,我到处去看一看。这一次帮助单老前辈渡劫后,我感觉我进入渡劫期不会那么简单。”

      紫然咬了咬牙,似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只见她沉声道:“那好,集合势力的事情就交给余新师弟和单宁儿,我陪你去!”

      自已好不客易设计把所有人支开,可以自由自在的畅游一下无尽海域,可突然又冒出一个紫然师姐,张阳当然不愿意:“啊,师姐不可!我去的地方可能会异常艰险,你一个弱女子……”

      紫然双目一瞪,沉声道:“就是因为艰险,我才要跟去,我可要阻止你去冒险,这可是师伯交给我和余新师弟的任务。那三千个散仙可要可无,但无论是方天学院,还是巫族中,你却是不可或缺的!”

      “可是……”

      张阳还想极力分辩,可却被师兄余新给阻止了:“师弟,你这么说就不厚道了,自己一个人溜了,想要我和紫然师姐帮你去拼命,此事不用说了,要不紫然师姐在一旁保护你,要不就是我和紫然师姐像哼哈二将一样,站在你身边保护你,你自己挑!”

      张阳无奈的笑道:“我还能有第三种选择吗?”

      “没有!”紫然和余新相视一笑后异口同声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