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你下面

      (22)

      车子前方的那位有些面善的秃发弓弩手狰狞着嘴脸应和后,一手拿着几支弓箭便作势要拉满弓弦发쒯射出去。

      “铛、䢋铛、铛!”白凤连挥数剑,挡开了大多数箭矢,不过仍有一支貱箭矢越过了他,入到马车内,惊놜得车里的妇人发出阵阵怯懦的呼喊。

      ̉

      枊众贼人听见女人的声音,纷纷发出类似挑弄般的奇怪声响。人类野性的一面此时完全❵占据了他们的身体,甚至有人陫因为自身巨大的人数优势,业已开始同荝旁人商量怎么处置得来的战利品。

      白凤为免ԫ让箭矢误伤身后的同伴,心生一计,便向那秃发弓弩手讽刺道:“喂!这不是‘牛儿子’吗?在下前天嗞刚吃了几斤牛肉,吃的莫不是ሐ阁下的‘父亲’?”说罢,他便跃到赵括身旁浶,又轻声诉道:“赵兄,她们就뚗交给你了!”话音刚落,白凤挥剑直奔向那蓝랺衫头目而去。

      “牛儿子”和尚以为白凤要趁机逃脱,怒骂着回道:“大哥,别让这小兔崽子跑啦!”话语间,他又拉满了弓弦,搭起箭来。怒火充斥着他的双眼,仇恨泯灭了他其他的感觉。此刻,他只想ż看见白凤的尸首。“咻、咻!”两支箭矢应声而出,一支箭矢射空,另一支箭矢让白凤撩剑一拨,便改变了飞行路线,直往那“通天臂”而去了。

      䴙 ╉ “哎伎呀!三弟,你这够是作甚!”蓝衫大汉避之而不及,右臂中了一箭。两旁的小厮赶忙上去帮扶着,却不料那白衣少年业已疾步՗杀到。夛

      “通天臂”毫不犹豫地将那帮扶自己的小厮往白凤方向扔了出去,企图为ꢫ自己赢得半刻的挣脱时间,又道:“上!全都给我上!”

      绝大部分的贼人顷刻间一涌而上,将白凤围堵得水泄不通,将他同马车完全隔绝开来。此时的赵括,正栖羃身于车门前,为不然那些贼人轻易进去抢人掠物빆,抵挡着三名持刀歹人的轮番攻击。他拿着马鞭子,瞎挥了一通,竟然也有几次᩵攻击成功刮伤了他们的脸庞。可蘢惜ཻ他孤军緉奋战,又不识半点武功,纵有万千豪情눹,也不能آ挡住脱缰的野兽瞐们。

      “赵括,你可再撑着点儿!奴家的毒花种子快磨好了!”车子里头的三位姑娘正手忙겉脚乱地拿木槌、石臼研磨着毒物。

      赵括手上的马鞭子依旧不停地挥着,气喘吁吁道:“阿鹃,我快撑不住了!”赵括的注㤞意力完全放在两旁的贼人身上,只要他们往前一步,೺就挥过去一鞭子。全然无甚战法。他自然是没有注意到有一个歹人已经悄悄从ℊ车子背后랧爬上了车顶,正要从背后给他致命的一击。

      “受死吧!”那名从背后偷袭的歹人挥刀便砍,赵括的左肩霎时崩出了血口子。旋即,歹人又⾬从车顶跃下,将赵括从车子岃门口拉扯到车下,二人就此扭打起来。

      其余两쀵位贼徒看몑准机会㿨掀开车帘子,三位人如其声般可人的ࡾ女子出现在面前。他们内心最原始的获兽欲忽地被激起,皆色眯眯地笑着,提着刀欲行不轨之事。其中,个头最为娇小的赵小妹成为了他们欺뾃凌的对象。

      ฌ ꥰ那名整日跟在“通天臂”左右的男人又窜起了两撇髭须,向着与他有过交集的小妹说道ᯆ:“小궖娘子,你还剕记得我吧?”说着,他便张开双手,借着他的身躯挡住了车门,作势扑向对넴方。尽管小妹几人不断哭着求饶、喊黢着救命,却得不到半点怜惜。

      阿鹃见这等状况,也顾不上毒物能不能起上作用,便对其余二人打了个眼色,将手中药臼对着那两个뎭歹人扔了出去,随即便捂上了鼻头ᮧ。

      歹人ꂙ见忽然飞来的药臼,纷纷挥刀挡开,被磨碎的毒粉也随之ꬋ飞散于空中。那长有两撇髭须的歹人便嗤笑道:“小娘子?把这香粉扔给我,是要让我帮你擦吗?嘻嘻嘻…쵗…”说罢,他使劲往小妹方向一扑,后者下意识地往后一缩,可仍是被抓到了小腿。

      三个姑娘紧紧偎在만一起,僓看着对方紧紧相逼。

      “怎么没用啊!”小妹苦苦挣扎着,不断伸脚蹬腿。其余二ᆐ位也拿行李不断地捶打着那ꤹ歹人的肥´手。须臾之后,后௉边的小厮才倏地倒下。而那肥手的饮束缚衬亦是㖐松垮起来,变得易于挣脱。

      “怎么回事?突然浑身没力ݙ气?诶,别走!”中毒的歹人只能目送三位姑娘走出马车,用自己的刀帮着陷入困斗的赵括脱身。

      而那身陷重围的少年苦战良久。手持钝剑的他既要提防ﲒ“牛儿子”和尚的冷箭,亦要面对十余歹人的刀籤刃兵击。全倚仗着那套无名剑法护身,方才留得一条性命。

      只见那少年右手持剑指倎地,擎着左手遮住了自己的半쑧张脸,只露出那对凶眼,这都是为了埋藏自己的杀气,让他人以为有机可乘≸。嫠若有人欲쐟提刀上前,一击制胜,则一定躲不过被他离奇的剑招卸掉攻击,再被一刺以了结性命。 獥

      地上歹人的尸体已经多了三、四具,如此下去,只会越来越多。“通天臂縗”知道啃鴳上了硬骨头,正苦思计策之际,恰好看见马车那边的情形,便对着自己的小厮大Đ声呼喊道:“抓住㚌那边的女人!谁抓住就먛是谁的!”

      就在Ს小厮们纷纷转移냎目标,欲叺往那赵括那边狂奔而之时。一不知从何方飞商来一颗蝗石,将“通天臂죝”的眼睛砸出了,“啊呀!哪个混蛋扔的石子儿!”

      众人又往石子飞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名青衫男子正㞽牵着一匹枣红马悠闲自在쌆地向这边走来,“赵公子?看来你们遇上了点麻烦啊!”

      “苏公子!你怎么来了?”赵括喜出望外,瞥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又睹向苏青自言道:“뺋我倬怎么会问这么傻的问题……”

      “哼!”苏青笑罢,怒拍了一下牵来的骏马,此马即刻疯了似的往那边的人堆里狂奔。坅白凤被围之势瞬间瓦解,而苏青亦是从赵括那里借过大刀,与白凤合力将惊慌失措的歹人杀ᡞ了个片甲⥸不留。最后余下被俘的,便只有那“燕子三侠”和一名小厮了。

      众人押着拦路翦径的贼徒,准备返回燕子镇移交镇矫官杨季处理,㏜同时也好重新做修整。三个男人分别牵着三쐄匹马,领着马上的三个女人缓缓前进。其中깓一匹马是苏青带来的,而另外两匹则是那马车上卸下来的。其中值得玩味的是,苏青将束缚᳴贼徒的长绳交恬给小妹打理,这样她便能在骏马上像牵着猫㴥猫Ṫ狗狗ᡣ似的牵着뎬后边的贼人解气解闷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