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小说

      想到这里,刘冰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笑容。雪儿也在一旁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个女孩终于从受伤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玄龙对刘冰说道:“如果刘冰妹妹接受这种安排。我就开始给你讲述我自己修炼的经验教训,希望你能从中找出适合你的方法,留下好的,摒弃不好的,加以练习,以期对你练功有所帮助。我讲完后,你雪儿姐姐,李莎姐姐,张焕姐姐和泰山哥哥都要依次讲述。你从中找出最适合你的方法进行练习。一段时间之后,我再帮你总结经验教训,使你少走弯路,尽快提高你的修为。”刘冰听罢,重重地点了点头。眼中又含满泪水。玄龙赶紧说:“刘冰妹妹,咱不哭啊。挺漂亮的小姑娘,老哭鼻子,就不漂亮了。”

      玄龙把自己的经验教训详细讲给刘冰听,刘冰点头一一记下。接下来,从李莎雪儿开始到张焕泰山,依次讲述了自己的修炼经验,还有失败的教训。以期刘冰能从中找出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避免别人失败的老路。刘冰从中获益匪浅,在病床上就连连作揖,感谢各位哥哥姐姐的关心厚爱。雪儿对大伙说:“刘冰妹妹还在养伤期间,不可让她过于劳累了。现在,让刘冰妹妹休息,我们回去吧。刘冰妹妹,过几天你伤势大好后再开始修炼,到时候有什么今天没听明白的可随时来问我们。”

      众人走后,刘冰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大哭了一场,哭够多时,憋闷在胸口的负面情绪散发出去不少。然后倚在床上,静静地想玄龙哥哥和雪儿姐姐对自己真不错,真拿自己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把多年积累的经验教训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一点也没有藏私,换作自己都不一定做得到。其他的姐姐和泰山哥哥也是一样的,也都对自己挺好的。在这个‘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世上,能够将自己的经验教训毫无保留的拿出来示人的都是好人,真庆幸自己能留在这样一个小团体中。在这样的小团体中如果再不努力,就愧对关心自己的兄弟姐妹了。今天听玄龙哥哥他们讲述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可能真的是方法不对,所以才进展缓慢。记得当初在轩辕观左丘青石师兄不是也对慧通大师说过,天雄哥之所以进展缓慢是慧通大师教的方法不对吗,那我之所以进展缓慢是否也是因为方法不对,刚才听玄龙哥哥讲述,自己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定是自己的方法不对。等我的伤势能活动了,就用玄龙哥哥教的方法试试,看效果如何。如果有效果,那就一直用玄龙哥哥的方法练下去,兼采别家之长。要尽快缩小和玄龙之间的差距。心中打定主意,重重地点了点头,给自己加油。

      不说刘冰暗暗给自己加油。单说玄龙当天夜里就突破了‘元婴境’三层,到了‘元婴境’四层。但是这次玄龙没有大肆张扬,他是怕对雪儿姐姐打击太大了。人家拼死拼活地好不容易追上你,你不声不响地又突破了,岂不太打击人吗。虽然玄龙刻意隐瞒,但是一直关注他一举一动的雪儿在第二天早晨就发现了。引来雪儿一顿半真半假的埋怨:“小龙弟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你就不能歇歇脚,也给我们这些在你后面拼命追赶你的人一个机会,让我们也享受一下和你并驾齐驱的快感。现在可好,昨日才追上你,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携手共进的快感,就又被你甩在后面了。你是不是看着一群女人在你屁股后面拼命追赶,很有成就感,你是不是很享受这种感觉?”

      李莎生怕火不旺,赶紧添柴:“就是,雪儿妹妹说对了。我看玄龙就是享受这种感觉。看着一群女人在他下面过沟爬坎,拼命往上爬。就是追不上他。岂不满足了我们的玄大少爷的变态的满足感?”

      玄龙赶紧喊冤:“二位姐姐,你们太冤枉小弟了。你们没看见这次突破后,小弟都没敢大喊大叫,就是生怕刺激到你们,没想到还是招致二位姐姐枪口对外的一致攻击。咱们在云雾山订立竞赛规则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会等你们。难道你们忘了吗?”

      “我们当然没忘,姐姐只是一时郁闷,发发牢骚。你说你也是,就不许晚几天再突破,让姐姐也享受一下和你并驾齐驱,携手共进的快感。非得这么快就破碎了我这个梦想。要知道姐姐这个梦想可是想了好几年了。”

      “姐姐,有机会的。再往上是越来越难了,突破也就越来越慢了,咱们都有机会的。”

      “你是越来越慢了,难道姐姐不会越来越慢吗?恐怕姐姐会更加慢了,再追上你就更不容易了。”

      “姐姐,我给刘冰介绍的那些方法,你也听了。难道你没从中发现有用的东西,如果你发现了对姐姐有用的东西,姐姐大可拿过来试试,万一能起作用呢?”

      “这倒也是个法子,姐姐回去好好想想,看哪些对姐姐有用,姐姐也试试,万一有用呢。”

      “就是,咱们是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我这是听一位伟人说的。姐姐大可试了再说。”

      “弟弟这又是听哪位伟人说的?不过道理很对。人们养猫都是为了抓老鼠,你不抓老鼠,我养你何用?”

      “那姐姐要是愿意试试,姐姐就先试一段,看看效果,咱们再商量看哪种方法可行,总结经验教训,姐姐再坚持下去。”

      “我得好好想想,你给刘冰讲了那么多,哪一个更适合我,我再坚持不迟。”

      李莎在旁边插嘴:“回去我也按玄龙的法子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莎姐也要试试,欢迎欢迎。你们如果有什么好的法子也告诉我,我也试试。咱们互帮互学,共同进步。”

      这时,司马俿鲵敲门进来,对玄龙他们三人说道:“刚刚接到玉帝传旨,时轮的案子已审结,时轮以戴罪之身,不好好反躬自省,反而横生事端,在下界惹事生非,还与人共同谋反,罪莫大焉。数罪并罚,已押至阴山背后,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

      玄龙笑道:“这次时轮难逃死一死,本在我意料之中,不足为奇。”

      司马俿鲵问道:“小龙哥哥,为什么?”

      “凡是帝王,都得时时刻刻提防有人谋反,从他手里夺得帝王的宝座。那是没有一丝温情可言的。尽管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是从时光嘴里说出来的,而且当时时轮已训斥了时光,但是没有人会考虑这些。他们只能消灭一切有可能造反的苗头,防微杜渐,斩断一切有可能造反的根芽。”

      “太可怕了。”司马俿鲵嘴里喃喃地说,“其实,按我的想法,这次的事情虽然是时光挑起来的,还杀了咱们几个人,咱们也把时光杀了,还杀了他们几个人,双方扯平了,事情就算过去了。”

      “那是你的想法,到了大人物的手里,账就不是那样算啦。他们首先想的是如何消灭有造反念头的人,杜绝一切有可能造反的事情发生。什么叫防微杜渐?就是从微小的念头就给你掐断,不使它渐渐发展成燎原之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