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生邢质斌

      在狱卒分引导下,萨拉娜和德米提雅穿过了迷宫一般的监狱过道,强迫自己不要去细听周围传来的各种哀嚎、♹怨言与呼救声侀。 ┊

      随着她们渐渐深入到监狱内部,周쑃围传来的人声也越来越少,在她们走下一层楼梯뜬后,环境便再度恢复静谧,只有水滴低ⓟ落和飞虫振翅的ᢟ刺耳声㼉音时不时的传来,让人感觉莫名的烦躁,又偶有奇怪的,听上去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响回荡在空旷탚的地牢中,听佡的萨拉娜和德米提雅脊背发寒。

      显然,敦霍尔德的䣡监狱是按照层级划分的,外面那些囚犯多是犯了些不算鏪大的过错,哪怕是最严重的过错,也最多被安排在进入地牢的楼梯口处,而到了这层地牢中后,她们很可能就챸再也看ꀉ不到人类囚犯了。

      最终,在一处看上去很是普通的地牢中,萨拉娜和德米提雅见到了她们的俘虏雷渫德·黑手,数根比萨拉叺娜的小臂还粗的大铁链衔接在他四肢、脖颈和身体上的铁环上,铁环牢牢的卡着他的∧身体,除了脖子上的那个,其余的都像是直接钉上去的一般哓,一身沉重的束缚让埨雷德像是半个死人一般在一地厚厚的干草上瘫着,一动不첔动。

      对方的眼睛微闭着,大约是听到了她们的脚步声,在萨拉娜和德米提雅停住的时候,他睁开眼瞥了她映们一眼,然后就又把眼睛闭ᦱ上了。

      两个弱쫰小的女人和一긻个奇怪的小动物,他这般想着,心中有些不屑,觉得对方多半是什么酋长的䉐女儿之类的人物,听颳说地牢里来了个兽人,就想来看看新鲜,之前他就被一群狱卒挨个䘚围观过。

      这样想着,他便翻了个身,让自己뼕朝着监狱内墙侧ᙓ卧,赌气쩅一般的不愿让那两个女人看清他的模样。

      “火把的光亮不太够,你要我用圣光䘛照明一下吗?萨拉娜?”其中一个女人说着,话里的内容更让雷德笃定了他先前的看法,这两个女人就是来“参观”他的!

       真该死,无耻的人䔽类,迟早有一天他会逃出去,然后带着只属于他的部落大军把人类全都杀光!

      雷德暗自咬牙,幻想着他的复仇之日,把奥格瑞姆和追随他的那些背叛者,把古忾尔丹这个毁⻞灭了德拉诺环境的罪魁祸首,把所有羞辱过他的人类,尤其是那个俘虏过他的人类女指挥官都踩在脚下蘅,让所有兽㥭人都对着他跪拜臣服,拜他为部落大酋长的图景。

      这时,另一个女ࡢ人也开口说道:“不用了,德米提雅,就这样吧,我不想看到那些干草下面ﵠ都隐藏着什么。”

      萨拉娜一开口,雷德便猛地睁开了双眼,随后立刻翻身坐起,冲向了牢笼前的那三个人影,让身上的锁链在一瞬间崩的笔直。

      “噌——”

      雷德格被绷紧的锁链拉住,连牢笼的栅栏都无法靠近,不由得怒吼了一声,双眼开始发红,肌肉上的肉筋也一根根的뽶凸ᧂ起,有绿色的血液从铁环中间渗出,看起来十分骇人㣸!

      뛩狱卒就被繅突然暴起的雷德吓的后退了半步,但他随后ꉃ意识到自己饜没必要害怕,便上前一步,隐隐挡在了萨拉娜和德米提雅前面,又抽出腰上的鞭子,正打算抽打㘱呵斥一￘番这个不听话컺的兽人,却听到身边的萨拉娜说道:真“谢谢你的鉭引路,士兵,我已经繆记下路了푩,你쏈可以回去忙。ꔎ”

      “好的ভ,萨拉娜小姐,请您一定要䛻小心,不要离他太近,如果您还有需要我的地方,可以顺着火把往前走,敲一下路口的钟,我就会过来,记得ꁽ不要敲太多下,那是紧急讯号。”

      狱卒也是识趣的人,闻言便知道自己该走了,只好把这笔账记在心里,狠狠地瞪了雷德一眼,又对着萨拉娜她们嘱咐了一番,然后就径直离去。

      “我记得你的声音!”雷德粗犷的声音从牢笼中传来,猩红色的双眼ꤘ满屇溢着恨意:“懦夫!”

      对方的话让狱卒有些惊诧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兽人㩇,졋它居然也会人类的语言吗鹚?

      捹不行,我得快点走,这不是我该听的部分了。

      这样想着,狱卒赶忙加快脚步,甚至小跑了起来,让身后的声音快速的远离:“你不配成为一个战士!”

      軺“我本戙来就不是战士,我只是个指挥官,指挥官就不该勨冲在最前面。”萨拉娜才懒得理会雷德那슂原始社会一ꏱ般的观念,还指了指他流着血的胳膊쎱:“我的䢝大腿都没你胳膊粗,找你单挑不是送死吗?”

      她如此光棍的承认自己怕死是雷德所料未及的,他下意识的想骂对方是个贪生듹怕死的懦夫,䐷但又立刻想起了自己的决定和处境,只能冷哼一声,从另一个角度抨击对方:“你就和奥格瑞姆一样,是一个‘暗箭伤人者’,毫无荣耀可言!” 㲞

      “顺带一提,﯏我的本职是个猎人。”萨拉娜却耸耸肩,丝毫不为所动:“难道你们兽人的猎人打猎不放冷箭,而是直接冲上去砍吗?”

      “伶牙俐齿!”雷德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到萨拉娜那张讨厌的脸,冷声道:“我知道你想干什勈么,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是吗?”萨拉娜溂忍不住笑了:“哈,很不幸,你已经说了我最想知道的部珥分。”

      见雷德默不作声,她便坏첄笑着出言打击对方道:“你知道我最关心的问题菨是什么吗?是你为什么会和那个新来⾀的兽人领主打起来,如果你和他团结一致,那我还真不好对付你们。댾”

      雷德还是默不作声,萨拉娜便继续说道:“但你刚才对你们ഡ大酋长奥格瑞姆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暗箭伤鎶人者▐’,原来你们那个难对付的大⒩酋长还有这么玶个外号,看来你们是真的不喜欢动脑子思考问题,哪怕㡭稍微有点智谋的兽人都会被你这样莽夫看不起。”

      萨拉娜的话让德米提雅忍不住看了对İ方几眼,原来那个“奥格瑞姆”就是兽人大酋长的名字吗?

      联뫰盟对部落现在真的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对方是由很多氏族组成的大集团,前任大酋长是叫黑手뻆,但对部落现在掌权的人䈄物并不了解,甚至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没想到萨拉娜居然清楚部落现任大䟠酋长的名字。

      这就是圣光赐予的智慧……吗?

      在斯坦索姆的时候,她一直有听法奥大잫主教这样讲,啳但在先前意识到自己的“来世直觉”很可篱能和圣光没什么关系的时候,她现在也不敢说萨拉娜的先知能力是圣光赐予的了。

      如果先知就是她的天赋,那我还能帮到她吗?

      德米提雅开始浮想联翩,患得患失时趂,萨拉娜还在不断的出言打击着黑手的心理防线:“你姓黑手,那你应该和你们部落的前任大酋长有关系,是子嗣吗?你被奥格瑞姆派来瓺当一个无足轻重的先锋,又对他颇有怨言,看来他上位的方式并不能得鉊到叴你的认可?难道他不是靠着你们兽人的那什么荣誉格斗上位的吗?好像是叫‘玛克戈拉’吧?”

      听鯃到这里,黑手终于坐不住了,他回过ᦕ身,虽然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语气中却带着些许的惊讶:“人类ྫྷ,你还知道玛克戈拉仪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