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浩劫

      “你瞅啥?”

      “瞅你咋滴?” 砟

      松㓵本一香和䪂二狗子犬夜叉俩人大쉝概就是这么个过程,这俩就打起来了。

      明尘碎嘴子插了一句:

      “你们不要再打了啦,要打去天台打。”

      在如⥕今这个离奇的륑世界,天天都有热闹可看,大家也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格,不光是明尘班上的学生,其他班的,还有一些老靷师,全部都챔在围观。

      一瞅这俩人似乎还要嘴炮,明尘可就闲不住了,这么大一帮人看着呢,都是冲着打架来的,又不是看你俩辩论赛来的。

      “那边那丿个狗子,你小心点,我们松本一香准备拿你涮火锅!”

      “一香酱壏,你加油啊,打败这只二哈ꫵ我们放学去约会!”

      拱火他是专业的,并且神出鬼没,让俩当事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完美避免了引火烧身。

      事已至此,不大个人死狗或者涮言上一顿狗肉火锅是没办法下台了,꼾观众们姵也都在明尘的引导之下䶱呐喊助威。

      “加油啊,这是人类尊严之战,不能输给二哈!”

      “狗子加油,我相信你是最흫棒的,我挺你啊!”

      笮“打嬾呀,赶紧打!干站着演话剧呢?”

      日暮戈薇看着这十分不正常的氛围,不由得有些担忧,性格善良的她并不愿意松本一香受伤,自然更不愿意看到自家二狗子受伤。 㚶 賋 正ꅤ准备开口劝阻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掌捂住了她뉜的嘴巴。

      “小妞,别担心,我就想看场奨戏,他俩谁都굝不会有事儿,ꪴ你配合点,不然我脱你裤衩抽橡皮筋儿做弹弓打你家玻璃。”

      嘶! 竜

      斌恐怖如斯,世间竟有如此恐怖之人,短短一句话蕴藏着莫大的恐怖,脱女孩子裤衩也就罢了,还要抽皮筋做弹弓打人家玻璃。

      这说明什么,说明来人脑子不好使啊。

      日暮戈薇十分从心的没有挣扎,双手熑按住了自己的屁股,避免了惨剧发生。

      二狗牠子就是二狗子,说打就打,直接就一个起跳冲到了松本一香身后,右手成刀,他试图打晕这个多管闲事的小娘们。

      暴脾气归暴脾气,犬夜叉本性х还是十分善良的ᙣ,面对孱弱的人类,他也不可能直接散魂铁爪给抓的稀碎,拔刀就更不可能了。

      铁碎牙那是拿来砍妖怪的,怎么可能对㘢人类出手呢。 ཛྷ

      要不怎㯖么说二狗子就是狗,永远都不懂狮子搏兔亦尽全力鶳的道理。

      留Ꜷ手的二狗子瞬间就吃了苦头Ɯ,大意的凌空跃起,落点还在松本一香身后。

      只见松本一香在二狗㏕子凌空跃过头顶的一瞬间,漂亮的一뎨个三百六十度回旋踢,正正好好一脚揣在了要害处。

      二狗子ê犬夜叉当场两眼泛白,躺在地上只抽抽,也不嫉知道松本一香这战斗方式跟谁学的,跆拳道就跆拳€道,下手是真的阴狠呐。

      日暮戈薇当场就不干了,浑身巫女灵力爆发,小两擗口闹矛盾是一回事儿,你这直接准备一脚踹碎她以后幸福生活谁能忍᠌。

      ꒲ 可以灵力⿷还没有透体而出就被明尘一个摸头杀给按了回去,狂暴的灵力被硬生生回去,噎的日暮戈薇当场夫唱쮶妇随,也翻起了白眼。

      明尘又凑到日暮戈薇的耳边。ꬍ

      “小妞,别担心,狗篮子没这么容易坏,刚才他是大意了,精彩战斗这才刚嶥要开始䱩呢。”

      果不其然,二狗子犬䦏夜叉只在地上抽抽了那䨁么一会儿就恢复了过来,站起身的二狗子娐破口大骂。

      “小娘顾们你不讲武德榓,来骗,偷ଢ袭我ρ几百岁的老妖怪!”

      ৼ “你不是普䞯通人类,分明是有备而来!”

      松本一香翻了个白眼。

      “狗子就是狗子,出门不带脑子࢐,我要是普通人类会同意跟你打架?”

      鵮“你脑子抽抽还腍是椋我有病?”

      犬夜叉觉得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这娘们出手䱒狠辣也就罢了,那一张┚小嘴巴巴的,一点不饶人。

      볐介娘Ⲟ们不似好人呐!

      ⢜犬夜叉不再废话,虽然没有拔刀,却已经认真了起来,将松今本一香放在了同等的对곮手位置ᨦ,不再轻视。

      这次轮到松本一香率先发动攻击,助⶜力跑之后阌一记凌空飞踢,正是跆拳道最为常见的绝杀。

      小 这一脚来的凌厉,而且犬夜叉隐藠隐看到那双腿上闪过龙鳞光泽。

      虽然我想好了不出쥫刀,可是面子哪有命重要,铁碎牙并⡙未出鞘,ꌒ犬夜叉横刀在前,以刀鞘硬接了这一击。

      脚刀相接,犬夜叉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刀身传来。

      站不住脚的犬夜叉被一脚踹飞,在地上滑出老远。

      松本一香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犬夜叉。

      “拔刀吧,你根本没有资格对我留手!”

      止住退势的犬夜叉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拔出了妖刀铁碎牙。

      那个娘们说的没错,他还是太过大意了,以这个娘们的实力,他根本没有芀资格곊手下留情。

      犬夜叉有些委屈,明明自己淨是不想伤人,明明是好心。

      可现在的普通人类这么可怕的么,随随便便一个女孩就能把他逼到这个份上。

      原本以为日㳍暮戈薇是人类中的佼佼者鮂才会有那种纯净的灵力,原来是自己格局小,眼光低了么。

      戈薇家乡这边的人类各个都是怪物,这要放在他们战国时代,哪里还有妖怪的生存空间。

      ↄ 而且这里好像流行吃狗肉火锅来着,祀想到这里,犬夜叉脊背发凉,看着四周围观的人群隐隐有些后怕。

      Ꝕ 拔出妖刀铁碎牙的二狗子犬夜叉駏准备认真面对,普通招式对于眼前这个下手贼狠的娘们估计是没什么大作用。

      那么只有用那一招了。

      “风之伤!”

      也不知道是中二病还是想提醒松本一香他准备放大招了,犬夜叉出刀的同时大蛬声的喊出了招式。

      狂风四起,混乱的气流夹杂着犬쥣夜叉的妖气在天台成型,地面,建筑物被风刃划的伤痕累累。

      斓只是在明尘的刻意控制之下,风之伤的肆虐范围就只在天台之中,旁边围观的众人毫无所觉。

      妖力风暴的目标是松本一香,她也察觉到了这一击的不同凡响,眼神凝重。

      큍 松本一香一个劈叉,然后双手撑地,三百Џ六十度回旋托马斯,一双腿闪耀着龙鳞的光芒䱹带动四周气流。

      “三十六烦恼风!”

      这숶是松本一香得槈到超凡能力之后,根据自己所学的跆拳道自创招式,这还是第一次登场。

      两股风暴碰撞,消磨,最后消散,二狗子被划的满身是血,松혐本一香昏迷当场。

      不过身上丝毫没有伤痕,因为明尘入场了。 ꬄ

      严格意义上来说蛬,这是松本一香输了,之所以没有受伤,是因鍜为明尘在风暴碰撞之下,松本쭡一香力竭的最后一秒入场。

      覇将力竭昏迷的松本一屯香抱在怀里,随手拍散了席卷着松本一香力量的风之伤。

      不,应ᄒ该说是爆流破,二狗子在危机时刻领悟了爆鹳流破,以风之伤牵引敌人力量攻击弱点的招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