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川番号

      腊月的最后一天,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整个尚京城可谓是万人空巷,尽显燕国帝都的繁华和喧嚣。

      无论是商铺还是民宅,大家就是这样不约而同,

      街边早早的挂起了红灯笼。

      一些繁华的街道上,一眼望去,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杂耍班子也在这个时候出来讨一番彩钱,看客叫好之声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明天便是新的一天,对于老百姓来说,也算是一个好兆头,

      有的人开心,是因为今年赚够了,期待明年接着赚;

      有的人难过,是因为今年寒酸了一整年,担心明年多半还得接着寒酸。

      但穷人们也有穷人们的乐子,一件新衣,一锅烧肉,一家四五口围坐在一块儿,起码是团团圆圆无病无灾的。

      “师父,我饿”小和尚扯了扯老和尚的衣角弱弱道“走不动了”,

      “吾日,咱们不是才吃过了么?”老和尚道,

      “师父,就您煮的粥,得脱了裤子下去捞,我喝了三碗,一泡尿就没了”

      小和尚名叫吾日,自记事起就跟着师傅行走江湖,每次化缘都是随缘,搞得师徒二人饿得面黄肌瘦的,

      要不是得知燕国举办诗会,他们也不会来这红尘喧嚣之地化缘,

      因为师父总说,修佛修的是慈悲,要拔出众生的痛苦,给予一切众生安乐,

      人多的地方,痛苦就多,要给那么多人拔出痛苦,还得给他们安乐,太累,

      所以就不去了。

      但当两人饥肠辘辘的看到远处繁华的尚京城时,师父又叹了口气说,

      一切皆为虚幻,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于是两人便进了尚京城,

      吾日跟着师父走南闯北的,也是见过世面的,眼前这些红尘喧嚣在他眼中犹如砂砾,

      街边摊贩叫卖的窝窝头、热馄饨才是他所渴望的。

      除了平头百姓们的张灯结彩外,燕国的文人也在这时齐聚尚京城,

      一时间让尚京城的客栈、酒楼的生意好得不得了,

      起因便是诗会将在今夜举办,举办的地方就在皇宫之中。

      不仅燕国的文人墨客来到了尚京城,就连其他三国的一些文人游者们也不远万里来见证燕国皇室举办的这一盛会。

      “前面的,给杂家让让啊,让让啊”汪司礼驾着车,冲着前方呼喊着。

      此时萧寒正坐在马车内小憩,幽姬则透过门帘的缝隙看着街上项背相望的人们,

      “多看看,看看这燕国都城的繁华”萧寒喃喃道。

      “你不是不愿参加诗会么”幽姬的声音不带半点情绪,依旧冰凉。

      “没办法,一国盛会,出于礼仪,所有皇子都得到场观礼”萧寒睁眼瞅了瞅身边的幽姬,又道“不过我是不会下场作诗的”。

      “那你为何让我陪你一起?”

      萧寒眉毛一挑“本殿下带你见见世面!”

      “说人话”

      萧寒憨笑道“参加这么浓重的盛会,要是不带女伴,岂不显得不够庄重”

      这次,幽姬倒没有给萧寒白眼。

      如此多的文人齐聚尚京城,他们虽然进不了皇宫参加诗会,但是他们可以在宫外等候,

      马车来到宫门口时,可谓是人潮汹涌,

      宫门的右边停放着众多的马车,这些都是进宫参加诗会的达官显贵们停放马车的地方。

      而宫门的左边,则是密密麻麻的人,他们的正前方有一个巨型的木架,

      萧寒不解,向汪司礼询问。

      汪司礼解释道“凡在诗会中所作出来的诗,会在第一时间记录下来,然后抄送到这里,悬挂在木架之上,以供众文人瞻仰。”

      “有意思”

      “不过倒有些奇怪”汪司礼看着远处的人群思忖道,

      “哪里奇怪了?”

      “往年诗会,宫外都会有大批的禁军和锦衣卫的人维持秩序,怎么今年少了很多呢”汪司礼淡淡道。

      萧寒撩开门帘看向远处的人群,的确如此,

      燕国的百姓不禁刀剑,文人大多都会佩剑以作门面,而一些江湖游侠也都会持刀行走江湖。

      宫门口的这些文人游侠,少说也有上千人,而且陆陆续续的还在增多,

      反观维持秩序的锦衣卫和禁军,却没有多少,一眼看去,也就数十人。

      萧寒所在的马车,距离宫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前面还有十数辆马车在排着队等候指引太监安排停放呢。

      嗅嗅,

      “嘶,这香味儿……”萧寒撩开门帘,发现街边有个烤鸭店,门头挂着的烤鸭个头很大,一看便知其肥美。

      萧寒把着刀跳下了车,走向了烤鸭店,

      为什么带着刀,因为他怕,怕这个时候再有个人出来请他吃烤鸭。

      “老板,一只烤鸭!要小只的”

      店家满脸笑意的将一只鸭子从锅炉里提了出来“老板,就这只?”

      “就这只了”

      “稍等啊,这就跟您包起来”店家看了看萧寒的打扮“听客官讲话,不像本地人啊”

      “是嘞,从东边来的”萧寒笑道。

      “也是为诗会来的?”

      “做点儿小生意”萧寒接过烤鸭付了银钱后便准备回身朝马车走去,

      刚回身便看见旁边一个小和尚死死盯着自己手里的烤鸭,吞咽着口水。

      “小师傅,想吃烤鸭?”萧寒笑道,

      小和尚的眼睛始终不离烤鸭,点了点头。

      “你们出家人能吃肉?”

      “若施主用腰间的刀逼迫小僧,小僧是会吃的”

      “哈哈哈,谁教你的?”

      “师父教的”

      萧寒将油纸打开,掰下一只冒着热气的鸭腿递了过去,

      小和尚双眼微闭,故作老成,深吸一口气喃喃有词道“多谢施主,施主生意兴隆啊”

      哎哟,这小和尚有趣有趣。

      小和尚接过鸭腿,也不顾形象,立刻狼吞虎咽起来,

      “吾日!”老者的声音像是古老的磬钟,浑厚,有深度。

      萧寒抬眼一看,是一个白眉白须的布衣老和尚,

      别说,还真有着一股远离世俗的心平气。

      老和尚看向萧寒,双手合十道“施主慈悲,弟子年幼无礼,还望施主切莫介怀”

      萧寒下意识的将手摸向了腰间的暮秋刀,警惕道“大师言重了,只是看这小师傅很可爱,所以……”。

      “那贫僧谢过施主了”老和尚刚说完,肚子咕咕咕的一阵乱叫。

      萧寒眉头一挑看了看这老和尚,但这老和尚一副眼观鼻,鼻观心,心无念的模样,倒让萧寒有些无措,

      他犹豫了一下,将手中还未来得及重新包好的烤鸭递了过去“大师,这只鸭子与你师徒二人有缘”。

      “阿弥陀佛,出家人是有戒律的”

      萧寒拍了拍腰间的暮秋刀,

      老和尚叹气道“阿弥陀佛,若施主用刀兵胁迫贫僧,贫僧不愿施主为了贫僧造杀孽,贫僧也只好破戒了,相信佛祖是会原谅弟子的”,

      说完,老和尚接过烤鸭,极为熟练的掰下一只翅膀便朝嘴里送去,

      萧寒笑着摇了摇头便向马车走去。

      “师父?”吾日含着光溜溜的鸭腿骨看向师父,

      “嗯,咱们爷俩遇到贵人了,贵人一生平安呐,阿弥陀佛”老和尚说完,接着吃着烤鸭,

      “师父,我没吃饱!”小和尚嘟着嘴委屈巴巴道。

      老和尚给了小和尚一记爆栗“一天天就知道吃!”

      说着,把剩下的半边鸭腿给重新包好揣进了怀里“这半边鸭腿明天再吃”

      转身离去时,老和尚回头看了一眼萧寒上的那辆马车,皱了皱眉。

      “你皱什么眉头啊?”萧寒看向幽姬,

      “那个老和尚有问题”

      “有就有呗,好在送了人家一只鸭子,人家也没把我怎么样”说着,萧寒长叹一声“这世道,人家请我吃馄饨,我内心忐忑,今天我请人吃鸭子,我内心还忐忑”。

      汪司礼驾着马车向前走去“老奴担心今晚的诗会可能不太平,殿下还是多加小心为上”,

      “你看我自从出了鹰隼关,有过一天太平日子么”萧寒无奈道。

      “也许以后便是常态,你要习惯”幽姬淡淡道,

      “我不要!”

      “不要停?”

      萧寒斜眼看向幽姬“你学坏了啊”

      ……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岁暮,戌时”

      随着宫中的打更人陆续颂报着时辰,太极殿中的编钟和丝弦乐器一同响了起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左侧的朝臣权贵们叩拜山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右侧的燕地文人才子们也行叩拜山呼之礼,

      “拜见燕皇”唯有后方的他国文人则是行拱手鞠礼。

      燕皇坐在首座高台之上,任天泽立于身旁,

      “诸位爱卿、才子免礼”燕皇朗声道。

      待大家都坐回位置后,任天泽上前一步拍了拍手,

      音乐骤然响起,殿外的舞女踩着音律款款而来。

      下面一阶的台上则是皇子们的座位,

      太子萧恒、四皇子萧安、五皇子萧秦、六皇子萧衍,

      唯独只有七皇子萧寒的座位上是空的,但也没有人会去在意这个位置上有没有人,

      因为往年诗会,那个位置根本没有设座,

      今年设了座,但是没见人,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燕皇只是扫了一眼七皇子的空位,并未言语,只是欣赏着殿中的舞蹈,

      待一曲舞毕,众人皆看向中书令孟为之,只见他缓缓起身,端起酒杯向燕皇行了一礼,然后朝着在场的众人朗声道:

      “岁末甫至,鸿气东来,今我大燕皇帝陛下雄才大略、威震海内;亲贤臣,远小人,袭承先皇之遗志,体恤民情,爱民如子,上承天子之道,下安黎民之稳,开创我大燕盛世……”

      大意就是歌颂燕皇的丰功伟绩,雄才大略等等……

      “臣,为大燕贺!为陛下贺!”说完,孟为之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为大燕贺!为陛下贺!”众人再次山呼,最后饮完杯中之酒!

      燕皇抬手示意后,众人再次回到座位上,

      流程走完了,正戏便开始了。

      “陛下,不知今年诗词题目为何?”孟为之询问道,

      燕皇看着台下众人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他笑了:

      “北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