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扒开大腿露出尿眼无遮挡

      半小时后。

      陈佳佳跑的筋疲力尽,累倒在地,她不断拨打着宁臣远的电话号码,始终无人接听。

      不知为何,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张照片。

      蔚蓝的天空,晴朗无云,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在公园里推着秋千,秋千上的小男孩笑的无比开心。

      这是放在宁臣远别墅房间里的唯一一张照片,她不过匆匆一瞥,却对其中那位绝美的女子印象深刻。

      凭借着直觉,她急忙给老陈打电话。

      “老陈,你知道那张照片吗?那个公园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老陈焦躁不安的声音。

      “梁欣小姐,您在说什么?”

      陈佳佳也急了,“就是宁臣远房间里的照片,应该是他和母亲的合照,背景是一个公园。”

      老陈恍然大悟,激动地说出了地址。

      陈佳佳正准备同他们会合,路边的两名学生似乎认出了她,兴奋地跑到她跟前。

      “请问你是梁欣吗?”

      陈佳佳赶紧摇头。

      两人疑惑地皱起眉头,“不应该啊,这眼睛完全就是大明星梁欣啊。”

      其中一位边说边拿起手机,没有缘由地开始拍照。

      陈佳佳惊恐地用双手挡住脸,闪光灯一下接着一下,她出声制止。

      争吵的声音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眼见事情发展越来越不受控制。

      她只好奋力拨开人群,向路口跑去。

      身后的人群紧追不舍,幸运的是,路口刚好有一辆出租车准备起步,陈佳佳一路狂奔,拉开车门坐进去,急切地催促着司机出发。

      司机按照她的指令快速反应,随着车辆的速度越来越快,身后的人群这才渐渐四散而去。

      陈佳佳捂着仍旧狂跳不止的心脏,她突然感受到做普通人的幸福,至少以往她走在路上,绝对不会被人围观,更不会像今天这般狼狈。

      一路上司机频频侧目,陈佳佳也顾不得多解释,她急忙拨通老陈的电话。

      “找到了吗?”

      老陈的声音听上去较之前平稳许多。

      “嗯,找到了。”

      陈佳佳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后,她又催促了司机几次,此时的她,只想赶快见到宁臣远,亲眼确认他平安无恙。

      出租车终于在一栋老旧小区门前停下。

      陈佳佳跟随着老陈的指引,很快到达了小区内的游乐设施处。

      远处一排黑衣人整齐地站在秋千后,秋千上没有坐人,却在前后晃动。

      她又往前跑了几步,宁臣远出现在眼前,他依靠着柱子,坐在沙地上,左手握着酒瓶,右手时不时推动着秋千。

      莫名的凄凉。

      她走近,蹲下,试图从宁臣远手中抢过酒瓶。

      谁知喝醉的宁臣远力气比往日里还要大,向后一甩,便让陈佳佳失去重心,跌坐在地。

      他嘴里嘟囔着“走开”,继续往嘴里灌酒。

      陈佳佳的心里不是滋味,用尽全力一把将酒瓶夺走,怒吼道。

      “宁臣远,你在干什么!你是在拿你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出事了,你的家人怎么办?公司怎么办?所有关心你的人会有多难过,你有替他们想想吗!”

      宁臣远自嘲地笑道:“呵,关心我的人?”

      陈佳佳疯狂点头。

      “是啊,跟我回家吧。”

      宁臣远抬头看着天空,“家?我没有家。”

      陈佳佳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她只是觉得此时此刻的宁臣远同往日里格外不同。

      她继续安慰道:“我们一起回别墅好不好?你喝多了,需要好好休息。”

      宁臣远茫然地看向她,眼神里满是无力感。

      “梁欣,你喜欢顾泽然对吧?如果我放你走,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再同我一起回家了?”

      陈佳佳的心被他这幅伤心的神情扰得一团糟,她一时无语。

      “梁欣,我是不是特别差劲?”

      陈佳佳使劲摇头。

      宁臣远,大概便是陈佳佳一辈子也触碰不到的人吧,如果不是因为这次意外,他们两人的世界也不可能有交集。

      他是高高在上的,是大家口中的天才,是集权力与金钱于一身的人。

      这样的人,和差劲两个字,毫不沾边。

      “那你为什么不肯喜欢我呢?”

      陈佳佳不知所措地搓着手,心里默默说出了答案。

      对不起,因为我不是梁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