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比羊电影

      确认姜鼎雄与敖丁一行人已经㱻远去后,萧籽术心中紧绷着的一根弦这才彻底松弛下来,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

      ౨绿萼替˜她擦拭完血迹,蓦然扬起脸问道:“二姑娘,您来月事了陵为何不早点与婢子讲呢?婢子也好有个准备,结果却被那几个男人撞见了,真是太羞臊了。”

      葂 她素来是个直性子,釲说乗话直ꥈ来直去从不拐弯抹角,萧籽术自然也不介意,掩嘴一笑,道:“傻丫头,我哪里有什么月事!不过是骗他们的㎤诡计罢了。”

      绿萼听得稀里糊涂,眨眨眼问道:“二姑娘为何要骗他们?偏偏编造这种借口......”

      说着说着,忽然뭪间脑中灵光一闪,豁然省悟道:“啊!姑娘难道是为了掩饰房里原有的趨血腥味!才把血迹抹在身上以瞒天过海......”

      魙“真聪明!”萧籽术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

      “那,这퇗血腥味是......”绿萼低头一瞧自己脚边一⟟滩血渍,瞪大了眼睛。쀄

      萧籽术冲床底下努了뒑努嘴。

      镺 绿萼更是惊得张大了嘴,疾呼道:“刺客真的藏在姑娘房里?!”

      “࡚嘘!迫小声点。”萧籽术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听着窗ũ外仍是静静悄悄这才松开手,道:“你去外面替我把风吧。⁚”

      푰 绿萼愣了好一会儿,才瞅了眼黑不见底的床底,满腹狐疑地离开了。

      萧籽术这才敲了敲床,似뫂笑ʰ非笑道:“怎么?还不出来吗?打算躲到什么时候?”

      一直躲在床底下的女子闻言脖子微微一僵,随后从床底下钻出来,直挺挺地站在抎了床边。

      萧籽术在这段时间已经披著上了鹤氅,见她出来后便掀开窗幔,漫天星光照亮了她一身黑衣以及一双如幽潭般深不可测的眸子。

      果然是她——聂茯苓!

      쉕 ꆐ“是你밢!”

      聂茯苓的眸中仿佛平静无波的湖面荡起涟漪,划过一抹诧异之色。

      她没莑想到,这里竟是萧籽术的住处퀘。ー

      萧籽扅术仰着头ᜳ看她,福ໃ了福身,低低地唤了声:“聂师父。”

      聂茯咇苓牵了牵嘴角,一抹阴冷쫽很快掩过原先的诧异,“你为何要救我?”

      萧籽术弯弯羠唇,狡猾地一笑,“还用说,当然是为즰了图你的回报。”

      꼻“回报?”聂茯苓想过一万种可能的答案,却没想到从她嘴里说出的却是这话,按理说不䗜应是救人不图回报么?这小丫头还真是......脸᷁皮够厚的。

      “你想要什么回报?”聂茯苓一问完,脑子里已经蹦出来许多萧籽术鵹接下来可能提出的条件:给她封⨡口费、教她学武功、做她的保镖全天候保护......诸如此类。㫏

      ᅱ 然而,她仍是失策了ပ,萧籽术的回答又让她一时怔住了:“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 綸 “人?谁?”聂茯苓颇感奇怪,一听完她的话,自己脑筋还没转过弯来,嘴皮子已经先动꺔了,不自觉地吐出话来。

      닜“官府正䆣在通缉的一个逃犯,奉昶。”萧籽悤术脸上的表情突然消失不见,ᮃ语气十分严肃,眼슨神十分坚毅,“想必聂师父应该认得此人。”

      聂茯苓愈发对眼前这个小女릁孩感到隆怪异,奉昶其人在江湖上恶名昭著,她不仅认得,还与他交过手,只գ是,如此危险的亡命之徒,这丫头为何Ġ要向自己打听쩚关于他的消息呢냗?

      聂茯苓虽觉得好奇,但她孤傲಻个性使然,决不会主动去问,只是淡淡地道:“认得。瀔奉昶原名奉九郎,本是海盗出ᆚ身,心狠手窤辣,诡计多端,精擅易늧容术,后被六扇门四大神捕ꃵ追椿缉,逃亡期间屡换相貌身份辗转各地,当过疯牛寨寨主,也谋过赏金杀手的营生籘,十年间犯下轰动扂全天箢下的连环杀人案,至今还逍躊遥法外,仍未被逮捕归绬案。”

      萧籽术闻言心中一惊:怪不得官府多年뒈来一直都无法抓住奉昶,原来他居然孑精通易容术!而后一听他犯下连环杀人案,更是恨怒,暗缄骂道:果然是个恶贯满盈的家伙!千刀万剐都不足以平愤!

      正骂着,忽听头顶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许是话说得多了,聂茯苓忽然觉得喉头一哽,掩着嘴咳嗽起来,眉头皱起连带着整张脸都皱成了敿一团。 

      萧籽术忙抬头一看,登时大惊失色,目光落到她的肩头,她那件薄薄的夜行衣上,晕染开红得发黑的血죣。

      显然,这是箭伤,并且箭头上还抹了十分厉害的毒。

      盞 想必是急于脱身的时候,被敖丁的毒箭所射中。

      萧籽术看得心悸,紧紧抿着唇枚,道㖇:“聂师父,不要紧吧?你先坐一会衪儿,等红袖过来了,让她给你瞧一瞧伤口。”

      聂茯苓好容易止住咳嗽,以一种‟科学家研究小白呓鼠的探䖲究眼神望向萧ꋅ籽术,记起刚才她当着一伙男人的面说自己来了月事的事来䨆,心想:哪有姑娘家这么不嫌害臊的?真是有点......怪可爱怪Ꙣ有趣的说!

      她的眼神蓦然㭄变得极为复杂,忽然挨彚着萧籽术的肩➴坐下,嘴角微翘,如笼㮹寒霜的面上扯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不怕我?”

      萧籽术心下咯噔一跳,屁股就要往旁边挪一挪,却发现自己竟只能僵⧁硬地坐在那儿,只好眨眨眼,喃喃地道了一句:“你又不是鬼,怕你作什么?”

      聂茯苓一䵋怔,闷声咳了两下后,低敛眉头,沉声嘹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売”

      “杀我?”

      萧籽术不清楚她这话是故意开玩笑还是真的饷动了杀心,内心暗暗有一丝慌乱,面上却不显,强作镇定道:“想必聂师父不会笨到这种程度吧?你就算现在杀了我,也逃不出这间院子,㐅更别说从戒备森严的姜府逃脱,纵是你武功再高,毕竟双拳难敌四五六......好多好多手,况且单就敖丁一人也够你难缠的了⒱。今夜行刺义父的刺客身份,明日就可查清是你所为,你裰若想在明早之前顺利逃出首辅府,我倒有一计。”

      쏨 “哦?愿㌼闻其详。”聂茯苓闻言,一双剑婖眉渐渐舒展开来。

      “聂师父明早大可要挟我作人质,光明正大地走出首辅府,我虽不如府里的姑娘们金贵,但好歹滂也是姜大姑娘的救命恩人,姜大姑娘与我姊妹情深,定不会为了姜首辅要捉拿你而置我的性命于不顾。届时待你到了安全地带,麻溜的把我当个屁放了便是。岂不两全其美?”萧籽术一边说着,一边偷偷观察聂茯苓的脸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