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爽又

      布林诺夫斯基的诉求通过苏联产业园传递到了江奕这里。看到这个申请,江奕不由得想到了大使馆的二位套利者。

      这个口子不好开。先不说隑套利我机会让渡给他们,也需要对方给곁自己一些䎑好处才行。这些基层人士能给华国带来什么好处呢?无非是能够帮助华国把机器开动起来,这个已经给你付薪水了好不好?

      不过,他们出门在外的确是最뀯担心亲人了。亲人,嗯?这是个大问题,不过也可能是机会。他们的亲戚朋友说不定就会有一些技术人才,而且这样不是也能把他们牢牢地拴在华国么?今后的世界,应该是华罗两国对抗美利坚阵营才对,罗沙这个国家千万不能倒向另一个阵营,这对华国是灾难性地、毁灭性地打击。

      鎁 “你们綡那边能不能对在华苏联专家的家属兑换一些日用商貸品?”解决不了혃的问题,内事不决问杨书记,外事不决问江守义。

      “႐这样就太好了!这边的外国人,知人知面不知心,你都不敢信任他。如果他们的依靠在华国,那用起来可就方便多了。”江守义看问题果然不简单,两头ب都能顾得上。

      鶵由于江守义一픾直比较皮实,江奕最近已经忘记了提醒他的安全问题。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内疚:“可以짫多雇佣一些苏联专家的家属,等到他们国内乱起来䙎了,他们就会向你们求助。”

      江守义懂了,这是要乾坤大挪移。 ⓡ

      第二天,嶢苏联产业园就贴出了华苏双语찺的通知:

      1.如果需要在华国支付、在흎苏联交付物资的苏联专家,可以按照华国商品价格的三倍进行交易(附物品清单),每人的交易上限为1000元(注:境内支付1000元);

      2.商品交付地点为:苏联境内十五个城市,自行到当地具体市场取货。资金交付方式为:薪资代扣;

      3.交付周期:ᩍ预计每两个月交付一次,交易名单到达苏联后即可;暂定每月15日;

      4.博识培训中心招聘专家培训俄语,每周日上课,每天50元;

      5.如有苏联境内专家b为苏联产业园所需,并为苏联产业园所雇佣,视专家能力进行奖励。奖励一共分为三等:一等为技术带头人,奖励2000元;二等为技术团队负责人级,奖励1000元;三㗅等为技术专家,奖励200元鹿。并附了苏联产业园联系人及联系方式。

      苏联专家看到后,疯狂地跑回办公室去算着自己的钱能够买多少食品、日用品,只是可惜没有白酒,自家老子、兄弟们没这个口福了。布林诺夫斯基一算下来才知道,原来华国的东西这么便宜,300块钱足够一大家子人吃穿用了。原先对于“3ꌷ倍价格”的不快一扫而空。因为他发现了,华国的商品到了苏联根本就不是3倍燴那么简单,而是10倍的上涨。难怪要限制每个人的交易上限为1000元,否则还不很快䷦就爆仓了?

      他第一个跑到财务部门,表达了把1000元月薪全部交给兑换商品,然后又是第一个到博识培训中心报名当俄语老师。由于布林诺夫斯基是大学生,夾所以马上获得了聘用。ራ培训中心不只፾给了他一本俄语教箍材,还建议他在每天下班后参加汉语学习,培训班就在你们公司,还是免费的。

      绳 到了晚上,布林诺夫斯基仔细思考着有哪些专家可以推荐,然后根据自己的记忆写清了职位、成就、性格爱好,以及如何能够找到他们,怎么打通⋰对方等等。他知道“为苏联产业园所雇佣”这个条件可不简单,中间涉及联系得上귗、说服得了、签证通过等,可以说是一个综궯合要求。自己只能多写几个,最后一晚上下来,好家伙,36个人。ᾬ

      仅仅ᖎ休息了两个小时,布林诺夫⿰斯基就被੻闹钟吵醒了,他快步跑到车间,看到了那个熟悉而又亲切的身影:⭰“王,我需要你的帮忙。”

      王海青觉得有些奇怪,什么时候这些苏联专家不睡懒觉、改为駚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到车间了?哎呦,这兔子眼睛鸡窝头地样子。“大专家,你这是出什么事情了?”

      “王,我写了一份清单,需要你帮助翻译一下,”他看出了王海青的疑惑:“普通的翻译人士可能看ᙗ不懂,我这里面全都是专业术语。你放心,你翻译完一个人的材料,我给你10块钱,不,20块钱人民币。不过这些⺇钱要等到给我的奖励发下来才有,你知道,我现在已经是穷光蛋了。”

      我哪儿知道你那钱花哪儿去了,王殿青觉得很好笑。拿起纸来一看,却发现不得了。你这是要把RIGA쉴的技术部门,以及你们莫斯科大学的材料学猋专家컞一网打尽?

      没错,布林袖诺夫斯基把自己认识的比较厉害点儿的角色都写进来了䟾,有些大牛估计请不来,所以他暂时没写;还有些他记不住联系方式的,也暂时没写。名单里的36位都是可行性比较大的,算是第一批次。

      “还什么钱不钱的,뾍给我两天时间吧,我帮你翻译出来,”王海青随口就答应了,自己刚来,跟苏联专家搞好关系也是应该,可㶀是看着布林诺夫斯基眼巴巴的样子,又有些于心不忍,“哦,我今晚上솋加个通宵帮你完成,行了吧?到时候可不能省了一顿酒哈。”

      布林诺夫斯基终于高高兴兴地走了,间接渲染得王海青也很开心。ි

      뱎 可是很快地,王海青开心不起来了。接着第二、第三个苏联专家找来了,王海青面子薄、不好意思拒绝,可是当他答应了两晚帮忙翻译一个清单、排了半个諹月꜠之后,他再也不敢答应了。

      到了晚㼗上,正在外面溜达ᢪ的彭晓东敲门进来了蛾。王海青头也没抬:“自己找椅子坐啊。”

      “咋回事儿?这才进去几天就忙成这样啦。”

      王海青简单说了一下白天发生的事情,抱怨道:“唉呀,这苏联人和咱们的文化锵就是不太轚一样。你说我都跟他们说了很忙,他们还没觉得这是拒绝。我这也是脸皮太薄了,想给老大哥们一点儿见面礼,可是这…”

      彭晓东略微想了想:“老王,你觉得咱们产业园到底是要做什么?”

      这话问的,你该问一下杨书记去吧?王海青没来得及回答他,彭晓东继续自言自语:“我怎么感觉这是所图甚大啊。一方面通过给他们家人切实的好处蕿培养忠诚度,另一方面利用他们的人脉资源把技术专嘂家吸引过来,不用超过三年,这里就能成为苏联的一个技术高地啊。”

      这话一说,먝王海青也镇住了:“不会吧,一个小小的兰陵▣。”

      “这有什么不会的?你看看现在的兰陵,国内三四线城市里面有几个能有这么多新兴产业、뎷外资企业的?”这一想还真是的,现在改革开放遇到了困难,以前也就是十四个沿海开放城市有一些外▞资企业。“我觉得你既然拿到了这么多名单,有必要向上面反映一下,咱们现在不还是在试用期吗?”

      王海青算是非常走运的,高中学历能够直接委以RIGA洗衣机厂腽技术部门副职,这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技术经验比较对口,另一方面听ೞ说也是外方专家力挺的结果。当然欠了人家的情也有不好的地方,所以今天上午那个“不”字说不出口。栯

      彭晓东现嫘在是Ϙ微波炉厂生产部门副职,人家毕竟是根正苗红的大学本科毕业生,各方面的要㡊求都符合,而且都是优先级的,所以直接从原国企的生产部门副科长试用生产部门副职。随着他爱人也在博识培训找到了教职,优先级又上͙升了一步,估计第一批分到公寓入住的就有他们家了。

      “大学生就是站得高看得远啊,”王海青闷过弯来了,“ꊡ以前我还总是对那些读了大学的小年轻们不服气,凭什么这么快就ຸ爬到我上面去了。现在看来,我这高抝中文凭的还真的就是个劳碌命,遇到事情自己累得要死,说不定还ǎ把事情耽误了。可是现在咱们两个厂的一把手都是外籍专家,他们能…”

      “上面不是附了联鴚系人吗?外籍一把手怎么想的还真不好说。”说到这里,彭晓东就打住了:“老彭,你这要是表现得好,说不定能够超过我녨搬进新家啊ڢ。”

      两人现홏在的试用期薪水是一样的,都比原来的薪水高了一倍。如果王海青表现得好벍,还真有可能超过这个大学生。

      第二天,王海青果然第一时间去苏联产业园的联系人反映了这个情况。很快的,江奕就知道了,江ỏ奕知道了,杨书记也就知道了。

      “杨书记,你就说你敢不敢要吧?”王海青送来的名单㛳里面都是江奕想⺸要的人才,而且现在看来能够挖过来的可能性非常大。布林诺夫斯基从政治敏感性高的国家成长,知道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所以,接下来就是兰陵有没有勇气去收了。

      “苏联专家的话,没什么不好收的。可就是这个签证时间有限,他们毕竟只是工作签证,最多4年时间。”党办负责外事联络的人璯也到了。

      “这样的签证可能没办法让这些外籍专家放心,”尤其是今后几蕽年是罗沙国最动荡的时期,让他们回国简直难以想뽮象,“㕽有没有ړ更好地办法,比如国内出台一些制度,给予永久居留䳰资格之类的?”

      江奕眨Ꭿ了眨眼,杨书记믴放心了。他故作姿态的问了一句:“小奕,你说的这个我怎么轂觉得就像咱们的居民一样的待遇?”

      党办的人想了想:“国内暂时还没有,国끿外有一种‘荣誉市民’倒是跟您说的有点儿接近了霚。”

      对嘛,要的就是⒢你说出来呀,江奕开心了。“杨书记,咱们办公室的同志就是厉害啊,这样国内没有、国外创新뭔的办法都能想出来,高,实在是高!”

      党办的人开心了,这可是自己提出思路、给领导解决了大麻烦呀。

      杨书记的配合也很到位:“外交无小事,这样的话岂不是要到外交部去申请?” 

      表现的机会又来了,办公室的同志马上接上:“这个㱞要省里出台规则,外交部批准了,咱们市就可以执行了。”

      办公室的同志屁颠屁颠地出去了,禡杨书记有些不满意了:“小江,有什么话还不能当面说的,我这个一把手至于还要跟你一起唱双簧吗?”

      “书记,您刚才说了呀,外交无小事。这事情要是您自己提出来、兰陵又是受益方,以后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峰?要我给您作证吗?”

      对呀,江奕也蟏是受益方,而且是民间,证明力度可就小多了。现在多了一个办公室作为创意方,市高官不就不用冲锋在前了么?出了问题最多是个“领导责任”,那可比“直接责任”轻多了。当久了领导,谁还没有被牵连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