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和邻居作爱全过程

      来宝接过面巾仔细打量了几眼,学师父那样将䎶面巾裹在脸上,面巾带子在后脑系紧。一股药香夹杂酒香立马就透了出来。

      “师父,㖊你哪儿来的烈酒啊?”蒙上面巾,来宝说话瓮声瓮气。

      寨子里可没有酒,几个老酒鬼早就馋得叫苦不迭。

      饊 “万贵栓大叔有俩闺女,当初出生时各酿了十坛烈酒埋在地下。出阁当日启封待客,就是女儿红。”

      “我之前想找烈酒入药,万㐝木匠听后就死磨硬泡让他挖出了一坛。你别说,味道真不错。”虎子䷜满꽡脸猥琐,仿佛还在回味。 蛲 瀋 “⛑呀,师父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偷喝老䬙酒不叫上我魘?”来宝使劲吸着鼻子。

      如此绔幽香的ᓬ老酒,味道该是如何美妙。 ࡑ

      “切,万贵栓可是酒昣鬼。蹭他房子,可以。蹭他老酒,不行䘐。我也是在启封当场,跟万木匠和万贵栓一人饮了半口。唉,几天时间吃红竔薯都궱没味道了。”

      看到师父的馋样,来宝更是䤵心痒痒,加大力气嗅着。

      “那,入药后还剩多少,让徒儿我舔一口就行。”无赖地挽着师父胳膊,来宝满眼祈求。

      “剩个屁,万贵⥎栓只ꙛ给了我两酒盅,喏,你一盅我一盅,都在面巾里了。”虎子白了他一眼。

      “啊……”来宝抱头惨叫。

      “想喝酒?也不是没有办法,万贵栓家的澓大闺女只比你小ᬝ一岁,你娶了她,不就能喝上女儿红了?”虎子调笑一句。

      몼没想到来宝竟然真的沉吟考虑起来。

      东城外是一片平缓傡坡地,明显还能看到水退后留下的干裂。

      几十丈方圆内,随意搭建了几百个人字形窝棚,蚁有腄木有竹,高大低矮,茅草竹叶破布そ,ժ杂乱不堪。

      远远,地上钉着半人高木桩,上面系着麻绳,将整个隔뛢离区圈了起来。

      麻绳旁边,每隔几丈就有一个蒙魭着面巾的兵丁肃立,应该是禁止闲人进入及病人偷出。

      “呃,师父,我们要怎么进去攁,恐怕兵丁不会让人随便进出吧。”来宝狐疑地看着兵丁。

      “我去试试。”虎觪子也没办法,但为了棒槌,บ只好勉为其难了。홶 活

      牝 画 “军……”

      “滚鹀,这里不是膈好殙玩的地方。”还没说话,一个离了十几丈的兵馆丁就呵斥。

      “롫军爷我媳妇生孩子血崩我是来买药救命的”虎子一气将话说完。

      “血崩来䏿这里?当这里甮是妇人医馆吗?”另一个ᶦ兵丁两眼猥琐,隔着面巾都知道他是如何讨똞厌。

      ᘻ反而是最先让他俩滚的兵̛丁听到这话表现了同㡕情,“这里是大头瘟隔离区,里面即使有大夫,也肯定不擅妇人科。你们去别处寻寻吧。”

      “大瞴哥,城里都没药了。我只能冒险过来碰碰运气,恩,能不能帮我问问,有跰没有当归,川芎,红花,三七,丹参,银杏,这几味药榅物?”

      “这是哪个庸医开的方子?血崩用活血的药,想杀人吗?”没等兵丁说话櫯,虎子身后来了誨个蒙着面巾背着药箱的矮胖中年。

       “呃……老谭?”虎子觉得这人身形非常熟悉,尤其是ꆎ他头顶稀疏光亮,只在脑后拖了个老鼠尾⏆巴辫子非常好认,仔细打量之后发现竟然是熟识的人。

      숅 䭔“你是哪个?”

      “我,小虎啊뎍,给你采药的小虎。”在隔离区,虎子可不敢解开面巾。

      ﯧ “小虎?你没死?”老谭打量几眼,发现眉眼的确是他,眼睛竟然湿润了Ģ,“你家好像在枝江边吧,我还担心你小子遭难了呢。”

      虎子有些感动,自ᖍ己跟他之前只是熟识,没想到竟然替自己没死而感动,“谭겂叔,听说,苦鈷口斋……”

      矮胖秃쉘头就是苦口斋的呅掌柜,先祖也是大夫,只是传到他这,没学到什么医术,즌只好以家传的几张成药方子开了家平价药铺。

      “唉,撑不下去,唍关张了。”

      老谭有些失落,“不说这个了,你来这里干嘛。你刚才说媳妇血崩……”

      虎子连忙上前几步,凑到楱他耳ḑ边,“村子遭灾,其中有个姑娘被流民害了。如今喜脉两三个月,想求点药帮帮她ൿ。” ḿ

      老谭了然地眨眨眼,“里面倒的确有几味可以用的药,你在这稍等,我去帮你拿。”

      ⋹“谭叔,能跟进去看看吗?本来想过来ᝍ帮忙的,又担心自己医术不够。”

      老谭凑到虎子脸边嗅了嗅,“夹层面巾?랽烈酒、黄芩、黄连、连翘、薄荷、桔梗、柴胡、陈皮、甘草,好像还有几味,闻不出来。”

      “是玄参、板蓝根和升麻,还有一层木炭碎。”虎子笑道,老谭医术虽一般,但鉴别药品还是非常高明。

      老谭笑笑,“就凭你这夹层面巾,就有资格来帮忙了。”

      在老谭的带领下桜,两人顺利ꓨ进入了隔⨧离区。

      进来后才发现,每个破烂窝棚里都挤着╝好几个病人。如此算来,这片隔离区怕不是有好几百人?

      ﯩ“这小子是谁?”老谭对虎쯐子稍微有些了解,知道他除了一个大ޫ个子兄弟,没有亲戚。

      “我是师磻……칟”

      “他是我朋友。”虎子连忙拦截了来宝的话,在这些老江湖面前,倘若知道自己这半瓢水收焄徒弟,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在这汷里不许胡说。”说完还小声警告ꙇ了来宝一遍。

      来宝点点头。

      “谭叔,情况怎么样了?”穿过一架架窝棚,看到里面头大如斗咳嗽ꤪ气喘的病슍人,虎子突然想起父母。

      싟 “唉,大头瘟鏼,通常发흫生在冬春天寒쀜之时。伏天只要有点药就能打灭。可惜,四方遭灾,很多药材产量下降,并且交通不便,钱银短缺,唉……”

      老谭长吁短叹,“听说敌匪也要打来了,派来赈灾的兵丁一直在跟他们纠缠,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空出手来。”

      “这次瘟疫格外难缠,以前对症的药都不好使,你看,我的头চ发都急掉了。”

      虎子瞄了一眼他的秃顶,没有说话。你原来不就这样嘛。

      “伯高,回来了。东村那边좷疫情怎么样?”一个身穿青衫,脸覆面巾的瘦高老头亲切地跟老谭岕打招呼。

      老谭笑笑,“不是大头瘟,几个村民缺食短衣,普通伤风而已。”

      “那就好。这二位?”高瘦老头看向他身后的两人。

      ߞ老谭连忙将虎子拉到自己面前,“给你们介绍弈。这位是白㞍骨山神医周先生。”

      “见过仙长!”虎子和来宝连忙弯腰鞠躬,这可是他们首次离修士如此之近。

      周先生笑笑,没有说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