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天堂2

      䵢之后的几天里,两人增进了双方的了解,就有机会一定要逃跑一事达成了绩广闱泛共识之后,就到了上路的日子了痵。厇

      当然,上的并不是黄泉路,只是去往充值军之地的路而已,至于具体在哪,押解他们的两个狱卒也不太清楚,据他们说会先押到邕州城西方一个叫扬閪溪的地方集合,等嘾人够了一定的数目然后再从那出发去镟充军的地方。 帋

      根据吴穷和贺开这几ᲇ天讨论的结果,这充军一事怎么看襯都透ᚙ露着怪异,毕竟穿越前我国ꒋ的政治课程已经给懢造反提供了充足的理论基础,充军之后,穿越者最欠缺的冷兵器殖军事经验也给补上了,虽然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死很多人,但活下来的人,不是反而造反能力更强了?

      另一方面来说,虽然书里的穿越者几乎八成以上都要造反,但真穿了之后,其实愿意小富即安的大概不会是少Ṿ数,能舍得ꏸ一身剐的人并㎪不会很多。但被抓去充军之后,那就算原本再不想反的人,也一定会有反心了。

      两人讨论得出的结论,就是要么充军的地方地形十分险要,形同监狱,极难逃跑;要么那里的敌人十分强大,新兵在那根本活不下几个庚来。也可能是两种情况兼而ȟ有之,不过不管哪种情况,䕑趁着还没到那里,赶紧逃跑总没错了。

      上路之前,两人被带上了枷,跟电视剧里演的那种方形枷不太一样,他们带的枷是圆形的枷,叫做盘头枷,只套头,不套手,直径大约콄50厘米,接缝处用铁环连接,还连着一根ꃶ铁链方便官差控制,重量大约十斤。

      这十斤的甌枷已经算是最轻的了,由于是行枷,为了走路方便没렞有造的太重,一般的枷还要重上很多,水浒里那种7斤半的枷已经是后世的产物了,这时候并没有。

      脖子上戴着这十斤的东西走路⩵不可谓不辛苦,好在两人还徊算壮实,平时䀛有一っ定的锻炼。两个狱卒也没有急着赶路的意思,毕竟走快了也不会有絅赏,走慢了也没罚,公事是官府的,腿可是自己的。

      更慑何况,他们还有个合理偷懒的理由,就是最近武缘到扬溪的这段輴路上有盗匪出没,既然有盗匪,那自然要走的小心一点,慢慢走䏍也是可以理解的。当然,盗匪要瞎到什么程度才来劫虗这押解犯人푩的䕜官差,那就不用考虑了,反正谁也不能说小心不对吧。

      覰这一上午只迸走了大约10公里路,除了戴枷的原因以外巀,路不好走也齑是个亳原因,这时代的广南几乎没怎么开发,到扬溪的路自然不会有什么官道䔠,这小路只是勉强能算路,实在不㈖太好走。

      中午休息了葆一会儿,刚进入秋天,中午的太阳还是挺毒的,午穥餐是溚没有的,这会儿还是早晚两餐制,只有富人才会吃午餐。

      戴着枷就算想躺会儿也挺困难的,吴穷调整了几次角度也没找到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䶿干脆坐树底下闭目养神算了。

      至于跑路一事,吴穷觉得这第一天想必狱卒的警惕Ἧ性还是挺高的,还是等等再ᘓ跑路算了。

      等ᦗ太阳没那么毒了,又开始继续赶路,下午也只走了约莫十公里,因为要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找地方宿营。

      宿营地的事倒是不用这俩穿越者操心,鋇两个狱卒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一处已经熄灭的火堆,大概是不止一次在这宿营了,生好火,准备些干草就算准备完毕了。

      而穿怵越者们要做的就多一些,ℿ分给他们的干粮比起狱➥卒自己吃的要少❱的多,根本不够他们吃的,因此他们还得去挖些野菜来充饥。光靠他们自己,实在不太明白哪些쾋能充饥哪些不能,毕竟那种一看就能吃的也早被之前押解的穿越者吃掉了,还是在这俩狱卒的指点下才填饱肚子。

      秆先挖够明早吃的分量,再吃䊨了野菜,围着火堆嶗坐下之后,吴穷逃跑的心思淡了一些,以古代广南的人口密度,自己逃跑了必定得吃上几天野菜,到时候不见得能在饿死或者毒死之前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还是先看到有人的地方再跑糌为妙。

      吃完了,那汮矮个狱卒突然发问:“你们俩,会不会说故事?”

      故事?뻈吴穷虂:“你想听什么故事?”

      高个狱卒:“水浒,西游,三国,红楼……”

      贺ใ开高兴地抢答:“这些我会说!”쪆

      高个狱卒摇了摇头:“这些都听过几回了,上次听有人说过一个《斗破苍穹》和《䰢斗罗大陆》十不错,可惜没听完,你们会不会说?”

      两个穿越㍕者面面相觑,这俩狱卒爱听网文?斗破这书可是有五百多万字来着,这哪蒌个穿越者记性这么好?就算有心提出说别的网文,但网文ꖜ出名的大都是几百万字的,鴲最后找两人都摇了摇头。

      矮个狱卒:“我还听过一个《说唐》不错,你们会不会说类似的?”

      㻥贺开仍然摇了摇头,吴穷倒是看过个类似的,《说岳》,虽然是很久以前看的有些地方记不太清了,不过反正他们又没听过,记不住的地方用其它小说的内容嘚往上凑就是了,想必那个说《斗破苍穹》的也是这么干的。 뚂

      멘刚开头,吴穷就发现自己只记得岳飞是大鹏转世,至于秦桧之类的是什么瓩情况,都记뤰得不太清了,不过这倒不影响剧情,直接ꕟ乌龟팹精王八精之类的给安排上去拉倒﫹。之后又从岳飞出生,缸中逃命,拜师学⊢艺,得神枪,赴赶考一羈路说下去,中间喝过쌹几次水,略去一些记不太清的,足足说了两个时辰,一直说到金兀术入寇去⥵了。

      高个狱卒见夜色渐深,吴穷声音也有些嘶哑,便让他停了下来,准备睡觉。

      톋 猅高个狱卒对矮餶个狱卒说:“这《说岳》里的宋国,倒是跟我们兴朝早些年有点相似,都是被北边打的挺惨的。”

      矮个狱卒:“是挺像的,那帮狼兽人攻过来又杀又抢的藸,听北边逃过来的人说是挺惨的。好在现在我们跟马兽人结맄盟,狼兽人被大败几次之后已经不足为虑了。喂,你故事里那宋国,最后כ有赢金国吗?”

      吴穷摇了摇头。

      ⷈ矮个狱卒:“那就是被金国灭了?”

      吴穷:“也不是,后来被一个叫元的ቈ灭了。”

      矮个狱卒啧了一声:“这倒是不像了。睡觉睡觉。”

      ᪏ 吴穷䬆垫了不少干草总算找到个不太硌的姿势躺着,睡着之前他一直在想着刚才狱卒说的兽人,究竟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