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意的小芳

      中午,吴府的正厅内,一家人正在用饭,小崇文正抱着个碗卖力的往嘴里扒着,不时夹着桌子上的菜,边上的母亲青夏缓缓拍着他的背,笑道:“慢点慢雟点,饭菜多着呢,来,吃点这卤牛肉,还有这蒜台炒的五花肉,喝口水ﮠ,别噎着了,”“嗯嗯,饿额”小崇文嘟囔着,扒饭的小手却是一刻不停,“哈哈জ”,一桌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一盏茶的功夫后,꾥小縂崇文心满意憗足的放扜下饭碗打了个饱嗝,端起茶碗喝了一口,从椅子上跳了下簕来,对边上的母亲说道:“母亲我吃饱了”。吴青枫放下碗筷说道:“잣去,绕着练武场走上10圈,休息一个꽣时辰,下午传你些⚯拳脚的功夫”。“好耶,我去了,”小崇文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练功场上,小崇文笔直站着,父亲봇吴青枫背着手缓缓道:“崇文苉,我们吴家自你太爷爷起就在军中了,你太爷爷不过是一个服役的平民,在与金帐汗国的战争中立了些战功直到战死௭北境升到了千人将,你爷爷继承其志战功卓著被封为镇北候,上将军,领兵3睛万镇守大洛的北部门户之一的虎牢关,我要传你的武学正是由你的爷爷自军中的武学修改而来,分别是一拳法,一腿法,咳咳裓,你爷爷都叫它们破军,我也棦觉得名字太大众了,你爷爷说好使就行,还说我要是开心,叫天下第一掌也行,哈哈哈”,说着笑了起来,小崇文也跟着笑了起来。吴青枫忽然面色一肃,说道:쳪“好了,我现在ᒁ开始传你这两种武技的招式,明日我会给你准备沙袋和木桩,拳脚功夫下盘稳是最为关键的,你上午扎马步,下午练拳脚,看好了”,说着开始将一招꣠一式的传授。 僋

      一下午,一浗大一小两个身影做着同样的动作在练武场上舞了起来。小崇文初学,身形不稳,扭扭曲曲,父亲吴清枫不时抬ၚ抬他的胳膊,拍拍肩膀,矫正他的动作。

      軖 傍晚,餐桌上,饨小崇文又在卖力的干饭,母亲青夏在边上细嚼慢咽的吃着,不时拍拍他的背。待他心满意足的放下碗,母亲青夏轻笑一声,问道:“小崇文吗,今儿练的杍累不累啊?”小崇文拍了᱿拍胸口,自埂信的说道:“不뻇累,不累,我练得可好了,不信你问父亲。”吴青枫听了放下碗筷,笑了笑说道:“还行,还行,去,练功场走上10圈,明天再接再厉,”“是,父亲”听到父亲的夸奖,小崇文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䄤 晚上,卧房内,洗漱完毕的夫妻줆二人坐在床边说着体己话,青夏问道:“小崇文⣛今天到底表现的怎么样?是不是个练武的材料?”吴青枫笑了一声鿸,回到:“这才一天哪看得出什么,不过小崇文到是有些如不服输的韧劲,有勉我的风采,你别看他今天信心满满,真正的考验在明天亐早上呢”。青夏一愣,问道:“为什么是明天早上”。“嘿嘿ᵛ,明天你就知道了,夫人,长夜满满,我们先歇了吧”,说着吴青枫便把夫人青夏按到了床上。

      洲一夜无事。“小崇文,起訦床了,起来练功了”,天刚蒙蒙亮,小崇文迷迷糊糊就听到有人在喊自己,艰难的睁开眼睛,看见一身黑色劲装的父亲正站在床边看着自己。“起床,起床,大将军可没有睡懒觉的,赶快,再不起我掀被子了”,父亲吴青枫笑着催促着。“嗯~~~”,小崇文长长的呻吟一声,右手撑床准备起来,“啊”,小崇文忽然大叫一声又躺了下去,“啊,父亲,我身上好疼啊,浑身都疼,怎么㠈回事䷅啊”,“呵呵,初次练功都是这样,身体习惯就好了,小懒虫,还想不想当你的大将军了”,吴青枫笑骂到。“嘶~~罯~”,小崇文艰难起身,掀起了被子,准备᝴站起来,一遇冷风,小駈崇文就双ӏ手抱着右腿叫了起来:“啊,父亲,我腿抽筋了廩,好疼,快帮盤帮我”,父亲吴青枫摇了쇷摇Ᏻ头坐到床边,说道:“来,綩把右腿伸过来倀,拉直,脚也拉平,拉䟆伸一会就好了”,这时,母亲青夏端着一盆水走了进ﴨ来,看到小崇文在床上大吼大叫,连忙把水盆放了下来ወ,坐到床边,轻轻皱眉,心疼的轻声问ᦛ道:“小崇文,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吴青枫笑着说道:“你啊,就是大惊小怪,才开始掬修炼都是这样,浑身酸疼,抽筋都是正常情况”,青夏有些担心的说道:“小崇文今天身体不舒服,要不今天就别修炼了”。“不瑑行,习武最忌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样懈怠成不了气候,你说是不是啊,崇文?”,吴青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是,是,母亲,鶰我没事,我腿抽筋已经没事了”,小崇文咬麘牙切齿的说道,艰难的起身。吴青枫轻轻抚了抚妻子的背,说道:“放心吧,夫人,对于븸这种修行的问题我有经验,我给你쀲个方子,你今天去抓来,每一앯份熬煮后配一桶水,晚上给他泡澡用,三五天之内必好”,“真的?好,我饭后便去”青夏长舒了一口气。

      一个时辰后,练功场㏗上,吴青枫看着场上刚扎下马步就开始浑身颤抖的ﳢ小崇文,笑出了ꭰ声,小崇文瞪了眼自阞己的父亲,咬咬牙仍然坚持扎着马步,开始了一天辛苦ᓲ的修炼。

      㑏晚上,小崇文站在给̭他特制的小ᯈ浴桶中看着母亲把熬煮好的草药倒入到缓缓倒了进来,并缓缓搅动ᶥ着,母亲笑着问道:“⪝小崇文,今天练得佅怎么样?”小崇文撇了撇嘴:“뀅别提了,母亲,今天比昨天还难,一整天都是浑ℂ身都疼,父亲还在边上笑我,”“你䶁呀,给你取个崇文的名字就是想됊让你做个读书人,别跟你父亲和爷爷꧊那样习ඔ武从军,可惜啊你뜔非要习武,想当什么大将军邿,턿”母亲青夏拿手指戳⡕了下小崇文的额头,没好气的说道。

      “嘻嘻♛,母亲你知道我为什ᨎ么想当大将军吗”小崇文笑嘻嘻的问道,母亲青夏一边拿毛巾擦發着疷小崇ᐍ文餹的身体,듸一边说道:“不知道呢,那小崇文你说说呗”,小崇文开始缓缓说道:“母亲你还记得3年前我3周岁时,我爷爷回来看我吗?你们说爷爷第一츖次回来看我是我满月的时候,不过我不记得了,我记忆中第一次见到爷爷就是3周岁的时候。

      那天我们到门口等爷爷,烔我还记在太阳快到头顶的时候,听到大地咚咚的响,我挣脱了母亲的手,跑到街上去,我看着几匹白马自远而近的跑来,軜领头㏯的就是爷爷,他穿着一身金光闪闪的铠甲,血红色的披风,在快靠近我的时候勒马停下,马蹄高高的扬갳起,在马的嘶吼中,爷爷定定的看着我,我也定定的看着他,那一刻我就觉得,我将来也要成为这样的大将军”。母亲青夏听了轻轻一笑到:“原来这么简单的原因啊,我还以为你想杀敌报国,保境安民呢”。“嘿嘿”,小崇文尴尬的笑了䚴笑。“好了,洗好了,你再泡一会,早点歇了”,说着母亲釠青夏就把洗漱的用具收了起来,走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