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视频软件下载免费

      那是一颗烟雾丨弹。

      叫yeran001的主播下意识松了口气。

      他知道这是躲在石后的人打算突围,更加戒备的架起枪,打算一旦听到脚步声就立刻顺着方向将来人击毙。

      在薄雾中他看不清眼前的路,却也不敢轻易走出雾区。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忙将枪口对准脚步所在方向。

      薛澜就在此刻踏入雾中,他展开随身的匕首,在安静下来的麦声中屏息听着对方的脚步。他小心而迅速的绕后躲过枪击,像是确定了什么,突然向着某个位置飞刺而去!

      在一阵突击抢的扫『射』中,薄雾终于渐渐散去。

      正在点着敌方基地的几名队员听到响声忙转换镜头视角向身后看去,可他们还没在未散尽的薄雾中看清什么,就看到了屏幕上方飘出的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babycandy成功击杀了yeran001

      newwave:666666

      liquor:6666

      ……

      队友点掉了敌方基地,这场排位赛也终于结束。

      薛澜收了随身匕首,在漫天的蓝『色』烟尘中望向身后巨石旁的那道身影。

      这场游戏结束,薛澜收到了来自友方三人的好友申请。

      他没有查看,而是点开了段闻峥的聊天窗口。

      babycandy:谢谢。

      段闻峥这才重新打开麦声。

      “谢什么?”

      他的麦声内传来那名主播激动怒骂的声音,段闻峥立刻调低了直播音量:“他骂人太脏,小朋友就别听了。”

      薛澜不以为意。

      他赢了游戏,就算听到那人骂什么生气的也不会是他。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受到了段闻峥的感染,本着想听听段闻峥在听些什么自己不能听的东西的逆反心理,薛澜也偷偷切出游戏将找到了对方的直播间。

      刚进入直播间,就听到对方激动怒骂的声音。

      薛澜忙将耳麦的声音调小,弹幕中已经被嘲讽的声音刷了满屏。

      他本来只是想偷偷来看一眼,可仓促下却忘记了要切号这件事,原本热闹的直播间还是有人发现了这一条进房提示,复制了他进房间提示的消息瞬间被刷了满屏。

      主播的面『色』瞬间变得更加青黑。

      “如果不是我刚刚游戏卡了,根本不可能被你钻了空子!你来挑衅什么?有本事咱们再来一局!”

      薛澜尴尬的觉得自己现在退出频道也不是继续留在这里也不是……

      “赢了一局比赛有什么可狂的,妹子,我可等着你去打职业的好消息呢。不过你去打职业,那可不会想遇到我还会让着你这么幸运了。”主播却像是为了找回场子,又复低嘲道:“还是你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来连个麦,给我们跳一段舞了?不如你和你那个朋友一起给大家跳一段,你们说怎么样?”

      薛澜打开直播间的弹幕,咬着牙敲字。

      babycandy:三个月,我等你直播吃键盘。

      那主播见他搭话,忙想接着冷嘲,却忽然见直播间内的高亮弹幕飘过一行网址。

      那主播看着那行是中飘在屏幕中的网址,下意识的将它点开……

      打开的网页中,却播放着一条被人以第一视角剪辑出的薛澜视角的医疗兵和他在薄雾中的片段。

      整个镜头中,薛澜避开了盲枪顺利绕后,并在薄雾中准确找到了他的位置,一刀毙命。

      整个过程中不难看出他开枪动作流畅、茫然的在薄雾中转身找人也不见有半分卡顿,就这样被人绕后后一刀毙命。

      与他刚刚说的游戏卡了完全相悖。

      视频很短,当他意识到这个视频是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不止屏幕中那条一如既往飘在正中间的网址依旧没有消失,这段视频还被他原原本本的通过直播播放了出来。

      主播瞬间面『色』灰败的靠坐在了座椅上。

      我来看看233:说卡了的,大家都懂。

      给你整个世界:突击手被『奶』妈单杀,牛『逼』。

      color:刚刚看直播的时候就感觉这妹子玩的很好……这第一视角一看,真的天秀啊!

      ……

      在这所有弹幕都统一了方向的时候,直播的屏幕中心再次出现了一条高亮弹幕。

      reset0526:趁着现在直播还有人气,不如让大家帮你选选键盘。

      薛澜的视线定在这条高亮的弹幕上,目光灼灼而明亮。

      耳麦中再次传来段闻峥的声音。

      “继续排?”

      薛澜回过神。

      babycandy:不了。

      “生气了?”段闻峥失笑道:“你吵架的本事确实不行,要是气不过,咱们在继续堵他?”

      babycandy:没有。

      babycandy:明天有事,要早起。

      “好。”

      薛澜的指尖停在键盘上,他想了想,还是问道:

      babycandy:为什么相信我能单挑过他?

      段闻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为什么觉得我会去打职业?”

      babycandy:你是我见过玩狙最好的,没有之一。

      段闻峥失笑:“玩得好就要去打职业?”

      babycandy:只有打职业才能遇到更强的对手,变得更强。

      “变强有什么好?”

      babycandy:但是我想变强。

      babycandy:成为你的队友。

      段闻峥良久没有说话,薛澜的脸颊有些微烫。他慌忙打字说自己下了,就退出了游戏。

      薛澜退出游戏后没有直接睡觉,他想起段闻峥随手转发进直播间的那个视频,打开游戏直播视频网站,想找到第一场遇到段闻峥的那段视频。

      搜索简单关键词后,他果然在视频网站上看到了很多点击超高的视频素材,甚至还有人将这条视频和自己的那条拼接在一起,做了一组几大职业极限『操』作视频集锦。

      薛澜红着脸点开那段视频。

      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自己竟然可以再次拥有生的机会,能重拾曾经无法完成的梦想,甚至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和自己的偶像段闻峥一起打比赛,这样的荒唐梦想都有机会实现了。

      视频评论有温衍的死忠粉,还在diss段闻峥开挂,可更多数的人却看出了段闻峥reset极限『操』作的实力,甚至已经隐隐开始转为他的技术粉。

      薛澜看着弹幕中互撕的两方,他想起随后段闻峥和温衍故事的走向,忍不住期待这些此刻还在卖力互撕,却即将要荣升称为cp粉的众人,带着先知的视角让他不自觉的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隐隐期待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将那条把他和段闻峥拼在一起的视频收藏起来,这才愉快的关灯睡觉。

      第二日一早。

      即将进入青训营的薛澜原本打算去买几件正常的衣服,可当他打开衣柜才发现……

      原主的衣柜中——

      全!部!都!是!裙!子!!!

      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怀疑人生的薛澜呆在原地,他垂头打量着身上这件夸张粉红的睡衣,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在进入青训营之前,“薛澜”是自己住的,所以就算他想去偷一件他爸爸的衣服穿着去买衣服……也不存在这样的可能『性』。

      薛澜原本以为,他至少可以在衣柜中找到几件卫衣、或是雌雄莫辨的衬衫牛仔裤……可原来一切都是他的妄想。

      薛澜冷漠的关上衣柜,在某宝随便选了几件衣服点击购买,这才自暴自弃的坐回电脑前,继续打着突击手的账号升级。

      这一打就又是一天过去了。

      到了第二天,薛澜从梦中幽幽转醒已经是下午了,他看着明天就是青训营的报到日期,又重新打开某宝查看物流进展……

      却惊愕的发现,自己昨天选购的衣服根本没有发货!!

      穿着裙子去青训营,和穿着裙子去买衣服最后穿男装舒舒服服的去青训营。

      如果一定要做一个选择,他选择后者。

      薛澜冷漠的再次打开衣柜,闭着眼睛抓出一件裙子……

      薛澜住的地方不远就有一家商场。

      他别扭的扯着身上该死的裙子,掩耳盗铃的戴上一顶帽子……这才壮士赴死的出了门。

      可就算是为自己做下了心理建设,薛澜真的出了门以后,还是觉得整片空气都尴尬得窒息。

      他低着头『逼』着自己快步向商场走去,自我催眠的告诉自己这么几步路不会遇到熟人的,他只要快去买衣服换下来……

      “诶?那个怎么好像是薛澜啊?”

      并不熟悉的声音让薛澜的脚步猛然一僵,他下意识抬起头看向声源,只见商场楼下,有两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正向他的方向望来。

      发声的人或许原主认识,可他却根本不认得那张脸,可另一个人——

      正是他这两天在游戏视频网站、家中的巨型海报看到过无数次的……

      lgw-wind,温衍。

      温衍的目光正顺着身旁那人的话落在他的身上。

      四目相对之下,薛澜下意识的……转头就跑!!

      惊悚之下,他忙钻进一旁的网吧内,可他本以为温衍根本不会来找自己,却发现不知为何,温衍竟径直追在他身后也进了这家网吧。

      尽管薛澜没想在温衍面前留下什么好印象,可从前原主穿女装是一回事,他穿女装被认识的人撞见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穿过大厅的机位,慌『乱』的钻进了一旁网吧内的卫生间。

      可他没想到,自己情急之下钻进的男洗手间,有人。

      那人正站在男洗手间的解手池旁,刚刚将裤子的拉链拉下……

      薛澜没来得及看那人一眼,忙惊愕的别开头:“对、对不起……”

      可转念一想,不对。

      他是男的!!他有什么不好意思?!

      薛澜这样想着,他刚刚抬起头想要解释,身后却再次传来一阵脚步声。

      “说不定是我看错了呢?薛澜看到你那不是一定会扑上来,怎么会跑呢?你也是奇怪,找他干什么……你慢慢找,我先去个厕所。”

      薛澜呼吸一滞,他正想赶快找个地方藏起来,那个原本在他面前遛鸟的人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拉进了一旁男厕蹲位的隔断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