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直播间地盘

      刘翡和草饲蹲在地窖里,等了大半宿,迟迟不见贼人光顾。

      “在身后跟了我们整整一白天,都没找到下手的机会,现在月黑风高正是作案的好时机,他们倒偃旗息鼓回家睡觉,简直太没有职业素养了!”

      刘翡郁闷的趴在曹氏腿上,有些昏昏欲睡。

      曹氏也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刘翡的后背,在大半个夜晚的漫长等待中,下套坑敌人的热情被消耗了大半。

      “再等等,我就不信这帮家伙这么沉得住气,会放过打劫我们一夜暴富的好机会。”

      “哎!但愿吧,不然今夜的布置白折腾了。”

      大约是四更天的时候,刘翡早已呵欠连天,再也没有等待盗匪光临的兴致。

      正当刘翡伸着懒腰,懒洋洋的趴在曹氏怀里准备入睡时,院子里突然响起的猫叫声,让他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娘,是他们来了!”

      作为一名资深猫奴,窗外盗贼伪装发出的那几声‘喵喵’,在刘翡看来就和留着络腮胡子的女装大佬一般,充满了违和感。

      院子里窸窸窣窣的声响,让曹氏心中警铃大作,她立刻将刘翡护在身后,抽出了手中的青铜剑横在胸前。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后,静悄悄的屋子里,突然传来门锁被撬动的声音,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刘翡和曹氏栖身的房子被人撬开了门。

      行窃者们并未一股脑的鱼贯而入,而是先行将门窗打开,充分释放了屋中还残留的迷烟,待确认了曹氏母子没被惊动后,才开始小心翼翼的溜入房内。

      “大哥,这屋里炖得什么好东西啊,这也太香了吧!”

      “没出息的家伙,咱们这次是过来偷钱的,速战速决别耽误时间。”

      “可大哥你不是收了雇主的钱,答应他们干掉曹氏母子吗?”

      见老大并没有履行与雇主约定的意思,盗贼中的小弟惊呼一声,满脸的不可置信。

      “蠢货!按照大秦律,杀人者死。

      你大哥我只不过是想骗了陆家的钱,顺道来曹寡妇家顺手牵羊卷点银两,事成之后就离开沛县溜之大吉。”

      “大哥果然英明。”

      阵阵恭维声中,带头的贼人没好气的拍了下自家小弟,然后轻手轻脚的在屋子里翻箱倒柜。

      “娘,这次想要对我们下手的,竟然是那个开药铺的陆家。”

      “没想到陆掌柜这老不死的,竟会为了今日的事情,竟想派人加害我们母子!”

      “幸亏这伙人只为图财,原本我还以为刀疤脸那群人,也会趁机过来生事。”

      刘翡略带遗憾的摇了摇头,这次谋划若是不能干掉自家在沛县最大的敌人,着实有些可惜。

      两名蒙着脸的小贼,在刘翡和曹氏的家中翻了一圈,很轻易的便发现了曹氏故意锁在柜子里的酒坛与银两,提了那装了钱财的包袱便要离去。

      “大哥,这两坛带有奇香的酒,被曹寡妇这么宝贝的锁在这里,想必很值钱。”

      盗匪小弟吸溜这嘴角的口水,一步三回头的回望着柜子中的酒坛,和灶台中还带着余温的羊肉。

      “你个小贼骨头,小心贪心不足蛇吞象!

      我们柳下一族现在虽然没落了,却也不至于沦落到,连人家吃剩下的酒菜都不放过的地步。”

      “可我……”

      “赶紧快走,小心迟则生变!”

      年龄稍大一点的盗贼揪起小弟的耳朵,提了装满财物的包裹,头也不回的窜出屋外。

      “柳下一族,莫非这两名盗匪就是传说中盗跖的后人?

      出身名门却与盗匪之流为伍,大盗之家的匪徒,果然与普通毛贼不能相提并论。”

      听到了柳下兄弟二人对话,曹氏当下便猜到了他们的身份。

      既然他们只图财不图命,没有履行和陆家的约定杀了自己和肥儿,曹氏便收起了手中随时准备击出的长剑,决定放过他们一命。

      倒是刘翡见自己的谋划没有得逞,觉得十分失落。

      “娘……是不是我的计划太幼稚了,这两个毛贼对我们放出的那些诱饵,连动都不动一下。”

      “肥儿不要太过气馁,这两名盗贼并非市井上那些有勇无谋的蠢货,所以计划失败也是正常的。”

      正当曹氏安慰刘翡之时,刚刚从屋中逃到院子里的两名盗贼,和另一批拎着武器刚冲进来的匪徒打了个照面。

      “你们是何人!”

      对方见柳下兄弟从曹氏母子房中出来,手中还拎着个沉甸甸的包袱,立刻便明白自己目标的肥羊,被人捷足先登了。

      “快走,不要与他们恋战。”

      柳下家的大哥拉起弟弟,脚下运着让人眼花缭乱的步法,轻而易举的绕开了匪徒们的包围,像动作灵活的松鼠一般,跳过曹氏家的栅栏逃了出去。

      “不是吧,来了一批又一批,这是把我们家当无人之地了吗?”

      刘翡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暗骂那柳下家的兄弟太怂,遇到对手不上去怼个两败俱伤,对自己和曹氏来说太可惜。

      “这批人应该是刀疤吴他们的人。”

      曹氏透过窗缝向外观察着,她刚刚从地窖里带着刘翡一跃而起,嗖的一下窜到地面,这敏捷的身手唬得刘翡一愣一愣的。

      “娘你竟然也会武功!”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娘我本就出身将门,会点功夫也是正常的。”

      “那娘平日里装作弱女子,忍受那些市井无赖的欺负,也是为了隐瞒身世故意藏拙?”

      “不然你以为呢?”

      曹氏宠溺的揉了揉刘翡的脑袋,对自家儿子看向自己的崇拜眼神,感到无比受用。

      见刀疤吴手下的那伙人,骂骂咧咧的蜂拥到门窗大开的房屋中,绕开自家被翻乱了的前厅,直接冲到刘翡和曹氏居住的卧室。

      曹氏眸中一冷,杀意顿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