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科科app软件下载

      送走李援朝以后,王诩当即收拾起东西,次日᳤天亮,他在小区门口找了个中介,中午不到,就租到了新房子。

      傍晚之时,结算了货킻车司机的运费后,王诩开始整理起混乱的新窝。

      忙忙碌碌到深夜,王诩这才重新梳理好自己的新窝。

      这钎次,他没在租住宅楼,而是找了一个新世纪初建成的老别墅。

      老别墅在胧月天青,房龄接近二十年。

      面积不大,上下两层。

      加一块也就220㎡左右。

      졎 王诩之所以会选择这里,是看中了㘾这里的私密橨性。

      十多年过去,这个小区建成时的苗木早就已经长成大树。

      当初开发商用来区分业主独立使用面积的香樟树,现在足有一人合抱粗。

      也就是说,只要他别闹出天大的动静,他的左邻右舍是察觉不到这栋房子里任何动静的。

      在蓝月山庄住的时候,因为怕影响到楼上楼下的领居,王诩每次练功时都得小心翼翼。

      有时候练的性起闹出了动静,楼上楼下的领居当场就会找上门。

      为这事,王诩近期陪过的蒤笑脸远超过去二十㜹多年。

      偏偏这事还是他理亏,再不爽也得咽回肚子里去。

      要不是懒得动弹,外加实在抽不出时间,王诩早在半个月之前就搬家了。

      没想到兜兜转转潐,他还是离开了那个已经住习惯了的老窝。

      躺在二楼的꘸主卧中,王诩开始考虑该如何利用新窝的空间。

      别墅的车库是半密쟤封的,空气流通比较差。

      用源力炼药时气味较大,药成之后的药爩香也是个大问题。

      明天可以购进一些炼药方面的器材,把车库改造一下,以后炼蚠药就放在车库吧。

      一楼的客厅足有五十平,空在那儿太浪费了,那些烂沙发可以想办法移开,打扫툀出一个튷练功场。

      至于别墅里و的其他房间,就继续空下去吧。

      做好打算以后,王诩便闭合双眼陷入沉睡。

      他不知道,药剂学院附属医院的重症病房中已经闹翻了天。

      昨天晚上被王诩扫地出门以后李援朝没有回家,而是立马来到了自家医院,做了一个全身检查。

      直到今天凌晨拿到检查报告以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报告显示,他身体各项指标都挺正常,就是有点老年人的通病。

      イ 血压和血糖有些高。

      “吓死我了,王诩个狗脾气〲,动不动就威胁我这个老人家,也不看看我多大年纪了。”提着一颗心的李援朝,看清自己身体的各项指标后不屑的笑了笑。

      他在笑王诩,吹的震天响,结果却连个屁都没放出来。

      揣上体检报告,李援朝背着双手乐呵呵的回了家。

      王诩既然不识好歹,不愿意接纳自己递出的橄榄枝,那就ﺁ随他去吧。

      㥳 一个猎诡人而已,没了王屠户他李某人照样能吃到不带毛的猪。

      没有军部作靠山之前,他不敢随意接触这些猎诡人,害怕遇人不淑碰到那些心性差的反噬自己。

      有了军部作靠山以后,李援朝自觉无所畏惧了,赏金猎人网上的那些野生猎诡人或许敢黑一个没有实权的司局级药剂学院的院长,但绝对不敢黑一个军部的密切合匤作伙伴。

      军部对上诡异时,会因为战斗经验不足继஁而底气不足。

      但军鰙部对上猎诡人时,可就没这方面的顾虑了。

      他们手中的枪炮对上诡异多数事倍功半,可论起杀人,事半功倍都不足以形容军部的厉害!

      这也是王诩最忌惮的地方。

      他不敢接触军部与玄镜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ⳃ

      回到家,年纪已经不小的李援朝难得的睡了一个很香很香的觉。

      这个觉有多香呢?

      香到王诩陷入睡梦中时,李援朝都没醒过来。

      接到李鿝母电话匆忙赶回家的李ꖐ娜和李母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能唤醒陷入沉睡中的李援朝。

      经历过解剖室事件的李鼪娜殈察觉到不对劲以后ᬈ,当即打电话让附属医院派人,把李援朝拉倒了重症监护室。

      看着重症监护室中走向平缓的心电图仪,李娜的룉眉头皱的很紧。

      “林叔叔,根据各项检查报告上显示的数据,我爸的身体机能都很正常,也没有重度疲惫的模样。他不应该叫不䁆醒才对?”

      “老李检测结果和他今天凌晨检测出来的数据没有太大的出入,按理来说,他确实不应该陷入深度沉睡才对。

      再有一个,陷入深度睡眠中的人虽然睡的很驱沉,႖但只要坚持拍打唤醒并煳不算脆困难。

      可老李表现出来的ସ反应非但不㔥像一个陷入了深度睡眠中的人,反而更像植物人ؗ,古怪,实在是太古怪了。”

      附属医院的副꘳院长林振东面露兴奋的神色,要不是顾忌李援朝既是自己的领导,还是提携照顾自己的﷩大恩人,他恐怕已经兴致勃勃的拉着李援朝躺着的病床,去做更进一壜步的쳁检测了。

      “百因必有果,我爸变成这样肯定不会是突发的,妈,你是我爸的枕边人,我爸最近在忙些什么你知道吗?”

      正在暗自抹泪水的李母听到自家女儿的问询后,仔细的回想了许久才回答:“你爸最近在走你建军堂叔的路数,想要跟军部的大员ᱏ碰个面通个气,为药剂学院找条后路。”

      “这事我隐约知道,军部做事自有规矩,我爸昏迷的事应该和军部没关系。”

      “除了这个,你爸最近应该没有别的事情了。”

      “不对,我爸这人我知道,他肯定有什么事没对我们说。

      妈,我爸最近有没有什㜵么异常的行为?

      还有,他昨天晚上干嘛去了,为什么会大半夜的来附属医院查身体?” ᙫ

      “异常行为,你爸昨天白天又取了一百万算不算异常行为?

      他这么多年攒下来的工资拢共也就不到三百万,这钱当初讲好了给쒧你当陪嫁钱,结果都快被他取空了。”

      㳢“又取了一百万?”

      “对,他昨天晚上带着钱出门的时候我还特地问了他一句,拿这钱干嘛去。

      他只说了要帮学校招揽一个可靠的打手,就急匆匆的走了。不过他这次好像没招揽成,今天回家的时候又把那一百万拿回来了。”

      李母的话一说开,톅李娜立马想到了住自己对门的房客,王诩。

      “妈,我出去一趟,你在这照顾好我爸,有什么情况打我电话。”交代完以后,李娜拿起香包冲出了重症监护室。

      火急火燎的␼她一路飞车,不到十分钟就回到了许久未曾回来过的蓝月山庄。

      怒气冲冲的站到自家门口。

      惫她狠狠的拍起了404的门。

      至于结果如何?呵呵,门都快被她拍散了,依旧没人开门。

      毕竟,王诩早在傍晚时分就已经离开了蓝月山庄。

      脑子转鳸的不慢的李娜揉了揉红肿酸疼的右手,掏出了备用钥匙。

      插入锁孔,一扭一推。

      一个失去了生活气息的两居室印入她的视线。

      王诩的私人物品全都不见了?

      畏罪潜逃?

      刹那之间,一个贬义词成语出现在她的脑海。

      瞬间,李娜的心思如电一般运转起来。

       很快,一个很熟悉的人ᶜ名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门房秦大爷。

      앗王诩仓皇离开时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作为这一片公认的小灵通秦大爷要是都不知道王诩去了那里,那就只有求助警方了。

      不到万不得已,李娜并不想立马惊动警方,王诩这人平日里看着平平无奇,可见识过他手段的李娜却知道,人不可貌相。

      这个色眯眯的房客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

      快步下楼,李娜很快从热心的秦大爷口中探出了王诩在今天下午搬了家。

      从秦大爷口中套取出ក货车的车牌号码后,李娜通过114,轻易的联系上帮助王诩搬家的货车司机。

      都不用许诺什么,没갣什么保密意识的货车司机就供出了王诩新窝地址。

      怕ᗃ重䣮蹈覆辙的李娜没有立沀马冲到王诩的新窝,而是选择暂且忍耐一夜做些布置。

      次日清晨,王诩刚ᒛ刚賗迎着朝阳睁开眼睛,一阵重重的敲门声便传入了他的耳朵。

      揉揉婆娑的睡眼,王诩下楼走到向着新窝大门走去。

      才踏入客厅,王诩就已经通过空气中飘散着的淡淡体香认出了敲门的是谁。

      美女房东,李娜。

      认出来人是뾳李娜以糮后,王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看来自己在李援朝身上布置的小手段已经生效了。

      人家女儿这是来兴师问罪了。

      猜到李娜来意的王诩并没有装作不在家DZ,打开新窝的大门,一个两眼之中尽是疲倦的知性女性印入他的眼睑。

      不等李娜开口,王诩率先说出自己的规矩:“在请你进来骗之前,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不要跟上次一样大吵大闹乃至无理取闹。”

      “上一次䘂,你爸勉强算得上是我的金主,看在他的面子上,닉我可以容읅忍你,这次,你要是在无理取闹的话,别怪我翻脸。”

      看着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冽寒意的王诩,李娜咽回了自己喉咙里的质问硝,强行压抑住自己心头的怒火后她点头示意,ㅽ自己会遵守王诩的规矩。

      㐵 “希望你不要让我ን再次失望。”

      警告一句后,王诩伸手邀请李娜进入了自己的新窝。

      进入客厅双双落座后,李娜直接开门见山:“王诩,我爸进重症监护室了。”

      “哦。”挑挑眉毛,王诩给出了自己的态度。

      “他前天晚上见过你以后,就进了重症监护室,你敢说这事和你没关系?”

      “我说Ἵ没有,你信吗?”

      “让我爸醒过来,我可以代表我爸承诺,一切既往⫮不咎빼。땦”知道轻重缓急的李娜想要先稳住王诩,哄王诩出手,先救醒自己父亲再꧑说。

      “一切既往不咎?我可没说过要一切既往不咎,你爸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把我卖给了军部,你觉得我可能一切既往不겁咎吗?”

      王诩没接李娜的话茬,直接主导了话题。

      “连声招呼都놦不打,就把你卖给了军部?不可能,我爸绝不是⫊这种人。”李娜的第一反应是否认王诩的说法。

      可面对王诩那充满了ꖾ讽刺意ㄲ味的眼ꈋ神,她本来高昂的气势不由自主的衰落了下来。

      自己亲爹是什么人,她这么多年下来怎么藺可能一点都不了解。

      自己的未婚夫卢俊辉,名校毕业能力出众,待人大方得体,那怕跳出大学时学习的专业,依旧能闯出一片天,工作前景一陋片光明。

      可就是因为毕业后没有按照自己老爹的意思,进入医院学医,便被自己老爹百般刁难,经常用凤凰男这个蔑称来侮辱他。

      “你爸想让我听他的话,乖乖的和他一起加入军部,他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我王诩和他应该不算熟吧?他凭什么擅自替我做出决定?就凭他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当了我两年房东?”

      王诩没有遮掩,直接道出了自己与李援朝之间为何会结怨。

      “我爸没有坏心思的,他这个人我知道,他推荐你加入军部,一定是因为军部能和你相互成就。”

       “相互成就?咳咳咳……不愧是李援朝的闺女,明明猜到了你爸出卖了我的浕利益,居然还能用相互成就ᚸ来替他遮艏羞。”

      “他擅自帮我跟军部谈盢的条件全都是些表面看起来挺不错,实际上好坏全看人家脸色的不平等条件。

      我要是没看透这一点傻乎乎的信了햦你爸的邪,日后是捏圆还是搓扁,就全要看军部愿不愿意接纳我这个半路虖出家的外祿来人了。”

      똋“你口中的相互成就是这样相互成就的吗?”

      见李娜还想找借口,王诩直接掀뻞桌子揭穿了李援朝的老底。

      藟“我……我爸……我,”我我我的重复片刻后,李娜索性绕过谁对谁错这个话题,直接了当的说明自己的来意:“我爸就算对不住你,也罪不至死吧?”

      뙐 “他死在重症监护室了吗?”

      艞“还没有,不过他现在跟植物人一样只会呼呼大睡,离死只差一步了。”

      ⫼ “有句话怎么说的?不是胬不报时候未到,依我看,活该。”王诩毫不掩饰自Ѧ己幸灾乐祸的态度。

      “放过我爸,条件你开。”

      知晓自己老爹理亏以后,李娜还是厚着脸皮向王诩求饶。

      毕竟,是她亲爹啊!

      “与我无关,你请回吧。”

      王诩无视了美人ꅰ房东的告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李娜。

      “军部!我知道,你是在顾忌军部那边有可能出现的麻烦?

      你之所以对我爸下手是因为他不经过你同意,就自作主张的让你进入了军部的视线。

      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帮你摆平军部方面投向你的视线。”

      “ᅖ除此之外,我爸昨天取出来的那一百万也归你。

      你要是怕这笔钱花的烫手,我们可以签一个委托协议。

      渣 将那100떺万写成解剖室事件未付的尾款。”

      ꋷ 了解完前因后果的李娜,顷刻之욉间便弄清楚王듚诩为何会对自己老爹下手。

      针对王诩的顾忌,她开出了针对性极强的条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